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一起晚餐

江挽给王文丽继续在补课。

江挽拿个数学卷子,把每一道题都帮助王文丽分析了一遍,重点讲解的还是那些错的题,整个儿捋一遍之后,发现她在理解力差还是相当出奇的,但落实到解题的方法上,路子就比较窄了,所有的解题思路,都千篇一律的仿照例题进行,虽然不能说是错的,但是有些逻辑确实存在着问题。

江挽给王文丽讲解到,“你对题目的理解都是正确的,但是重点没有抓住,所以在解题的过程中,完全都是在模仿,而是没有自己的思路,这是很要命的,如果这样坚持下去,数学慢慢的就会出现很多难题的,所以要认真的分析,找出最佳的解题方法和技巧,这样才能够自主的去解题而不是一味的模仿。课本中的例题往往是为了推导公式,或者是引出下一步的知识点,所以这些例题才采用这种方式。你自己解题的过程,就不必去绕一个弯子,应该找到最佳的解题路线。”

王文丽,“老师,我也是想过的,但是那样做我没有把握呀,和例题相近的方法才是最保险的,如果要用自己的想法去解题,有一个地方想不周密,就会被扣分的。”

江挽知道他这样解题一定是这么考虑的,但是这种模仿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如果不培养自己的综合素质,会对下一步学习造成困扰的,应该及早的纠正她这种解题的思路,要用自主的方法和自己的综合能力,来解数学难题,“你这样说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我们永远不能拿着书本去解题啊,既然这些问题已经有解决思路了,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思路,用最好的方法来解这些问题。你比如说这个三角函数的问题,如果按照你现在的解题方式,用了很多的无效的步骤,感觉到逻辑思维并不怎么严密,如果在做图的时候,增加一条辅助线,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解题的方法,既简便又明了,这种思路应该大胆的去尝试,自主的解题多了,以后遇到什么样的难题就都能够解决了。”

王文丽看着题目,又看着江老师给他增加这条辅助线的图形,这个题的解题思路马上就更加明晰了,这种方法他也不是没想到,而是为了更保险采取了立体推导的模式,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是解题思路还是有点绕,“老师,这个办法还真是不错,下一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江挽继续给她分析一道大题,“你看这道一元二次方程的题,你还是按照初二的时候学习一元二次方程的解法的时候的做法,但是你现在已经是初三学生了,初三的知识点用到解一元二次方程上就会更加简便了,为什么不用函数的方法去解决一元二次方程的问题呢?一元二次方程的公式法本身就是最简便的方法,两个已知条件,和这个附加条件综合起来,如果用函数的方法去解这个题,简单的用公式法管理一套,这个问题是不是就更简化了呢?”

王文丽仔细的又阅读一遍这个题目,直接用公式法套用解这道题当然是最简便的了,如果用解析几何的方法,把这个方程变化成一个函数,这个问题的思路就更加明确了,解题的方法既简单又明了,“老师,这个问题我也想通了,后边的知识点一定会对前边的知识,有促进作用的,用新的知识点去解这道题可能更简便,方法也更简单了。”

江挽,“初中数学的难点让我理解的话,可能一元二次方程是最大的难点,因为他灵活多变,许多变量都在一元二次方程里,但是不管多复杂,你只要是把一元二次方程的式子列出来,直接用公式法解题就简单多了,当然也要看清题目,有的时候是为了考你一元二次方程当初的知识点,特别点出来,要让你用多相似的方法十字相乘法去解一元二次方程,所以给你提出的要求要把他审题,特别要审清楚,这样才能够不走弯路。如果你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你的数学卷子会做得更漂亮,更主要的是体现了你自己的思路和想法。”

王文丽又提出了新的问题,“老师,代数的问题我觉得我学的还不错,这张卷子里没有立体几何,如果碰到立体几何的问题,我一般就懵了,老是解决不好这些问题。”

江挽,“立体几何的问题就是一个形象思维的问题,你的困惑肯定在于不能够把平面的图形三维化,不能够让图形立起来,所以在题目出来以后,我是在平面结合上思考,而不能转化为立体几何,是不是这样啊?”

