小孩子之间的矛盾上升到大人之间的政治斗争听起来很荒谬,但事实确实如此,杜衍年纪大了,文彦博是下一任宰相的有力竞争者,这个风向很重要。

文维申这个样子回家不想让家里人发现都难,老母亲看到儿子被人打成这样,伤心欲绝的向文彦博哭诉。

“老爷,你儿子被人打成这副模样,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文彦博素来以冷静、沉着著称,看到儿子被人打成这样,心里虽然不高兴,但还是一如往常的问道:“谁打的?”

文维申低头说道:“望北侯陆子非”

“他今天才回京,你们怎么会遇到的,陆侯我了解,绝不会无缘无故和你起冲突,告诉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说实话你就去祠堂跪着。”

文维申听老子的语气就知道他认真了,这个时候要死还不说实话,他接下来的处境可能会更可怕,在详细的讲述了事情的过程后。

又是一巴掌扇在了文维申的脸上,今天他才和东府的人决定下陆子非的去向,儿子就他找了这么大一个麻烦,难道是上天派儿子来惩罚他的。

“滚去祠堂跪着,三天之内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祠堂,你要是敢偷偷跑出来,后果自己想。”

大家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好像陆子非打了文维申一顿就这样了,文维申的打白挨了,文彦博忍气吞声,陆子非什么事都没有,一切都和昨天一样。

欧阳修听到陆家人前往汴京的时候内心极致复杂,陆子非回京了,自己的任务还毫无头绪,陆子非不在的时候他什么都没发现,等那个小狐狸回来了,自己还有机会吗?

他觉着自己得再找一次好友,等他到了邵雍的住所,邵雍正在揍儿子,看到欧阳修的到来,邵雍笑道:“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永叔还是为了那件事而来吗?”

“除了那件事我还能有什么事劳烦你这位大忙人。”

邵雍说道:“庄子里的一切都是向你敞开的,想了解学校的任何东西你自己就可以,没必要我陪着你,我带你去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只有你自己亲眼看到的才是真的。”

欧阳修苦笑道:“我就是什么都发现不了才来找你的,你们对学生的教育令我匪夷所思。”

肉肉看到父亲要去和欧阳修商量事情,就向欧阳修做了个鬼脸,欧阳修也被他逗乐了,这些臭小子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当爹的那能不知道儿子的心思,邵雍现在很期待陆子非的回来,他实在是没办法了,没有孩子想有一个,现在有了,他反倒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两个人来到大操场上,邵雍说道:“这所学校不是我的,这点你心知肚明,我在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就带你参观了学校的所有,这已经很失礼了。”

欧阳修说道:“还有一个地方你没带我去,我想知道那个医学研究院是个什么东西。”

邵雍没想到欧阳修问起了那个地方,皱了皱眉头说道:“那里面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们研究的都是和治病救人有关的东西,你应该看到了,禁卫守卫,想进去只有含章和皇上的命令才可以。”

“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教给学生的四书五经那么少,但他们的学业却一点没落下。”

“格物之学你听过吧!含章虽然没给我具体的解释过这个的具体作用是什么,但经过我的仔细揣摩,其实就是对生活有帮助的一门学问,至于你说的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欧阳修说道:“你知道的,我是带着政治任务来的,完不成任务我没办法交差。”

邵雍说道:“你有在我身上浪费的这个精力,还不如想想怎么对付即将回来的含章,他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我这不就想快点结束么?你不帮我,我一个人又解决不了,他回来说真的,我这个闲职还真捏拿不住他。”

邵雍翻了个白眼说道:“他是我弟子,你是我朋友,你说我帮谁。”

欧阳修也觉着憋屈,能让他看的地方他啥都发现不了,老师讲课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上课的感觉就是生动了很多,其余的也就那样啊!

