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分一秒跳动。

趁着夜色掩盖身形,邰杠带着战士张二子,隐蔽的来到了公路旁的枯草地里,潜伏起来。

上午,睡得正香的邰杠被张二子叫醒。

虎亭据点方向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荒郊野岭,再加上这个年代没有噪音污染,汽车的声音能传出很远。

邰杠凭借惊人的耳力,其实早就听到了。

山坡上,李云龙和楚云飞眼神交汇,迅速拿起望远镜望了过去。

只见三辆满载日军官兵的卡车,朝着独立团的伏击圈开来。

“投弹组,给我靠上去,趁小鬼子眼花。”

“轻重机枪不要给我节省子弹,玩命的打,第一轮扫射就要干掉一半的鬼子,”

“其余的,冲上去,刺刀见红,速战速决……”

李云龙迅速的下达这作战指令,身旁的一营长张大彪也是干净利落的传达着命令。

“嗯?邰杠这小子人呢?”李云龙看了看周围,发现邰杠居然不见了。

“在下面的枯草丛里!”魏和尚用手一指,搭腔道。

“他娘的,谁让他下去的?老子都不知道!”

李云龙连忙用望远镜往下一看,果然看到路边上的枯草丛中,猫着两个人。

转头对张大彪说道;“这他娘的,要是小鬼子不来,撤退都不好撤。”

“团长,您常说的,开弓没有回头箭,别人都是雁过拔毛,可您是连大雁都能煮了吃的人,会让这些小鬼子活命吗?”

“邰副团长又是您的得力干将,那会不了解您的心思!”张大彪边说,边冲李云龙使眼神,仿佛在说,邰杠是为了躲着楚云飞。

张大彪说完,旁边的李云龙咧嘴哈哈一笑,也是连连点头。

“回头老子再收拾他,准备战斗。”拿起配枪,李云龙一开保险说道。

“大家准备战斗!”张大彪神色一正,低声喝道。

“砰!”

李云龙枪声一响,待命多时的投弹组,就全力将手中的手**丢向小鬼子的卡车。

早就忍不住的邰杠,抱着手里的歪把子机枪就开始疯狂突突,身旁的张二子也是跟着疯狂扫射。

“轰隆……”

爆炸声不绝于耳,十几秒的时间,小鬼子的三辆卡车被尽数炸毁。

一些反应迅速的小鬼子没有第一时间丧命,慌忙跳下车迎战。

但是迎接他们的,是如泼水般倾泄而下的子弹。

刹那间,安静的荒野中杀声漫天,枪林弹雨。

一些小鬼子都还没看清楚子弹从那飞来,便稀里糊涂见了阎王。

“给我冲!”李云龙见小鬼子被自己的突然袭击,打得惊慌失措,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更别说反击。

大喝一声,又是身先士卒,朝鬼子冲去。

见状,都还没等司号员吹起冲锋号,独立团的战士们已经端起刺刀朝山下冲去。

紧接着,一场惊心动魄的肉搏战拉开了序幕。

公路上,刀光闪现,喊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白刃战,邰杠最是喜欢,拿起被赋予‘无坚不催’特性的神器键盘。

邰杠一路走,一路拍,小鬼子的指挥刀碰撞之下就像是破木棍,寸寸碎裂,

邰杠杀鬼子,长久以来,就是砸脑袋。

一键盘拍下去,小鬼子脑袋就像西瓜一样,汤汤水水,流了一地,看着相当过瘾。

杀到后来,别说小鬼子怕了邰杠,连连后退。

就连独立团的战士都不愿意靠近邰杠,那一拍,弄得满身都是。

邰杠这疯子,不仅不觉得恶心,反倒还一脸享受,‘疯杠’的名号,真没叫错。

一顿饭的工夫,三车日军军官死伤殆尽,只剩下**个人,被团团围住。

“天哪!这一下你们捞了一网大鱼,一个少将,六个大佐,其余的都是军官!”楚云飞一脸震惊的对李云龙说道。

而眼里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丝羡慕。

军人视杀敌为最大荣誉,李云龙这一役,收获颇丰。

“老天有眼!别打了别打了,停止射击!”李云龙哈哈大笑,嘴都咧到了耳后。

可话刚说完,就看到红白之物满身的邰杠,好似没听到一般,依旧是一板子,一个小鬼子的杀着。

眼看就要拍死剩下几个日军军官,李云龙连忙开口喊道;“他娘的邰杠,你给老子住手,别把那个少将拍死了,老子要和他过过招!”

耸耸肩,邰杠把举起来的键盘又放低下来,站在一旁撇撇嘴,没说话。

这时,其中一个日军大佐站出来用中文大声喊道;“我们旅团长有个提议,为了体现军人的勇气,我们决定与贵军进行一对一决战,直至战死为止,不知贵军能否应战?”

