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舒坦。”

一口气撸了二十串大腰子,又狠狠灌了一瓶啤酒下肚。

邰杠吧唧着嘴,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而萧月,坐在一旁打量着邰杠。

过去几年,自己居然一点没有察觉,邰杠完全是个宝藏男孩。

不仅能将公司文件处理得头头是道,武力值也是超群。

最后,更是能一语道出,欧剋蹦派人到公司捣乱的内幕。

聪明,勇敢,有力气,我真的羡慕我自己。

居然能遇到这样一个……员工。

“萧总,别愣着啊!吃啊!不会是你付钱,心疼了吧?”见萧月神游天外,邰杠连忙招呼道。

在天龙八部将近两年,虽然富可敌国。

但那个年代,炒菜的辅助材料,少之又少,嘴巴都快淡出个鸟来了。

“好,来,今天咱们不醉不归!”拿起酒杯,萧月豪爽说道。

十分钟后,看着醉倒在自己怀里的萧月,邰杠哭笑不得。

你说你不能喝,别逞强啊!现在可好,我该怎么办?

俗话说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最后,没有办法,邰杠背起萧月,来到了最近的一家酒店。

在前台小姐姐鄙视的目光中,邰杠硬着头皮,把萧月扶进了房间。

“唉!又是个不懂得自爱的女孩子!”前台小姐姐摇头叹气。

用小镜子照了照自己左边雀斑,右边青春痘的圆脸,感叹着这个社会的病态。

“这……故意的吧?”一开灯,居然是橘红色的光芒,往里走,床上更是铺满了玫瑰花瓣。

墙角,一把造型很是特殊的椅子,毫不掩饰的向邰杠说明,这是一间情~趣主题房。

呕!

“得!这算是强制消费了。”看着萧月吐出的秽物,邰杠放弃换一间房的想法。

五分钟后,邰杠清理干净地板,回头一望萧月,顿时感觉血脉贲张。

不知什么时候,萧月已经把自己的衣物褪去,全身只着三点式。

鬼使神差的,邰杠挪动着脚步。

等到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在了床边,双眼注视着萧月的玉体。

糟了,腰子后劲发作了。

裤子搭起了帐篷,邰杠现在很是苦恼。

上吧!自己趁人之危,好似畜生一般,不上吧!肉都到嘴边了,连畜生都不如。

唔!就在这时,萧月动了,一翻身,樱桃小嘴尽然抵在了邰杠的器物上。

嘶!

邰杠倒吸一口凉气,这不是逼我犯罪吗?

“这是什么?我要吃?”突然,萧月好似梦呓。

下一秒,竟然直接将邰杠的器物抓在手里,还捏了几下。

“萧总,我不需要这样的报答方式。”好似喃喃自语,咣当!关门声响起,邰杠离开了。

原本酒醉不醒的萧月,也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望着邰杠离去的方向,深深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邰杠还在梦乡时,门就被敲响了。

“哦!是你啊!这么早?”抬杠睡眼朦胧的看着门外,战战兢兢的欧剋蹦,示意他进屋等自己一会儿,“坐,别客气!”

“诶!”欧剋蹦就像听话的幼儿园小朋友,乖乖将肥胖的屁股放在了沙发边上,一点点。

半小时后,欧剋蹦开车载着邰杠来到了香榭花园,径直开到了别墅群最里面的一栋。

欧剋蹦领着邰杠绕了一圈,这栋别墅不仅背靠青山,还临近人工湖。

别墅建筑面积加上院子一共差不多有六百平米,内部装修也是精致高雅。

“不错!”

“这是龟息功的心法口诀。”邰杠将昨晚默写出来的纸张,递给欧剋蹦。

随后,又与欧剋蹦耳语一番,“我料定那张飞……”

五分钟后,坐上驾驶位的欧剋蹦,通过后视镜看了看自己的脸庞。

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欧剋蹦决定,再疯狂一次。

“孩他妈,你今天就带着孩子去国外……”

而欧剋蹦没想到的是,今天他的这个决定,会为日后的自己,带来天大的好处……

让欧剋蹦给自己买别墅,当然不是为了享受,只是想着练功的时候,不被人打扰。

邰杠将从庄聚贤哪里,得到的神足经拿出来。

学着原著中的描述,用水侵湿后,里面真正的易筋经便显示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倒也简单。

邰杠将每日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修炼易筋经。

易筋洗髓,可真不是乱吹的,邰杠感觉得到,自己的体质,正发生着天大的变化。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期间,萧月打来一个电话,

说是把钱转到邰杠的银行卡上了,随后,两两无话,就挂断了。

四月三十日晚,11点50,师父‘键道老祖’再次出现。

“小杠子,别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伤肾!”