王文丽惊奇的看着她,“老师,你怎么说的这么准呢?我就是脑子里出不来立体形状,老是在平面上想问题,往往几个面一调换,我就不知所措了。”

江挽,“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我解决的时候就是多买几个模型,从多个角度去观察,然后把它做出图形了,把一些难以思考的问题,用黑影把它表现出来,最后就把这个平面的几何图形立体了,反复的练习,反复的观察,这些图形在你的脑子里自然就出来了,把那些边角设定好未知数,不是很形象的立体几何了吗?所以形象思维虽然很难,但是你把它标准化图形化,也就再简单不过了,立体几何就是平面几何有机的组装,在列多项式或是方程的时候,就处理的更加自如了,关键在于多看多想多练习。”

王文丽,“你说的这种方法,我以后多做,其实这个问题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好多女生遇到立体几何都是傻了的,这是不是我们女性的形象思维不如男生呢?”

江挽,“确实有人持这种观点,但是我是不赞同的,我们思维严密,逻辑思维比形象思维更好,这应该是我们的优势,所以你看看现在,到处都是女设计师,怎么能够说我们女人不如男生的形象思维呢?所以关键是在自己,要有处理这些问题的方法,补齐自己的短板,那才是最优秀的学生,在将来学习和工作中才能够解决实际问题呢。”

两个人还在讨论着另外几份卷子,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江挽一看是张丽丽的电话,赶紧接通了电话,“张老师啊,你这么快就到了吗?”

张丽丽在电话的那边说,“江老师,我马上就到餐厅了,你们过来了吗?”

江挽,“我们这里离餐厅很近的,几分钟就可以到,如果你先到了,先点点喝的,看看菜单,点几个你自己喜欢吃的,我们马上也就到了。”

张丽丽爽快的说,“不用着急,反正时间还早着呢,一会儿见啊。”

江挽,“好,一会儿见。”

江挽对王文丽说,“张丽丽老师已经到了,拿上你的英语卷子,咱们俩赶紧的下楼去餐厅,别让人家等急了。”

两个人赶紧收拾东西,从房间里出来以后,看着王文丽锁好了门,两个人才下了楼。

一对师生刚刚从楼道里出来,清风就从对面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江老师辛苦了,补习结束了吗?”

江挽当他看到清风向他笑容满面的走过来的时候,心里感情的涟漪掀起了巨浪,知道最近清风师兄特别的忙,尤其是在沈小夫公司处在关键时刻,清风师兄作为掌舵者,可以说一刻值千金,就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够抽出时间,像往常一样在学生家门口来接自己,内心的那份感动和爱恋,让他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了。

王文丽是认识清风的,赶紧上前和他打招呼,“李老师,你好,是来接江老师的吧?”

清风点了点头,算是和王文丽回应了,“你好啊,王文丽同学。看你们两个人的精神状态,是遇到什么好事儿了吧?”

江挽今晚从激动中反应过来了,暧昧的秋波传送到了清风的眼里,“师兄,我们还给王文丽同学约了另外一个老师,就是语言学院的张丽丽老师,我们约好了在一起吃饭,也有些问题,王文丽要向她请教呢,你和我们一起晚餐吧。”

清风高兴的说,“太好了,不然我们两个人一起吃太清静了,现在你的朋友来了,再加上王文丽同学,我们可以吃一餐热闹的晚饭了。”

江挽看了他一眼,然后含情脉脉的说,“张老师已经到了,我们赶紧去餐厅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三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向着餐厅走去。

清风一边走一边问江挽,“张丽丽到底是什么人呢?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个人?”

