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瑶不禁愣了愣,显然也是有些不太能理解,这个所谓的艺术含量指的是什么,就是这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不得不说这原主的审美还真的是……一言难尽。

随后伸手拿起了桌上的课本,略带嫌弃的看了一眼后便径直扔向了一旁的垃圾桶。

显然是不准备再留下来了。

扔完之后还仔细的在其他的课本里找了许久,确定再没有原主的艺术签名之后,方才作罢。

反正这样的艺术她可欣赏不来。

“怎么,你就这样扔了?”顾衍将课本从书桌里全都拿出来平铺在了桌面上,弄完之后,这才注意她那边的情况,可是结果却没想到她竟然扔了?

明明在前些天不是还那么宝贵的?

“不然呢?留着过年?”

洛瑶嘴角轻抿着,脸上的神情也不复刚刚的友好,显然是不想多说的。

不过到了最后却也还是十分傲娇的来了一句。

反观顾衍在对上她那宛若施舍般的眼神之后,不仅没有生气,还不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嗯,这个主意不错,这样也免得买年货了。”

说完,便直接趴在课桌上睡了起来。

洛瑶:……

睡觉?难怪成绩总是垫底呢。

不过他们两人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个是全年级倒数第一,而另外一个则是全年级倒数第二。

说起来他们两个还真的是该死的相像。

“……”

早读结束后,随后便开始了正式的上课。

第一堂课走进来的是一位看似年轻,但实际上却是非常不简单的人物,其实只要看他刚刚的点名便知,全班都点到了,然后就只是除了她还有睡觉的那位。

所以这是害怕他们不给面子,然后他身为老师下不了台,丢脸了呗!

不过她好像刚刚也是如此想的。

之后又顺利的度过了第二堂课,第三堂课……

这会儿一直到了下午上课时,某人才悠悠转醒,然后迷迷糊糊的看向了一旁,当他在见到洛瑶还在这里时,神情不禁有些诧异,“不是,你今天怎么还在这?”

洛瑶眉头微皱,手上的动作也不禁停了下来,显然是对他的突然出声打扰有所不满。

“我看你是睡迷糊了吧,我不在这还能在哪?现在还没到放学时间呢。”

听到这,顾衍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他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无恶不作、经常逃课的洛大小姐,竟然有一天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如果不是他幻听了。

那么他现在就是见鬼了?

不过这地上的影子也在清楚的昭示着,他并没有见鬼。

所以那现在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那就是她肯定吃错药了,不然,今天怎么会如此反常?

想到这,顾衍不禁用手撑在课桌上,十分懒散的朝着教室的另一头喊了一声,“宋安然,现在这是第几节课了?”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倒是没什么反应,还是该干什么便干什么,丝毫都不受影响。

显然这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反观洛瑶倒是眉头微挑,似是有些诧异,看来他们两人倒是进展挺快?

那边宋安然听到声音后,便立马放下笔,然后站了起来,笑容也是十分甜美,恐怕没少对着镜子假笑,“这是下午最后一节课,马上就可以放学了。”

说完后,又是一个无比娇艳的回眸……

“……”幸亏她长得不漂亮,不然,又是一个祸班妖孽。

洛瑶在她说完后,便直接拿起书本,然后用力的朝着顾衍的方向扔了过去,模样凶狠,仿佛又变回了那个无恶不作的洛大小姐了。

“看来你现在也不需要我这个同桌了,不如,我们俩换换?”

说话期间还蓦然看了一眼宋安然,神情似笑非笑,倒是看不出她此时都在想些什么。

顾衍快速的接住了书本,倒是也没介意她为何会突然打他,不过他此时倒是一脸的迷茫。

似乎是不知道这位洛大小姐又在搞什么?

正想说什么时,却突然看见了一脸担忧的宋安然,彼时在联想到刚刚的事情,他想他似乎也是弄明白了几分,不过这事不是经常发生吗?

怎么今天突然发起火来了?

“我说,洛大小姐,你这火可发的有些莫名其妙,而且再说了,我们两人都是半价对八两,谁也没有比谁好多少,所以我倒是想问你啊,可关键是你却不知道,不是吗?”

