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团二营驻地。

“诶,邰副团长,怎么有时间到我这来了?”

沈泉一听战士汇报,邰杠领着魏和尚跟段鹏来了,高兴的跑出院子,迎接道。

“啊!是这么回事!”邰杠一把揽住沈泉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是奉了团长的命令,来你们营挑几个兵,加入团直属特战排。”

“嗯?有这回事吗?”沈泉眉头微皱,疑惑道;“我怎么没收到通知呢?”

“老沈!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格局当真小了啊!”

邰杠一脸严肃道;“特战排是干嘛的?这几次战役你还没看出来吗?数次保护了咱团长和政委的安全,你说,团长需不需要特战排?”

说完,端起桌上的大碗假装喝水。

却是悄悄给魏和尚使了个眼神。

“是啊!”魏和尚接过话茬,叹气道;“团长是好面子的人,不好意思直说,可我就怕下次再遇到危险的时候,没了特战排的保护,团长出什么危险哦!”

“邰副团长,我看算了吧!我跟和尚是团长和政委的警卫员,本就该为他们挡子弹,其他人,肯定要先考虑自己的!”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段鹏意有所指的说道。

“呦呵!”邰杠打眼一瞧,心底暗道,你跟和尚在一起时间长了,也跟着学坏了啊!

“啥?”沈泉突然有些激动,一拍胸脯道;“要是团长有危险,我沈泉第一个冲上去给他挡子弹。”

“好了,老沈,别生气了,段鹏他不是那意思!”

掏出兜里的香烟,递了一根给撅嘴坐在炕上的沈泉。

邰杠劝说道;“谁不知道你老沈!跟团长出生入死这么些年,啥时候将团长置于险地不顾过!”

沈泉扭头撇了邰杠一眼,又将他手里的香烟一整包拿了过来,才说道;“说吧!要多少人?”

邰杠一听,连忙从兜掏出一张纸条,递给沈泉道;“就按照这上面的来吧!”

“你这……”沈泉接过一看,眼睛瞪得像铜铃。

自己二营排得上号的好手,名字都赫然在列。

甚至连警卫员都没给自己留。

“要我说,还得是你们这些跟了团长多年的老人靠谱。”

“之前我去大彪的一营,刚一开口,大彪就把全营三十个好手全都交给我了,有会太极的,有会铁砂掌的,个个身怀绝技啊!”

“我都说让他留下几个,他硬是不肯,说什么他就算再难,那也没有团长的安全重要。”

“你说,这么贴心的兵,是不是咱团长的福气!”邰杠一阵摇头晃脑,吧唧着嘴,十分羡慕李云龙的神情,忽悠着沈泉道。

“警卫员,去把这上面的人都给我叫来!”沈泉也是个急脾气,听到老冤家张大彪都这么爽快,自然也不能落后于他。

搞定!邰杠三人互相对视一眼。

皆是看到了对方疯狂压抑的笑意。

……

接下来的半拉月,邰杠又带着二人将独立团的各个连队扫荡了一圈。

从各个营长,连长,排长的手中,连忽悠带威胁的,总共得好手一百人。

加上之前特战队活下来的五人,邰杠,魏和尚,段鹏三人,总共108人。

按照这个人数,邰杠顺理成章的建议李云龙,将特战排重新命名为梁山特战队,获得李云龙的批准。

为了将部队的作战能力提高,邰杠甚至将从天龙八部位面得到的易筋经拿出来,供战士们修炼。

当然,只告诉他们这是一门练气的功夫,以免节外生枝。

就这样,在把训练力度由原来加强两倍,练了一个月之后。

邰杠决定,把队伍拉出去,来一场实战,目标,黑云寨。

黑云寨的大当家叫谢宝庆,也是个苦出身。

因与村里的张大善人结仇,杀其全家,后落草为寇。

落草之后,谢宝庆凭借一身的好武艺和仗义疏财的手段,成为了黑云寨老大。

并且立下规定:谁都可以抢,就是不能抢穷人。

对此,黑云寨的土匪们认为穷人本身就没得抢。

又能顺水推舟落个好名声,倒也十分拥护。

他手下土匪多次伏击过鬼子、中央军、晋绥军的物资。

八路军的也照抢不误。

经过李云龙允许过后,梁山分队出发。

此役,邰杠还有一个非去不可的理由。

那就是干掉原著中,外号山猫子的黑云寨二当家,梁二虎。

将魏和尚牺牲的罪魁祸首,抹杀!

特战分队,全体装备的都是在这次平安战役中,缴获的山本特工队的美式武器。

另挑选一人朝狙击手方向培养。

每个分队十人,配备掷弹筒一门。

“我只给你们十五分钟时间,如果攻不下来,就换六、七、八、九、十分队上!”

率部围住黑云寨后,邰杠下令道;“一、二、三、四、五分队,出发!”

邰杠一直相信,有竞争才会有进步!

有时候,攀比不一定是坏事。

“是!”各个分队长低声应道。

随即在段鹏的带领下,如幽灵般,秘密潜入黑云寨。

紧接着,黑云寨内,不停响起枪响声和惨叫声。

9分35秒,信号枪响起。

邰杠满意的点点头,动身朝山寨里走去。

按照邰杠的吩咐,大当家谢宝庆、二当家山猫子二人都留了活口,被五花大绑于木桩上。

见所有人皆是走在邰杠的身后,谢宝庆知道他肯定是领导,连忙求饶道;“长官!我们黑云寨和八路军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和独立团更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长官为什么要带人攻打我啊?”

“诶!你说得蛮有道理!”邰杠反手从腰间抽出键盘,一脸赞同的说道。

谢宝庆一听,顿时以为邰杠要放了他,喜道;“长官,我……”

“请等一下,我先办件事!”邰杠一抬手,制止道。

“砰!”的一声,谢宝庆的脑袋连同绑住他的那根碗口粗细的木桩被砸个粉碎。

刹那间!颅腔内的血如同喷泉,漫天飞洒。

在场的梁山分队队员,基本都是分兵之后加入独立团,从来没见过邰杠杀人。

见此一幕,皆是头皮发麻,呼吸暂停。

还没来得及喘息,又是“砰”的一声,二当家山猫子也步了后尘。

站的近的战士浑身都被溅满鲜血。

脑海中皆是闪过一个念头。

以后打仗,一定得离邰副团长远一点。

那些投降的黑云寨土匪,更是吓得当场尿了裤子。

他娘的,这人比土匪还土匪!

“一个不留!杀!”

说完,邰杠折身向外走去。

对黑云寨土匪的求饶声,充耳不闻。

接下来的几天,邰杠干脆大手一挥,让各个分队单独行动。

目标就是周围五十公里以内的匪寇。

一是可以练兵,二来也是为当地老百姓做好事。

五日后,邰杠正式将梁山分队队长一职授予段鹏。

令他带队返回驻地。

自己则是带着张二子直奔太原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