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不久,邰杠便来到了一个小镇。

街道上繁华喧闹,行至一个酒楼旁,内里飘出的饭菜香味,惹得邰杠的肚子咕咕大叫。

只是身着白色背心大裤衩,一分钱也掏不出来的邰杠犯了难。

“难道?把键盘卖了?”,除了穿在身上的衣物,现在就只有键盘了,只是……

暂且不说这键盘到底有何功用,自己想要回去,肯定是需要这键盘才行。

可是,肚子饿了,要吃饭啊……

“小兄弟,看你气度不凡,可愿上来喝上两杯?”,就在邰杠毫无办法的时候,头顶突然响起一道爽朗的声音。

抬头望去,一个年约四旬的中年汉子,正坐在酒楼二楼的窗边,朝自己说话。

“如此……那便多谢了!”邰杠点头应道,管他三七二十一,填饱肚子最重要。

昨晚到现在,艳阳高照了,自己可什么都没吃。

而且这大叔很有眼光,我这身打扮都能看出我气度不凡。

上到二楼,只见喊话的中年汉子,桌上摆着小菜两三碟,美酒一壶。

“小二,再切二斤酱牛肉,打一壶上好的女儿红。”招呼邰杠入座,中年汉子开口喊道。

很快,店小二麻溜的摆上碗筷,端来酒肉。

“不知前辈如何称呼?说实话,今日晚辈囊中羞涩,若不是您,我当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大方的坐了下来,邰杠抱拳行礼,别人请自己吃饭,礼貌还是要有的。

“哈哈哈,小兄弟不用客气,你叫我马大元就行了,我看小兄弟你在酒楼前徘徊,定是囊中羞涩,

行走江湖,谁没个困难的时候,正好我一人饮酒醉没意思,就叫小兄弟上来陪我,

来,先干一杯。”中年汉子性格十分豪爽,举起酒杯便一饮而尽。

“马大元?丐帮副帮主马大元?”邰杠同样一饮而尽,只是这酒就实在差强人意,微微一愣,想起了马大元是何人。

天龙第一绿帽王。已知其妻,和段正淳,和全冠清,和百世镜,和……

“噢?小兄弟也是武林中人?可我看你不像有功夫在身的样子,而且,你这身打扮,恕我眼拙,看不出来自何处!”见邰杠一口就能道出自己丐帮副帮主的身份,马大元倒是十分好奇。

“晚辈随师父在山中习法,刚出来不久,至于武功,不怕马前辈笑话,才学了不到一天,至于如何知道前辈的名号,乃是敲算而来。”一晃手中键盘,邰杠接着忽悠道,总不能说自己是电视上看来的吧!

“学武不到一天,器物敲算?”马大元愣了愣,随即很有兴趣的摸样说道;“自古相传,便有奇人异士,能敲会算,趋吉避凶,我都认为是江湖传言罢了,没想到小兄弟你竟然有这样的本事?能不能帮我也算算?”。

“没问题,今日得前辈一饭之恩,便帮您算上一卦。”言罢,邰杠作势在键盘上敲打起来,脑中却是回想天龙八部剧情。

马大元在原著中虽然戏分不多,但却是一个关键人物。

虽然没有乔峰那么武功盖世、义薄云天,但为人正直谦逊,在丐帮深得众兄弟信任。

他一生最大的不幸,就在于没有识破其妻康敏的真面目,最终使自己命丧黄泉。

“有了,就这样说。”思虑片刻,邰杠心中有了打算,手中动作一顿,开口说道;“前辈乃是天煞孤星下凡,命中注定一辈子本该是孤苦伶仃。”

“这是何意?”马大元眉头微皱,任谁被这样说,都不会高兴,也亏得马大元为人善良,若是换了别人,怕早就翻脸。

“前辈莫急。”开口稳住欲言又止的马大元,邰杠接着说道;“天命所定,确实如此,但这些年来,前辈多次抵挡契丹人入侵我中原大地,改变了命格。”

“当真!?”马大元听得面上一喜,开口确认道。

邰杠点头确认,话音一转,接着道;“只是,人终究是不能逆天而行,天谴不日降至,前辈有功于社稷,自然会安然无恙,但这惩罚怕是会转移到前辈最亲近之人身上。”

“这……”马大元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能算出自己天煞孤星的命格,又能道出自己抵挡契丹人有功,看来是有几分本事。

可这最后所说的惩罚,确实让人接受不了。

最亲近之人,那不就是自己的妻子了!想到这里,马大元心神一慌。

自己年近半百,却得一貌美如花的妻子,儿子还没生呢!可不能因为自己害死她啊!

