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邰杠,从外地逃难来的,这是我兄弟魏大勇,以前是中央军七十二师的,刚从鬼子的战俘营里逃出来。”

邰杠熟记某个表演艺术家所说,戏是靠抢来的。

不给魏和尚开口的机会,哗啦一下,全说完了。

“逃难?那你又怎么会穿着伪军的衣服?”赵刚看着邰杠问道。

“天气太冷了,我看伪军身上的棉衣还不错,就杀了几个。”邰杠淡定的回道。

“这个俺可以作证,邰兄弟用这个东西,直接敲爆了五个伪军的脑袋。”魏和尚一指邰杠手中键盘,呲着个大牙说道。

嘶!

闻言,赵刚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人干掉五个伪军,你以前是做什么的?”赵刚在刚才的观察中,倒是发现魏和尚的枪法不赖。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邰杠居然用一块‘板子’也干掉了五个伪军。

看来是个练家子,心中大喜的同时,也起了招揽二人的心思。

“小时候和少林寺的师傅学过两手,也没做过什么正经营生,靠这点微末功夫,杀一两个落单的伪军和小鬼子,勉强维持生活。”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伪造身份,邰杠信手拈来。

“想不想干八路?咱们一起打鬼子?”赵刚看着邰杠和魏和尚说道。

“你们八路武器装备太差了,俺还是想回中央军。”魏和尚摇了摇头,拒绝了赵刚的邀请,又冲着邰杠问道;“邰杠兄弟,你呢?准备去那?”

邰杠知道魏和尚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和他一起去找中央军。

但熟知未来几十年发展的邰杠,肯定不会做出错误选择。

“和尚,毕竟人家刚才救了咱们,咱就这样走了,会不会显得太不懂礼数,要不我们先跟着去看看,实在不行,又再说?”邰杠劝说着魏和尚,赵刚在一旁也是这意思。

魏和尚一听,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决定跟随赵刚一起到八路驻地瞅瞅。

可到了杨村团部时,魏和尚一看,心中大失所望,这装备简直太差劲了。

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八路军战士,在自己眼前走过,邰杠此时,心中震撼不已。

虽然在电视上看过不少,甚至在不少书中,了解过战士们的条件艰苦。

可比起亲眼所见,心中的感触是完全不一样的。

大部分战士身上穿的都还是单衣,一个个冻得满脸通红,耳朵和双手的冻疮触目惊心。

可就算是条件如此艰苦,每个人依然是精神抖擞。

不论是队列训练,亦或是军事动作都练的是进退有度。

一扭头,邰杠问道;“和尚,有没有看出来眼前这些战士和你们中央军,不同的地方?”

“不同?嗯!他们的装备太落后,就连军装都做不到人手一件!”魏和尚点了点头,煞有其事的点评道。

一拍脑门,邰杠无奈道;“你看事情能不能别光看表面?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装备精良的中央军,最后却干不过八路军了。”

“为哈!?”魏和尚没注意邰杠用的最后这个字眼,瞪着眼睛问道。

“军人的意志!”

两人说话间,屋子里出来了一个帽儿歪歪带的中年汉子,邰杠抬头一看,这不是团长李云龙嘛!

“你们两个和尚露两手我瞧瞧!”

两个和尚?邰杠一听直接愣住了,我这样子哪里像和尚了?

魏和尚更吊,抬头望了李云龙一眼,就继续玩手中的石锁,一声没吭。

“我就知道知识分子爱吹牛,没有的事也能说出花来,想想也知道,徒手干掉四个鬼子,用破板子敲碎五个伪军的脑袋?他娘的这些家伙都是傻子,站那让人杀?”李云龙围着二人打量了一圈,故意用不相信的语气说道。

破板子?我这是可是高档货!神器来的!

