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邰杠正带队训练。

转头间,竟然看到了晋军358团,团长楚云飞,正在李云龙等人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楚云飞毕业于黄埔军校,在军事理论方面表现出卓越的才能与理智。

他的身上集中体现了国党高级军官的所有优点与特质。

可以说楚云飞是一个比较完美的人物。

有文化,懂军事,对下能够体恤士兵,对上能够忠实执行命令。

有战略眼光,战术指挥能力也比较突出。

邰杠从个人立场出发,他对楚云飞是非常佩服的。

做为李云龙的好友兼对手,他做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在打小鬼子的时候,曾经与八路军协同作战。

多次与李云龙配合杀敌的过程中,他对李云龙产生了敬佩之情和深厚的友谊。

但是友谊归友谊,在后来两方开战,两人成为敌人之后。

他们又多次在战场上兵戎相见,彼此都是毫不留情地要把对方彻底消灭。

两人狭路相逢时,李云龙挨了一炮,中了18块弹片,差点丢了性命。

而楚云飞也被机枪扫射到,子弹离心脏只有1厘米的距离。

好在最后两人都从鬼门关闯了过来。

虽然李云龙醒来第一个念头是‘这个小护士好漂亮’。

但楚云飞在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关于李云龙的安危。

随着时局的发展,楚云飞离开了大陆。

走的时候只带走了一捧故乡的土,无尽心酸,无尽泪。

后人叹道;‘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后来两人都被派到金门驻守,再次隔岸相聚。

在互相炮击的那段时间,楚云飞一般先是先用喇叭提醒对方。

或是往无人的空旷地带发炮,双方似乎都有了一种默契。

邰杠觉得两人之间的故事完全可以拍成一部电视剧,名字邰杠都想好了。

‘楚帮场,与晋西北第一喷子的爱恨情仇。’

“现实世界都0202年了,楚团长,你那两个营的装备,看来是要不回去了……”

邰杠独自在一旁感慨,这边的魏和尚和楚云飞的副将上尉孙铭如同原著一般,在双方长官的授意下,分别露了一手。

从楚云飞的表情来看,应该是独立团稍胜一筹。

训练完毕,邰杠刚回到团部,就被赵刚叫了过去。

“报告!”

“是邰杠吧?直接进来吧!”

推门直入,邰杠见赵刚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直接问道;“政委找我有事?”

“是这么回事,前几天我把你夜袭万家镇和在李家坡战场上率队杀敌的功劳给你往上报了,咱们旅长和师长都对你赞赏有加。”

话音一顿,赵刚直接递给邰杠一封师长亲笔的嘉奖信,“你看你还满意吗?”

邰杠大致扫了一眼,信上除了表扬的话之外,竟然还把他升成了独立团的副团长。

“这……”邰杠很想问,自己好像不够格吧!

李云龙那可是从长征时期,就在团长位置上的老战士,如今依然只是团长的职位。

虽然跟他打一仗,立马就惹事的原因有关,可自己这点功劳就直接副团长……

“算了,管他的,给官当,还不乐意了!”

板正身躯,邰杠给赵刚敬礼道;“多谢首长栽培!”

赵刚回了一礼,冲邰杠点点头,道;“好好干,你小子是个带兵打仗的料!”

旋即,赵刚又根据李云龙的指示,向邰杠介绍了最近团里的军事行动。

着重的,就是伏击虎亭据点的鬼子。

“现在独立团调防总部机关的侧翼,属于警备状态,不能轻易进行军事行动。”赵刚有些苦恼说道。

“政委不必担心,如果团长真的要伏击虎亭据点,我会把特战排的战士全部留下,保证总部首长的安全。”

“老李就是头犟驴!到时候也只能是这样安排了,不过,有了你的特战排,我安心多了,他们现在可是咱们独立团的王牌了。”赵刚点点头,笑道。

“我询问过独立团的老兵,再结合上当初鬼子的行军路线,我觉得咱们的主要防备力量,应当是这股擅长山地作战的鬼子特工队。”

邰杠根据剧情的发展,委婉的透露道。

虽然知道最后总部首长安然无恙,但早点重视起来,可以减少独立团战士的牺牲。

赵刚点了点头,当即就叫人去喊二营长三营长过来商讨,邰杠敬礼过后,便离开了。

……

回到特战排,邰杠把三个班的战士全部集合起来,

“我和你们说过,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我已经向政委申请过了,明天你们有自主作战的权利,”

“所以,不要和二、三营一样,蹲守在工事里,”

“第一,在陈家峪悬崖下,埋好地|雷。”

“第二,找几个身手矫健的兄弟,爬上悬崖,安放大量的炸|药……”

“是!”

