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内,也就是李云龙房间的客厅。

此时,本就不大的房间挤得满满当当。

除了少数几个干部坐着外,其他人大都站在一旁。

李云龙见人到齐,开口说道;“从地形上看,全团一千多号人,不可能全部展开……”

“添油战术,那是兵家大忌,老子不干这个傻事……”

“团长,你是说用土工的方式进行掘进?”张大彪不愧是李云龙的左旁右臂,马上就猜到了李云龙心中所想。

邰杠在一旁也是暗自点头,张大彪的作战经验确实丰厚。

周围这么多人,脸上都是一脸茫然,显然,并没有张大彪脑子灵活。

夸了张大彪一句,李云龙按照原著,依次向各单位下达了作战任务。

一切布置完毕,众人领命,纷纷去做准备。

李云龙转头一看,邰杠这小子居然还坐在这里没动,笑骂道;“你小子,又他娘没憋好屁吧?”

“团长,我特战排申请这次的突击队任务,并且保证一次就拿下阵地。”邰杠没有废话,简单直接表明自己的目的。

“倒不是不行。”略一沉吟,李云龙就同意了邰杠的请求。

邰杠战意昂扬是一方面,主要李云龙也想知道,邰杠日夜操练特战排,到底效果怎么样。

“不过有一点,山崎那小子要给老子留着,老子要活劈了他。”又嘱咐了一句,李云龙示意邰杠去做准备。

“是!”邰杠面上认真回答道,心里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是骑兵连连长孙德胜吧!”邰杠刚出院门,就看到一个人影匆匆赶来。

按照剧情,孙德胜应该是来找李云龙要作战任务的。

邰杠对孙德胜也很是敬佩,这是一个舍生忘死,浴血奋战的铁血军人。

不仅将骑兵连训练成一支蹈锋饮血的部队,更是在1942年的反扫荡中,血战与己十倍之敌。

就在最后,整个骑兵连只剩下他一人,左臂都被斩断的情况下,仍然举起手中马刀,厉声喊道;“骑兵连,进攻!”

单刀匹马冲向日军的悲壮身影,邰杠当初看得眼眶湿润不已。

“怎么了老孙?火烧马屁股了?”邰杠伸手拦住孙德胜问道。

“找团长,他说的全团出动,凭什么不给我们骑兵连分派作战任务?”孙德胜好似受委屈的小媳妇,怨声说道。

“你就这样去,保准吃瘪,来,你听我给你说。”

邰杠心虚的回头看了一眼,没看见李云龙的身影,小声和孙德胜说道;“你要等政委在场的时候,当着政委的面向团长要作战任务,才能……”

“咱独立团啥时候是政委当家了?”孙德胜疑惑的打岔道。

邰杠想了想,好像赵刚从来没当过家,“诶!就你这次,听我的,保准管用。”

“那行,我去试试!”孙德胜嘿嘿一乐,呲着个大牙高兴的去了。

冲着孙德胜离去的背影笑了笑,邰杠返身带着特战排直奔李家坡阵地。

一场恶战前,战前动员不仅重要,而且还非常有必要。

苟在战壕内,邰杠对着身后特战排的战士说道;“兄弟们,训练那么久,今天就是我们展示的时候,

不仅全团一千多双眼睛看着,我也给团长保证过了,

要是拿不下小鬼子的阵地,我特战排没人会活着退出战斗,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干掉狗娘养的山崎大队!”

“是,干掉狗娘养的山崎大队!”特战队的战士目光坚毅说道。

大约一顿饭的工夫,土工作业完成。

张大彪带着一营的三百六十人到达指定位置,战士们手里麻溜的开着手榴|弹的后盖。

为了拖延时间,一个战士拿着简易制作的扩音器,朝着山崎大队的阵地喊话,

“小日|本山崎大队长听着,八路军独立团团长李云龙,得知阁下武士世家出身,精通剑道。

李团长认为,你们的剑道,不过是中国剑道的皮毛而已。

师徒名分,早在唐朝就已经有定论了。

要是阁下珍惜武士的荣誉,就停止射击,走出工事。

我们李团长愿意和阁下,用刀剑进行正式决斗。

李团长用军人的荣誉担保,如果败在阁下的剑下,八路军独立团立即停止攻击,给贵军让开道路。”

