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孙德胜前脚刚走,王喜奎就板正身子,站在门口敬礼喊道。

“进!”

邰杠上下打量了王喜奎一遍,身材、样貌,倒是和其他老兵并没有什么不同。

长期的营养不良,他的身子有些消瘦。

但一双眼睛,很是有神,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杀气。

“我看看你的枪!”

“是!”虽然不知道邰杠到底想做什么,王喜奎还是照做。

毕竟现在邰杠可是副团长,他说的话就是命令。

“你这枪太旧了。”邰杠接过来,随意操作了一下,“二子,去,把我那支枪拿过来。”

邰杠将张二子取来的一支崭新三八大盖,递到王喜奎手中,道;“你枪法好,需要一支性能好的枪,希望你明天用它保护好团长,并且活着突围出去,能做到吗?”

王喜奎摩挲着手中的新枪,扣扣扳机、拉拉枪栓,比起他那支旧枪好用太多了。

笑得满脸褶皱,激动道;“谢谢邰副团长,您放心,只要我王喜奎还有一口气,绝对不会让团长出一点差池。”

“我知道,咱独立团没有孬种,等突围出去了,就别回二营了,来特战排吧!”邰杠鼓励的拍了拍王喜奎的肩膀,又转头对张二子说道;“二子,带喜子去领二百发子弹!”

王喜奎听完,双眼发光,有这么多子弹,自己得撂倒多少鬼子……

次日,战斗来临,邰杠按照昨天制定的计划,带领着特战排的战士已经在开阔地潜伏多时。

三挺重机枪,五把歪把子,剩下的战士手中,拿的都是美式自动武器。

“打!不要节省子弹。”眼看孙德胜带着几个骑兵连的战士,把日军黑岛骑兵联队引了过来,邰杠果断下令道。

“哒哒……”

“砰……”

毫无准备的小鬼子刹那间落马无数。

再加上地上被孙德胜带人挖了遍地深坑,更是人仰马翻,好不壮观。

“嚯!”已经迂回进入己方阵地的孙德胜,看着眼前不断倒地的鬼子骑兵,跃跃欲试。

对着邰杠大喊道;“邰副团长,我率领骑兵连冲锋吧?直接灭了这帮小鬼子!”

“不行!没我的命令,骑兵连不准擅自行动!”邰杠看着身旁兴奋到飞起的孙德胜,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昨天才给他说过的话,完全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嘛!

“差不多了!”看着场上的鬼子骑兵已经开始迂回,邰杠顾不上再教育孙德胜。

冲着特战排的战士下令道;“同志们,在重机枪和阵地上埋好地|雷,迅速撤退。”

“排长,真炸啊!?”张二子看着眼前的重机枪心疼的问道。

“只要人活着,以后再从小鬼子那缴获,听话,撤!”邰杠安慰着年轻的张二子,小孩子舍不得玩具,也是这个道理。

“动作麻溜的!地|雷埋好,立刻撤退!”

……

骑兵连的马除了分给老百姓转移之外,还留下了几十匹,此刻就在特战排工事后。

等战士们一撤出来,邰杠大手一挥,大家纷纷翻身上马,前往下一个伏击地点。

“轰隆……”

抬杠带人刚跑出没多远,身后的阵地上就传来了地|雷爆|炸的响声。

“邰副团长,鬼子骑兵这就完蛋了?”孙德胜一脸惊讶道,跟邰杠一起打仗,也太容易了。

“哪有这么容易!”邰杠回头看看了,道;“但至少干掉了三分之二,大家动作快点,在下一个伏击点,咱们要把黑岛骑兵联队尽数歼灭。”

“是!”

邰杠带人一路飞驰,顺利将敌人的骑兵引到暗藏埋伏的山崖之下。

一勒缰绳,掉转马头,抽出身上大刀,纷纷摆出一副要和敌人一决生死的态势。

黑岛骑兵联队见状,果真上当,举刀、纵马,就向邰杠等人冲杀过来。

“砰!”突然,一声枪响,山崖顶上突然落下许多的巨石块,将冲到一半的鬼子骑兵砸的人仰马翻。

紧接着,子弹、手榴|弹也如雨般宣泄而下,不到一顿饭的功夫,黑岛骑兵联队就这样覆灭在邰杠的手中。

“迅速打扫战场!张二子,把地图拿过来!”邰杠接过地图,利用半生不熟的地理知识,终于在上面找到了坐标,右手一指,道:“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去的地方!”

