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过去四十几分钟,出去采买的伙计推着一辆板车,终于回来了。

见状,伪军少尉的脸上露出了喜色,点点头,道;“好,找几个伙计,跟我送到城墙上。”

张二子坐在楼梯口,暗自为老板松口气。

可下一秒,刚放松的神经,又绷紧起来。

邰杠居然这么快就把杨秀芹就出来了。

“等等!”伪军少尉一声喝住转身要走的邰杠和杨秀琴,道;“我看你,怎么这么眼熟呢?”

一边说着,一边朝杨秀芹正脸望去。

“你……”

伪军少尉话刚开口,邰杠一个跨步来到他的身边。

笑眯眯开口道;“老王,真是巧啊!在这遇到你!”

少尉感到莫名其妙,刚想发火,就感觉腰间被什么硬物抵住。

低头一看,腿肚子都吓软了。

通体黝黑的王|八|盒|子,是交朋友的利器。

伪军少尉哭笑道;“是啊!好巧,好巧!”

身后,两位伪军士兵,对视一眼,皆是一脸懵逼。

他们营长,不姓王啊!

其中一个小跑上前,一脸献媚道;“长官,怎么了?”

“不许动!”杨秀芹从怀里掏出李云龙送她的手枪,抵在伪军脑袋上喝道。

后面一个伪军见出了状况,刚把手里的枪端起来。

就被从楼上下来的张二子用枪抵住了太阳穴。

“扑通!”

三个伪军无一例外,皆是双膝跪地,痛快的举起双手。

异口同声说道;“好汉,有事好商量!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全家就指着我一个人活命啊!”

“我靠,你们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吧!”邰杠不得不为三人的台词点赞。

麻溜的将三个伪军绑起来。

张二子对着邰杠乐道;“排长,你和秀芹嫂子没受伤吧?”

邰杠望着地上的三个伪军,忍住了一键盘拍死他们的冲动。

喝了口茶道;“顺利得不得了,整个宪兵队空无一人,只有监所里有两个看守,一板子一个,我就带着秀芹嫂子大摇大摆走出来了。”

“嘿嘿,嫂子安全就好!”张二子冲着杨秀琴傻笑道。

那稚嫩脸庞,看得杨秀芹好笑的同时又满是感动。

可温馨的时刻没保持多久,酒楼老板坐不住了。

连连作揖,悲苦道;“爷爷!奶奶哟!你们闯了大祸,这可让我怎么办呐?你们回头拍拍屁股走人了,我这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啊?”

“老板,你做生意这么多年,难道这点眼力见都没有?这次小鬼子必定完蛋,平安县城解放了,八路军还会来找你麻烦?”邰杠拿起几样之前伙计采买的食物,边递给杨秀芹,边说道。

“你们三觉得呢?”一转头,又冲着地上的伪军问道。

“八路爷爷,小鬼子这次肯定完了。”少尉连连点头。

口中说着自己其实是忍辱负重。

打入小鬼子内部就是为了有一天策应八路军。

把小鬼子赶出中国。

“咳、咳!”邰杠听完,差点没被一口水呛死。

这家伙,声泪俱下,这表演能力。

我要不是看了三万部抗战剧。

我一定相信你说的是真真的!

一旁的酒店掌柜,心中却是一直在盘算。

这万一小鬼子真败了,换成八路军当家作主。

今天自己协助这几位,是不是给自己算成爱国商人。

商人嘛,总是无利不起早。

想到这里,掌柜的一咬牙,决定赌一把。

眼中露出狠色,凑到邰杠面前说道;“好汉爷!这三个狗汉奸,是要给城墙上到底小鬼子送吃食的,干脆,俺们一不做,二不休,在饭菜里加点料……”

邰杠听完,深深打量了酒楼老板一眼。

看得酒楼老板直发毛,仿佛邰杠的眼神能将他看穿一般。

没来由,后背居然冒出一丝丝冷汗。

“八路爷爷!出来采购的都是我兄弟,只要您能放我一马,我可以带着他们投诚,一起抗日啊!”伪军少尉一听,连忙开口求饶道。

“八路爷爷!华夏人不打华夏人,我们也要抗日。”另外两个伪军为了活命,也是连连点头道。

邰杠依旧面无表情,心底却是已经做出了决定……

话分两头,平安城外……

眼见为了炸开城门,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倒下。

李云龙看得心疼不已,口中直喊;“别打了,别打了!”

不顾漫天的炮火,运动到工事的最前端。

一扭头,将护住自己的段鹏推开,暴喝道;“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拉上来!”

