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结束,还没等李云龙下令打扫战场。

邰杠就已经命令特战排的战士,赶紧去找轻机枪。

经过这次战役,邰杠已经喜欢上了这玩意。

不仅射速快,弹容量也多。

比起拉一下,打一枪的三八大盖,好使得多。

清点人数,特战排阵亡三人,轻伤三人。

虽然和其他连队相比较,这样的伤亡人数已经很低了,但邰杠仍然心疼不已。

特战排二十九名战士,个个都是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邰杠更是把他们当成兄弟一般。

但打仗,伤亡总是避免不了,战士也要经过战火的洗礼,才能真正成长。

“他娘的,谁把山崎给我打死了?给我站出来!”战壕上,李云龙看着山崎治平的尸体骂道。

抬杠一看,情况不对,苟着身子想趁乱溜走。

“邰杠,你小子想去那?老子不是叮嘱过你,要把山崎留着吗?”可惜,李云龙还是看到了,用手一指,大声说道。

“团长,话可不能乱讲,谁看到山崎是我打死的?我看八成是被手榴|弹炸死的吧?”邰杠脸色一正,摸着下巴分析道。

“放屁,整个独立团上上下下,有谁和你一样,用的是板子杀敌,你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

向来只有李云龙忽悠人,就没人能忽悠到他的份。

邰杠环顾四周,众人皆是一副,‘你装啥装’的神情。

邰杠耸耸肩,暗道这些家伙不讲义气,也只能沉默了。

“老李!”这时,受伤的孔捷朝李云龙喊道。

见状,李云龙也是连忙去关心老战友去了,邰杠自然趁机溜走。

可地球就这么大点!一炷香的功夫,邰杠又转到李云龙面前。

“汇报一下你们特战排的伤亡情况!”李云龙倒是没有揪着不放。

“牺牲三人,轻伤三人!”邰杠的神色瞬间就落寞下来,神伤的说道。

“一下子伤亡六个,老子心疼啊!”李云龙听完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们可都是咱独立团的宝贝啊!”

“团长,军人战死沙场乃是本分,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他们是我们独立团的骄傲,更是我整个华夏民族的骄傲!”

邰杠声调有些沉重,但双目中显现的坚毅,连李云龙也为之动容。

“你小子倒是有当政委的潜质啊!老子还想着来安慰安慰你呢,反倒被你上了一课!”

李云龙拍了拍邰杠的肩旁,话锋一转,问道:“如果我把全团都交给你来训练,你有把握把他们都练成特战排这样的战斗力吗?”

“不能!”邰杠都没思索,直接就摇头否决,“咱们独立团一千多号人,可以说是有老有少,年龄参差不齐,特战排训练的强度,他们根本适应不了。”

“如果强制性逼迫他们,时间一长,他们的**和精神状态会直线下降,到时别说增强战斗力,只怕比起现在的状况,还会更糟,所以,咱们要讲究科学!”

“啥……啥学?”李云龙一开始还听得连连点头,觉得很是有道理,可邰杠突然蹦出来的这词,他感觉很迷惑。

“科学是一个建立在可检验的解释和对客观事物的形式、组织等进行预测的有序知识系统,是已系统化和公式化了的知识。”

邰杠耐心解释完,一看李云龙,脸上一副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感觉很牛逼的表情,邰杠真想掐死自己。

“团长,其实提升战士战斗力的方式有很多,这么讲吧,实战化演练这个词,团长您总该知道吧?”

这次,李云龙终于点了点头,邰杠高兴的接着说道;“ 咱可以让战士一对一,以实战的状态,进行格斗,刺杀,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嘿!你小子还真他娘有点狗头军师的意思,之前我还以为你和老子一样,只是个莽夫,今天才发现,你这肚子里是有墨啊!”

李云龙听完,眼前一亮,他17岁就当兵,大大小小也是打了上百场战役。

邰杠说的有没有用,在整个独立团,没有谁能比他更有发言权。

收兵回到杨村,李云龙就和赵刚说起,实战化演练,这个训练方式。

赵刚听了以后,眉头紧皱,担心的说道;“老李,这样训练战士,太容易出事啊!毕竟这个尺度很不好把控!”

“我宁可让他们在训练中受伤,也不想让他们在战场上送命,再说了,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杠一个脑袋,特战排能行,其他连队的战士我看也没问题。”

李云龙说话,从来都是直来直往,但听起来就是这么有道理。

点点头,赵刚表示认同,“我觉得邰杠倒真是个人才,上次兵不血刃,搞掉伪军一个营,这次攻打山崎大队,竟然做到身先士卒,带头冲锋,可以说是有勇有谋!我想以团部的名义向上级申请,给他弄个嘉奖什么的!”

