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此时,邰杠驾驶着一辆保时捷911,行驶在A市的环线上,慵懒的神态,口中更是哈欠连天。

这萧月,好歹也是身价几个亿的大老板,晚饭都不给自己准备,真抠。

咕噜!

邰杠的肚子终于忍受不住,发出了抗议声。

“你还没吃饭?”萧月眨巴着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疑惑道。

邰杠;“……”

萧月;“要不咱们停车吃点?”

邰杠;“……”

“完事再说吧!”邰杠语气平淡道,目光正视前方,将近两年没开车,这感觉,真爽。

嗡!

发动车发出轰鸣声,疾驰着,向邻区的丽晶大酒店驶去。

原来,今天萧月求邰杠的真正原因,正是因为丽晶大酒店的老板欧剋蹦。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欧剋蹦突然派人来骚扰萧月的生意。

先是手下小弟在店里闲逛,后来,演变成威胁进店购车的客人。

最近一个月来,虽然依靠几个大客户,勉强维持着开支,可要是长久下去,绝对不是办法。

所以,萧月主动约谈欧剋蹦,大家把事情摆在台面上来讲。

是要钱,抑或是其他什么,总要解决,不然,只能关门了。

……

话分两头,丽晶大酒店三十层总统套房内,已经泻火的张飞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根事后烟,表情十分满足。

咚咚咚!

“进来!”瞟了一眼昏死过去的女子,张飞意气风发,自己依然是这么强悍,6得飞起。

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一个身材健壮的男子走了进来。

根本不在意床上女子的死活,恭敬的对张飞说道;“张少,您要的二百个兄弟已经集结完毕,就在酒店大门口等您指示。”

“好,我马上下来。”张飞眼中精光一闪,兴奋的挥了挥拳头。

心中暗道;“你个狗杂碎,挺能打是吧!老子倒要看看,这二百号人,你吃不吃得下!”

“好的!”身材健壮男子,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心想待会一定要拼尽全力,给张少留下一个好印象。

说不定,就能借此机会,飞黄腾达,殊不知,待会儿,他的下场,是何等凄惨……

十分钟后,张飞到了酒店楼下,看着面前黑压压的人头,心中更是迫切。

一跨步,张飞朗声道;“漂亮话,我也不多说了,今天只要去了的兄弟,每人一万块的辛苦费。”

伸出一根手指,张飞居高临下,看着这些社会渣滓。

从心底,其实他是看不起这些人的,可自己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也实在没有办法。

哗啦!

喜悦之声不绝于耳。

下方站立的,皆是欧剋蹦以保安公司名义招揽的小弟,个个都是二十五六岁的亲壮年。

打架,就是他们的工作。

今天,老大叫他们来,听说只是为了收拾一个人而已,两百对一,这会有丝毫的悬念吗?

这就罢了,现在还有一万块拿,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

钱还没到手,一个个的,已经想着待会去找心爱的8号,或者是88号了。

嘎!

就在张飞幻想着一会儿怎么惩治邰杠的时候,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起,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咔哒!

邰杠程亮的皮鞋落在了地上,一瞬间,与高台上的张飞眼神来了个交汇。

“别下车。”这是邰杠对萧月淡淡说道。

“弄死他,我给五百万。”这是张飞满脸狰狞,冲着那二百个小弟爆喝道。

“干!”之前进房间的魁梧青年,率先反应过来。

就在其他人还没有动作的时候,他离邰杠已经只有几步之遥。

“五百万,是……”

嘭!

咻!

魁梧青年,来的快,回去的更快。

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射出去,咔嚓,一声,撞倒在台阶之上。

而他心心念念的五百万,看来只能等清明节时,张飞烧给他了,至于张飞会不会烧,那谁知道!

嘶!

见状,剩下的两百个打手,皆是倒吸一口凉气,瞬时间,把这块区域吸成了真空。

“嗯!肚子饿丝毫不影响我的战斗力,下一个谁来?”邰杠负手而立,目光扫向张飞一方众人,语气更是霸道无比。

邰杠的声音,惊醒了呆滞的众人,下意识的,所有人皆是往后退了一步,包括张飞在内。

一脚踢死一个体重快二百斤的成年人,这在这些混混看来,着实是有些恐怖!

“居然找人围殴我?”邰杠右手指向这二百个混混,道;“好,任凭你们一起上,我也不惧,来啊!”

