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他妈给我等着……老子早晚弄死你!”

办公室外,张飞大声叫嚣着。

邰杠无喜无悲,张飞的话,根本在他心里掀不起一丝波澜。

一个靠家里人耀武扬威的废物,邰杠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将秘书叫出办公室后,萧月走到邰杠身前,盯着邰杠道;“你不怕?”

“如果萧总担心我给你惹麻烦,我领完工资就辞职。”

为钱财所困,只是一时。

有了天龙八部这次经验,邰杠已经决定,下次不论到了那个世界,身上都携带一定数量的黄金。

就算是被突然传送回来,黄金这东西,在哪里都是硬通货。

见邰杠一副神游天外的摸样,根本毫不在意张飞的后台,萧月也是暗自思索。

莫非这邰杠其实是那个隐世家族的公子,是出来历练,或是其他什么,电视里不都经常这样演嘛!

毕竟,张飞的老子确实不是一个简单人物,而邰杠就算听到他的名号,也是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想到这里,萧月已经认定邰杠的身份了,深深看了邰杠一眼,她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给你二十万!”

what?邰杠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我工资有这么高吗?

在天龙八部待了近两年时间,邰杠确实有些忘记自己上个月的销售提成了。

可是,自己从来没拿过这么高的工资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下打量了萧月一眼,邰杠失声道;“萧总,你不会是要包养我吧!?”

萧月;“……”

十分钟后,听完萧月简单叙述,邰杠,尴尬一笑,道;“早说嘛,这么点小事,谈钱多伤感情,还一开口,就是二十万,弄得我都误会你要……”

一撇萧月,已经满头黑线,似乎就在爆发的边缘,邰杠连忙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没问题,这事,包我身上了!”一拍胸脯,邰杠大包大揽道。

毕竟,在萧月手底下工作这几年,萧月对自己确实不错,这次就当是报答她了。

“哪好,我一会儿还要见几个客户,六点,咱们准时出发。”萧月点点头,然后将邰杠送出了办公室。

萧月看着邰杠的背影,双眸眯起,他真的能行吗?希望自己没有猜错。

出了萧月的办公室,邰杠正思索着怎么度过这空虚的几个小时,余光一撇,看见了秘书室里的苏云。

眼睛滴溜一转,敲响了门。

“云姐,忙着呢?”邰杠推门而入,笑眯眯的看着苏云。

这是一个十分有味道的女人,浑身上下充斥着无限的风情。

虽然不如萧月漂亮,但身材却比萧月哇塞得多。

周身弥漫着成熟的韵味,就像熟透的水蜜桃,若是能咬上一口,一定让人无法忘怀。

“恩!有事?坐吧?”苏云,头也没抬道。

毕竟,现实世界来看,她和邰杠也就是一晚上没见而已,能有多少话聊。

又往前挪了几步,来到苏云办公桌前。

居高临下,瞄着苏云差点把白衬衣撑爆的大白兔,邰杠大呼过瘾,两年没看了,还是这么鼓囊。

“这么多文件啊?”邰杠故意没话找话。

“恩!”苏云依旧没有抬头,闷声应道。

邰杠随手抄起一份,看了起来,差不多五分钟左右,邰杠将文件递到苏云面前,道;“云姐,你看如何?”

“恩?”苏云一愣,她没想到邰杠居然这么没礼貌。

居然拿起公司的文件随便批注,可是余光扫过文件,双眼瞬时瞪大,道;“这是你批注的!?”

邰杠四下望了望,道;“这里除了我们俩,还有其他人吗?”

苏云又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猛的抬起头,如同屎壳郎看见粪球般,双眼放光。

邰杠吓了一激灵,“云姐,是有何不妥之处?”

两年的天龙八部生活,邰杠说起话来,依然还是文绉绉的。

但苏云丝毫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一把拽过邰杠,道:“人才啊!来,帮姐姐把这几份文件也斟酌斟酌。”

嗨,就这?我还以为你要‘咬’我呢!

“动起来啊!改天姐请你吃饭!”

“就等你这句话!”邰杠点头,将桌上文件一把抓了过来。

三十分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邰杠又将全部的文件递到了苏云的手中。

“这么快!?”苏云明显被邰杠的速度惊到了。

“你不会是胡编乱造吧?”苏云说话间,已经看了好几份文件。

此时,她不知道说什么来表达内心的震撼。

良久,苏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丫是来呛行的吧?”

