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誉也陪同着两个‘亲妹妹’前往少林寺,看到邰杠的车队也驻足看起热闹。

“邰兄真不愧是人中龙凤,不到两年时间,便聚集了规模如此庞大的财富。”

听到段誉的喃喃自语,木婉清出言问道;“段郎,你认识这个邰老板!?”

如今的‘阿里酒楼’、‘爸爸楼’遍布整个天龙八部世界,大宋、吐蕃、契丹、西夏等国皆有分店。

不但财力雄厚,更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若能交好,只会有好处。

段誉听到木婉清的话,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与邰杠的经历,一刮木婉清秀鼻,道;“这邰老板,便是我与婉妹你说过,能敲会算的邰杠,邰兄。”

“呀!”木婉清口中惊呼,俏脸上顿时升起两片红晕,左右环视一番,见无人关注她们,放下心来。

贝齿轻咬红唇,娇羞道;“不是说了,在外面,不许做越过兄妹关系的举动吗!?”。

见木婉清如此神情摸样,段誉非但不听,反倒是更加痴迷。

一把握住木婉清玉手,道;“婉妹,那边有一家客栈,咱们好久没有私下独处了,这次出来,我想……”。

“哦!我的上帝啊!瞧瞧我遇见了谁,这不是我的好朋友段誉吗!?”邰杠一拍段誉肩旁,故作幽默的说道。

“哦!我的上帝啊!瞧瞧你,都干了什么好事!”一转头,见身后之人竟是邰杠,段誉学着他的语调,咬牙切齿说道。

他的婉妹,刚刚都要点头了……

见段誉双目喷火,木婉清眼眸含情,钟灵小姑娘在一旁捂嘴偷笑,邰杠意识到,自己好像幽默过头了。

此时,邰杠奢华宽大的马车之中,又多了三人,段誉与他的两位‘妹妹’,木婉清和钟灵。

“哪什么,木妹子,我这马车好看吧?你若是喜欢,便送你了。”邰杠尴尬一笑,颇为豪爽的说道。

毕竟,打断人家的人伦大事,当真是做错了,为了弥补,自然要出点血。

“哪什么,我那阿里酒楼的天字第一号上房,不仅床又大又软,一抬头,还可以数星星呢!”

见木婉清丝毫不感兴趣,邰杠又抛出新饵。

“有戏!”

见木婉清眼中精光一闪,捏着衣角的双手也用力握了一下。

邰杠趁热打铁道;“待今日事情过后,我以阿里酒楼东家的身份,邀请木姑娘‘兄妹’三人,前去体验一番,如何!?”

“哼!”虽然还是没有理睬邰杠,但木婉清却是拉着钟灵,到一旁咬耳朵,说悄悄话去了。

耸了耸肩,女人的脑回路当真稀奇古怪,邰杠一把揽过段誉的肩旁,也和他咬起了耳朵……。

“这……太不光明磊落了吧!?”段誉眉头微皱,从小接受的教育,不支持段誉做邰杠所说之事。

“呐!是你说不帮我的啊!咱要是被那丁老怪弄死了,那天字第一号上房,段兄你就有缘再体验吧!”无奈的摇摇头,邰杠却是斜眼看着木婉清二女。

意思再明显不过,你段誉自己选择吧。

“你这话说的,咱两谁跟谁。”段誉眼神微微一凝,刹那间,便明白了邰杠话中意思。

一拍胸脯,当即表示,“这事,包我身上了?”

邰杠故作疑惑道;“不勉强!?”

“绝对不勉强。”段誉的回答,坚定的让人无法拒绝。

……

洛阳到少林寺路途本就不远,邰杠的催促下,车队以极快的速度行进着,这时,便已经到达了少林寺山脚下。

此时,整个天龙八部武林中。

不论是大宋,大理,抑或是其他国家的武林势力,只要觉得自己是一盘菜的,都来了。

现在整个少室山,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也得亏,少林寺是天下武学泰斗,千年古刹,不然,这几千人,连站立都成问题。

此刻,萧远山已经带着萧峰在和少林寺僧人对峙。

萧峰念着旧情,一直劝说萧远山,就是报仇,也应该直接找少林方丈,玄慈大师,不要再多添仇恨了。

顺坡下驴,萧远山,自然不会真的与整个少林寺为敌。

毕竟,少林寺几千人之众,真的打起来,自己父子,就算武艺再高强,人家用人堆,都能把自己父子二人堆死。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只感山摇地动,瞬时间,少室山数千人之众,鸦雀无声,目光齐刷刷朝一个方向望去。

“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邰杠在马车里哈哈一笑,口中大呼,“这买炸|药,花的几千两银子,真t

的值。”

邰杠一开始便打定主意,继续扮老虎吃猪,既然要装逼,就直接装最大的那种。

“邰兄,你这……”看着车队最后,地上那深不见底的大洞,段誉,欲言又止。

本想说,“你这有钱也不能这么造啊!你借我几千两银子还没还呢!”

