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你什么时候发的病?怎么不说呢?”此时,赵刚也是心急如焚,现在这种情况,别说医生,草药都找不到。

“没事!死不了!就是他娘一会热,一会冷!”李云龙见被邰杠说穿了,也就不再隐瞒,如实说道。

“对不起,政委,副团长,你们处分我吧!”魏和尚低声说道。

身为团长的警卫员,在邰杠事先嘱咐过的前提下,他竟然没有发现团长的身体出了问题,不仅难过,还十分内疚。

“不要再有下次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再教你了吧?”邰杠叹气道。

“是!”魏和尚身躯板直道。

一转头,又咧着个大嘴对李云龙说;“团长,俺以前庙里的师傅也得过这病,

是俺伺候了一个月,最后是吃草药吃好的,

等突围出去,俺去讨个方子,吃些草药,几天就能好!”

“王喜奎呢?”四下望了望,邰杠出声问道。

话音刚落,王喜奎就抱着枪从后面跑了过来,身上的军装漆黑如墨。

邰杠看他这样,就知道一定是打了硬仗,才跑出来的。

“邰副团长!”王喜奎此时再次见到邰杠,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要不是邰杠多给他二百发子弹,估计也撑不到现在。

“出来了就好!杀了多少小鬼子?”邰杠问道。

“一百零七个!”王喜奎心里默默盘算,然后说道。

“嚯!”

王喜奎说完,独立团的战士们都震惊不已。

一个人干掉一百零七个鬼子,这枪法,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

当中最惊讶的,莫过于政委赵刚,他也是枪法过人,射击精准的神枪手。

在李家坡战役中,连续两枪,干掉鬼子的重机枪手,一发命中,那可是千人混战中,李云龙当时都看楞了。

现在,他听到王喜奎一个人居然能干掉一百多个鬼子,心中也是钦佩不已,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

接着,邰杠没有理会四连长哀怨的眼神,当即就把王喜奎划到了特战排的队伍里。

招呼着李云龙和赵刚带领的战士换上伪军的衣服,趁着夜色的掩盖,一行人又连夜朝着赵家峪的方向急行军。

走了整整一天一夜,遇到伪军时,邰杠直接横刀立马,眼神一蹬。

那些二鬼子屁都没敢放一个就连忙搬开路障,弓着身子,迎邰杠等人过去。

遇到日军时,吴广出马,用日语按照邰杠说的,忽忽悠悠的也算是有惊无险,终于是到达了赵家峪。

……

村口,早就得到消息的赵家峪地方组织,一早便在这里等待。

“赵政委,邰副团长,这些都是赵家峪的民兵,俺是妇救会主任杨秀芹。”

“秀芹同志,你好!”赵刚一脸激动的说道。

“赵政委,俺代表赵家峪的乡亲们,欢迎独立团的同志们。”杨秀芹黝黑的面庞上洋溢着淳朴善良的笑容。

“秀芹同志,咱们待会再聊,我们团长病了,能不能先进村!”邰杠见赵刚好似,读书人,面子薄,不太擅长和妇女同志打交道,插嘴道。

毕竟现在李云龙现在已经躺在担架上,神智都有些不清了。

“啊!”杨秀芹秀目圆瞪,连忙招呼民兵帮忙抬李云龙,“快,大家跟我来!”

……

李云龙病倒,师部又暂时联系不上,独立团日常工作暂时落在了邰杠和赵刚的身上。

至于魏和尚,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强制性的把郎中从几十里地外给背了回来。

开了药方后,又马不停蹄的进山采药。

也多亏了魏和尚这番折腾,李云龙的病情已经逐渐好转。

五日后,身体上的病虽然好的差不多了,可心里的病又来了。

整个独立团伤亡过半,连排级的干部牺牲了三分之一。

李云龙整天都是忧心忡忡,眉头紧皱,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好在,邰杠及时建议,化整为零,以连排为单位,各自出去搞游击,谋发展,与敌人斡旋。

李云龙和赵刚一商议,决定采用这个方案,当即就拍板同意。

同一时刻,日军驻晋最高指挥官筱冢义男的指挥室中,也在商讨方案,准备第二次反击。

他们这次的目标直接锁定了独立团,并开始命专人研究李云龙,这个令他们头疼不已的人物。

“我知道了,回去好好看着团长!”今天,魏和尚又照例跑到邰杠这里,抱怨杨秀芹同志,又跑来和团长说话,占用团长的时间。

邰杠依旧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就打发魏和尚回去。

可每次邰杠心中都暗笑不已,“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团长看您还能撑多久!”

“排长,一班长赵翼说已经得到确切消息,晋绥军358团一营长钱伯钧和营副张富贵要反水。”张二子一边给邰杠倒水,一边汇报道。

“嗯,让兄弟们密切关注!”邰杠吹了吹杯中的茶叶,抿了一口道;“你再挑两个机灵点的弟兄日夜监视干事朱子明。”

“是!”张二子跟了邰杠这么久,已经被他的人格魅力折服,说什么,就做什么,保准错不了。

……

平淡的日子又过了几天,小鬼子的清乡扫荡计划开始执行,这次扫荡,鬼子采取步步蚕食的作战方式进军。

皇协军第四混成旅率先碰上了楚云飞的358团。

楚云飞当即决定弄这帮二鬼子,可是,自己的一营长钱伯钧,却好像出了问题。

怒火冲天的楚云飞,居然带着自己的警卫班,去李家镇试探钱伯均是否真的要反水投敌。

“团长,政委,有情况,得到准确情报,已经确定晋绥军358团一营长钱伯钧,营副张富贵反水投敌!”刚一得到消息,邰杠就立即跑到团部向李云龙汇报。

“嗯?楚云飞知道吗?”赵刚急忙问道。

“应该是知道了,但刚刚楚云飞带着一个警卫班去了李家镇!”邰杠回道。

“糟糕,楚云飞有危险!”李云龙当即下令道;“通讯员,传我的命令骑兵连立即出发,突袭李家镇!一营为左翼,二营为右翼,迂回包抄钱伯钧部,以最快的时间解决战斗!”

“两个营的兵力够吗?”赵刚在旁边担心的说道;“钱伯钧的那个营是个加强营,人马可不少!”

“没事,骑兵连直接突袭,两个营包抄,一个小时内就能解决战斗。”李云龙豪气的说道;“楚云飞是条汉子,可是三五八团在我的眼里就是小菜一碟!邰杠,带上特战排跟我走!”

三十分钟后,李云龙和邰杠带人,直接突破钱伯钧部的防线,部队直接冲进了李家镇。

“一营给我围住李家镇,二营直接冲进去,先缴了械,把叛军的武器给我运回去。”站在李家镇的门口,李云龙大声喊道。

“老李,叛军武器的事是不是,先和楚云飞商量一下。”赵刚一听,怕出岔子,赶紧劝说道。

李云龙随即又是地主,长工,一套理论下来,赵刚无话可说。

说话间,楚云飞出来了,和众人道谢之后,借了一匹马、一支枪,说是要自己清理门户,拾起丢掉的面子。

独立团班师,这一仗,收获不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