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洛阳 ,在公元前21世纪,孕育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夏。

至公元十世纪,夏、商、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

北魏、隋、唐、后梁、后唐、后晋等13个朝代先后在此建都。

称王、称帝者达104人之多。

宋代大历史学家司马光就在书中写道:“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丽京门,由城门楼、瓮城、箭楼、城墙吊桥,护城河等部分组成。

其城垣高厚,月城宏阔,重门叠关,上干浮云,气势磅礴。

有诗人用 :“洛阳牡丹甲天下,丽京城楼世无双 ”来赞美它无限的魅力。

此时,邰杠领着十来人在此等候。

马蹄声响起,不多时,只见一匹枣红大马。

腰背滚圆,四肢粗壮,跑起来四蹄腾空,雄姿勃勃。

马背之上,端坐一个汉子,看模样三十出头。

虎背熊腰,浓眉大眼,虽身着华服,面上却满是风霜之色。

吁~吁~马停,马蹄声由有规律的哒哒声,被勒住逐渐停下来。

下马,抱拳,虎眸瞬时便锁定邰杠,萧峰厚重的声音响起:“阁下便是爸爸!?”

“气质这一块没谁了!”

望了望自己身旁的十来个人,果然,帅气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

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回了一礼,邰杠,道;“都是江湖上的朋友给面儿。”

“萧大侠,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随我来。”

萧峰心中虽然急切,但事到如今,也不急这一时片刻了。

对邰杠,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萧峰没来由的生出信任感,或许,这是高手间的心灵感应。

“一身内力,怕是有两百多年,素未谋面,无冤无仇,完全没必要大张旗鼓,将我诓骗至此。”

两人并肩而行,萧峰身为当世顶尖高手,自然能感受到,邰杠那一身浑厚无比的真气。

单论这方面,萧峰自叹不如。

“不愧是享誉江湖的‘阿里酒楼’当真是奢华无比啊!”将萧峰迎至天字第一号上房,饶是如今已是辽国南院大王的身份,萧峰也不禁对房间内的摆设,啧啧称奇。

“萧大侠说笑了,其实,我们就是普通酒楼,只不过房子比别人大了一点。”长扇摇曳于胸前,邰杠仿佛毫不在意,云淡风轻道。

“我已命下人备好酒菜,萧大侠,咱们到庭院中,边喝边聊。”

萧峰是个直性子,搞不来拐弯抹角那套,邰杠自然也不会故作姿态。

一摆手,领着萧峰往外走去。

果然,萧峰见邰杠如此爽快,对邰杠本就不错的印象,又加高几分。

“萧大侠,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有可能太过惊世骇俗,超过你的认知,

我还是先说一件事,证明,我邰杠,不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之辈。”饮尽杯中酒,邰杠率先开口说道。

“如此,便请邰兄弟解惑!”萧峰点头应好,虎眸圆瞪,看着邰杠。

“这件事,便要从一年多前,我在那无量山,山脚下一个酒馆中,遇到丐帮副帮主,马大元说起……”

接下来的时间里,邰杠将自己与马大元相遇,为他敲算,再到被白世镜打断,未能如愿。

最终,马大元,还是未能逃过一劫,被其妻康敏与白世镜,联手杀害。

“说起来,我和马前辈,也算是一见如故,还承过他一饭之恩,

都怪我,当时太过弱小,不然,我就敢直言不讳了。”

一仰头,干掉杯中烈酒,邰杠满脸沉重,眼角更是挂上了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

“我这演技,完全能拿个最佳男主角啊!”余光一撇,见萧峰也是为之动容。

邰杠给自己这波表演,打101分,完全不怕自己骄傲。

“邰兄弟,果真是性情中人,马大哥泉下有知,也一定是感动不已。”一抱拳,萧峰由衷说道。

邰杠,暂且不论别的,这性子,可太对他胃口,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儿郎。

一整件事叙述下来,萧峰已经相信,邰杠肯定知道自己一直寻找的大恶人是谁。

毕竟,邰杠口中所诉一切,皆与那晚在康敏房中,发生的一切吻合,句句都对,一字不差。

见萧峰对自己所说一切,深信不疑,邰杠适时开口道;“既然,我已经证明了我不是信口胡说,萧大侠,咱们开始吧!”