中文说完,又叽里呱啦来了通日语。

现场观看,邰杠差点没笑出内伤。

但话说回来,会说日语这点,在现在这个时况,可是非常有用的。

转头对张二子说道;“二子,等仗打完,你把那小子揽到咱们特战排来,我很需要他。”

“排长,他好像是团部的文书,咱这特战排,他能来吗?”张二子似乎认得那人,对邰杠说道。

“那是你的问题,反正命令我已经下了,不管你是坑蒙拐骗,必须完成。”邰杠瞪了张二子一眼,强硬的说道。

“是!”张二子眉头紧皱,看样子已经在想用什么招了。

“咻!”

“砰!”

就在此时,一枚信号弹在天上爆开。

一营将早就准备好的三千六百颗手榴|弹,全力丢向山崎大队的阵地。

犹如天女散花一般,场面可以说是相当壮观,当然,只是相对我军来说。

“嘭!轰隆……”

鬼子的阵地刹那间一片火海,劈里啪啦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持续好几分钟。

邰杠目测了一下,整个山头至少比之前矮了十公分。

“我将带头冲锋!”手榴|弹刚一扔完,邰杠提起键盘就率先冲了出去。

白刃战,比拼的就是双方谁更狠,更不怕死。

一名指挥员嘴上说得天花乱坠,都不如带头冲锋来的实在。

果不其然,身后的特战排战士们,见自己的排长这么悍不畏死,也是嗷嗷叫的跟着往上冲。

邰杠杀敌,都是用键盘直接敲碎敌人的脑袋。

一方面考虑,这样的敌人不会再有反抗的余地,减低自己受伤的可能性。

二来,就是为了震慑敌人。

就在邰杠敲碎第五个鬼子的脑袋后,他周围的鬼子终于怕了。

这个八路居然用一块板子杀敌,可这块板子实在太可怕了。

头上顶着的钢盔虽说不能抵挡子弹,可不至于连一块板子都抵挡不住吧!

邰杠用力一砸,必定有一个脑袋如西瓜爆裂开来,红白之物,遍地都是。

“靠,不是说小鬼子都不怕死吗?”邰杠身形一动,那些鬼子就如同见了鬼一般,纷纷躲闪开来。

邰杠见没什么意思,冲着战士们大喊道;“好了,不玩了,用枪快速解决战斗。”

说完,率先提起一把歪把子,对着小鬼子一阵突突。

从远处看,特战排的人就像疯子一般,边跑边不停的开火,脚步每进一寸,就有一个鬼子丢掉性命。

“他娘的,邰杠这小子一点都不知道节约弹药!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后面指挥全局的李云龙,看到邰杠这样的打法,心疼不已,口中大骂道;“同志们,冲上去剁了这帮狗娘养的小鬼子。”

说完,也是身先士卒,冲了上去。

此时的邰杠,犹如地狱修罗。

别的战士身上只沾有鲜血,而他,红白之物满身。

鬼子被邰杠的摸样吓破了胆,竟然有一丝撤退的意思。

可惜,邰杠对鬼子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目光所到之处,歪把子犹如毒蛇,紧紧的盯着,快速的猎杀。

后来,团部的文书,更是为凶狠的邰杠编了个顺口溜。

杀一人为罪,杀万人为王。

杀万万人为王中王,王中王火腿肠,一节更比六节强。

300年,九芝堂,治肾亏,不含糖。

果冻我要喜之郎,杀鬼子找我,特战排‘疯杠’。

“来吧,山崎老鬼子!”邰杠找了好一会,终于是发现了山崎治平的身影。

反手抽出别在腰里的键盘,中指竖起,轻蔑的笑了笑。

“八格呀路!”山崎治平口中骂了一句鸟语,举起手中的佐官刀朝邰杠劈来。

“你命没了,我说的!”邰杠冷哼一声,键盘直迎山崎的佐官刀。

咔!突然一声如碎玉般的清响,山崎手中的刀竟然碎裂开来。

山崎治平盯着手中的刀把愣了神,刚一抬头,一块板子在他瞳孔之中无限放大。

嘣!山崎治平,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