“好,都别动,咱就和小鬼子一对一决斗!”李云龙一脸傲气的说完,从魏和尚手里接过大刀就准备上去。

“团长,这种小角色那值得让您动手,我来,让楚团长看看,我在您手底下学的这点微末功夫,比起他们358团的战士如何?”邰杠伸手一拦,话里有话的说道。

不出所料,邰杠这么一说,李云龙立刻停住了脚步。

回头一望,果然看见楚云飞在山坡上眺望着这里。

“行,你来!”李云龙一点头,说道。

邰杠心道“这不是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

刚才就让自己两下把这些小鬼子拍死,现在都回团部睡觉了。

往前跨了两步,一举手中键盘道;“小鬼子,一起上吧!”

魏和尚和张大彪一听,急了。

不是说好只弄一个吗?现在还想包圆了,这哪行!

“杠子,你给我留一个啊!”张大彪梗着脖子喊道。

“就是,俺还没杀过瘾呢!”魏和尚小声说道。

邰杠的身手他是知道的,真要打起来,这几个小鬼子,一个都剩不下。

“都他娘的闭嘴,你们能不能有点出息,这又不是娘们,抢来能吃还是咋的?”李云龙瞪了两人一眼,骂道。

“八格呀路!”服部直臣,也就是那个日军少将。

听到邰杠居然一个人要打他们全部,顿时感觉到自己被羞辱。

怒吼一声,举起手中的将官刀,径直朝邰杠劈砍过来。

邰杠嘴角浮现一丝冷笑,暗道一声“来的好!”

手中键盘也是直迎服部直臣将官刀。

咔嚓,一声,不得不说,这将官刀,质量是要比佐官刀的好些,居然只是短成两截。

趁服部直臣愣神之际,邰杠飞身一脚,将他踹飞出去。

紧接着飞身而出,反手一键盘,将还在半空中的服部直臣,脑袋拍了个稀碎。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都是瞬间发生。

“扑通!”一声,尸体落地的声音响起。

众人如梦初醒,连忙定神去看,场上的日军军官已经被邰杠如同砍瓜切菜,干净利落,杀了个精光。

“好!”

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独立团的战士纷纷拍手叫好,皆是一脸崇拜的看着邰杠。

“嘶!”山头上的楚云飞将一切尽收眼底,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厉色,心中暗道;“此人日后必是我军劲敌啊!”

来独立团之前,他自以为整个独立团都是靠着团长李云龙一力支撑,现在看来,是自己错了。

独立团除了李云龙之外。

政委赵刚,副团长邰杠,一营长张大彪,每一个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

就连李云龙的警卫员,魏和尚,也是身手不凡。

小小的一个独立团,当真是藏龙卧虎啊!

“邰副团长,你这是怎么回事?明明说好了,一对一单挑,可你倒好,一个人全给拍死了,你让大彪跟和尚咋办?”突然,李云龙跳出来扮演着好人,教训着邰杠道。

“团长,这可不能怪我啊!这小鬼子脑袋跟豆腐渣似的,我这都还没认真,他们就全死了!”

“要我说,应该怪大彪,教的刀法太霸道了,小鬼子的剑道一点对抗的余地都没有!”身为现代世界叱咤互联网的键盘侠,邰杠的嘴,比起李云龙,那是不差丝毫。

一通摇头加分析,说得李云龙都信了。

“嗯!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是应该怪张大彪!”李云龙托着下巴想了想,点头赞同道。

“团长!你这心也偏得太明显了吧!”张大彪一听,说来说去,自己啥好处没捞着,还落一埋怨,一脸委屈的说道。

“俺觉得也是!”魏和尚也在一旁小声道。

“滚滚滚!少他娘在老子面前阴阳怪气的!要是不爽,你们去揍邰杠一顿,可要是打不过,就少他娘啰逼嗦!”

李云龙不耐烦的挥手骂道,接着又指着服部直臣的尸体对张大彪吩咐道;“大彪,把这几个小鬼子找个地埋了。”

“啊?为啥?这天寒地冻的,咱们的人都还埋不完!还管小鬼子?”张大彪像是气昏了头,瞪着眼睛,不乐意的说道。

“他们虽然是小鬼子,但都是有血性的军人,真正的军人,值得尊重!”楚云飞走了过来,一脸严肃的说道。

张大彪回头看了看李云龙,点点头,招呼着一营的战士道;“一班长,快,把这几个鬼子就地埋了。”

……

话分两头,此时陈家峪悬崖底,一伙武装到牙齿的小鬼子摸了过来。

正是前些时日偷袭独立团的山本特工队。

队员皆是毕业于慕尼黑特种兵学校,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

不仅单兵作战力强悍,团队合作的战斗技巧也是无懈可击。

甚至一直利用战俘进行杀人训练,来保证队员的战斗力,可谓是凶残至极。

就连使用的武器,也是当前世界最先进的美式装备。

“注意,小鬼子来了!”特战排一班长赵翼小声喊道。

邰杠不在的时候,他就是最高领导。

根据邰杠的部署,特战排三个班的战士,此时全都埋伏在陈家峪悬崖的对面。

携带的都是三八大盖步枪,打一枪,换一地,专掏山本特工队的腚眼子。

毕竟,特战排根本没有实力和山本特工队正面硬刚,只能用游击战和麻雀战的方式,消耗和吸引敌人。

只要坚持住,等李云龙和邰杠这边战斗一结束,山本一木收到消息,就会撤退。

这就是邰杠没有和特战排一起行动的原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