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捎给你一封信

《我的爱情在奔跑》是纵横中文网的原创小说。

三个星期的军训,就快要结束了。

一天中午,徐鸽子走到了我的面前,轻声的说,“小妹,刘班长让你抽时间去他那里一趟,他有事找你。”

刘晨阳,那个讨厌的家伙,我一听到他的名字,心里就烦。

他能找我什么事儿?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儿。我心里嘀咕着。

照样是去吃中午饭,然后回到宿舍里,想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

蒋菲菲并没有睡觉的意思,“小妹,你怎么这么高兴啊?”

我的心是被她看穿了,我说,“二姐跟我说了很多八卦的事,很好玩儿的。”

蒋菲菲,“那你就跟我说一说,别让我高兴高兴。”

于是,我就选择性的把李小夫和我说的八卦,向蒋菲菲学了一遍。

蒋菲菲,“看起来二姐这些天没少探听情报啊。但是有一个最重要的情报他没有探听到。”

我很好奇,“什么重要情报?”

蒋菲菲,“他只说了刘晨阳是学院的学生会主席。他有没有告诉你?李宇峰是刚刚接任的全校的学生会主席,而且在同学当中,威望也特别高。”

我一下子惊呆了,这可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呢,看他和蔼可亲的样儿,真是没有看出来,这个人还有多少秘密我不知道。

下午的军训持续了两个小时。现在已经比刚来的时候舒服多了,一个是是适应了军训的生活和节奏,另一个是气候也变得那么好了,太阳也没有那么毒了,而且时不时的一阵阵凉风送爽,你感觉到无比的舒畅。

来这里快三个星期了,军训马上就要结束了,因为有了那个人的消息,而且三姐又介绍的那么详细,心里有些踏实,愉快的心情让我看什么都不一样。

你看那碧蓝碧蓝的天空,说不定有多少奥秘,有多少奇迹?

那天空中,真的有金碧辉煌的凌霄宝殿吗?南天门在哪里?各路神仙在哪里?王母娘娘还是那么霸道吗?那浩瀚的苍穹,那无边无际的银河系,有明确答案吗?我的思绪在苍穹中飞翔,我的心情在银河中荡漾,我又是那个天真活泼浪漫的我,思绪万千,波澜起伏,净是一些奇怪的问题,竟是一些奇思妙想,还蕴藏着那些美妙的诗句,充满了激情,充满了诗意,充满了诗情画意。

显然,高高的天空,湛蓝如洗,没有任何答案,也证明不了我的思绪,突发奇想,是不是可以采一朵白云?向他问个究竟,把这些问题一股脑的都向他提,如果他答不上来,我就摁住他的头,站在白云里,去遨游太空,还真没准碰上齐天大圣,没准碰上董勇深情的等待,也没准碰上牛郎,看看他望眼欲穿的期盼。

反正我的思绪已经刹不住车了,已经飞起来了,从天空想到地面,从白云想到了那个人。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听说说都觉得他很累,干那么多事情,有那么多的成就,他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奇葩?跟他接触下来,就觉得他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大哥哥,是一个暖心的好男人,干了那么多的事业,有了那么多的成就,他依然是风采翩翩,亲切待人,又是那么能够体贴你的心思,默默的为你奉献。回想起哪天晚上,在接手电的时候,与他手指相碰的那一刹那,全身触电的感觉,又一次触动了我的全身。再想一想,他把散落一地的东西给我捡回书包,唯独不去碰那粉色的纸条,心灵的默契,令我陶醉,令我向往,令我思绪再次腾飞。再想一想,那一盒专门为我买的防晒霜,那么朴实的话语,那么体贴的行为,平淡无奇,但能够让我回想一生,体会一辈子。这就是魔力,一种神奇的魔力,他已经入侵了我的心房,悄悄的住进了我的心里,埋藏在内心最深最深的那个地方。

最大的失望就是他悄悄的走了,连一个招呼也没打,虽然我心里埋藏的很深,但是一定在心尖儿上,不能触碰,碰到一点儿就会心痛,痛彻心扉的心痛。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魔鬼?不知不觉的钻进你的心里,偷走了你的心,让你毫无察觉,让你心碎,让你陶醉。

我无时无刻的不想着这些问题,这些问题萦绕着我,烦恼着我,我无法摆脱。

我想起了歌德的两句诗,“哪一个少年不钟情?哪一个少女不怀春?” 我摇摇头,原谅了自己,原谅了自己心烦意乱,原谅了自己萦绕在心头的烦恼。

我从心里讨厌刘晨阳。

经过两个小时的军训,身体还是有点疲惫。

拖着疲惫的身体,我来到了军训办公室,去找刘晨阳。

迎面走来一个士兵,我向他打听刘晨阳的办公室,他给我指了指。

我极不情愿的走到他办公室的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办公室里传出了那熟悉而又讨厌的声音。

我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轻轻的走了进去。

他正坐在电脑旁,在忙碌着做什么东西?听到我的声音,他抬起头,毫无表情的说,“来啦,下午训练累不累呀?”

我百无聊赖的应着,“不累,还可以。”

他说,“没想到你这个弱不禁风的娇小姐,能吃得了这么好大的苦,真的不容易呀,真的很辛苦啊。”

我没有跟他聊天的意思,单刀直入的问,“听说你有事情找我,什么事儿啊?”

刘晨阳,“没有什么事儿,没什么大事儿,有一个人让我给你捎一封信,你认识,我的同学李宇峰。”

我很诧异,“他什么时候给我的信?”

刘晨阳,“他走的时候就交给我了,让我转交给你。因为我的事情很多,差点忘了,想起来以后就让徐鸽子通知你了。”

我实际上很期待,但是表面上还是不慌不忙的说,“他干嘛要给我留信?他没说什么事情吗?”

刘晨阳,“他没有说,他只跟我说,让我把信转交给你,希望你回去以后慢慢的看。” 说完以后他把一个信封交给了我。

我接过信,漫不经心的问,“还有别的事情吗?”

刘晨阳,“没有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吧,反正军训马上就要结束,有什么事儿回学校再说吧。”

我说,“谢谢你,再见。”

“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