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顾四周,一桌、一椅、一床、一电脑而已。

身穿一袭白色长衫的邰杠,看着熟悉的房间,一时间懵然无知。

“这就回来了!?”,在天龙八部的世界里,自己差不多呆了两年了,终于回来了?

若不是自己身上一袭古代的白色长衫,以及丹田中二百多年的浑厚内力。

邰杠几乎要怀疑那天龙八部中的遭遇,是不是自己的一场梦境了。

恩?4月1日?

抄起床头的手机,邰杠的小脑袋瓜有些懵圈。

自己在天龙八部世界待了差不多两年,现实世界的时间,也应该过去差不多两年才对。

邰杠清楚的记得,那天是2020年,3月31日,那么自己回来,就该是2022年才对。

可现在手机上清晰的显示了现在是2020年4月1日早上八点整。

难道?自己在天龙八部世界不论呆多长时间,现实世界都只过去八个小时?

想到这一点,邰杠的小脑袋瓜完全昏了,自己还在少室山装逼呢!键盘突然就把自己传送回来了。

一点征兆都没有,一点都没问过自己的意见,简直就是强制性的。

天龙八部这么多漂亮妞,自己一个都没弄到手。

“算了,反正以后还能去其他位面,到时再说吧!”对着键盘抱怨也没用,它根本不会说话,邰杠于是作罢。

以后是否还能去另外的世界?邰杠丝毫不担心。

经过天龙八部这一趟,邰杠已经相信师父,‘键道老祖’所说,确是真实。

只是?回来的条件是什么?呆满一定的时间?还是有一番成就?亦或者是?得到什么宝贝?

杂乱的思绪,当真是理不清,道不明,就这么思绪漫天,也不是办法。

可在键盘上胡乱敲了半天,电脑屏幕上也没有出现那日和师父‘键道老祖’聊天时的界面。

想必是要师父主动联系自己才行吧,想到这里,邰杠……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邰杠的思绪。

“靠!你玩cosplay啊!吓我一跳。”一开门,居然是房东来了,见到邰杠的打扮,很是惊讶。

“房东大哥,有什么事吗!?”嘴角微微一笑,邰杠不答反问道。

又嘟囔几句,房东说道;“1号了,房租该交了。”

邰杠目光微微一凝,想起了,每月一号这天,确实是交房租的日子。

可在天龙八部世界,富可敌国的邰大老板,现在可是分文没有。

微微一笑,邰杠对房东道;“我一会去领了工资,回来就给你。”

每月一号,也是邰杠发工资的日子。

在房东嘟嘟囔囔,不交房租就立马搬出去的声音中,邰杠关上了门。

十分钟后,换上一套帅气西装,将长发梳成了马尾,邰杠出发了。

目的地,A市万众国际二手名车广场,邰杠就是一名,油嘴滑舌的二手车销售员。

虽然来到车行已经将近十点,但邰杠一点也不慌。

销售这份工作,就是靠业绩说话!只要你业绩好,老板才不管你迟到早退。

“咚咚咚!”

敲门三下,待里面允许之后,邰杠推门而入。

“萧总好!”

“小邰啊!来领工资是吧!先坐一下。”办公桌后,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的女子,开口说道。

见状,邰杠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打量起老板萧月,自己可是有快两年,没见过她了。

一双高跟鞋,将萧月的双腿衬托得笔直而修长,精致的面容,再配上白衬衫,很有一番制服诱~惑的韵味。

又是推门声响起,秘书走了进来,好像没注意道邰杠,对萧月道;“萧总,张飞来了。”

萧月秀眉微蹙;“他来做什么?就说我不在!”

“呵呵,又想躲着我!?”办公司门被推开,一个手捧鲜花,满身名牌的男子走了进来。

“张飞,谁让你进来的?”萧月俏脸布满寒意,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厌恶。

“小月,几天没见,你愈发迷人了。”张飞色迷迷的瞟了一眼萧月的高耸之处,举起手里的玫瑰花,道:“保加利亚空运来的,早上刚到,送给你。”

萧月不但没接,声音更冷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听说老是有小混混骚扰你,所以特地找了个高手过来。”张飞说完,拍了两下巴掌,口中喝道;“进来吧!”

张飞话音刚落,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便推门而入,黑西装,黑墨镜,摸样看着倒是挺唬人。

“小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可不是简单人物,在狗头特种大队服役过……狗头你知道吧?”

