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俩来到第七食堂的时候,清风早已经在餐桌前等候了,因为彼此间都很熟悉,她又提前和蒋菲菲打了招呼,所以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三个人吃了一个愉快的早餐。

清风,“江挽,学生会的宣传干事,委托我做做你的工作,时间虽然已经很紧张了,请你做春节联欢晚会的主持人,是不是给我一个面子呀?”

蒋菲菲,“师兄,原来你这顿饭是有目的的呀,我们这个小美女,你可不要把他累坏了呀,又是参加舞蹈社的舞蹈表演,还要做晚会的主持人,时间已经这么紧张了,不会就是用这一顿早餐就把它打发了吧?”

清风,“蒋菲菲同学,还有你呢,怎么没听说你参加我们的社团呀?有什么兴趣,还有什么才艺?能够和我们披露一下嘛,别老搞得那么神秘吧,学校的社团真的需要像你这样的人,也支持一下我们学生会的工作呀。刘晨阳跟我说过,你对这个副班长也不是特别乐意当的,干嘛那么低调呢?你可是北京的学生啊,应该帮助我们做更多的工作才是。”

蒋菲菲,“师兄,你可真能够见缝插针呢,我刚给我小妹打点抱不平,怎么矛头就又突然的指向我了呢?”

清风,“我们是当代的大学生,不能够像旧时代那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吧,多一些社会实践,多参与一些社团的课外活动,丰富一下自己的经历,不是一件好事情吗?”

江挽,“师兄,不用你动员了,我三姐是一个落落大方的女孩子,也是一个多才多艺多情的少女,他不会落在同学们后边的,你就放心吧。”

蒋菲菲,“师兄,你们学生干部是不是都已经得了职业病啊?必须都要打每个学生拉到学生会的社团里吗?”

清风,“职业病倒是说不上,就是看像你这样的人,不为广大的同学服务,那才是浪费你的才艺,你说是不是啊?”

蒋菲菲,“不过你这个夸人的方式还是让人很舒服的,就像你准备的早餐一样,让我很受用呢。”

江挽,“我们两个都已经听你的劝了,师兄,以后是不是多给我们准备这样的早餐呢?”

清风,“当然好啦,如果两位美女都赏光的话,我愿意每天请你们两个人一起早餐。”

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今天上午的课是,是江挽最喜欢的文字常识学,授课的老师是一位带有江南口音的文学教授,他把文字学精妙的演绎成了民族文化的精髓,文字的起源,声调的变化,平仄的区分,在苍吉造字的古老传说中开始,把我们古老的汉字文化,讲解的惟妙惟肖,特别是他带有南方口音的朗读,更是令人感觉到这古老方块字的奥妙无穷。

江挽作为一个少女诗人,她用的最多的,就是掌握韵脚,所以教授每一句话每一个要点,都让他听的是那么解渴,是那么的实用,对自己过去在诗歌押韵方面的一些困惑迎刃而解了。作为苏州姑娘,教授带有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本身对他就有吸引力,找到了一种家乡的感觉,好像还是坐在高中的教室里,听着语文老师带着南方口音的教学,让他又在燕京大学的校园,在大学的课堂上,听到了乡音,找到了南国水乡的感觉。特别是当教授讲到我们古老的音律学里,和现代汉语拼音不一样的语调的时候,去声的爆破音随时,更让他增添了一份对诗歌创作的信心。

越是愉快的时光,越是流失的那么快,倾注身心的文字学,两节课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让他觉得真的很不过瘾。文字学的教学就是这样,仅仅是自己看书体会,是达不到面对面传授的效果的。因为文字是不会发音的,文字学必须和音律学结合在一起才更加动听,更加形象更加逼真,学起来是那么轻松自如,一边学习,一边想的那些论文,将来在创作诗歌散文的时候,会更加运用自如了,这作为一个想当作家的少女,是多么解渴的呀。