邰杠:“……”

“云姐,倒两杯咖啡。”还没等邰杠回答,桌上的电话响起。

里面传来萧月的声音,看样子,是她口中的客户到了。

连声应好,苏云挂掉电话冲邰杠说道;“你先坐会,萧总叫我……”

话分两头,被邰杠一阵收拾的张飞,离开萧月的公司后,径直来到了,A市,丽晶大酒店。

在A市,甚至周围其他几个地级市或是县城,丽晶大酒店都可以说是著名的酒店。

不是说它的装潢多富丽,服务有多优质,而是因为这个酒店的老板,名字叫欧剋蹦。

三十年前就闻名A市的黑色人物。

此时,酒店顶楼,三十层的总统套房内,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肥胖男人。

怀里正搂着一个身材曼妙,长发披肩,身上却只着三点式的妙龄女子。

一只宽厚的肥手,在女子的敏感部位,不断挑拨,害的女子娇|喘吁吁。

咚咚咚!

就在老男人准备提枪上马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艹,是谁?”老男人停下手中的动作,开口骂道。

在这种关键时刻被人打断,不论是谁,肯定都会不高兴。

“大哥,张少来了,直言说要找您,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门外,小弟颤巍巍的说道,但要是不禀告,怕是惩罚更重。

“张少,在哪?”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一分钟后,欧剋蹦开门问道。

“就在这呢?”还没等门口小弟回话,张飞阴沉着脸,越门而入。

“欧老板倒是好兴致!”

张飞进来,自然看见了床上的女人,眼中精光一闪,却摆出一副不好女色的摸样。

完了,见张飞这个摸样,欧剋蹦哪里会不知道,自己费大力才找到的雏,飞了。

但欧剋蹦根本不敢有丝毫怨言,讨好的神情对张飞道;“张少喜欢,拿去便是,从来没用过,新货。”

“不知张少今天来,有什么吩咐?”见张飞阴沉的脸色缓和了不少,欧剋蹦接着问道。

欧剋蹦不问还好,一问,张飞顿时火冒三丈,咬牙切齿狠道;“你给我准备两百个人,我要收拾一个杂碎。”

“嘶!”闻言,欧剋蹦倒吸一口凉气,这是那个不长眼的,胆敢惹张飞。

而且,看样子,是得罪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不过?两百人,去收拾一个人,场面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好了,你出去吧!按照我的吩咐做事,出任何问题,我担着!”

见欧剋蹦还呆着不走,张飞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得,您张少爷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只是可惜,我这个雏啊!我老欧,多少年没玩过……

“你好好服侍张少,我给你加钱!”冲着床上的女子吩咐道,

一转身,欧剋蹦拭去眼角悔恨的泪水,我怎么就不能多忍耐几天,等这个瘟神走了……

咣当!

门关上了,张飞冲着女子一招手,道;“我现在火气很大!”

闻言,妙龄女子扭着细腰,一屁股坐到了张飞的大腿上,一时间,春光无限……

萧月办公室内,忙碌了几个小时的萧月,长长出了一口浊气。

将疲惫的身子靠在座椅上,缓解一下疲劳。

“小月,你看一下这个!”没有外人的时候,苏云都是这样称呼萧月。

“这不是你的笔记吧?”萧月接过文件,口中轻咦道;“谁批注的?”

“邰杠!”

“是他?”萧月目光微微一凝,仔细看了起来,越看,眼眸睁的越大,“云姐,这真是邰杠弄的?”

苏云微笑点头,“是不是很惊讶?要是你知道,他仅仅只用三十分钟就搞定这些文件,是不是会大吃一惊?”

嘶!萧月倒吸一口凉气,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算是云姐,这么短的时间也做不到吧?”

“事情就是让人出乎意料,邰杠不仅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完美。”苏云丝毫不吝啬对邰杠的夸赞。

萧月目瞪口呆,旋即便高兴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的猜测绝对是正确的。

邰杠肯定是某个隐世家族的子弟,不然,怎么可能一夜之间,便拥有这么牛叉的经商经验。

处理的这些文件,连自己,也不一定敢说比他处理的好。

可萧月哪里能想到,邰杠这强悍的经商经验,就是一夜得来的,当然,是相对于现实世界来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