不让他看的他又看不了,就好比眼前明明放着一大块金子,你却带不走,那种感觉太难受了,他必须得破开这个局面,再这样下去等到陆子非回来他可能连唯一的那一点点主动权都没有了。

内院里陆离嘟嘟囔囔的说道:“你说小非为啥非要我去,京城那个地方我不喜欢。”

薛凝横了丈夫一眼说道:“儿子让你去你就去是了,话这么多干嘛!让你去自然有让你去的道理,小非这些年把你养的你是不是都忘记自己是个当爹的了。”

陆离说道:“我就发个牢骚,现在年纪大了,不想动弹了,你说儿子这次是不是又要升官。”

二十几年的夫妻薛凝还能不了解丈夫,态度缓和了一点说道:“我让小云跟你去吧!他一天老是找不到人,正好陪你去,省的他一天到外面胡作非为。”

“儿子多大了,你还这么宠着他,这样他那天能长大,你会害了他的。”

“那你还不是一样,你女儿都十岁了,你一天出门还抱着她,你告诉我,咱两到底是谁在无底线的宠,你看你女儿现在还有女孩子的样子吗?”

陆离讪讪的不说话了,对这个小女儿,他真的是要什么给什么,加上两个哥哥,几个嫂子,学校那些大一点的那些学长都宠她,现在薛凝想见女儿一面都难,也不知道一天在那疯。

“夫人,你有没有觉着我们夫妇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要不我们回长安吧!”

薛凝迟疑的看了一眼丈夫说道:“可以,等你从京城回来我就陪你回去,也不知道你到底要去几天,我给你带多少衣服。”

陆离调侃道:“那你不想见你小孙子和小孙女了?”

“你说的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你得向后靠一靠,等看完了孙子孙女再说,门外面那个,你鬼鬼祟祟的干啥呢?还不给我滚进来。”

陆子云涎着脸说道:“亲爱的娘亲,您找儿子有什么大事吗?”

陆离见不得儿子这幅不要脸的模样,薛凝很享受的说道:“乖儿子,你明天陪你爹去一趟京城,你爹说他一个人不习惯。”

陆子云早就得到消息了,此去京城他们陆家绝对会傲视整个大宋,一门双侯,这样的荣耀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那都是无上的,而且这样的功绩是一个人干出来的。

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追不上大哥的脚步,当自己骑个凤凰牌二八大杠沾沾自喜时,定睛一看,原来人家屁股底下坐着的是布加迪,两者没有可比性。

“好,没问弱弱去不去,京城最近应该比较热闹。”

薛凝虎目一睁,骂道:“不准带那个疯丫头,你这次去京城你大哥的事情办完了,你顺便去一趟唐家,人家姑娘要看看你,你别给我闹什么幺蛾子。”

陆子云头大如斗,唐家姑娘今年才十三岁,娶这样的小姑娘用大哥的话来说那不是犯罪么?

“要不再过两年,唐姑娘年纪还小。”陆子云都不敢大声说,只能装作弱小的样子用商量的语气问。

“你嫂子已经帮你打听过了,人家姑娘能看上你都是我们陆家烧高香了,他爹,这事到了京城你一定要给老大说,老二我是一点都不放心。”

陆离看到战火马上要烧到自己身上,急忙答应了下来,老陆家阴盛阳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觉着自己就是孙猴子,这辈子也逃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了。

狄家终于在今天要翻身农奴把歌唱了,狄青回想自己戎马半生,一个枢密副使是自己应得的,想着想着就到了该上朝的时间。

出了家门,副将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对这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忠实部下,狄青很器重,这次大理的功劳很多,他在上报功劳名单的时候自然多添了他一个,就这样的事情,任谁也跳不出毛病来。

“以后你也是做将军的人了,别再做这些下人做的事情了。”

鱼牧手中的动作并未因狄青的话而停下来,而是继续做着以前的老工作,狄青见他这样,也不再说什么。

到了宣德门前,狄青下了马车,还没站稳就听到后面的呵斥声,狄青正想着反击回去却看到了脸色铁青的文彦博。

周围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向,在抬头看看天,时间还来得及,就差瓜子,花生,啤酒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一点规矩都没有,谁让你们把马车驾到这个地方来的。”

狄青看到文彦博还是怵的,尤其未来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文彦博的下属,首轮的交锋上,狄青的气势就弱了很多。

“我们马上挪走”

文彦博说道:“挪走有用我们还要律例干什么,来人,按律他们今天该受什么处罚。”

“回枢密使,该打四十军棍。”

“那你们还等什么”

狄青脸色铁青,下马威也不是这个给的,打鱼牧和打自己的脸有什么区别,棍子落在鱼牧的屁股上,疼的却是自己的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