我们美妙的方块字,写起来是那么有韵味,读起来又是那么朗朗的上口,4声的变化,会让你抑扬顿挫,说起话来就会节奏更加明快,写起文章来会更加清晰,准确。这种体会没有搞过创作的人是不能够体验的,所有创作韵文的人,都会在这简单的文字常识里,找到自己最新鲜的东西,虽然介绍文字学的书有很多,一介绍音律学的书也不少,在课堂上用音律学的知识讲授文字学,那才是一种美妙的体验呢。偏偏这种体验时间过得会很快,让这些如饥似渴的学子们,觉得时光飞逝,心里还回荡着平上去入的时候,课堂却戛然而止了。

接下来的课是高等数学,有别于中学的数学的是,数的概念,更加拓展了,奇数偶数,素数质数,都是曾经小学中的问题,成了高等数学研究的起点,那些久违了的概念,也充满了奇幻,让人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好奇心和对知识的渴求,让文学青年们也有点流连忘返。

课间的时候,江挽按照手机里信息的提示,来到了校园里,在那些摆地摊的快递小哥之间穿梭,最终还是用电话联系了一下,终于找到他以后,拿到了一份快递。

江挽一边往回走,一边很快的拆开了快递,快递里面是一封精美的信,署名竟然是蒋八一。心里很纳闷,自己对他没有什么感觉,怎么突然来了一份快递呢?所以他也不经意的打开了信封,很快的浏览完了内容,心里暗暗的窃喜。

亲爱的江挽同学:你好。

很冒昧的给你写了这封信。我们见过几次面了,但是每次见到你以后,我的心情都会久久的不能够平静,你美妙的身姿,娟秀的脸庞,都会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久久的不能散去。特别是你那双灵动的眼睛,清澈而美丽,更让我着迷。

我知道,你是蒋菲菲的闺蜜,你们两个特别要好,无话不谈,所以我的一切情况估计你已经了解了,我现在是国防大学的学生,立志要接我爸爸的班,做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我现在就读于国防大学指挥系战略班,专门研究战役的战略战术,将来毕业了以后,我还要扎根基层做一个一线带兵的军官。你也看得出来,我的身体素质很好,军事技术也很过硬,现在无论是训练,还是课程的学习,我在班里都是名列前茅的,因为我的目标很坚定,就是要做一名能够打胜仗的军官。

作为一名军人,我并没有那么多花言巧语,更不会甜言蜜语,我的性格是比较耿直的,什么事情我都想直率的表达出来,自从我去送蒋菲菲见到你以后,对你的印象都特别好,这次军训期间我们去妙峰山,我很注意的观察了你的一举一动,你的纯真我特别的喜欢,你的才华我也特别的欣赏。

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各方面都很般配,我也是从心里喜欢你,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让我们进一步接触接触,让我们共同创造美好的明天!

此致,

敬礼!

蒋八一

年月日

江挽一边看着这封信,差点乐喷了。这哪里是一封求爱信,完全是下级给上级的一份表决心的报告,但是她还是被蒋八一的真诚打动了。这封信虽然不长,确实蒋八一真实的感受和体会,那种当代年轻军人的率真,心里是怎么想的就直接说出来的痛痛快快的性格,他还是很佩服蒋八一的,虽然是一封求爱信,把观点亮明了以后,根本就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不像现在的一些年轻人,说了半天都不知所云,连自己的观点都不能够明确的表达出来,花里胡哨的写了一大堆,除了恭维还是恭维,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说什么。

比较起来,蒋八一还是很正人君子的,敢爱敢恨,就应该是当代军人的情怀,虽然没有爱情的温暖,但是却有挚爱的真诚,虽然文字上很刚强,也透露出他对爱的追求,对这份感情,应该是严肃对待,所以他决定给他郑重的回一封信,把情况和他说清楚,也明确的表明自己的态度,首先不让他误会,其次就是要把这个事情干净利落的斩断,避免以后节外生枝,因为如果太多暧昧的话,这个刚强的年轻军人,不达目的会试图罢休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以后,还可以让蒋飞飞再做做他的工作,双管齐下,确保以后不会再出问题。

