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班,二十九名战士,加上邰杠,刚好占用三个房间。

简单和大家认识一下,邰杠询问排里战士,现在用的都是什么武器。

可是这一看,邰杠直接傻眼了。

无一列外,二十九名战士用的竟然都是汉阳 造。

旧不说,有的甚至膛线都磨平了。

可即便如此,这些老枪依然被战士们当作宝贝一样。

邰杠知道,现在整个八路军部队,大环境都是这样。

向团长申请,肯定就是两字,没有。

武器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

看着战士们身上可以用破烂来形容的装备,邰杠眉头紧皱,“到底该怎么办?”

缴获小鬼子?这倒是不错的办法。

可是靠手里这些破玩意,去和装备精良的小鬼子拼命,明显不理智啊!

“不行!既然我做了他们的排长,最起码不能让他们因为装备差,而丢掉性命。”

俗话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既然做了李云龙的兵,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干一票大的。

打定主意,邰杠正色说道;“兄弟们,等会不要脱衣服,等查完寝,咱们去升级装备。”

“排长,咱们去哪升级装备啊?”十七岁的小战士张二子笑着问道。

“去那升级?当然是敌人哪里!敢不敢?怕不怕死?”邰杠盯着小家伙,这样的年纪,在现实世界,还在上高中吧!

“排长,我们三排就没有怕死的软蛋。”张二子面色刚毅说道,可邰杠都还没来得及夸他,张二子的气势就垮了。

担心的说道;“就是,擅自行动是会受处分的。”

孩子终归是孩子,还是会担心被责罚。

不过,邰杠又看到了另外一个层面,就是军人的服从性。

就是一个十七岁的娃娃都能有这样的觉悟,这只部队的战斗力,肯定是嗷嗷叫。

“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怕个屁!不过,我先说好,你们谁要是敢跑去打小报告,泄露了消息,老子的三排今后可就容不下他。”邰杠说完,就指示大家先上床休息,养精蓄锐。

而他则是跑到魏和尚的房间,和他商量着什么。

“兄弟,你不是在说笑话吧?带一个排,你就想去夜袭敌人的骑兵营。”魏和尚眼睛瞪得滚圆,一脸惊讶的说道。

“当然不是,我是认真的,和尚,你要是怕了,就进被窝睡觉,没关系的。”邰杠知道,魏和尚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怂,激将法一用一个准。

“不敢?俺什么时候怂过?脑袋掉了碗大的疤!谁怂谁孙子!”果不其然,魏和尚一听邰杠居然这么说他,顿时就急了,作势现在就要出发。

“你别急,现在不是时候,等查完寝,你再悄悄溜出来。”邰杠交代完毕,拍了拍魏和尚的肩旁又说道;“而且,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死。”

说完,邰杠直接来到团长的住所。

得先找团长搂个底,别等打完仗回来,罚自己个擅自行动的罪,那可就悲剧了。

“你小子他娘的大晚上不睡觉,跑来找我干什么?”李云龙开门一看是邰杠,返身就往屋里走。

“团长,这个排长我干不了,完全没法干嘛!”邰杠好似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屁股坐在李云龙的炕上说道。

“怎么就他娘的干不了?是不是那些小兔崽子不听话?你放开手脚收拾他们,我说的。”李云龙一听邰杠说不干了,顿时就急了,这样的好手,打着灯笼都没地儿找啊!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到我们三排看看,个个拿的都是老古董,膛线都磨平了,这样的武器怎么上阵杀敌,不是白白送死嘛!”邰杠一脸痛心的摸样说道,演戏嘛,一直都是他的强项。

“什么老古董?你他娘说的是枪吧?”李云龙稍微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

“对,我说的就是枪,汉阳造步枪从1895年开始生产,到现在1940年,整整45年了,养个娃都生娃了,你说这是不是老古董?”邰杠一板一眼给李云龙算道。

“汉阳造怎么了?当年老子当兵的时候,想要还没有呢!

要是有飞机大炮老子能不给你吗?这不是他娘的没有吗?

再说了,要是什么都有,老子还要你干什么?”

李云龙听完,顿时就明白过来,瞪着眼将邰杠一顿大骂:“小鬼子那到是什么都有,只要你小子有本事,别说是枪,就是搞到个娘们,也统统归你,

可要是没本事,就只能用汉阳造!行了,赶紧滚吧,别他娘的耽误老子睡觉!”