可话到嘴边,又想起,自己等会儿还有去体验邰杠‘阿里酒楼’的天字第一号上房,便又改成了,“有钱,任性。”

“诶!段兄这话可就说错了!”

邰杠一摆手,一脸严肃对段誉道;“其实,我对钱没有兴趣,甚至,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创立了阿里爸爸。”

“那你幸福吗!?”钟灵小姑娘疑惑插话道。

“虽然我钱不多,但是我很幸福!”邰杠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要说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是我,在酒馆当说书先生,一个月拿九两银子的时候。”

段誉“……”。

木婉清;“倒是有那么一股子,视钱财如粪土的傲气!”

钟灵;“一个月九两银子?还不够我买身新衣裳呢!”

巨响过后,整齐的马蹄声在少室山响起。

二百多号江湖好手勒马四散开戒备起来,整齐划一的动作让人忍不住胆寒。

紧跟其后的,居然是一百名带着强弓硬弩的江湖好手,翻身下马占据制高点,强弓硬弩上弦四下戒备。

最后两百江湖一流高手,一前一后的护送着,一辆奢华炫目的豪华马车缓缓行了过来。

一面高高竖起的巨大黑旗,上的大大的‘邰’字表明了来人的身份。

普天之下还能有那个姓邰的能够有这么大的排场?

除了人送绰号‘阿里爸爸及时雨’的邰杠还有谁?

‘阿里酒楼’、‘爸爸楼’,可是富可敌国的象征,生意遍布各地。

马车停下后,一群相貌,身姿皆是上上品的女子出现。

取出长长的红地毯从马车门口,一直铺到了少林寺,大门阶梯处。

车门打开时,一位面容俊朗,气度不凡的白衣男子,率先踏步而出。

此人自然就是邰杠,在他之后,看起来略有些营养不良的段誉,也随之下来。

大庭广众之下,段誉自然不能亲自扶木婉清、钟灵出来,二女手挽手,相互搀扶着慢慢下车。

二女的容貌虽然比不上王语嫣那样,惊为天人。

但一身气质,也赚足了在场武林人士的眼球。

只是,看到这样漂亮的女人,又是从邰杠的马车上下来。

很显眼,是名花有主,而且,这个主,自己惹不起。

又纷纷装作谦谦君子,不好女色。

“倒真是为难大家了!”邰杠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心中对这些人的神情摸样,表示强烈的鄙视。

看美女,那就正大光明的看嘛,扭扭捏捏。

这时,一行英姿飒爽的女子,来到邰杠面前,拱手行礼,跪地喊道;“参见主人!”

“恩,起来吧!幸苦了!”一一扶起,九天九部首领,余婆婆和自幼便服侍天山童姥的梅兰竹菊四大婢女,“还真是各有各的味道!”

邰杠眉毛一挑,心中猥琐想到,自己是不是也利用身份,来个潜规则什么的。“一拖五,也不知道,自己吃不吃得消,嘿嘿!”

“主人……主人?”

“啊!什么?医书是吧!给我吧!”

“主人,您是不是连日来,练功太过劳累,不如,到马车上,女婢五人帮您按摩,放松下。”

“我去,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邰杠心下一惊,这余婆婆,还真有眼力见啊!

怪不得能当上灵鹫宫大宫女,看来,是有些‘察言观色’在身上的。

见邰杠,面露思索神色,余婆婆,轻声问道;“主人?莫不是嫌这里人多?”

得,完全把我看穿了!

“咳!”邰杠假咳一声,故作正经道;“现在还有要紧事办,按摩嘛!?改日,改日。”

扫了一眼,余婆婆递过来的医书,虽然看不大明白,但原著中,虚竹就是靠这上面记载的方法,替阿紫换了眼角膜,想来,应该不会出错。

“你们去将那游坦之、阿紫和薛慕华叫来。”邰杠出言,对着梅、兰、竹、菊、四大婢女吩咐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