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什么?怎么还他娘的没进攻?”李云龙一路走来,居然没听见一声枪响,心中大为恼火,边走,边骂道。

“团长,是咱们自己人!”张大彪满脸笑意,跑过来向李云龙汇报道。

“自己人?是丁伟那小子吗?这玩的,又是哪一出?”李云龙第一时间想到可能是丁伟。

当初离开新一团的时候,那小子说过要送自己一个骑兵营,难道……

“不是丁团长。”张大彪一脸佩服的说道;“是您新任命的三排排长邰杠,带领着三排夜袭了万家镇!”

毕竟,严格说起来,三排还是从他一营划出去的。

“万家镇?那不是伪军第8混成旅的骑兵营吗?”孔捷惊呼道。

“哈哈哈,我就说这小子是他娘的人才,一个排的兵力就敢夜袭伪军的一个营。”

“快,去把邰杠哪小子给老子叫来,我倒要看看,他的脑袋是不是和别人的不一样!”李云龙开怀大笑,这次,真他娘得了个宝贝。

“报告团长,三排排长邰杠幸不辱命,全排二十九人,无一人伤亡。”

“共俘伪军四百五十人,缴获步枪四百二十只,重机枪十挺,歪把子二十挺,子弹若干……”

嚯!

邰杠汇报完毕,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三十二对四百五,一比十四,史无前例的战斗啊!

李云龙和孔捷二人,更是两眼冒光。

这么多的好装备,完全可以让独立团的战斗力有质的飞跃。

尤其是轻重机枪的数量,和一个营的军马,让李云龙比他娘的过年还高兴。

“三排排长邰杠,谁批准你们这次行动的?”政委赵刚站出来历声喝道。

“报告政委,是团长。”邰杠大声回道。

李云龙不是说了嘛,从长征时期他就是炊事班背锅的,现在,自然也要顶上。

“李团长,为什么团里有军事行动我不知道?擅自调动部队,这是严重的违反纪律!”赵刚一扭头,又把矛头指向了李云龙。

“怎么就违反纪律了?这是邰杠出去溜达,顺手搞点副业。”

李云龙一副家庭困难的表情,苦口婆心的说道;“话又说回来,独立团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送上门的武器装备难道还要退回去不成?”

暗中,狠狠瞪了后面的邰杠一眼。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不明白,邰杠这小子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让自己替他顶雷。

“就在晚上睡觉前,邰杠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来找我,说给他的三排,用的都是破烂。”李云龙一脸无奈的看着赵刚说道;“那汉阳造都是四十多年的老古董,膛线都磨平了,用这样的枪打仗,简直就是对战士生命的不负责,要是问你,你说咋办?”

“那李团长是怎么处理的?”赵刚反问道。

“我还能咋办?要枪,我也没有啊!”

“我就把邰杠这小子一顿臭骂,告诉他,小鬼子那不仅有枪有炮,还有娘们,”

“只要他有本事抢回来,就用,要是没本事,就少他娘的瞎嚷嚷。”

李云龙胡侃的本事,哪在我军内部都是排得上号的。

虽然说得都是大白话,但你听起来就是这么有道理。

什么乖孩子往往没出息,坏孩子才能干大事,有理有据,让你无从反驳。

赵刚;“……”

赵刚听完李云龙这番话,不禁暗自点头,虽然他大字不识一个,但说的这些话却字字在理。

特别是邰杠那句,用这样的枪去打仗,简直是对战士生命的不负责,触动了赵刚的内心。

有这样的干部,是每个士兵梦寐以求的,所以赵刚决定破一次例,“邰杠,这次你想要什么奖励?”

赵刚话音刚落,邰杠就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来,朗声念道:“歪把子机枪三十挺,战马三十匹,大刀三十把,子弹……每人先来两千发吧!”

“停停停,你她娘懂不懂什么叫客套话?人赵政委就是跟你小子客气客气,你还当真了!”

李云龙一把抢过邰杠手中的字条,看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揉吧揉吧放在了自己兜里,说;“看把你能的,还他娘人手一个轻机枪,要不要老子给你们排配两个迫击炮啊?”