顾衍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又将书本给扔了回去。

不得不说他这扔书的本领倒是学的不错,不偏不倚,刚好咂到了课桌中间。

洛瑶撇了一眼他扔回来的书本,嘴角轻扯,微扬着下巴,极其高傲的看向他,“还算你有自知之明,反正你就算是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说完,随后拿起书包便走出了教室。

也不管他此时的表情有多难看。

“……”顾衍此时又有些纠结了,什么叫不告诉他?

明明就是她也不知道好吗?

想到这,他也便拿起书包紧追了出去,势必也要问个清楚再说。

“顾少……”

宋安然见状,心里也有些着急,然后看了看时间,竟然还有二十分钟,不过见他们两人全都跑出去了,她想了一会儿也不再纠结拿起书包便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这好学生第一次逃课,也倒是画风清奇。

待他们三人全都出去之后,教室里也不禁瞬间便沸腾了起来……

“他们三人怎么现在越看其中越有猫腻呢?”

“即使是有猫腻,那也是顾少和洛大小姐,关她宋安然什么事?”

“可不是,一个暴发户,要不是有了顾少的庇护,她现在还能在这,说不定早就被赶出去了。”

“不过她现在倒像是一个红颜祸水。”

“没看到他们两人就是刚刚因为她才吵起来的吗?”

“红颜祸水,我看你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解,难道不应该是天姿国色才称得上是红颜祸水吗?

“宋安然?还是算了吧,用在她身上,简直就是侮辱了这个词……”

洛瑶:不得不说你们的观点正和她意。

这边,顾衍跑出去后,便快速的跟了上去,可是谁想才刚跟到一个转弯处,人便没了?

不得不说她跑的可真快。

不过好歹他也是有着短跑小健将的名号的,结果在今天却被打脸了,可真疼。

看来他这以后还得多加练习了。

不然,以后他的面子往哪搁?

“顾少,等……等我……”

这时,正准备离开的顾衍还没走几步,便被身后跟上来的宋安然给骤然拉住了,此时的她看起来状态倒是很不好,面色通红,气喘吁吁的 一副羸弱不堪随时都有可能要倒下来的模样。

但尽管如此,顾衍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里,反倒是见她如此,面上还带了一抹微不可查的嫌弃。

这么弱,跟那个洛大小姐可差的远了。

不过说起洛瑶,她今天倒是和平常有很大的不同了。

看起来竟然还有些可爱?

停停停,什么可爱,就她那样的还可爱?

不可恨就万事大吉了……

“什么事?”

只因他现在想到了洛瑶,说话的语气便也不是那么的好了,话里都是充满了不耐。

宋安然听后面色微微一变,“顾少不是答应过我,今天放学之后会去请我看电影的吗?”

此时的她话里也倒是并没有什么埋怨,只是很平静的称述了事实而已。

就好像是如果现在取消了,她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看电影?

听到这,顾衍不禁才恍然想起,好像他是说过?

不过为什么他现在却有种后悔的感觉?

似乎内心里一点也不想去了。

但是说话不算数可不是他的风格,“嗯,走吧,去电影院。”

说完也不等她,扛起书包便往前走了。

反观宋安然倒是勾唇一笑,显然心情很好,随后也紧紧的跟了上去。

在他们走后,坐在另外一边楼道处的洛瑶,也不禁提着书包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还看电影,真是悠闲。

最好看一场鬼片然后吓得半死的那种……

不得不说你的恶趣味还真是满满。

-系统:“我说,你现在难道不跟上去?”

其实他想说的却是,仍由他们这样发展,情况可是有些不太妙啊。

闻言,洛瑶眼珠子不禁转了转,随后便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翻了翻,嘴角轻笑道,“这不是现在离最近的一场电影,还有好几个小时的吗?急什么?”

说着,便也学着某人的样子,扛起书包又朝着教室的方向走回去了。

不管如何,她现在总得先回去装几本书再说吧?

既然现在已经决定要当好学生了,那么人设自然也是不能蹦,不是?

背一个空书包,看起来就没有什么说服力。

不过这以后要是多一个能言善辩的嘴,说不定也倒是可以一试。

“……”

玩笑开过了,现在也该干正事了。

这时,好像已经过了放学时间了,所以现在教室里也应该是没有人了,不过虽然她心里如此想,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待她返回去的时候,只见教室里竟然还有一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