江挽看着他如此的好奇,神秘的一笑,“这位大神,可是真神了。我们两个是在教师培训班认识的,她父母在大学里就是教师,转了好多地方,最后才在咱们这个教育机构报名当家教。我们两个可以说是一见如故,两天的培训时间,我们两个一直在一起,而且他还陪着我在学校睡了一个晚上,给我讲了很多她的见闻,特别是对教育机构,对北京这种教育机构的乱象也特别的了解,可能是在上海这种教育机构也很多吧,各种千奇百怪的故事,他可给我讲的很多呀,讲的我都有点毛骨悚然了。”

清风知道是他教育机构的家庭教师,这才放了心,“这个人看起来干事情很严密的,当个家庭教师还需要做那么多的调研,把京城的补习市场都查了一个遍,最后才来这里报名,对我们的评价怎么样啊?”

江挽听到他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就从心里想到的他,“一会儿见了面,你可以亲自问问她呀,这可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人,外语成绩那么好,据说他在上海暑假的时候就辅导了很多学生,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家庭教师,当然了,现在补习教育本身就是从英语起步的,所以他有补习的经历也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他把京城调研完成以后,竟然毅然决然的报考了我们这个机构,而且他和我一样,一下子就找了三个学生做辅导,真是一个为了事业很旺我的人,他的母亲是大学教师,按照年龄估计也是资深的教授了,按说并不缺钱,但是还要走勤工俭学这条路,说明他自强自立,有强烈的自主精神,只要不耽误王文丽补习外语,你可以和她好好的聊聊,这个人天生就是教师出身,口才可了不得了,估计聊起来你们俩能聊到一块儿。”

说着话,三个人已经到了餐厅门口,看见一个背双肩包的妙龄少女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正在朝这里走,那飘逸的三星青丝倒挂,一身时髦的打扮,走起路来有如风摆柳,那美丽的曲线在阳光下流动,那个杨柳细腰扭动的是那么有节奏,脚上的高跟鞋发生咯咯的响声,一顶乳白色的太阳帽,俊俏的脸上架着一个品牌的墨镜,胸前的蕾丝,飘着两个蓝色的飘带,迎着风在摆动,外罩的风衣,就像迎风招展的旗帜,那米黄色完全是一条风景线。

江挽一眼就认出是张丽丽,正在按着导航找餐厅呢,赶紧迎上前去,“张老师,好久不见呀,这里还算好找吧,为了迎接你,我专门挑了上海菜,赶紧过来,我和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学生王文丽,还有一位不速之客,因为我不知道他来,所以现在能让他和我们一起吃晚餐,我的师兄清风。”

张丽丽本来就是一个自来熟,再加上这种御姐范儿,和王文丽点点头以后,直接和清风打招呼,“江老师每次补课,师兄不来接他吗?看起来我们的江老师真的很幸福呢,遇到了一个世纪暖男,这样的幸福我怎么能够就遇不到呢?很高兴认识你,英俊的绅士。”

张丽丽因为穿着高跟鞋,个子几乎和清风师兄快比肩高了,两个人平等的对视了一下,但是清风并不知道墨镜后边的美丽眸子,恨不得钻进他的心里,把他看清楚,“很高兴认识你,张老师,一看你这身现代化的打扮,就知道你是一个用情很深的外语老师,对这份职业对学生的尊重,让你更显得有御姐范了,而且你的语言这么幽默,一定会有一个更绅士的人在等着你,一定会有更神奇的缘分,更浪漫的未来的。”

几个人一边说话,已经进了餐厅,清风赶紧招呼服务员,一边点菜,一边儿询问张丽丽喜欢吃什么?

张丽丽进了餐厅以后摘下了墨镜,两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清风,突然间恍然大悟,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口,“清风先生,冒昧的问你一句,我们现在这个教育机构就是你创办的吗?”