所以她拿起了笔,给他回了一封短信。

蒋八一哥哥:你好。

你的来信我收到了,感谢你对我的爱,但是我不能接受。

作为小妹妹,我首先要告诉你一个我心里的秘密,这个秘密我还没有和菲菲姐说,到现在为止,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三个人,那就是我和我的恋人清风。

我从来就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他是值得爱的。他是我的一个师兄,现在上大三,他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青年,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山里的留守儿童,经过自己的努力和奋斗,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燕京大学,现在我们是一个学院的学弟学妹,经过一段时间和他的接触,对他的了解,我从心里喜欢他,而且我们两个刚刚明确了恋爱关系,作为你的小妹,我也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我和菲菲姐是最好的闺蜜,那么你也是我的亲哥哥一样,希望我的感情,得到你的呵护,我也会一辈子拿你当亲哥哥一样对待的。

再次谢谢你的垂爱。

此致

敬礼

你的妹妹,江挽

年月日

写完了这封信以后,她按照快递的地址,同样以快递的方式把这封信寄了出去。

寄完了信以后,她的心情还是久久的不能平静。平心而论,蒋八一是一个很好的恋爱对象,无论是从外表还是内在,在当代青年中,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比较优秀的。首先这个人理想特别的明确,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怎么发展,给自己的人生规划的很明确,和现在的一些年轻人比,可以说理想和志愿都是很崇高的,并且他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学习,努力奋斗,是一个很有前途的青年才俊,将来也一定会在事业上取得辉煌成就的。

从他的家庭来说,本身就是军人世家,作为人生导师的父亲,一身的儒将风范是很有魅力的,在父亲的教导下,在那种军人的家庭氛围中,在周围军队大院儿的影响中,都在他心里早早的扎根了军人的形象,树立了做军人的志向,而且敢于实践,勇于实践,不管是学识,还是为人处事的方式,都是一个标准的军人,虽然还显得有点稚嫩,经过岁月和人生经历的风霜,一定会像他父亲一样成为一代儒将。

所以她刚刚接到信的时候,心里其实还是甜蜜蜜的,被这样一个有风范的年轻军人追求,对她来讲,也是在她心里增添了一份荣誉。虽然自己在心里已经表明了态度,要想让这件事平稳的过去,必须要争取蒋菲菲的帮助,让她去做自己哥哥的工作,至少不能因为这件事,让两个闺蜜的感情疏远,也不能造成任何的误会。

中午吃完饭以后,他和蒋菲菲一块往宿舍里走。一边走,一边把课间接到了蒋八一来信的事情和蒋菲菲叙述了一遍,然后也把自己回信和自己的态度告诉了蒋菲菲。

蒋菲菲,“我哥哥那个楞头青,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就这么直接的向你表白了?”

江挽,“谢谢姐,八一哥哥写的信还是很真诚的,所以我不想伤害他,我希望你帮助我做一点工作,别影响你们兄妹之情,也别影响咱们两个的姐妹之情。”

蒋菲菲,“你还别说,我还真是很佩服他的勇气呀。如果从我的角度看,我倒觉得你们俩是很相配的一对儿,真可谓是郎才女貌呀。一文一武,在学业上也是个补充呢。”

江挽,“我的好姐姐,八一哥哥那么真诚,我可不想你开我们的玩笑呀。”

蒋菲菲,“难道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吗?”

江挽,“菲菲姐,一个是你的哥哥,一个是你的妹妹,你可不能掉以轻心哟。”

“小妹,我就是觉得有点可惜呀。”

江挽,“谢谢姐,你可不能再开玩笑了,你就说管不管我这件事情?”

蒋菲菲,“好了,不逗你了。这件事儿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