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桌落座,还没等邰杠接着往下说。

萧远山就向萧峰承认,自己就是杀害谭公,谭婆,玄苦大师,还有萧峰养父母的人。

听得此言,萧峰顿时面若死灰。

自己苦苦追寻的大恶人,竟然是自己生身父亲,这仇还怎么报?

怪不得在师父跟前侍候的小和尚,会那样斩钉截铁,一口咬定说是亲眼看到是自己杀了恩师。

想来是把父亲错看成自己了。

也难怪当日师父临死前看到自己,会是那副模样。

“哈哈哈,我萧峰苦寻大恶人数月,没想到……。”

“哈哈哈,天下人都说我无情无义,丧心病狂,我爹杀的人,也就和我杀的没区别了,天下人倒是没有冤枉我……”。

不知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萧峰突然纵声大笑。

可那笑声,听起来是那么的令人心塞。

虽然失态,但也就片刻时间,一生多磨难,萧峰的心性早已坚韧不拔。

很快,便整理好心绪,对着萧远山说道;“爹,冤有头债有主,玄慈方丈当初也是受人蒙骗,咱们真正的仇人,应当是那假传消息的恶贼。”

“我儿说得没错,只是那假传消息的慕容博老贼,早些年就已经死了。”萧远山,一握拳,恶狠狠说道。

“不过,那慕容博虽然死了,可是他还有儿子。”萧远山,眼中杀意俱显,寒声冷笑。

“绝对不可,常言道,祸不及妻儿,我萧峰顶天立地好男儿,岂能做出这等事情”,萧峰,神色坚毅,盯着萧远山一字一顿道。

“萧峰,真英雄也!”,这番言论,邰杠不得不为之侧目。

英雄,自古便是光明磊落,恩怨分明,邰杠自认做不到这点。

“其实,慕容博没有死。”见萧氏父子意见不合,下一步怕是要起冲突。

邰杠想了想,还是将慕容博假死一事说了出来。

“萧老前辈,你藏身少林寺数十年,应该见过一个与你武功相差无几的神秘人吧!”

“是他!?”闻言,萧远山惊诧不已。

瞬时间,就想到那个多次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灰衣老者。

“自己苦苦追寻了大半辈子的仇人,居然多次相遇而不自知。”

自嘲的笑了笑,萧远山一把拽住萧峰手腕,道;“峰儿,我们立刻动身,前往少林。”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萧峰父子此时便想要前往少林寺,找慕容博报杀妻弑母,血海深仇。

“二位,我还在这呢!”邰杠在一旁,弱弱开口道。

“邰兄弟!”萧峰一拍脑门,抱拳道;“邰兄弟大恩,萧峰没齿难忘,来日,若有用的上萧峰之处,一定赴汤蹈火,在死不辞。”

“别来日了,现在小弟就有求你的地方。”邰杠,急忙开口,拉住萧氏父子落座。

咔嚓……

就在此时,一道微不可察的响声传来。

如若是普通人,肯定觉察不了。

但在座的四人,除去掌柜朴国昌。

余下的邰杠,萧氏父子,哪一个不是内力深厚,耳力自然不是寻常人能比。

“偷偷摸摸,算什么好汉。”萧峰眼中一点寒芒闪过,开口暴喝,震耳聩聋,同时一掌击出。

顿时,嘹亮的龙吟声响起,一道金色龙形掌劲,自萧峰右掌飞出。

哗啦,一声巨响,将屋顶瓦片尽数击碎,风一吹,都成沫了,如此威能,让人惊心骇神。

“桀桀桀桀桀桀”,只见一灰衣老者显现身形,口中阴狠笑道;“北乔峰,果然名不虚传。”

“这便是降龙十八掌?不愧是‘世界第一等’的刚烈掌法”。

萧氏父子,眼神交汇,暗自猜测着灰衣老者的身份,而邰杠的注意力却在降龙十八掌上。

“一点不输师伯,天山童姥的天山六阳掌!”看着降龙十八掌的威势,邰杠是眼皮狂跳,无论声势还是破坏力,当真恐怖如斯。

单论武功,萧峰怕是比起自己师尊,无崖子巅峰时期,也不会逊色多少。

无论是射雕里的洪七公,还是神雕里的郭靖,虽说与这门掌法的契合度都很高,可还是远远及不上萧峰。

一双大掌,几乎可以说是无敌于天下了,遇强更强,王中王。

“降龙十八掌,在乔峰手里,才叫做真正的三国无双”,邰杠心中自叹不如。

萧峰,目光如电,紧盯着眼前的灰衣老者,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灰衣老者很强,功夫绝不在自己之下。

这样的高手,躲在这里,到底有何目的?