诸多混混却是你瞧瞧我,我看看他,没一个敢上前。

前车之鉴还在那躺着,尸体都还没凉透呢!

张飞见状,脸色难看至极,心底暗骂,皆是脓包。

“你们怕什么?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我他妈再加五百万。”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

当奖金来到一千万时,几个交情甚好的混混,互相交汇眼神后,一起冲向了邰杠。

嘭!

又有一人,步了后尘,被邰杠一脚踹飞。

在天龙八部世界,邰杠吸了,鸠摩智,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等人两百多年的内力。

就算是在天龙八部世界,邰杠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虽然战斗的招式,只有天山折梅手,但对付这些普通混混,已经完全足够了。

接下来的时间,邰杠犹如狼入羊群,凌波微步飘逸的身形,根本无法捉摸。

杀得兴起,直接将浑厚的真气凝于双拳,大开大合,横扫八方,一拳一个小混混,巴适的板。

三分钟后,张飞一方除了他还站立,其他众人全都倒在了地上,惨叫连连。

这次,邰杠倒是没有狠下杀手。

毕竟,一次性杀掉两百人,在华夏这个法治国家,怕是再难有邰杠的立身之地。

从心底里,邰杠还是热爱自己的祖国。

虽然,还是有一些黑暗面存在,但毕竟是瑕不掩瑜。

但伤筋断骨,是在所难免。

“张少,我不是说过,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吗!?”邰杠的语调十分平缓,好似朋友拉家常一般。

可到了张飞耳朵里,就不是这个味了,脸色一变再变。

“家父张二河!”这是张飞最后的倔强。

邰杠邪魅一笑,凑到张飞耳旁道;“我要是一刀把你剁了?会不会很刺激?”

张飞见邰杠目光所至之处,心头一紧,身体有个部位更是向内一缩,

“我错了!我保证,今后有你邰杠在的地方,我张飞退避三舍。”

张飞走了,带着无尽的屈辱离开了A市,至于他口中说的是不是真的,邰杠完全无所谓。

之所以没把张飞逼上绝路,也只是为了给萧月留条后路。

因为按照萧月所说,张飞的父亲,确实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邰杠虽然不怕,但他也要为萧月着想。

毕竟,一个女人,做起这么份家业,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你没事吧?”萧月一脸紧张,在邰杠的身上看来看去。

“没事。”感受到萧月发自内心的担忧,邰杠心中暖暖的。

摆手示意萧月等会再说,邰杠运起真气,喝道;“创可贴,十秒钟之内,你不出现在我面前,后果自负。”

说完,邰杠便开始倒数,十、九……

就在萧月一脸懵然,邰杠口中的创可贴是谁的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肥胖中年男人出现了。

“欧总?”见来人,萧月惊呼道。

“呵呵!萧总!”欧剋蹦满头大汗,笑的比哭还难看。

“张飞利用家族势力压迫你,让你派人到萧总店里捣乱,然后他出手,英雄救美,我说的可对?”邰杠双目紧盯欧剋蹦,一句一顿道。

闻言,欧剋蹦心里咯噔一跳,他是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就像当时在现场一样!

怎么办?欧剋蹦大脑飞速运转,想着该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老命。

张飞背景深厚,邰杠有所忌惮,可自己就不一样了……

“到香榭花园给我买套房子,就算是换你的小命吧!”说着,邰杠牵起萧月的玉手,准备离去。

“就?就这么放过我了?”

欧剋蹦脑子还没转过来,打死他,他也想不到,邰杠居然就这样放过了自己。

而代价,仅仅只是要自己给他买一套房子。

“哦!对了!”

邰杠一转身,欧剋蹦刚放松的身子,又绷紧起来。

“呵!”见状,邰杠摇头一笑。

“放松,别紧张,这个,你能解决吧?”指了指被自己一脚踢死的倒霉鬼,邰杠问道。

“这些都是小事,保证处理得干干净净。”欧剋蹦连忙点头应道,死人这件事,他有一整套完整的流程。

“那就好!”这次,邰杠真的走了。

只不过,他是用擒龙手将车吸到自己面前。

毕竟,满地都是疼的昏死过去的小混混,实在无从下脚。

扑通!欧剋蹦肥胖的身躯好似被抽空一般,跌坐于地。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莫不是披着人皮的千年树精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