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哒咔哒咔哒。

云尚公寓,顶楼20层,一间略显破旧的房间,正噼里啪啦传来一阵响声。

仔细听来,这声音应该是来自键盘的敲击声响。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跳跃着,像是十只正在舞动的小精灵。

“我带自己的钱出门叫炫富?活该被抢?那你出门的时候也通知我一声呗,现金手机银行卡我都要,不挑,全套服务保证给您最极致的炫富体验。”

……

“这都0202年了还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呢?那好,你站着别动,看看我一巴掌呼你脸上能响不能响,解决您心中疑惑,分文不取。”

……

“听听,说得这叫人话吗?什么叫女孩子穿的少就活该被骚扰?你以为谁都和令尊一样,解开衣服就是让你吃奶呢!?”

……

咔哒咔哒咔哒…

咔哒咔哒咔哒…

咔哒咔哒咔哒。

一双夹带着红色血丝的黑色双眸紧盯着电脑屏幕。

口中念念有词的同时,飞速的敲下一连串字符。

“哼!跟我杠,也不先称称自己几斤几两。”

五分钟过去了,见对方都还没有回应,邰杠以胜利者的姿态幽幽说道。

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邰杠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啪”一声打开台灯,到厨房给自己准备了一碗‘健康’的泡面加卤蛋。

咔哒咔哒咔哒……

回到电脑桌前,邰杠桌上的键盘却不按自响起来。

“这么高级?”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的邰杠自然没有想到鬼神方面。

反而觉得这十块钱包邮买来的便宜货是有些“高档”在身上的。

耸了耸肩,没有在意,毕竟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

低头嗦了一大口泡面,感觉自己人生到达了巅峰。

“这要是再晚一秒,口感可就不好了。”

但抬头一看,却让邰杠心下一紧。

不知何时黑漆的屏幕上竟然出现了五个金晃晃的大字。

“吾道不孤也。”

“我尼玛,是那个孤儿黑到老子电脑里来了。”

一阵手忙脚乱的操作,但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邰杠心中气愤不已,满头黑线,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只能祈祷对方不要瞎搞,把授业恩师苍老师的教学视频给自己搞不见了。

至于什么神鬼之说,被邰杠直接略过。

如今这个年代,电脑高手层出不穷,自己又连连征战,说不定惹到了那位“仙师”人家来报复呢!

“小伙子,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就在邰杠无能为力,任由对方“为所欲为”的时候,屏幕上又显现了一行金灿灿的字来。

“呦呵,有点意思。”

轻敲键盘,居然真的能在屏幕上敲出字来,邰杠也是兴起,决定和这个家伙好好玩玩。

“我姓邰,打我没出生的时候,我爷爷就期望我继承他的木工手艺,所以,我叫邰杠。”

十指飞速跳动,几秒钟的时间,邰杠就把牛逼……

爷爷对自己的期望打在了屏幕之上。

“哈哈,当真是天助我也,邰杠!抬杠!我键道一脉后继有人了。”

噗!

看完对方的回复,邰杠险些一口面汤喷到屏幕上。

这家伙,不会是小说看入迷,走火入魔了吧!

还键道,就算是吹牛逼,也要注意错别字啊!

“恳请前辈收我为徒,传我剑道。”眼珠一转,邰杠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既然对方要演,尽力配合他就是了。

“好,你我有缘,今日老夫便收你为徒。”

好似没有看出邰杠故意打出的“剑道”二字,对方片刻间就回复,答应了邰杠的拜师请求。

天不生我键盘侠,键道万古如长夜。

我有一键可开天门,我有一键可斩仙人。

只口独战三千帝,双键横推十三洲。

天下键仙三百万,遇我也须尽低眉。

仙之巅,傲世间,有我键盘就有天。

大河之键天上来,一键横天镇世间。

破红尘,杀尽仙,一键在手斩九天。

倘若世间无真仙,我愿持键化为仙,先有键盘后有天,反喷苍天日神仙。

“……”

看着对方打在屏幕上的所谓入门宣言,邰杠真想回他一个shift。

但不知为何,这些字符仿佛已经深深印在自己脑海之中一般。

鬼使神差的,邰杠居然按照对方的要求,大声读起了这段话。

“好,今日我键道老祖收你为徒,便传你手执神器键盘、二十六键及九宫输入法宝。”

“今后,人若逆你皆为狗,天若逆你键篡天。”

好似被人控制一般,邰杠朗声读完这段话,屏幕上再次显现几行字。

凝神一看,心中却是没来由的豪情万丈。

嗡!