“那敢情好,多谢团长!”

……

最后,邰杠死皮赖脸要来了三挺歪把子,每个班分配一把。

剩下的战士,也每人得到了一直三八大盖。

邰杠和魏和尚因为身份的缘故,李云龙单独给了他们驳壳枪。

第二天,根据旅长下发的命令,邰杠的三排更名为独立团,团直属特战排,还给邰杠弄了个团参谋的头衔。

这下,邰杠虽然只有排长的军衔,地位基本和张大彪这些营长一样了。

没有作战任务的时候,可以随意溜达,除了团长和政委,没人管得了他。

但邰杠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功绩,就沾沾自喜。

接下来的时间,邰杠每天带着自己的特战排训练。

现实世界科学练兵的方法,邰杠了然于胸,体能,射击,格斗等,每天换着法的练。

……

轰!

这天,邰杠正带队练习格斗,一声炮响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见邰杠愣神,张二子向他解释炮响的方向是一线天。

邰杠旋即就反应过来,山崎大队摸进根据地的剧情开始了。

“全体集合,检查装备,要打仗了。”

邰杠扔下一句话,就往团部跑去,路上,就听到紧急集合号声。

其实,听到炮声时,整个独立团就运转了起来。

知道要打仗了,大家都想争取做第一梯队,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等邰杠到的时候,全团营、连级干部已经全都到了。

“杠子,你还没和小鬼子正面作战过吧?待会跟在老哥后面,看看老哥是怎么突破小鬼子阵地的,学习学习。”邰杠刚到院子内,张大彪一把揽住他的肩旁炫耀道。

邰杠撇撇嘴没说话,扭头看着魏和尚问道;“团长已经下达作战命令了?”

“老张不久好吹牛皮嘛!旅长没把主攻给咱独立团,团长正在屋子里发火呢!老张都没敢进去。”魏和尚打趣着张大彪道。

我还说剧情发现偏差了呢?看来是没有。

既然你张大彪没得到这个突击队长的活,自然,就归我邰杠了。

“老张,你让我和你混什么?你好好带你的一营吧!这突击队的活,我特战排接了!”邰杠一排胸脯,示意张大彪那凉快,那呆着。

“那怎么行?突击队这块,我熟,你们特战排不行。”张大彪一听邰杠要和自己抢,顿时就急眼了,口中大喊道。

“我特战排不行?既然你这样说,哪好,你从你一营随便挑人,咱们拉出来单练,让你看看我特战排到底行不行?”邰杠一脸傲娇的说道。

邰杠这么一说,张大彪顿时就蔫了,现在全团上下,谁不知道邰杠特战排的战斗力。

就邰杠那练兵强度,真是太变态了。

每天早晚两次的负重五公里越野,格斗,擒拿,大刀劈砍的训练更是没一天落下,晚上还时不时拉出去搞个夜袭。

这段时间下来,整个特战排的战士比起其他连的士兵,整体都要强过不少。

如果是比综合素质,张大彪都不敢说自己一定能胜过特战排的战士。

训练是很艰苦,邰杠私下里甚至被战士们叫做‘疯杠’,但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不论其他人怎么说,邰杠就坚持一个信念,‘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好啊!干一架,搞得你们特战排多了不起似的,我们一营也不是面团捏的!”这时,一营的一个连长不服气的喊道,但话刚说完,就被张大彪瞪了一眼。

“我去,老张,你不会是怂了吧?这不像是你的性格!”二营长沈泉跳出来,哈哈大笑道。

平时明里暗里,二营没少受一营的欺负。

现在见张大彪吃瘪,不知道为什么,沈泉觉得心里很是痛快。

众人;“哈哈哈……”

“诶!你们也别笑老张怂,我今天把话撂这,我特战排随时欢迎一二三营的挑战!”邰杠负手而立,很是装逼的说道。

“团长命令,二营、三营将手**集中起来,送到一营,干部全都进来开会。”

就在大家侃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门突然打开,孔捷出来,发布命令道。

闻言,邰杠眼中精光略过,真正的战斗,就要开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