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嫣然眼里的滔天巨浪,乔潇莫名的有些心虚,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嫣然还不等他说话,直接转身,向楼下走去。

乔潇像一个听话的孩子一样,默默的跟在了后面。他想走快一点,和嫣然并排,可是看着嫣然气场强大,又有些不敢。

最后他还是垂头丧气地,跟在嫣然落后两步的距离。

就这样两人默默地走着。有不少的同学都看见了,在旁边指指点点。

嫣然仿佛什么都没听见,而断断续续的指责和怀疑的话语却清晰的传入了乔潇的耳朵。

旁人看他的眼神,再没有充满了崇拜,而是一种厌恶,甚至是愤恨。

乔潇看着大步走在前面的嫣然,头顶的小紫气包子,也冷酷的像一个警察,叉着腰死死的盯着他和周围的观众们。

这一关有些难过。

嫣然走到了学校的树林里,停下来,转过了身。她看着乔潇不说话,只是眼神冰冷的将整个树林里的温度都下降了五度。

“嫣然,不是你想的那样,视频里说的都是假的。”乔潇斟酌了半天,总算憋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视频里根本没有人讲话。”嫣然冷冷地答道,眼神如刀一样劈向了乔潇。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视频里那个标题是假的。”乔潇这时觉得自己的智商完全不够用。

他不禁怪起脑子里的小蝌蚪们,在关键时刻一个也不出来帮他说话,全都捂着脸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生怕殃及池鱼。

“你的意思是标题是假的?视频是真的?”嫣然的话如刀子般犀利。

“视频是真的,但是视频是经过剪辑的。”乔潇的智商终于有一些在线了,不过这时他也急得有些冒汗。这件事该怎么解释呢?真是越解释越糊涂。

“跟我说说前因后果。”冷静睿智,此时在嫣然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乔潇在老师面前的犹豫,在嫣然面前根本不存在。他相信嫣然不会说出去的,不过他还是首先加了一句:“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帮那个女孩保密。”

嫣然眼睛瞬间眯了起来,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乔潇被嫣然这个动作吓了一跳,不禁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嫣然,我说了之后,你不会把我剁了吧?”乔潇开始可怜巴巴的求饶。

“你只要没做坏事,我就不会剁了你。但如果你是魔气作怪,那就怪不得我了。”嫣然的话像一把冰刃,锋利无比。

乔潇有些受伤:“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说!”嫣然已经不耐烦了,突然大声吼道。

乔潇被吓得一个激灵,他委屈地扁了扁嘴:“嫣然是这样的,那天在图书馆黄波要强奸这个女孩儿,被我发现了,我就救了她,可是不知道被谁偷拍了视频。”

“那视频里怎么没有黄波?”

“当时我已经把黄波给揍晕了。”

“那谁拍的视频?”

“我怎么知道?我是完全不知情,我还以为我做了件大好事。”

“那个女孩是谁?”

“我也不认识。”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和老师说了吗?”

“没有,当时那个女孩求我不要说出去。她说如果我说出去的话,她这一辈子就给毁了,她当时是想去寻死的。后来我拦住了她,她给我跪下,最后我答应了。”乔潇的声音越来越低。

嫣然越听眉头皱的越紧。

“怎么证明你说的话?”嫣然此时冷酷的就像一个正在办案的刑警,审问自己的犯人。

“找黄波或者找到那个女孩。”乔潇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好像有主意了。

嫣然并没有说话,既没有说相信,也没有说不相信。

乔潇看着嫣然一直不说话,心里感觉没底,他伸出手,想拉住嫣然的胳膊,可是嫣然的手明显的避开来了。

乔潇不禁急了:“嫣然,你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现在就去找黄波。”

说完,他也不等嫣然回话,转身就跑出了树林。

黄波没在班上,乔潇在校园里找了一圈,问了一圈,没有人看到黄波,而此时所有的同学看着他的眼神都有些闪躲,甚至都故意的避开他。

乔潇此时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在学校门口的网吧里到处乱窜。找了整整一下午,还是没有找到,最后他只好回了家,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他第一次感觉到一种无力感,一种无法解释的无力。

贴吧下面骂声一片,支持他的声音也有不少,可是很快就被喷的看不见人影。

他明显感觉到灵气有所流失,应该是朋友圈掉粉了。

这都什么事儿,自己明明做了一件好事,却被扭曲成这样,要让他知道是谁弄的这个视频,一定把他的头拧下来。

他想起来上次比赛的时候,也有人放了视频,都是黑他的。

他想起了霍罡承认那天晚上袭击他了,可是是为了试探一下他的魔气,没有证据证明视频也是他弄的。

乔潇的心里还是充满了怀疑,他认为这个霍罡为人阴险,而嫣然却一直强调他的正直。

难道说霍罡一直跟踪自己?