“就电视上演得那个,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特种大队,一个打十几个,轻松如放屁,简单如喘气……”

张飞,一边拍着黑衣人胸膛,边介绍道。

“噗呲!特种兵?哈哈哈,我看你是黑人抬棺队少来了仨人吧!?”

张飞牛逼都还没吹完,一个嘲弄的声音自旁边响起。

张飞脸色阴沉,扭头瞪着邰杠,眼角闪过一丝寒意,道;“小子,你是什么人!?”

“我是萧总的员工。” 邰杠耸耸肩,一脸无所谓道。

“员工?”张飞显然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销售员,竟然敢嘲弄他。

“艹,是你飘了,还是我张飞提不动刀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出来在我张飞面前乱吠,

我给小月一个面子,你给我磕三个头,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见邰杠似乎被自己吓傻了,任坤不屑冷笑,道;“在我改变主意前,赶紧滚蛋。”

萧月俏脸一变,刚要说话,邰杠却缓缓站了起来:“哼!一个靠别人耀武扬威的臭虫,也配叫我滚?”

张飞一愣,旋即大怒,MD,一个小小的销售,居然敢这么跟他说话?

一扭头,冲魁梧青年喝道;“阿大,给我废了他!”

“是!”

魁梧青年见主子发话,跨步,上前,就准备动手。

“住手!”这时,萧月一拍桌子,冷声喝道;“张飞,这是我的办公室,不是你肆意妄为的地方!”

“小月,现在的员工都太不服管教,我让阿大替你整治一下, 要不哪天就爬到你头上为所欲为了。”张飞连忙开口,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冲萧月说道。

萧月表情一滞,目光望向邰杠,她十分不解,平时满脸嬉笑,从不轻易与人为恶的邰杠,今天怎么会这么刚。

萧月这一愣神,张飞却误以为她是默许了,冲阿大使了一个眼神,待萧月回过神来,魁梧青年已是满脸狰狞,向着邰杠冲去,狠狠一拳砸了过去。

“特种兵?”邰杠负手而立,面上更是不见丝毫涟漪。

在魁梧青年的拳头快要砸到邰杠脸上时,他动了,同样一拳砸出,慢条斯理,却是后发先至。

砰!

两人的拳头,在空中碰撞,发出了闷响。

下一秒,魁梧青年惨叫着倒飞而出,重重砸在了张飞的身上。

“哎呦!你TM给我死下去,压死老子了!”张飞被阿大砸倒在地,惨叫连连。

阿大捧着软塌塌的胳膊,咬紧牙关爬了起来,看向邰杠的双眸中,已经布满惊惧。

邰杠刚才的一拳,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蕴涵了磅礴的内力,阿大整支右手的骨骼,都已经被真气搅碎,成了骨渣。

好在邰杠念及阿大也是拿人钱财做事,并未下狠手,不然,真气透体而入,阿大必定,命丧当场。

邰杠缓步上前,一脚踩在张飞的胸口,附身一笑道;“张飞?请问现在你还要叫我滚吗?”

“我艹……小子,你TM……”

啪!

邰杠一甩手,手掌与张飞脸颊,来了个亲密接触,“今天早上没漱口还是怎么着?一开口就满嘴喷粪,别一口一个他妈的,他妈的,容易挨揍。”

脸上的疼痛,并不算什么,但是萧月此时的目光,却是犹如一把利剑,深深刺进了张飞的心里。

我?张飞?什么时候在女人面前跌过份。

“你他妈……”

啪!

又是一甩手,声音听起来比之前那下,更脆,更响。

“我说你是不是有间歇性失忆症?刚给你说过,我好奇哈?你在家跟你爹妈说话,也一口一个你妈的?”邰杠满脸无奈,语重心长教育道。

“你……你知道我爹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张飞这次不敢再骂了,怒目圆瞪道。

无奈的摇摇头,邰杠说道;“都0202年了,你这梗还在用?你就不怕是下一个坑爹娃?行,既然你都话都说到这了,我也配合你一下,你父亲是谁啊!?”

张飞目光微微闪烁,一咬牙道;“家父张二河!”

邰杠一个小小的二手车销售,张飞不信他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邰杠,你快放开他!”萧月好像终于回过神来了,对张飞口中所说的家父似乎有些惧怕,拉邰杠的手,也有些紧张的出汗。

老板都发话了,自己还能说什么,抬起踩在张飞身上的右脚,嘴角邪魅一笑;“张少,还希望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不然……带着你的特种兵,滚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