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薛慕华,便在梅、兰、的带领下,率先走了过来。

“你师父的笔记,你还认得吧!”,没有过多废话,邰杠直接递给薛慕华一封署名苏星河的信封。

十数日前,也就是萧峰到达洛阳城,阿里酒楼的第二日。

邰杠便旁敲侧击问萧峰,当日,阿珠交予他的梵文经书是否还在身上。

好在,剧情并没因为邰杠的出现,产生多少偏差。

萧峰一脸懊悔的告诉邰杠,“阿珠留给我的最后一点念想,也被我弄丢了。”

安慰萧峰两句,邰杠便派人到擂鼓山,找到苏星河。

让苏星河修书一封,告知他的徒弟薛慕华。

邰杠不仅是他师祖无崖子的关门弟子,如今更是逍遥派的掌门人。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邰杠大费周章,做这些事情,自然不是为了在薛慕华面前秀,做掌门的优越感。

而是为了得到,萧峰遗失,被游坦之,捡到的易筋经。

得到师父苏星河的亲笔书信,再加上邰杠不经意间,又‘削微’展露了一下自己深厚的北冥真气。

打量了一下,邰杠大拇指上的七宝玉扳指,薛慕华,跪俯于地,咚咚咚九个响头,口中大喊,道;“拜见掌门师叔。”

刚把薛慕华从地上拉起来,竹、菊二女,便引领着一个,头戴铁头面具,手中搀扶着一位紫衣姑娘的汉子回来了。

邰杠知道,此人便是化名庄聚贤的游坦之,昔日的聚贤庄少庄主。

“我有办法,为阿紫,治好双眼。”,邰杠负手而立,俨然一派世外高人的摸样说道。

虽然看不到庄聚贤铁面下的表情神态。

但此时,他目光中流露的激动,期待,和原著中他甘愿自挖双眼,让阿紫重见光明的举动。

邰杠不禁想对深情的庄聚贤说;“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虽然,庄聚贤程序化的问了一句。

但邰杠知道,庄聚贤是何人呐?

天龙世界,‘第一舔狗’,只要真的能治好啊紫的眼睛,哪怕是让他砍自己的爹、娘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的要求嘛!很简单,便是要你身上的神足经书。”,说着,邰杠便把余婆婆交给自己的医书,递给了庄聚贤。

“这是我师侄,江湖号称阎王敌,薛慕华,你们见过,这上面记载的方面,行不行,你问他。”

虽然庄聚贤看得认真,但俗话说得好,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邰杠相信,庄聚贤最多和自己一样,认识上面的字罢了。

闻言,薛慕华却是心中疑惑,“虽然自己以医术闻名江湖,可与这新任丐帮帮主,却是素不相识,掌门师叔为何会说他见过我?”。

庄聚贤倒也听话,直接就把手中医书,又递到了薛慕华手中。

接过秘法,薛慕华研究了一刻钟,眉头紧皱。

面上神情,一会儿喜,一会儿忧。

终于,就在邰杠想要问他,是不是便秘了的时候,薛慕华开口了,“如若以动物替代,演练几次,我有九成八的把握。”

邰杠一听,牛逼啊!九成八,四舍五入和成功有什么区别。

现代医学环境如此发达的情况下,医生也从来不敢说这种话。

一句,‘我会尽力的’,不论结果如何,你都无话可说。

旋即,邰杠向薛慕华许诺道;“好,只要你成功将阿紫姑娘的眼睛医治好,我便以逍遥派掌门人的身份,同意你重返我逍遥派。”

听得此言,薛慕华眼中精光一闪,口中大喊道;“多谢掌门师叔。”,咔咔咔,又给邰杠叩了九个响头。

“得得得,起来吧!”,几十岁的人,动不动就给自己磕头,邰杠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连忙将薛慕华扶起,目光却一直放在庄聚贤身上。

“这便是你要的神足经。”,毫不拖泥带水,庄聚贤掏出易筋经,交到邰杠手中。

“嘿嘿,这怎么好意思!诊金不都是看完病才给嘛……”,邰杠嘴上客气,却是将那易筋经放在了衣服的最里层。

这个操作,看得庄聚贤一个铁头,两个大,“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扶着阿紫,朝旁边走去,生怕污了阿紫的眼睛,虽然是瞎的……。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驾中原!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攻无不胜,战无不克!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神功盖世,威力无限!”。

这时,一帮说唱乐队吹吹打打,就像要洞房花烛夜似的,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老子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望着端坐在竹椅上的丁春秋,邰杠眼角略过一抹寒意。

邰杠可没忘记,自己在师父无崖子面前,许诺过,要将丁春秋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打出屎来。

丁春秋化功**,跟杀人不留痕的用毒功夫,让他在星宿海纵横多年。

武林中也留下累累恶名,名声之臭,比起四大恶人也是毫不逊色。

虽然今天来的人中,有不少都是中原武林的青年才俊,但对于丁春秋这个老魔头谁不忌讳三分?

