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李家这些年不断地发展壮大,李家子嗣在南屿生了不少孩子,人口变得多了起来。

其中有六个孩子都是双灵根,灵根都是上三品之列,对于门派来说很普通也就是能进内门而已,不一定找得到师傅。

但对于李家来说是极好的灵根了,好好培养未必不能到达紫府期啊。

涟哥上个月结成元婴了,一品上等元婴,年轻有为实力过人,有他和希哥两个元婴修士,李家的未来稳稳的。

涟哥在太乙门这头也买了五十亩灵田,派一些弟子过来种植,也是因为南屿资源紧张,想要发展下去其实还是有些难度的。

李承泽只在关键时候提点一下涟哥如何发展家族,其余时候不管太多,李家子弟进入玄天门和太乙门的都有,如今发展的都不错。

李承泽自己也已经是紫府中期了,四阶炼器师,剑意已经大成阶段,一柄剑就可以横扫同期修士了,而且他感悟了风系在剑意和步伐中,速度快如闪电,同期修士无敌手,是门派非常看重培养的子弟,结丹与他根本不是问题。

慧兰自己进步也不小,刀意中有火系的领域法则,差一步就大成阶段了。

李承泽十年前和门派四兄弟出门做任务,回来的时候用自己的积分贡献点为慧兰在门派的异火库兑换了涅槃之火,炼丹炼器自保都完全够用了。

他自己很早就有异火了,是师傅自己的珍藏给了他,和他的剑诀功法契合,是混沌灵火种,他就是用这个异火种分离出来的一簇火种献给了门派异火库,才得到足够的积分兑换了涅槃火给慧兰。

给慧兰兑换了异火后,他才放心了些,闭关准备结丹了。

二十年后,慧兰将涅槃火完全掌握到心意相通的地步,完成了重要的突破火之领域,也正式闭关结丹了。

第一个结丹的事李承泽,完全不用任何法器外物,硬抗三九雷劫,筑就极品金丹,天边出现异象火麒麟,祥瑞之兆。

五年后慧兰也结成了金丹,极品丹,天边出现火凤凰,祥瑞征兆。丁家大喜,太乙门对慧兰也越发看重几分。

同时南屿传来大喜,丁家老祖突破了大乘期,成为修真家族里第一个大乘修士,以往家族的挤压和纷争瞬间消弭于无形了,来往恭贺的人都踏破了丁家门槛。

玄天门也派了长老过来贺喜,同时给与了不少优厚的待遇和资源倾斜,给了两个大型城池,一个三品上等大型灵脉,以及三个坊市的管理权。

对丁家来说确实是雪中送炭,丁家发展壮大,人口也很多,还有一些附庸的家族紧靠丁家,这些都需要资源啊。

经过商议后,将在北境和南屿举办两场迎亲和嫁娶仪式,为李承泽和慧兰举办婚宴。

这一天隆重而盛大,慧兰再一次披上了大红的嫁衣,嫁衣是母亲和姐姐亲手做的,轻纱质地缥缈而仙气,头冠更是美轮美奂。

身穿嫁衣的慧兰显得越发高贵清雅美丽。

望着母亲和姨娘,慧兰一掀衣袍跪了下来,“女儿给娘亲磕头,谢娘亲养育之恩,女儿不孝让娘亲伤心担忧,无论任何时候您都是我的母亲。”

就算这辈子不是托在姨娘的肚子,可她仍然是我的母亲。

“娘,女儿能投在您的肚子里是我的福气,我有两个母亲疼我爱我,是上天厚待我,是爹娘和家族恩赐,不管我嫁去哪里,依旧是丁家的女儿,是您的女儿。”

两位母亲哭的泪流满面,急忙拉起她,嫡母拍拍她的手,“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你娘的。记住任何时候你的修为都不能拉下,否则你们走不远的。”

“是。”

“嫁人就不能任性了,生孩子要略晚点才好,会损伤根基呢。”

“我晓得。母亲我找到了两枚寿元果,您吃一枚,剩下的留给家族需要的长辈吧。”

姨娘只是结丹巅峰修为,她是三灵根的,灵根不是很好,结元婴的成功率只有四成,委实不高。

“好,好孩子。”

姨娘一个劲掉眼泪,舍不得女儿。

慧兰叩别父母后嫁了,为了参加她的婚礼,多年闭关不出门的老祖,特意从南屿来了北境。

丁家唯一的老祖就是慧兰的亲爹。

嫡母和姨娘站在他身旁望着被接走的女儿,泪水涟涟。

“你说孩子嫁了会幸福么?结丹期生孩子会影响道基的。”

嫡母哭着说。

“不会,李承泽说他不想生孩子了,有涟哥和濯哥两人他不打算生了了,以后可能会带着九儿去云游四海追寻长生大道了。”

“真的么?”

“真的,他发了心魔誓,还吃了绝子丹,和九儿商议定的。”

“这样也好,专心修行。未来才能走的更远。”

“她稳当了我也就放心了,还有时间我能看着她结成元婴。”

他欣慰的笑着。

李承泽和慧兰反复商议过了,他不想要孩子了,他们已经做过父母了,为孩子也付出了全部的心血,濯哥于前年进阶来到北境,帮着管理家族的事。

作为父母他们付出的太多了,如今还有李家要捎带手提携一把,这个责任都没完呢,再生一个更费劲了,修士一生走得远需要很多资源的。

再三考虑后李承泽和慧兰做了一个决定,今生只为自己活,不要孩子,以后会专心修行,云游四海。

“我答应了你,要带你云游四海,去走走看看天下的,上辈子没完成的承诺,这辈子我补偿你。”

李承泽抱着慧兰眼神温柔和旖旎。

“好呀,我们一起去看看这天下的风采。”

五十年后,夫妻二人先后结成元婴,这期间二人去了很多地方,见到了很多奇闻异事,也收集到了不少的宝贝,回来后就接婴了,水到渠成非常顺利。

可惜裴亮于十年前寿元耗尽去世了,裴新也老了,主要在南屿负责教导孩子们。

濯哥也老了,他们没有灵根,他去了南屿教孩子们外家功和淬体拳法打熬根基,不再见李承泽和慧兰,不想让他们为自己伤心难过。

希哥没有寻道侣,他已经是元婴后期了,不过有侍妾也有孩子是真的,他说不够深爱就不必纠缠。

据珺珺说希哥爱过,可惜那个女孩死了,他勘悟了情劫突破了元婴后期,所以也放下了情爱。

一百年后慧兰的父亲飞升了,为丁家留下了飞升的笔记和心得,一式三份给了太乙门和玄天门作为参考,留了个后手照顾家族。

而此事慧兰和李承泽夫妻也已经突破了元婴后期了,相信飞升于他们并并不是难事。

他们今生走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风景,却依旧相爱,相濡以沫,却又保持了各自独立。

慧兰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你的选择有很多种,成功率都很高,但当你你弱小时,你的路也很少,失败率就很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