但这次的事情发生在黄波的身上,难道也和霍罡有关吗?

乱七八糟想的脑壳疼,脑子里的小蝌蚪们书本知识学的还行,可是真的让他们去进行破案,好像智商都欠缺了一些。

乔潇就这么想着想着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一早到学校,他就冲到了高二六班,一问才知道黄波这几天都没在,听说生病了住院。

难道说是那天被自己揍的?

他那天下手虽然重了些,但也不至于严重到如此地步,应该是故意躲着。

他又开始在学校里满世界的找那个女孩。

可是这两次的相遇,乔潇其实根本没有仔细看这个女孩长得什么样。

现在还不知道名字,更加如大海捞针一样。

班上的气氛也很诡异,张大阳他们几人想问又不敢问。乔潇也不和他们说,这尴尬的气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乔潇你出来一下。”朱老师在窗口喊着乔潇。

乔潇又是一阵头疼,他知道老师肯定不会放过他,今天应该又是无休无止境的盘问。

可是没想到他一到了老师办公室,发现里面来了两个穿着警服的人。

两位警察一回头,其中一人竟然还是认识的。

“张警官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儿?”乔潇还略带惊喜地打了声招呼。

而张警官表情严肃:“还不是为了你的案子而来。我们还真是有缘,上次你在西宁的案子没有破,没想到我刚调到南川,就接手了你新的案子。”

乔潇还有点奇怪:“什么案子?”

张警官看了他几秒,看他不像作假的样子,就直接说道:“有人举报你强奸,我们是来调查的。”

“你先跟我们回警局吧!”

乔潇直接懵了,他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已经被上升到了警察那里。

警察不由他分说直接将他带走了。

而不知哪个好事的同学,将乔潇被带上警车的视频拍了下来,发在了学校的贴吧上。

【久期:这个惊天大瓜真的坐实了吗?】

【骆驼骑马:乔潇真的被警察带走了。】

【听风就是雨:真的不可思议,原来乔潇真是这样的人。】

【比猪还瘦:这个女孩到底是谁?是我们学校的吗?】

贴吧下面一片惊呼。

嫣然也看到了乔潇被带走的视频。昨天乔潇和她解释完之后,她就知道此事乔潇是遭人陷害。

乔潇的本性善良,只要不是他魔气发作,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不过嫣然的心里还是堵得慌,她难受的是乔潇对那个女孩儿相当的温柔。而这个女孩儿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面,被乔潇看了个正着。

她的心里酸溜溜的,她知道乔潇是个到处留情的家伙。虽然他自己根本不自知,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对女孩的杀伤力没有几个人能挡得住。就连自己不也是身陷其中吗?

嫣然知道此事的关键还是找到当时在场的人,一个是黄波,一个是那个女孩。

嫣然也是一到学校就跑去找黄波,可是听说他住院了,于是他掉头就走先到老师那里调了黄波的手机和家庭住址,然后直奔医院而去。

而等她忙忙碌碌一天后,很快已经是深夜了。

在警察局里,乔潇不再隐瞒,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不过张警官还是很好奇:“你当时真的没有发现有人在拍视频吗?”

“没有,我只忙着揍人和救人,哪里管有没有人拍视频?”

“你说的我们会调查的,不过因为你这事情是被人直接举报到局里的,所以你现在还不能回去。”张警官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毕竟乔潇说的条理清晰,不像是编的。

“好吧,希望我能早点回去,张警官,这事就拜托你了。”

“不过,乔潇,你的仇人还是挺多的,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就是遭人陷害,但如果你说的是假的,我们也不会饶了你。”

“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受害人。”

而嫣然忙了一天,就是在忙这件事情,她现在已经找到了女孩的家里。

在她的威逼利诱下,黄波遭受了第二次的打击,直接在医院,没有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

黄波承认了是自己做的,不过他不知道视频是谁拍的。

而且他承认被乔潇揍过之后,已经不敢再犯了。

嫣然已经拿到了黄波的视频,但是现在最有力的证据还是要靠那个女孩。

嫣然的动作比警察都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