就是有那么一两个,想要逞英雄强出头的年轻人,也被随同前来的家中长辈拉住。

“丁春秋,你个憨货,是来拉屎的吧!?”,邰杠运起内力,这句话如同平地惊雷,所有人都尽数望向丁春秋。

“你是何人,竟敢在我星宿老仙面前,出言不逊!?”丁春秋,冷声喝道。

“呦呵,今天这丁老儿,好脾气啊!有人骂他,竟然还能坐得住。”

“你这不废话吗!?暂且不论,邰杠是与萧峰一同前来,单是他那两百多年的内力,丁春秋敢啰逼嗦吗!?”。

这边,包不同和风波恶,一唱一和道,。

两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难得的机会,更是要添上一把柴火。

“叛徒丁春秋,在你面前的,便是我逍遥派新任掌门人,还敢大言不惭。”

这时,薛慕华跳出来,狠狠秀了一波存在感,也向丁春秋表明了邰杠的身份。

“新任掌门!?”丁春秋瞳孔深缩,心中惊讶邰杠身份的同时,心思也是活络起来。

毕竟,邰杠那一身两百多年的内力,若真是动起手来,怕自己真的要被打出屎来。

“咦,我怎么会有被打出屎来,这种奇怪的想法!?”。

“段兄,帮帮忙!”邰杠突然一声暴喝,边说,邰杠运气全身真气,擒龙手一爪,抓向丁春秋。

丁春秋,心中大骇,急忙运起一身真气,抵挡邰杠擒龙手的吸力,更是抬手间,便洒出一片毒粉……。

‘噗噗噗噗’就在这时,四声内力透体的声音传出,竟是段誉出手,用六脉神剑射穿了丁春秋的四肢关节。

‘啊!’丁春秋一阵惨叫,便瘫软下来,见状,邰杠冲段誉一抱拳,眨眼道;“多谢段兄!”。

段誉闻言,挠了挠脑袋,看了看身旁的木婉平,钟灵两位‘妹妹’憨憨笑道;“应该的,应该的……”。

对于毒,邰杠没什么研究,这也就是之前在马车上,邰杠和段誉咬耳朵,所说之事。

人的肛门、尿道、膀胱还有胃部的贲门和幽门都有括约肌。

平时经常处于收缩状态,防止漏出。而在排便时松弛,受意识控制。

人被打出屎,说明这个人,已经失去意识,并且处于‘葛优躺’状态。

括约肌不受控制,不禁会出现“屎尿横流”的现象。

此时的丁春秋,就完全符合这个说法。

“妈的,干!”邰杠,一狠心,一跺脚,一咬牙,右手成爪,在上千人,众目睽睽之下,抓起丁春秋的‘米田共’,恶狠狠的打了下去。

‘呕!’在场之人,有心理承受能力较差,抑或是,自认家教良好。

听见邰杠击打丁春秋发出的‘啪唧’‘啪唧’声,浑身汗毛立起,干呕之声,此起彼伏。

“咔嚓”一拳打碎,丁春秋头骨,一代宗师,就此陨落。

只是丁春秋至死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是这么个死法。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都是瞬间发生,前后不过数十吸。

邰杠仰天长啸,哮声滚滚如雷,大喊道;“师父,徒儿答应您的事情,做到了!”。

余光一撇场中众人,心中暗道;“我这么大嗓门,你们都听见了吧?

我这是完成对我师父的许诺,不是有特殊癖好,正常人,谁喜欢玩屎,如果真有,当我没说。”

咔哒!

神器键盘,落于手中,当然,身为神器,自然选择的是,邰杠没有沾到屎的那只手……。

嗡!

锋鸣之声响起,神器键盘散发乳白色光芒,顿时笼罩邰杠全身。

在上千武林人士众目睽睽之下,邰杠消失了。

“白日飞升,白日飞升,居然是因果白日飞升!”

“阿弥陀佛,愿邰施主永享西方极乐世界。”

这时,少林寺的和尚,跳出来,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

如果邰杠还在场,一定会回他个‘香蕉棒棒锤’“你才永享西方极乐世界,你全家都永享西方极乐世界。”

不管如何,邰杠的消失,留下了数不尽的传说,更是在天龙八部世界,掀起了一股当和尚的热潮。

更有甚者,拼命的完成自己多年前,许诺过的誓言。

让一批和段正淳那样的渣男,又再次找回了,自己抛弃多年的女友。

而一些,年纪尚小,并未对他人有所许诺的年轻人,到处找寻,有被徒弟背叛过的武者,拜入门下。

只为拜师时能说一句;“弟子一定认真习武,日后见到那叛徒xxx,定把他的屎打出来,再把他打进屎里,最后再用他的屎打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