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没有杠子的消息吗?”

李云龙阴沉着脸,冲一旁端着一碗芋头的魏和尚问道。

此次,赵家峪团部被偷袭,牺牲了五十多人。

警卫连,特战排,死伤殆尽。

政委重伤,老婆被俘,副团长生死不明,李云龙心如刀绞。

闻言,魏和尚也是颓丧的摇了摇头,道;“邰副团长身手那么好,肯定会没事。”

“老李,情况弄清楚了,山本那小子,已经逃到平安县城了!”这时,参谋长邢志国,推门而入,汇报着最新的情报。

“平安城?我早就料到他会去哪!”李云龙一听,顿时从炕上跳起来,跑到院子里大声吼道;“通讯班集合,你们分头通知,让各营、连、迅速归建,有重要作战任务!”

参谋长刑志国不解问道;“团长,部队集结起来干什么?”

“还能干啥?打县城!”李云龙语气坚定道。

邢志国一听,惊讶道;“团长,这可是件大事,是不是向上级请示一下?”

“请示什么?师部离咱们几百里,等请示完了,黄花菜都凉了!”

邢志国闻言,更是急切,道;“团长,你这太草率了,兵力、弹药、攻坚的重武器,敌人增援怎么办?这些问题,你要三思啊!”

见刑志国还要劝说,李云龙双眼一瞪,大声喝道;“怕什么?我是军事主官,上级要是追查下来,枪毙我就是了!执行命令吧!”

……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独立团就全体集结完毕。

李云龙听完张大彪的汇报,惊讶不已。

才两年多的工夫,独立团居然发展到近万人的恐怖数量。

原来,这两年来,独立团各部大仗不打,小仗不断!

今天端个炮楼,明儿拔个据点。

人员损伤不大,装备却是换了个茬。

三八大盖、九二式重机|枪,歪把子。

甚至是将全团的迫击|炮集中起来,怕是能凑个炮|兵连。

“行了行了,东一个主意,西一个主意,到底听谁的……没有助攻,全他娘的主攻……”

李云龙大手一挥,喝住了七嘴八舌的各营连干部,下令道;“打县城,救老婆,为咱独立团牺牲的兄弟们,报仇!”

就这样,由云龙夫斯基,营救夫人秀芹高娃的著名战役。

也是二战转折点的平安格勒战役,正式打响。

更是诞生一众名将,如楚帮场、丁炸桥、孔过瘾、张摔帽、李开炮、总懵逼等。

……

形势如同刑志国预估的一样,战斗一打响,整个晋西北彻底乱套了。

独立团开辟的根据地内的地方武装,周围几个地区的主力部队,民党的地方部队。

加上数量庞大的县大队,区小队,民兵。

皆是不明就里的投入战斗,打得热火朝天。

……

“报告大佐,城西二十里处,发现敌军活动的踪迹,马官屯碉堡已经与敌人交火。”

“报告,城南十五里处,发现敌军活动踪迹,有要攻打马山关炮楼的趋势。”

“报告,城东十里处,发现敌军骑兵连在活动。”

“报告,城北二十五里处,发现敌军的小分队,正在挖掘战壕!”

同一时间,位于平安县城的山本一木指挥室中。

一个个传令兵进进出出,汇报着一个又一个坏消息。

山本一木听到最后,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眯起双眼问道;“土八路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他们有多少人?”

八路与民党军队不同,因为编制的缺失,根本无法从他们的编号中,具体知道他们有多少人。

拿李云龙的独立团举例,他就是个独立团的团长。

山本一木几次交手下来,却发现李云龙麾下,绝对不止一个团的兵力。

甚至比一个旅都要多,这就比较尴尬了。

更为奇葩的还有,一次山本一木得到情报。

说有一个纵队的兵力,正打算破坏日军铁路。

山本一木带着两个联队,火急火燎赶了过去。

到了却发现对方只有八个人。

为首那个包着白色毛巾的老头,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纵队司令。

八个人的司令,山本一木直接气得晕过去。

“怕是有上万人!”副官回答道。

“八格呀路”山本一木一听,感觉自己心脏病都要犯了。

他记得两年前,自己刚刚调任的时候。

李云龙的团才有六百多人,被自己追的,就如同狗撵兔子。

这才两年,两年啊,人数翻番数十倍。

难道自己管辖下的老百姓,全都是八路假装的吗?