“行,团长的话我记下了。”演了半天的戏,等的就是这句话,邰杠听完心里美滋滋,不过面上却没有显露丝毫。

“滚滚滚!”一挥手,李云龙满脸不耐烦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查寝的干部前脚刚走,邰杠就直接带着三排的战士溜了出去,直奔万家镇。

……

万家镇,伪军第8混成旅骑兵营驻地,经过一小时四十分钟的奔袭,邰杠带着他的三排来到了这里。

命令战士就地待命,邰杠悄悄摸了进去,准备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排长回来了!”不多时,负责警戒的张二子就看到返回的邰杠。

“今天是这帮伪军头的生日,狗日的正在里面大吃大喝呢!”邰杠气得牙痒痒,狠声道。

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每天吃得不是玉米馍馍就是萝卜汤,荤腥从来没见过。

可现在这帮狗汉奸居然在里面吃香喝辣,邰杠真想给他们每人脑袋上来上一键盘。

“他们虽然战斗力不咋地,可却是正经一个营的兵力,能行吗?”魏和尚还是有些担心,死,他不怕,可也没必要做无谓的牺牲啊!

“和尚,咱俩打个赌,今天我们这三十一个人,要是真缴了这一个营伪军的械,你以后就得听我的,反之,我输了,也一样。”邰杠又是一副你不敢的表情,魏和尚自然又上套。

“赌就赌,谁怕谁!”魏和尚一梗脖子说道。

旋即,邰杠将里面的地形详细向战士们讲解,然后又给每个人分配任务。

妥当之后,一切按计划行事。

邰杠运起凌波微步,在伪军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伪军营长的屋内。

一发暗号,邰杠直接把枪抵在了伪军营长的头上。

这时,又有几个战士冲了进来,把枪对准其他几个伪军,口中喝道;“不许动。”

“老子是386旅独立团的,认识认识吧!”邰杠一拍桌子,居高临下冲着伪军营长说道。

‘扑通’一声,伪军营长双膝跪地,口中连连求饶道;“八路爷爷饶命,小的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你他娘都成伪军营长了,看来混得不错嘛!”邰杠冷哼一声说道。

“天地良心啊!每次打仗我都是让兄弟们朝天放枪,完全是糊弄鬼子的!”

“得了,我也没时间和你瞎bb,让你的人带齐武器装备,在门口集合。”邰杠抓起桌上的烤鸡,口中囫囵着说道。

可邰杠这话说完,整个三排的战士和魏和尚都楞住了。

这是什么操作?胆子大到这种地步,你比师长还牛。

可事情就是这么出人意料,伪军营长不仅乖乖照做了,邰杠还干起了政委的活。

一通思想教育搞下来,伪军纷纷表示,愿意脱下身上的伪军衣服,和邰杠一起打鬼子。

魏和尚一竖大拇指,似乎在说,你牛。

而三排的二十九名战士,这下子对邰杠这个新任排长,那可以说是心服口服了。

……

杨村,独立团驻地。

一个哨兵一脸急切的拍打着李云龙的房门。

“团长,不好了,有一股敌军骑兵正向团部奔来,大约有一个营的兵力!”李云龙刚一开门,哨兵就完整快速汇报道。

“他娘的,一个营的兵力就敢来我李云龙的地盘,司号员,吹集合号,全团集合,揍他狗娘养的。”李云龙一听,区区一个营的小鬼子就敢来攻打他李云龙,这不是看不起他嘛!顿时就怒了。

“是!”

时任独立团副团长的孔捷,听到李云龙的怒骂声,衣服都没顾得上穿,提着枪就跑出来了,喊道;“老李,怎么回事?敌人在哪?”

自从上次被山本特工队偷袭,副总指挥骂他是发面团,孔捷就一直窝着火,早就想打一杖,出出胸中的闷气。

“老李,到底怎么回事?”政委赵刚也闻声赶来了。

“刚刚哨兵报告,有大概一个营的敌人骑兵直奔我们来。”李云龙向两人说明情况。

“不应该吧?鬼子要搞突袭会只派一个营的兵力?是不是还有其他方向的敌人,没有侦察到?”孔捷也是带兵多年的老牌指挥员,当即就看出其中的疑点。

“老子也是这么想的,这不像小鬼子平时的作风。”李云龙点头,表示赞同。

“哪会不会是这帮敌人误入咱们的根据地?”赵刚也发表自己的见解道。

“管他娘的小鬼子是什么意图,这一个骑兵营的战马,今天全都要姓李了。”李云龙心中大喜,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老子正想组建一个骑兵营呢!

“张大彪,你率领一营正面迎敌,二营三营左右迂回包抄,速战速决用最快的速度,送这帮小鬼子回东洋老家。”

很快,李云龙就下达了作战指令,整个独立团,立马就运转起来。

“是!”

“是!”

“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