邰杠当然知道李云龙用的是激将法,心里些许不爽,但也没说话。

可魏和尚哪里知道李云龙在玩套路,瞪眼急道;“长官,你说俺不要紧,可您不能说赵长官,那是俺们的救命恩人,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

“好啊!试试就试试!”李云龙话刚出口,邰杠都还没来得及阻拦,就被魏和尚一巴掌给干到地上了。

“魏大勇,你干什么?”赵刚这时从屋里跑出来,呵斥道。

“没事,没事,我们闹着玩呢!”李云龙边拍身上的土,边说道;“不错,有两下子,你可以跟着我李云龙干了。”

“长官就是一炮干掉坂田的李云龙?”魏和尚一听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偶像李云龙,顿时大喜。

这下中央军也不去找了,说什么都要留下来干八路。

“你的功夫我试过了,不过他的……要不你俩过过招,看谁更厉害?”李云龙看着邰杠说道。

“俺确实亲眼看到邰杠兄弟一个人敲碎了五个伪军的脑袋。”魏和尚一听,先是给邰杠证明道,可他也是一个好战分子,一扭头,又对邰杠说道;“要不,咱们玩玩?”

“和尚,如果是比枪法,我甘拜下风,可要是比拳脚,你和团长一起上,也不够瞧。”邰杠看着三人实话实说道。

“比过才知道!”魏和尚说完,率先出手,朝邰杠攻来。

不过这些攻击,在邰杠看来,丝毫没有作用。

不闪不避,依靠天山折梅手能破解天下武功的特性,魏和尚的招数,也被尽数化解。

十数招过去,魏和尚是越打越心惊,在邰杠没有还击的情况下,自己一点便宜都没占到。

“接下来,该我了!”邰杠话音未落,便一把抓住魏和尚双手手腕处,这一手正是天山折梅手中的擒拿法,极快且准。

魏和尚心中急切,可双手就像是被千斤巨石压住,根本动弹不得。

“怎么样?我没吹牛吧!”邰杠说着,就松了劲,魏和尚还没反应过来,一连退了好几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李云龙和赵刚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前者更是小声说道;“我的大政委,你以后什么都别干了,就出去溜达,多带回来十几个这样的,老子直接去刺杀岗村宁次。”

“这次还真是捡到宝了!”赵刚好似没听到,点点头,喃喃自语道。

李云龙一脚把要拉着邰杠去拜把子的魏和尚踹到一边,又围着邰杠打量了两圈,问道;“有没有兴趣给老子做警卫员?”

警卫员?那不就是贴身保镖吗!

虽然很是敬佩李云龙的为人,可一想到自己二十四小时都得和李云龙朝夕相处,邰杠浑身一颤,有些恶寒。

“团长,还是让我当士兵吧,我现在连枪都打不准,等真打起仗来,怕还要您保护我。”邰杠一脸正色道。

“真的?我他娘怎么感觉你不愿意,故意编瞎话骗老子呢?”李云龙是谁,整个独立团就只有他套路别人,邰杠这点小心思,他哪里看不透。

“这是真的!俺可以作证,今天还是俺教邰杠兄弟怎么打枪的。”魏和尚跳出来说道。

可刚说完,又被李云龙踹了一脚,旋即,转头对邰杠说道;“这么好的功夫,做警卫员确实是屈才了,这样吧!我把一营三排划给你,以后你直接对我负责。”

“直接对你负责?保镖头子?那不还是一样吗!”邰杠一听,不得不感叹李云龙的精明,小声说道。

“磨叽个啥呢?少他娘的在这挑肥拣瘦,去后勤,我新带来的军装,领两件。”李云龙是个急性子,笑骂着叫二人离开。

一路上,邰杠在想,按照我军的人员编制,一个排有二十多号人。

可现在还是困难时期,人员有可能不全,一开始还幻想着去端个炮楼什么的,现在看来有些困难。

等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人手不够,我可以招兵啊!

现在的十八集团军,蒋校长只给了三三制编组。

由于缺乏正规编号,所以十八集团军麾下各部队,胆子小的将部队打散缩编,遇到胆子大的,例如李云龙。

直接将部队大肆扩编,像独立团,一营原本只有百十号人,扩编后却是有三个营的人数。

发展到最后,打平安县城时更是扩张到了八个主力营的恐怖数量。

更别说,下辖的还有一个骑兵连,一个炮兵连,一个团直属连。

一个警卫连,一个侦察连,一个通讯班和团炊事班,总人数达到了近万人,规模如同一个师。

领完军装,邰杠又拉着魏和尚去找李云龙。

各自领了五百发子弹,跑到村子外面找了处空地,让魏和尚教自己打枪。

练了一天的射击,勉强有了点感觉,但要说指哪打哪,还是任重而道远。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神枪手都是靠子弹喂出来的,一点没错。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路灯之类的,邰杠虽是意犹未尽,可也只能返回团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