邰杠让战士全都换上了鬼子的军装,然后又整理装备,子弹跟手榴|弹是必要的,至于干粮,也只准备了一天的量。

“出发!”邰杠大手一挥,部队再次动了起来。

只要不和鬼子交谈,这就是一队黑岛联队的骑兵,看不出任何破绽。

紧赶慢赶,终于在天黑前,邰杠率队来到了李云龙和赵刚被包围的村子前。

“排长,前面有鬼子!”张二子眼见前方有一小队鬼子封锁了进村的通道,有些紧张,握住枪把的指关节都有些发白。

“别慌,去把吴广叫过来。”邰杠一勒缰绳,队伍慢了下来。

吴广就是当初在李家坡战役中,冲着山崎大队喊话的战士。

战斗结束后没多久,张二子不知用什么方法,居然真的将他从团部文书拉到了特战排这个一线作战部队。

论会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邰杠也是纵横‘***’十数载的资深‘审片师’

可时到今日,也只会‘一库一库,雅蠛蝶,sikoyi’放到战场上,丝毫没用。

吴广过来后,邰杠小声耳语道;“你就给小鬼子说,我是黑岛骑兵联队长黑岛森田大佐,让他们的指挥官过来见我……”

按照原著,这个村子里应该有鬼子的一个大队和伪军的一个团。

硬打过去,根本毫无胜算,只能寄望小鬼子森严的等级制度了。

吴广领命去了,好几分钟不见踪影。

就在邰杠担心里面的军官,是不是比自己扮演的黑岛森田军衔高,吴广叫不出来的时候,他回来了。

好在,邰杠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村子里是日军第四旅团第22联队,现在的最高指挥官是副联队长宏信一郎。

手下只有日军一个大队和伪军一个团,团长是独立第1师第2团中校团长钟云鹤。

说是在里面已经围住了八路的主力。

听完,邰杠也稍微松了口气,宏信一郎只是中佐,而且看目前的情况,李云龙和赵刚也没有危险。

邰杠念头刚落下,就看到两人急匆匆朝自己这边跑来,想来应该就是宏信一郎和那汉奸钟云鹤。

“你们搞清楚了没有?这座村庄里的八路,到底是那部分的?”还没等两人打招呼,吴广就站出来冲着二人用日语,一顿教训道。

“对不起,长官,现在还没有搞清楚!”钟云鹤到觉得自己是盘菜,跳出来回答道。

可刚说完,就被邰杠一马鞭抽到身上。

“八格呀路,你有资格在这里说话吗?”吴广用日语大声训斥道。

“报告大佐,我们目前为止还没有捉到一个俘虏,所以无法得知里面的具体情况。”宏信一郎连忙九十度鞠躬说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是八路军的主力部队!”

“宏信桑,这次若能抓到八路主力,黑岛大佐承诺,会在筱冢将军面前替你美言几句。”吴广按照之前邰杠的吩咐,继续说道。

“嗨咦,多谢黑岛大佐!”

旋即,邰杠挥挥手,示意宏信一郎可以离开了。

冲着被独自留下的钟云鹤一努嘴,特战排的战士上前,就把这狗汉奸缴了械。

管他三八妇女节,先是一顿胖揍。

再接着询问小鬼子的兵力布防,武器装备情况,钟云鹤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紧跟着,邰杠直接一揽钟云鹤肩膀,向着他的伪军营地走去。

有钟云鹤带路,邰杠等人少走了许多冤枉路。

再加上身上的鬼子皮,没过多久,就找到了李云龙和赵刚等人藏身的院落。

“我是独立团副团长邰杠,里面有独立团的人吗?”邰杠站在院墙外低声喝道。

要是贸然冲进去,被警戒的人打了一枪,那找谁说理去。

“老子是独立团团长李云龙,有汇报工作的,到屋里来。”李云龙熟悉的粗狂嗓音响起,身后的战士们也是满脸笑意,只是邰杠听得出,李云龙的中气明显不足。

“团长,感觉怎么样?还好吧?”推门直入,顾不上寒暄,邰杠伸手扶住李云龙,关切的问道。

“团长好好的啊!有什么事?”魏和尚挠了挠头,一脸不解说道。

“艹!你还有脸说!”邰杠闻言,顿时火冒三丈,转身一脚,把魏和尚踢倒在地,指着他的鼻子冷声说道;“老子真想一枪蹦了你!”

周围众人皆是一脸懵逼,不明白邰杠的火气从何未来,还是赵刚率先反应过来,“邰杠,你这是干什么?”

“得,你们没看出来,我无话可说。”邰杠一摆手,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但是魏和尚,我突围前就一再叮嘱你,要注意团长的身体,你就是这么照顾团长的?”

“团长都打摆子了,你还说他没事?”

邰杠接连的质问,魏和尚呆若木鸡,半响说不话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