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桓并没有让李乾德等太久。仅仅只是在杨再兴和萧诺言兵围邕州之后两三天的时间,赵桓就带着大军到了邕州城外。

稍微一打量邕州的城墙和高高挂起的免战牌,赵桓忽然笑了起来,说道:“李乾德倒也聪明,居然舍得放弃已经到手的廉州、钦州,把兵力集中在邕州死守。”

说完之后,赵桓也没给猴子军出城迎战的机会,而是直接对种师中吩咐道:“先把从京城带来的那些火炮都架上,给朕轰。”

囊土薄城?填平护城河?用云梯攻城?

填护城河是不可能填的,用云梯攻城就更不可能了。

反正这次为了彻底解决掉猴子而特意带了四十门火炮,再加上邕州已经被洪真那个孙子给屠了一遍,城里城外现在根本没有大宋的百姓,赵桓自然也没有了顾忌。正好还能借着这个机会检验一下火炮的实战效果。

种师中却有些迟疑,躬身问道:“启奏官家,是不是再等一等?随中军到了的火炮只有四十门,炮弹也不是很多,不如等后军到了之后再?”

赵桓却呵的笑了一声,说道:“用实心弹,先轮番轰着。派人传令给后军,让他们兵分两路,一路按照原定计划来邕州,另一路沿着邕宁江顺流而下,走左水,到罗徊洞那里等着这些猴子。”

种师中躬身应了,然后整个大宋目前最为精良的四十门火炮就被推了出来,来到离着邕州城还有一箭之地的位置之后开始发言。

“预备!”

“放!”

无数次的操练,禁军之中新成立的炮兵队也早已熟悉了火炮的操作,一门门实心的弹丸就这么带着尖锐的呼啸声砸向了邕州城的城墙。

在城下宋军的火炮开始第一次发言之后,李乾德就被彻底震惊了——能够声震百里,铁铸的实心弹丸砸得城墙直晃,这是人间该出现的东西?

而李常杰就更是一把抓过旁边几乎被吓傻的徐百祥,喝问道:“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徐百祥喃喃的道:“小人不识得此物啊。”

“他娘的!”

李常杰一把扔开徐百祥,喝骂道:“亏得你还自称见多识广足智多谋,结果连宋兵的武器都不识得!”

已经隐隐感到后悔,但是心里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的徐百祥欲哭无泪,此时面对着李常杰的喝骂,徐百祥只能勉强辩解道:“小人从来就没听说过朝廷还有这种东西!”

李常杰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徐百祥,而是向着李乾德躬身道:“陛下,是不是先遣人出城邀战?若是再让宋军这么砸下去,只怕这邕州的城墙也顶不住?”

李乾德却摇了摇头,说道:“且再等等。那宋国小皇帝如此作为,不过是要给朕一个下马威罢了,就像是宋国那个什么杀威棒的说法?”

眼看着李乾德将目光投向自己,徐百祥赶忙陪笑道:“是,陛下圣明,确实是有这么个说法。”

李乾德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杀威棒,那便没什么好怕的。等过上一会儿,这种武器便该停下了,那小皇帝也必然会派人来劝降,到时再看他怎么说。”

听到李乾德这么一说,城头上的洪真、李常杰和李阳焕等人顿时恢复了一些信心,徐百祥更是谄笑着唱起了赞歌:“陛下圣明,烛照万里!赵桓小儿乳臭未干,如何及得过陛下!”

但是,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了李乾德的预料。

赵桓之所以一上来就开始炮击城墙,一方面固然如同李乾德所猜测的那般是打算先来个下马威,另一方面,也是赵桓就没想过让邕州城里的这些猴子们死出好死来。要不然的话,赵桓一开始就直接让人上开花弹了——

十几万人!单单一个邕州城就被猴子们屠杀了五万八千人!

身为大宋皇帝,没能保护好大宋的百姓就是失职,赵桓又岂能再让这些猴子们死得舒坦?

先吓破猴子的胆,然后再慢慢炮制,让猴子们先体验一遍生死之间的大恐怖,然后再慢慢的宰猴子,让他们为此前在邕州所犯下的罪行赎罪,也给邕州、廉州、钦州那些无辜的百姓们一个交待!

一想到这里,赵桓又扭头对何蓟问道:“廉州和钦州那边有消息过来了么?”

何蓟躬身道:“启奏官家,皇城司的人手已经前往廉州和钦州,待找到那些人之后会就地处置。”

赵桓这才点了点头。

百官俸禄来自朝廷,朝廷钱财多来自百姓赋税。可是跟邕州城的苏缄比起来,廉州和钦州在面对李乾顺的猴子军时不仅没有尽到守土之职,还因为这些废物的无能而连累了五万多百姓遭难。不把他们给宰了,没办法向遭难的百姓交待。

……

在见识过火炮的威力之后,李乾德觉得自己已经猜到西夏为什么会被灭的那么快了——铁鹞子毕竟只是血肉之躯,碰上这种原本不该出现在人间的兵器,就算铁鹞子再怎么厉害也唯有饮恨疆场这一条路。

但是这种只能引颈待戮的感觉落到自己身上之后,李乾德的心里除了深深的无力感之外,还有着万分的不甘,以及恐惧。

强迫自己从恐惧中镇定下来后,李乾德又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徐百祥道:“徐卿,朕欲以你为正使,出使宋国皇帝处,可好?”

徐百祥气得几乎想要骂娘了——让老子去见官家?彼其娘之!前面那个叫李弘的落了个什么下场你没看到?你这是打算让老子也被做成人彘还是怎么的!

但是徐百祥又没有拒绝的勇气。

毕竟是主动投降的,妻儿也都跟在李乾顺的军中,哪怕明知道自己只要接了这个差使就一定会死的很惨,徐百祥还是老老实实的躬身应道:“启奏陛下,能为陛下效劳,是微臣的荣幸。

只是……只是眼下宋国那小皇帝如同疯了一般,既不攻城也不遣人和谈,只是一味的用铁弹丸砸城墙,就算微臣出使,却也出不得城门?”

听徐百祥这么一说,李乾顺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低声嘀咕道:“这一通杀威棒,却不知还要打多久?”

阅读网址: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