“那该如何化解!?”马大元紧张的问道。

“想要化解,倒也不难,……”

“胡说八道,马副帮主,这等江湖术士之言,岂能信以为真。”邰杠话说一半,一阵脚步声响起,一个须发皆白的灰衣老者走了过来,一屁股在桌旁坐下。

“白长老”,马大元冲来人叫道,竟是丐帮的执法长老白世镜。

“江湖术士,总是先开口,将事情说得惊险无比,然后再告诉你很难化解,就是为了讹诈你的钱财,这种幼稚的把戏,马副帮主你也是老江湖了,也会相信?”瞥了一眼邰杠,白世镜义正词严道。

“既然白长老认为我是江湖骗子,我无话可说,马前辈,晚辈无颜面再待下去,告辞了。”虽然没吃饱,但要继续呆下去受人嘲讽,邰杠也不愿意,站起身来,抱拳离去。

“哼!面上无光,自然要走。”邰杠离开,在白世镜看来,是因为被自己揭穿,脸上无光,只能灰溜溜逃走。

忍不住心头发怒,但咬咬牙,邰杠也不去争辩,这可不是法治社会,而是杀人如草莽的江湖。

虽然被白世镜落了面子,但现在自己功夫不如人,只能苟着。

这白世镜子看起来道貌岸然,满口仁义道德,肚子里却满是男盗女娼,低贱下流,不折不扣的伪君子。

时至今日,邰杠都记得电视剧中马夫人向白世镜现出媚态时,白世镜说的那话“小淫~妇,瞧我不好好炮制你。”表情之猥琐,之下流……

“邰小兄弟,别走,白长老不是那个意思。”马大元倒是老好人,起身充当和事佬,当然,最重要的是,邰杠还没有说出破解之法。

“马前辈,朋友相交,贵在知心,看在这一饭之恩,我提醒你一句,人心隔肚皮,万事别太相信他人。”

脚步微顿,邰杠留下了这句话,至于马大元是否听劝,俗话说良言难劝该死的鬼,结果如何,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

“话说那韦小宝,抖开大被,将余下六个女子盖住,踢下鞋子,大叫一声,从被子底下钻了进去……”

啪。

一板子拍在桌案上,邰杠一展手中折扇,摇头晃脑说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搞什么搞?裤子都脱了,你怎么停了?”台下食客,正是听得入神,一个个不满的喊叫起来。

原来,前些日子邰杠无钱吃饭,偶然间看到一个酒楼招说书先生。

灵机一动,邰杠找上门来,老板看他虽年纪轻轻,但也是一表人才,象是读过两天书的人,便让邰杠试了一试。

你还别说,身为金牌销售,再加上这些年在网络上叱咤,邰杠吹牛逼……不是,是说书的能力杠杠的。

鹿鼎记中市井小民韦小宝竟引起了这些江湖人士的共鸣,连日来听得是如痴如醉。

没有理会台下食客的叫嚷,装逼的弹了弹长衫,邰杠走下台去。

“邰兄弟确实博才,这些天来,我们酒楼的生意比以前好太多了,说实话,别说是这些客官,就连我都恨不得邰兄弟一口气说完,真是太引人入胜了。”酒馆的老板,满脸堆笑说道,一次睡六个女人,想想都他娘的刺激。

但仅仅也是说说罢了,倘若邰杠真的一次性说完,恐怕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他。

这些日子,酒馆的生意堪称火爆,不少人为了听书,甚至愿意挤在酒楼的角落和门口。

至于老板,当然不会发善心让他们白听,听书费,那是一分没少收。

“掌柜客气,我也是托您的福,混口饭吃罢了。”邰杠对老板的话一笑置之,抱拳过后朝后院走去。

邰杠的工作也很简单,每天说上一回鹿鼎记,时间也不长,之后的时间,呆在后院中练习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也没人来打扰。

就这样过了半拉月,邰杠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双飞,竟然感知到了一丝内力的存在,每日坚持打坐调息,便会增强一分。

这样一来,邰杠对练功一事充满信心,有了希望,北冥神功的运功路线也是越发得心应手,凌波微步也进步神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