“我靠,死老头,我要是从此不举,你要负责!”

眼见就要到传送的时间了,想着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

邰杠特意找了一些“新姿势”学习学习。

可才刚打开几秒钟,就被‘键道老祖’霸屏了。

“呦呵!不错嘛!这一趟居然吸了两百多年的内力回来。”

“这还不多亏您照顾嘛!对了,师父,我现在还没个趁手的兵器,您看您那有没有,不要的仙器,或者是用着不顺手的神器,给我一个呗!”

邰杠兴奋的期待着,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屏幕上一点回应都没有。

“靠,死老头,真抠!”眼看还有一分钟就要到十二点了,邰杠默默诅咒着。

嗡!

神器键盘,自虚空出现,通体散发乳白色光芒,刹那间,便包裹着邰杠,消失不见。

"神器键盘赋能;坚不可摧。"

脑海中再次接收到键盘的新设定,邰杠睁开双眼,目光所到之处皆是一片荒芜。

看着背阴角落还没化完的雪,邰杠被冻得浑身一颤。

紧了紧身上的白衬衫,邰杠在这东南西北风中骂着娘。

砰!

突然,一阵枪响声,引起了邰杠的注意,“看来,这次到的是个现代世界。”

随即,朝着枪响的方向行去。

“嗯?这不是魏和尚吗?”翻过一个山头,邰杠就看到一个身穿破烂军装的光头。

被身后一群伪军追击,看来,这次是到了电视剧,亮剑的世界。

对于这部电视剧,邰杠可以说是非常清楚。

在如今这个手撕鬼子,裤裆藏雷,神剧漫天的时代,亮剑,可以称为时代标杆,一点不为过。

“诶嘿,这新赋予的特性,坚不可摧,果然厉害。”

凌波微步运起,邰杠用键盘将几个伪军挨个爆头,效果让他很是满意。

望着地上**迸裂的伪军,魏和尚都看傻了眼,这谁啊?比我还狠。

“兄弟,练过?”看着正忙着扒伪军衣服的邰杠,魏和尚问道。

“练过?啊!对,练过,以前给少林寺的老师傅,担过水,学了几手。”邰杠回过话后,又继续将地上的武器弹药打包。

现在可是战争时代,枪,才是第一生产力。

“真的?俺也是!”魏和尚一听邰杠也在少林寺待过,顿时生出亲切感,拍着胸脯,高兴的说道。

“兄弟,不要啰逼嗦,赶紧挑你顺手的武器,小鬼子马上就追来了。”邰杠研究着手里的三八大盖,好像和电视里演的不一样。

“行,兄弟,俺叫魏大勇,等干掉这些小鬼子,俺请你喝酒!”魏和尚一拉枪栓,装着子弹,笑着说道。

“魏和尚,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喝酒,你给有喝酒证?赶紧帮我看看,我这三八大盖保险开没开?”

望着已经离自己不远的小鬼子,邰杠虽然表面呵斥魏和尚,但心底却是跃跃欲试。

虽然没弄懂邰杠口中的喝酒证是什么东西,但和尚也知道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

小鬼子的战斗力,比起伪军,可是强了数倍。

魏和尚给邰杠简单的指导了一下,瞄准,开枪的基本操作,邰杠瞬时间就觉得自己又行了。

可是一开枪,效果嘛,不咋地,面对魏和尚鄙夷的目光,尴尬的笑了笑,道;“哎呀,打偏了!”

好在,邰杠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掏出裤兜里的**,一通乱扔,准心还不错。

炸伤几个小鬼子,为两人的逃跑,赢得了时间。

可手**数量不多,用完之后,鬼子又迅速追了上来。

虽然可以用凌波微步逃走,但邰杠并没有这样做。

到不是怕被人看到惊世骇俗,而是因为,一个男人,丢掉同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独自逃命。

怕是会一辈子生活在梦魇之中。

接下来,依靠魏和尚还不错的枪法,二人边打边退。

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政委赵刚,终于出现了。

在赵刚的帮助下,小鬼子被尽数歼灭。

赵刚打量着两人,见魏和尚穿着破烂的中央军衣服,邰杠穿的倒还算整齐,却是伪军的衣服。

心里很纳闷,这样的组合,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便直接开口问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