“萧大侠,萧老前辈,此人便是那诈死的慕容博,别愣着了,干他呀!”

见萧峰一脸沉重的看着慕容博,也就罢了,居然连萧远山也皱眉看着慕容博。

邰杠不禁怀疑,萧远山是不是得了,阿尔茨海默症。

竟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此人,便是与他一同躲藏在少林寺,藏经阁中的慕容博。

“好小子,我记住你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再会了。”

耳边响起慕容博威胁性的话语,邰杠嘴角一阵抽搐,“这么容易就让他跑了,后患无穷啊!”

邰杠开口,萧氏父子倒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可大家武力值处于同一水平线,本就无心恋战,慕容博一开始便做好了离开的打算。

待到萧氏父子动手,慕容博早已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自己得罪了慕容博这样一个野心家,就怕他那一日,悄无声息摸到自己床头,一巴掌给自己干死。

“萧大侠,慕容博这一跑,断然不会再回少林寺,你们就是去了也断然寻不到他。”连忙拦住,就要抽身离去的萧氏父子,邰杠劝说道;“我已经放出消息,十五日后,上少林寺,到那时,慕容博定会出现。”

“你确定!?”萧远山,插口道。

“我这不是会算嘛!”一晃手中键盘,邰杠嬉笑道。

……

“行,二位好生歇息,就把这当自己家一样。”冲着萧氏父子挥了挥手,邰杠关上了天字第一号的房门,返身离去。

“靠,这萧远山,还真是卸磨杀驴的主,莫名的,就让我惹上了慕容博这样的狠角色。”

边走,邰杠疯狂腹诽萧远山的恶毒,故意装傻充愣,装作认不出慕容博。

那慕容博定会把自己身份泄露一事,算到自己头上,竟然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将自己强行绑在他的破船上。

看来,早年的境遇,已经是扭曲了萧远山生而为人,应当务必善良的心性了。

俗言说的好,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原本,邰杠还对萧远山的不幸遭遇抱有一丝恻隐之心,现在嘛!

这句话应当反过来说,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

十五日来,邰杠没有一日,让萧氏父子闲着。

对他们声称,自己近日,突然生出一股明悟,领略出一套掌法,让二人,轮流陪自己演练。

说白了,就是让萧氏父子当自己的陪练。

有号称天龙四绝中的,两位,萧峰,萧远山,陪自己练习天山折梅手,邰杠的进境,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十五日,很快便过去了,有萧氏父子在,慕容博,自然不敢出现。

不论在那个年代,只要有钱,跟谁都有缘。

几万两银子砸出去,加上邰杠‘阿里爸爸及时雨’的名号。

有的是江湖草莽,三教九流,连滚带爬的赶来,舔邰杠的臭脚。

这一日,邰杠舍下重金,一个堪称奢华的队伍,自洛阳城出发了。

金为扶手,玉为阶,绫罗宝玉满华盖,奢华无比的巨大马车里就坐了邰杠一人。

至于萧氏父子,自称对这样的排场不习惯,先一步,往少室山去了。

长长的车队一字长蛇摆开,高达五百人之多的护卫队,拱卫在邰杠的马车旁。

清一色的黑色劲装,高头大马,一路上浩浩荡荡的前往少室山。

如此奢华的车队,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打起主意的人更是不少。

但是看到那五百多个武林好手后,都纷纷把这个想法吞到了肚子里。

“t

的,这是哪家的败家子,这么二五八万!?”。

“这你都不知道?村里还没通网吧?‘阿里酒楼’‘爸爸楼’的东家,号称‘阿里爸爸及时雨’的邰杠,邰大老板。”

“那可是花钱如流水,拿钱不当数的主,更加是富可敌国!要是我有闺女肯定嫁给他。”

“对对,虽然相隔甚远,我也一眼认出,那便是我的爸爸。”

“放你娘的屁,那明明是我的爸爸!”

“就你这容貌,也想和抢我爸爸!?”

街旁,两个身材魁梧,身宽体胖的如花妹妹,为了抢夺邰杠,大打出手。

这只是冰山一角,一路上看到邰杠豪华车队的人们无不议论纷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