山本一木实在想不通,偷鸡摸狗的土八路。

如今却翻身,骑在帝国的头上拉屎撒尿。

是我军无能吗?

山本一木脑袋里闪过许多念头。

他并不觉得自己是无能之辈,只能叹息道:“敌人大大地狡猾!”

“给莜冢义男将军发报,请将军阁下火速开展反包围……”

……

“排长,鬼子跟伪军,已经全部上城墙了。”旺德楼中,张二子望着城墙上的情况,嘴里说道。

邰杠点点头,目光中,宪兵队随着山本一木的脚步,在城墙上蓄势待发。

之前散布在城外和据守炮楼的士兵,已经被独立团全部拔除。

此时,是下午一点。

现在的平安县城,已经是独立团砧板上的一块肉。

被吃掉,只是时间问题。

只有山本一木,还在傻傻的认为,自己的县城如同一只铁桶。

源源不绝的援军,马上就会从四面八方赶来,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李云龙会像秋天的蚂蚱,蹦得越高,死得越快。

“排长,开始总攻了!”张二子一脸兴奋的冲着邰杠喊道。

“可是,现在不是总攻的最佳时机啊?”冷静下来,张二子分析道;“虽然现在城外的据点,已经被咱们独立团全部拔除,可没有道理一上来就吹冲锋号啊?”

闻言,邰杠高兴的点点头,道;“不错嘛!现在已经学会思考战术的问题了。”

“你看,团长这次的打法,是从四个方向不分主次,全力进攻,说明咱们兵力充足,一上来就吹冲锋号,能给予敌人强烈的震慑感,你看城墙上那些伪军,是不是明显有些慌了?”

邰杠扮演着老师的身份,教导着这个年轻的小战士。

张二子一听,放眼望去,那些伪军居然胆小的趴在城墙里。

居然连枪都不敢开,这场仗,还有丝毫的悬念吗!

平安城的守军,不过几千之众,而伪军,就占了多半。

平时跟在小鬼子后面,凑凑热闹,狐假虎威还行。

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怯战害怕。

如果不是小鬼子在一旁,可能早就甩枪投降了。

“天黑之前,平安县城必破……”

此时,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子弹横飞,炮火震天。

城墙外,不论是穿着军装的正规八路军。

抑或是包着白色头巾的地方武装。

前仆后继地冲锋,个顶个的亡命。

邰杠瞧得真切,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战士。

身上被机枪扫了好几个窟窿。

一只手提枪,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大肠依然还在往前冲锋。

这样不要命的打法,小鬼子被赶出华夏,就是靠这群可爱的人。

“二子,你留在这,我去去就回。”说完,邰杠折身离开酒楼。

张二子有心想帮忙,可自己这点身手,去了也是添乱。

只能暗暗祈祷,排长顺利将秀芹嫂子救出来。

“老板,在哪呢?快出来。”

邰杠刚出去不久,楼下就传来叫嚣声。

张二子打眼一瞧,是一个伪军少尉。

身后跟着两个小兵,在楼下嚷嚷道;“一个小时内,给爷准备好三百人的饭菜,运到城墙上,慢了就枪毙你!”

“我的娘啊!老总爷爷,这都下午了,三百人的饭菜,实在凑不出来啊!”老板弓着身子哭着脸,抓起伪军的右手就往里塞钱。

可这次,无往不利的大洋,失去了功效。

少尉一把掏出枪,抵住老板的额头,威胁道;“老子是立了军令状的,准备不出来,我就得死,我要是没命,得先叫你全家给老子陪葬。”

“诶!爷爷,小心枪走火!”枪口之下,谁能不怕死,老板转过脸,对伙计说道;“快,带着钱,去买吃的,有什么买什么!”

伙计连连点头,嗖一下,跑了出去。

伪军少尉见状,脸上的神情这才缓解几分。

二五八万的往凳子上一靠,道;“皇|军说了,今天的损失,等打败了土八路,都会给你们悉数补上。”

“诶!多谢老总!”老板用衣袖擦着鬓角的冷汗,表情如同死了丈母娘一般。

现如今这状况,谁还看不明白,打败八路?痴人说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