萧峰微微一怔,下一秒便明白了邰杠所说何事,一点头,期待的看着邰杠。

反观邰杠,此时却是不慌不忙,起身踱了踱步。

沉吟一二,一副资深神棍的嘴脸,道;“萧大侠,我虽敬重你的为人,可卜算却是需要支付卦金,不知你拿什么来抵?”。

萧峰心下一动,联想到了神医薛慕华,每次帮人治病,都喜欢学别人拿手功夫的习惯。

可自己的降龙十八掌,是丐帮帮主才能学的,自然不行。

钱财?环视一圈,萧峰暗自摇头。

虽然自己如今身为辽国南院大王,可单论钱财数量,邰杠只怕是比辽国皇帝,还要富有。

思虑再三,萧峰开口道:“萧某懂一门隔空控物的手法,叫做擒龙手,不知可行!?”。

“可以凌空取物的擒龙手!?”。

萧峰之言,让邰杠惊呼出声!

原著当中,在哪杏子林,萧峰就是秀了这一手,让嗜战如命的风波恶知难而退。

技惊全场,无一人敢上前啰逼嗦。

可见这门功夫,那是相当牛波了。

萧峰是谁?一诺千金的大英雄,信誉自然是不用说的。

见邰杠如小鸡啄米般,不住点头,当即拿来纸笔,写下擒龙手的秘籍,交予邰杠。

“这怎么好意思呢!”双掌相互,邰杠已然是迫不及待。

接过秘籍,当即就放进了胸膛衣衫内。

脸色一正,邰杠抬头冲着屋顶一抱拳,大声喊道;“前辈,我口中所说,已然得到萧大侠认同,接下来的故事,便请前辈下来,坐着旁听吧!”

闻言,萧峰眼中精芒一闪,连他都没感知到屋顶有人,这邰杠本事,当真了不得。

过了约莫十数吸,只见一黑衣蒙面之人,纵身跃下。

邰杠心知此人便是萧峰亲老子,萧远山。

不过,现在还不到点穿的时候,一直在旁侍候的朴国昌,懂事的添上酒杯。

左右打量了萧峰,萧远山一眼,邰杠幽幽说道;“这个故事,便要从三十多年前,雁门关外讲起……”。

随即,邰杠直接将天龙八部的故事,讲与萧峰,朴国昌,还有黑衣人萧远山。

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邰杠对着黑衣蒙面人一拱手,

“萧老前辈,我说如今的少林方丈便是当日的带头大哥,可对?”邰杠对着萧远山悠然说道。

“哈哈哈,好一个神器键盘,老夫今日,长了大见识。”

黑衣人萧远山爽朗大笑,掀去衣衫,一副与萧峰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庞显现,可以说,就是老年版的萧峰。

‘阿里酒楼’、‘爸爸楼’东家约见萧峰,江湖中早已传遍。

不知邰杠究竟有何种目的,爱子心切的萧远山自然也跟着来了。

一直藏身于暗处,以防不测,如若邰杠真是心怀不轨,自己便能出手相助。

可是,萧远山万万没想到,一个普通商人,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很有钱的商人。

不但一身内力浑厚无比,竟然还有能敲算天下万事的神器键盘。

一开始,邰杠说出马大元被害一事,萧远山虽然心奇。

但依然只是觉得,乃是邰杠依靠自身深厚财力,收集而来的情报,在这故弄玄虚。

可随着邰杠竟然能发现自己的身形,再到能说出三十多年前雁门关外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最后,更是一语点出,当年的带头大哥就是如今的少林寺方丈。

这一点,自己明察暗访数十年之久,也是不久前才能确定。

而眼前这个最多二十出头的小娃娃,莫非……真是天外来人!?

想不清楚,便先暂时放到一边。

三十多年没有和儿子说过一句话,萧远山此刻,老怀激动,一脸兴奋冲萧峰道;“峰儿,我是你爹啊!”

见邰杠冲自己点头,原本就已经相信了九成八的萧峰,单膝跪地,口中大喊;“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