轻轻的锋鸣之声响起,桌上的键盘居然被一阵乳白色的光笼罩。

唰!竟然就这样消失在了邰杠的眼前。

“搞了半天,是想搞我的键盘。”看着消失不见的键盘,邰杠一句国骂出口。

心里那个气啊!玩了半天,还是傻逼了。

“对了,为师忘记告诉你召唤口诀了,记好了,天不生吾邰杠,键道万古如长夜。键来!”

就在邰杠疯狂骂娘的时候,屏幕上再次出现了一行字。

这次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读这憨憨台词了。

九块九包邮的宝贝键盘已经不见了,再瞎bb他这句话,又不知道会不见什么。

“天不生吾邰杠,键道万古如长夜,键来!”

就在邰杠下定决心的时候,房间内响起了豪情万丈的男高音,是那么的坚定且高昂。

咔哒!

望着再次出现在自己手中的宝贝键盘,邰杠感觉是那么的亲切,熟悉,爱不释手……

“从今日起,每月最后一日的凌晨十二点,便是你前往诸天万界历练的日子。好徒弟,多找几个女人,多生娃。”

“侠之大者,言天地兴亡,侠之小者,定是非功过。”

“怎么又扯到大侠去了!?”屏幕恢复到了正常界面,邰杠连忙检查里面的东西。

发现一切都完好之后,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今天还真遇到个厉害角色了。

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五十九了,暗道一声糟糕。

低头一看,面果然坨了,连忙去端面碗,时间却在这时跳到了十二点。

键盘上的乳白色光芒瞬间笼罩了邰杠,下一个呼吸,邰杠已经连同键盘消失在了房间内。

溪流潺潺,微风拂面,银白色的月光铺满大地,端的是难得一见的美景。

只是,邰杠一个人憨憨的站着,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键盘亮光一闪,双目失明,视力恢复之后,却发现自己居然在一座山腰上,脚下是一条羊肠小道。

“我靠,玩真的!”眼前的景象,邰杠已经相信了便宜师父,键道老祖说的话。

只是……“您老人家好歹也告诉我一声,这是哪啊!?”

就在邰杠疯狂腹诽便宜师父不靠谱时,一道人影,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从山上走下来。

待人影靠近,定神望去,是一位年轻的公子哥,身穿一袭白色长袍,如书生一般。

“街溜子!?”邰杠心中疑惑,但既然遇到了,自然要攀攀关系。

“这位公子有礼,不知公子高姓大名?这是何处?现在是何年代?”学着古代的礼仪,双手作揖,邰杠开口询问道。

“兄台有礼。”白袍书生也还了一礼,上下打量邰杠的“奇装异服”。

心中虽然诧异,倒也没有多问,微微一笑,回答道;“在下段誉,这里便是南宋境内的无量山。”

“南宋?无量山?段誉?天龙八部?”万万没想到,键盘把自己弄到这来了。

稍微一愣神,邰杠再次确认道;“你便是大理镇南王世子段誉?现在你是要下山去万仇谷找人救钟灵小姑娘了?”。

“嗯?兄台是何人?居然认识我和灵儿妹妹?”,段誉惊诧的看着邰杠说道。

自己偷跑出来,可没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现在这深山之中,随便遇到个路人甲,不但一口道出自己的身份,就连自己的下山的目的都一清二楚。

“得,确定了,这不是梦!”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太离奇了一点,认了个莫名其妙的师父,就莫名其妙的来到天龙八部的世界。

“兄台?你怎么了?”看着邰杠不说话,段誉奇怪的问道。

“噢?在下邰杠,至于为何知道你的身份?”话音一顿,邰杠心下默念口诀,“天不生吾邰杠,键道万古如长夜,键来!”转手一翻,神器键盘现于手中。

“此乃神器键盘,江湖中事,我只需轻轻一敲,便知七八。”一晃手中键盘,对于段誉的问题,邰杠信口胡诌道。

“神器键盘?”,上量打量,段誉心里的想法都写在脸上,半信半疑。

还没等邰杠完善这个牛波,又是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两道人影,鬼鬼祟祟的从山下下来。

“兄台,快躲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