“是!”二营长一个敬礼,领着四个战士跑到后面。

推出了一辆被玉米秸秆掩盖住的炮车。

迅速的来到李云龙身边。

城门楼上,山本一木正拿着望远镜向外观察。

一看李云龙连火炮都推出来了,瞳孔猛地一缩。

“大佐阁下,撤退吧!平安城守不住了!”一旁的副官,劝说道。

一门火炮,并不稀奇。

可在这种关键时刻,却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平安城的小鬼子,人手本就严重不足。

能守到现在,完全是占据地形优势的缘故。

如果城门被轰开,独立团将长驱直入。

无险可守,必败无疑。

“八格呀路!帝**人,绝不会撤退!”

山本一木眼中闪过寒光,冷声说道;“举起白旗,拖延时间,去把那个农村女人带来,和李云龙谈判!”

“嗨咦!大佐英明!”副官心中暗自高兴,毕竟不是个个小鬼子都视死如归。

这边,二营长的意大利炮刚装填完毕。

就看到城门楼,举起一面白旗。

“小鬼子这是要投降?”

李云龙看得云里雾里。

连忙挥手制止二营长的动作,道;“先别开炮,看看小鬼子要弄啥!”

“李云龙!”山本一木用鸟语喊道。

又由汉奸翻译转述,“别开炮,我想和你谈谈!”

“要谈条件可以,让你的人放下武器,从里面滚出来,我保证一个不杀。”李云龙回应道。

山本一木冷声回道;“李先生,从1937年开始,你见过有几个主动投降的日|本|军人?”

李云龙一听,一把将帽子拽掉。

大怒道;“那你他娘还谈什么?给我开炮!”

“你……”山本一木气极,但又不敢发火。

刚准备说两句软话,余光一撇,看到城下来了辆汽车。

自信的笑了笑,道;“李云龙先生,你不要如此无情,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女人死吗?”

“现在,你的老婆就在城下,所以我建议,我们双方停火十五分钟再行商量,否则,我不再保护你女人的安全!”

闻言,张大彪急道;“团长,小鬼子压根就没想投降,他们是想用秀芹嫂子做筹码啊!”

李云龙牙都咬碎了,双目喷火,怒吼道;“你少来这一套,你我都知道一分钟就能决定战斗的胜负,我李云龙不会拿自己士兵的生命去换自己的老婆!”

说完,目光紧紧盯着城门楼子,腿肚子不停打颤。

生怕下一秒,杨秀芹就被小鬼子推出来。

一秒、二秒、三秒、李云龙直感度日如年。

心中急得火烧火燎。

同他一样的,还有城门楼上的山本一木。

看着下面的汽车,简直是望眼欲穿。

“八格呀路!死啦死啦的!快把那个女人带上来!”

“大佐……”副官哭丧着连从汽车里出来。

喊道;“那个中国女人,不见了!”

“纳尼!?”山本一木浑身瞬时被抽干。

那个中国女人,她,她怎么能跑呢?

现在自己身陷重围,四面楚歌,全都要靠她解围。

她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一声不响就离开呢?

我要不要再到城里,随便抓个女人,送给李云龙做老婆?好用来威胁他?

李云龙从望远镜里看到山本一木便秘一样的表情,顿时想到什么,“看来是杠子那家伙!”

顿时大喜,冲着二营长喊道;“二营长。轰他狗日的!”

“轰隆……”

一声爆响,城门楼上的一切瞬时化为虚无。

李云龙振臂一挥,高声喊道;“兄弟们,跟我冲!”

“啊……”

战士们刚冲到城门处,发现城门打开了。

几十个伪军站立两旁,振臂高呼道;“打死小鬼子,不做亡国奴!”

“华夏人不打华夏人!”

嘶……李云龙倒吸一口凉气。

倒不是惊讶于这些伪军临阵倒戈。

这对于二鬼子来说,完全是常规操作。

李云龙发现城中的小鬼子全都是双手捂肚。

脸上的表情诡异不说,空气中竟然还弥漫着阵阵恶臭。

这仗打得,完全搞不懂了!

“团长!你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邰杠领着杨秀芹走了过来。

“老子就猜到是你小子搞的鬼,咋样,身体零部件都还齐全吧?”李云龙哈哈一笑,宽大的手掌在邰杠的肩旁上用力拍了拍。

然后,又对着杨秀芹笑了笑,大老粗一个,李云龙不会说什么情话,只是一脸庄重道;“秀芹,委屈你了!”

至此,平安战役结束。

李云龙和独立团一时名声大震,风头无两。

上级对整个独立团,自团长李云龙皆是不赏不罚,功过相抵。

回到驻地没两天,邰杠就又带着魏和尚、段鹏,三人在每个连队开始溜达选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