“嗯!这件事我也考虑过,咱两这次倒是想到一块去了。”李云龙点点头,然后话音一转,道;

“但是有一点,你要提前给他讲讲,不论功劳多大,一定要牢记服从命令听指挥,不然,很影响仕途。”

哈哈哈,闻言,赵刚捧腹大笑,他知道李云龙是在调侃自己在团长位置上五上五下的事迹。

“你李云龙也有害怕部下不听命的一天?”

谁知李云龙苦笑一下,道;“这小子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

一路走,一路聊,李云龙将他和邰杠商量的具体细节,都给赵刚一一复述了一遍。

越听,赵刚越是觉得有道理,他原本在学校的时候,就参加过狙击手方面的培训。

对这些特种作战的理论,方法也有一定的了解,邰杠说的,有些甚至比老师说的还要全面。

李云龙是个实干家,下午,就让炊事班杀猪,支起大锅,等全团战士都到齐时,锅里的炖猪肉正香。

所有人,包括邰杠在内,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出来了,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

毕竟,平时的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了,想吃顿猪肉,很是困难。

李云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哈哈一笑,把擂台规矩一讲,示意可以开始了。

而邰杠和魏和尚两个在下面大眼瞪小眼,因为李云龙说了一句,“邰杠和魏和尚不算在此列,他们两个都是少林寺出来的,我承认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就这样,抬杠二人委屈的泪水,不争气的从嘴里流了出来。

“剩下的还有谁不服啊?是汉子的,就给老子站出来……”

眼见邰杠和魏和尚都被撤销资格,李云龙又在前面大吹特吹,张大彪忍不住了,直接开口道;“团长,您要这么说,我张大彪可就不服了,都是两个肩膀……”

“诶!团长,请给我一分钟!”

邰杠跳出来打岔道;“大彪,你这是关公打喷嚏,自我吹嘘(须)呢?团长刚说我跟和尚不准上场,你就跳出来咋咋呼呼,”

说着,冲张大彪一招手,道;“来,想吃肉,咱两先练练。”

张大彪是彪,但是他可不傻。

知道自己不是邰杠的对手,当然不会上去自落面子,着急喊道;“杠子,哥哥平时没得罪你吧?你吃不到猪肉就算了,也不让我吃啊!”

“哈哈,大彪怂了!”沈泉第一个带头起哄,二三营的战士也跟着喊成一片。

“喔喔……一营长怂咯……”

邰杠还没说话,魏和尚也掺合道;“俺也是这样想的,老张,咱俩也练练。”

“得了得了,一个个都他娘能说出花来,不就是想吃肉嘛!”李云龙笑骂道;“这样,和尚、大彪,你两一起上,只要干赢邰杠,这肉,就有你俩一份。”

张大彪和魏和尚对视了一眼,两人决定试一试。

可还没开口,就听见邰杠说;“团长,你一起来吧!他俩不够瞧!”

旋即,又转过身子对下面的战士道;“有看我不顺眼的,都可以上,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第二战区第一高高手的名号,不是白叫的。”

“你这吹牛的本事,都他娘快赶上我了,还第二战区第一高高手,老子偏不信这个邪!”李云龙见邰杠这么叼,吹牛皮都吹到他李云龙面前了,自然是忍不住。

挽袖,摔帽,招呼着魏和尚、张大彪,三人瞬间就把邰杠围住了。

邰杠负手而立,一动不动,眼皮耷拉着不说,甚至还打着哈欠。

魏和尚最看不惯别人在他面前装逼,脚步一动,举起一拳冲向邰杠。

邰杠脚踩凌波微步,身姿飘逸,躲了过去,随后伸脚一绊,好在和尚练的就是下盘,身子晃了晃,没有跌个狗吃屎。

可张大彪和李云龙,身手就没魏和尚这么好,邰杠如法炮制,两人皆是摔到了雪堆里。

“团长,没事吧?”将李云龙扶起,邰杠丝毫不担心他会生气。

相反,如果邰杠因为他团长的身份区别对待,恐怕李云龙会大发雷霆。

“有事?能有啥事?老子练过,得了,今天这肉,算你一份。”

李云龙哈哈大笑,道;“从今天开始,邰杠就是我独立团的总教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