邰杠这样安排,一是为了保证总部首长的安全。

二来是减少特战排的战士和山本特工队的正面接触。

虽然,邰杠有信心特战排的战士,能和山本特工队一对一肉搏,但小鬼子肯定不愿意,速战速决,正是特战的核心。

而这一点,连歪把子机枪都做不到人手一把的特战排,和清一色自动化武器的山本特工队,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第二天,李云龙抗命的戏码照常上演。

等赵刚带领二、三营和邰杠的特战排前往陈家峪后,他则按照之前制定的计划行动。

带着邰杠,魏和尚和张大彪的一营跑到了虎亭据点附近埋伏。

邰杠也是一脸兴奋的期待着,毕竟一会儿要杀的其中一个小鬼子,那可是少将军衔,很大的官了。

李云龙用望远镜看了看昨天准备设伏击的位置,此时已经被鬼子占据了,吧唧吧唧嘴说道;“好悬哪!幸亏老子没把伏击点摆在原来的位置!”

“李团长,钓你的鱼饵出来了,欣赏一下吧!还真煞有其事呀!”

楚云飞从望远镜里看到虎亭据点中出来一大批鬼子,和李云龙说道。

“他娘的,还真想给我老李下套!”李云龙拿着望远镜,语气有些不自然道。

“哎、哎楚兄你看,这好像不是原来据点里的鬼子……”

仔细看着,李云龙发现这些鬼子和虎亭据点里的鬼子,除了服装不同外,连走路的姿势也不一样。

“是不是第四旅团提前出来了?”楚云飞用望远镜看完后分析道。

“可惜呀,不让我老李发财啊!”说这话的时候,李云龙那语气还真像是他做生意没赚到钱一样。

“李团长,不必在意,贵军一向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呗。”楚云飞呵呵一笑,劝说道。

不过听在团长李云龙的耳朵里可就有些刺耳了。

只不过他也无话可说,只能斜着眼睛看了楚云飞一眼,以表示他的不满。

没过多久,鬼子的摩托车部队出动。

沿途朝两边可以藏人的地方用机枪扫射,检查是否有埋伏。

然后又隔一段路,留下一个鬼子站岗。

“这回可真不懂了?小鬼子要干吗?”

张大彪趴在李云龙身后,小声疑惑道;“团长,怎么办?打还是不打?”

“团长,这是有大鱼的前奏啊!小鬼子这阵势不像是来打仗,反而像是一群守卫,在准备迎接要从这里路过的重要长官……”邰杠趴在不远处插了一句。

“嗯!我看也不像是打仗,跟他娘的天皇驾到似的!”李云龙点点头,赞同道。

“嘶!云龙兄,这位小兄弟是?”楚云飞深深打量了邰杠一眼。

战场上,一个出色的指挥官,必须要具备的,就是敏锐的嗅觉。

楚云飞认为,邰杠具备这个条件。

可除了之前在训练场见过邰杠以外,并没有交谈过,对邰杠的职位和具体情况都不了解。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士兵的话,楚云飞倒是生出了一些想法……

“哦!这小子叫邰杠,是我独立团新任命的副团长,楚兄可能不了解,万家镇和李家坡战役,他可是立了头功!”

李云龙不知道楚云飞心中想什么,只是把自己对邰杠的欣赏毫不掩饰的表达出来。

楚云飞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从李云龙话中,便能联想到八路军上级对邰杠的‘注重’但脸上没有丝毫的表露。

一脸惊讶的指着邰杠说道;“小兄弟就是以一排人马,俘虏了伪军第八混成旅骑兵营的邰杠?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国家甚幸,民族甚幸!”

“对,楚兄说得没错,就是这小子。”

李云龙哈哈一笑,一脸得意道;“老子看他身手不错,就给了他个排长干,

谁知这小子当天晚上就来抱怨,说什么装备差,

可老子也是穷光蛋一个,

就给他说,小鬼子那什么都有,有本事你就去抢,

谁能想到半夜这小子真他娘把伪军一个营给连窝端了。”

“嗯!后生可畏!不知道邰兄弟有没有到军校进修的想法,我倒是可以向校长写一封举荐信!”楚云飞看着邰杠,一脸期待道。

“邰副团长!去看看战士们的状况,可别他娘关键时刻掉链子!”李云龙没好气的说道。

楚云飞这么明显挖墙脚,太不把他李云龙放在眼里了。

“是!”

邰杠应了一声,退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