张丽丽的眼前因为浮现了,上课的培训手册,其中对教育机构董事长的介绍,面前这个清风先生的相貌,和那位董事长的照片不完全是一个人吗?端详了清风,又端详江挽,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没等清风回答,她又问江挽,“难道你的男朋友就是在京城教育界,流传很广的那个传奇人物吗?一定是的,你真是好眼光,用这么短的时间就和清风先生成为男女朋友了,好羡慕你啊。”

清风在那里专注的点菜,耳朵里也听到了张丽丽对自己的评价,只听到江挽对她说,“我们两个人刚刚确定恋爱关系,师兄这个人是一个和大家一样的大学生,并不是什么传奇人物,只不过是在勤工俭学的道路上,比我们这些新生多干了两年,比我们更有经验罢了。你别听外面传的神乎其神,现在一个大活人就在你面前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

张丽丽看到他们两个人表情都很自然,反而自己显得有些突兀了,但是心里还是存着许多的问号,也产生了很多的联想,让江挽这么一说,反而有些语塞了,但是很快就反过神来说,“江老师啊,你真是很淡定唉,这么好的缘分,这么好的男朋友,是有的人一生的追求也追求不到的呀,你竟然是这么平静,真搞不懂你了。”

江挽今晚微笑着看着她,语气还是那么平缓的说,“张老师,我看你是个花痴耶,清风师兄虽然是很不错的男朋友,对我更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当然是很好的缘分了,可是我也不能逢人便说,逢人便讲开怀大笑吧,那不成了一个疯疯癫癫的疯妞了吗?他的好我心里知道就行了,还要平平常常的过日子呀。”

张丽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一对金童玉女,男人体魄健壮,一米八几的个子,小麦色的皮肤,脸上祥和的笑容,真是一个理想的白马王子。少女更是亭亭玉立,高挑的个子,美丽的面庞,还有那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最迷人的是那副瓜子脸,在微笑中,两只迷人的酒窝挂在两腮边,标准的古典美人,就好像是现代版的林黛玉,又好像是传说中的西施,真是天之骄子。

江挽看到她用奇怪的眼睛看着他们两个人,这个典型的现代版的美女,就像得了花痴病的小女孩一样,不知道他的脑袋里在想什么浪漫的故事呢,或者是编织什么浪漫的美梦呢?赶紧打断她说,“张老师,我们还有学生在旁边呢,为人师表好不好啊?你这种花痴的姿态,要保持到什么时间呢?”

张丽丽被江挽这样一提醒,赶紧把自己从那想入非非的状态拉回来,拉回到现实的生活中,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一见面你就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实在有点儿把我给弄蒙了,看到你们这一对金童玉女,用古代的话说叫做郎才女貌,真的让我有点失态了。先说说学生的事儿吧,英语学习上遇到了什么问题吗?”

张丽丽面对着学生王文丽,很快就变成一个为人师表的老师了,那种和蔼可亲是骨子里的,一下子就拉近了和王文丽的心理距离,两个人一起拿着王文丽期中考试的英语卷子,讨论起英语学习的问题来了。

清风这个时候已经点完了菜,轻轻的对着江挽说,“张老师看起来很职业呀,情绪说转变就转变了,和学生讨论起问题来真的有点儿一丝不苟,一定是一位出色的家庭教师。”

江挽,“还不是因为你来的这么突兀吗?就连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你现在这么忙,沈小夫那里的事情又在关键时刻,干嘛还要非抽出时间来接我呢?你知道,我并不是那种很黏人的人,更何况你平时对我惯的太多了,我不想耽误你更多的时间,耽误你那么多事情,没必要像对待别人那样对我殷勤备至,我不是一个爱吃醋的人,没有一定的胸怀,能做你的女朋友吗?”

清风听到他暖心的话语,对自己的理解和体贴,心里也是一热,“我知道的,你也总不能让我24小时都沉浸在那些事物当中吧,你出来做家教,我过来接你,也让我换换脑筋,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江挽,“你总是这样,浪漫和惊喜永远伴随着你。”

清风调皮的一项,用诙谐的语气说,“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