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之下,太原城外的一片小树林中。

邰杠正在与张二子交代着什么。

“记住,只要我那边一得手,小鬼子必定大乱,

而你需要做的,就是趁小鬼子混乱之际,将他们的军火库炸毁,

随后,立刻出城,返回团部。”

“排长,那你呢?”张二子感觉邰杠好似在和自己告别一样,不安的问道。

“我肯定是要去干大事,记住,完成任务后,立即返回,不要等我!”邰杠这次的目标,是日军驻晋第一司令官,筱冢义男。

而日军第一军的司令部铁定是戒备森严。

邰杠自己都没有十足把握。

自然不会让张二子同自己一起犯险。

所以才再三叮嘱,如若到了约定的时间自己还没有得手,就让张二子立即撤退。

“排长,我不怕死,咱两一起去!”张二子却是坚毅的说道。

“得了,老子没想死!你也好好活着,别再废话了,服从命令,否则你就别当老子的兵了。”邰杠盯着张二子的眼睛,说道。

说完,邰杠返身一跃,瞬间,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凌波微步运行到极致,邰杠身后留下一道道虚影。

轻松躲过街上巡逻的小鬼子,邰杠顺利来到日军司令部。

一座灯火通明的大宅子。

筱冢义男确实怕死,即便是这么晚了,也还是站满了守卫的士兵。

稍费一番功夫,邰杠干掉了一个日军军官。

扒掉他身上的衣服,摇身一变。

成了这座宅子里的一个中佐军官。

然后,大摇大摆的朝着筱冢义男的办公室走去。

“还挺敬业哈!”邰杠面带冷笑,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坐在办公桌前写写画画的筱冢义男抬起头撇了一眼,好像觉得哪里不对劲。

仔细一看,这不是在平田一郎生日宴会上出现的八路吗?

自己的抽屉里还有他的照片。

筱冢义男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八路。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筱冢义男用生硬的华夏话说道。

桌子下的手,却是朝抽屉摸去。

当然不是为了拿邰杠的照片确认,而是里面有他的配枪。

“哼!可笑!”邰杠嘴角嗤笑一声。

旋即右手成爪,运起内力,朝筱冢义男一抓。

竟是用擒龙手将筱冢义男抓至身前。

“给你介绍个朋友。”邰杠话音落下。

筱冢义男还处于擒龙手,凌空抓取自己身躯的震惊之中未回神。

只看到一块板子在自己的瞳孔中无限放大。

速度之快,避无可避。

只听得“砰”一声响。

日军驻晋第一司令官,筱冢义男,猝。

门口守卫的士兵听见声响,慌忙推门进来查看。

刚好看到筱冢义男无头的尸体倒下。

‘扑通’一声,好似倒在这个士兵的心头之上。

“八格呀路!”长达一分钟之久,士兵终于醒悟过来。

抬起枪准备射击邰杠。

“嗡!”同一时刻,邰杠手中的键盘发出锋鸣之声。

散发一道乳白色的光,包裹住邰杠。

下一秒,就消失在这个世界。

“妈妈,我要回家!”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士兵,如同见了神迹。

跪俯于地,口中念念有词。

待到其他小鬼子来查看时,他一口咬定。

筱冢义男,是被神杀死的……

邰杠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回到了香榭花园的别墅中。

拿起手机一瞧,5月1日,上午八点整,劳动节。

一晚上的时间,这个世界并没有发生丝毫的改变。

依然如以前一样,给邰杠的感觉却开始有点陌生了。

亮剑位面的危机感和杀戮,与现实世界的和平安详。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回生二回熟,淡定地将身上的日军,军装脱下来烧掉后。

****倒是保留下来。

反正这么大别墅只有自己住,也不怕有人发现。

泡了个澡,躺在床上,邰杠细想着亮剑位面中的一切。

不知道张二子那小家伙有没有听话,安全回到驻地没有。

想着想着,竟是昏昏沉沉睡过去……

叮铃铃!

“敌袭!”邰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

呆滞两秒后,醒悟过来。

尴尬的摸摸鼻子,抄起床头叮铃作响的手机。

“萧月?”眉头微皱,下一秒,邰杠终是想起是谁。

“月姐,想我了?”

“对啊,今天有空吗?陪姐出去走走!”

邰杠笑道;“当然有空,正闲的慌呢!”

“那我来接你,你陪姐到御山泡温泉呗!”

邰杠一听,不加思索就答应道;“没问题月姐,不过到时候泡温泉,你可不许占我的便宜啊。”

“那行,我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

挂断电话,邰杠幻想着今天该是多么美妙的一天,来到了浴室。

“哇靠,这谁啊!”看着镜子内自己的倒映,邰杠悚然一惊。

看模样,自己已经二十七八岁了?

可是自己的实际年龄才二十三岁而已啊。

是啦!天龙八部两年多,亮剑又是三年,总共过去五年多的时间。

想一想,邰杠直觉得一阵后怕。

再多穿越几次的话,我人生不就结束了?

别人还会指着自己棺材板说,你看这小子,死得多年轻!

……

半小时后,萧月按照邰杠给的地址,开着一辆奔驰来到香榭花园。

邰杠刚一打开车门坐上去,萧月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要多注意休息啊,怎么才一个月时间,我看你苍老好几岁,年纪轻轻的,别把身体搞坏了!”

邰杠一听,满头黑线。

可萧月也是关心自己,耸耸肩。

转移话题道;“听说御山温泉生意很火,咱们去了能订到吗?”

“地方我已经都订好了,是托我一个朋友,她是丽山温泉的经理,走后门搞了张VIP套票!”

邰杠好奇道;“难道VIP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萧月神秘一笑,道;“奢华,秘密,到了你就知道了。”

……

约莫两个小时的车程,萧月驾车来到位于A市郊区的御山风景区。

“月姐,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啊,这面包牛奶备的还挺足。”邰杠啃着一块面包囫囵道。

萧月看了一眼前方似乎根本没有尽头的车队,苦笑道;“哪是啊!是我那个朋友说的,

每到国家的法定节假日,御山风景区有六成的可能会造成大堵车,最高记录整整堵了八个小时呢!”

邰杠擦了擦嘴,道;“我下去看一眼吧,这种情况往往都是发生车祸才能造成的大堵车。”

说完邰杠就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眺望了一眼,怪不得都说华夏人是龙的传人,堵车队伍之长。

前方拐弯处已经开始上山,完全就是盘旋着堵,交错着堵。

从这里到景区至少还有三公里的路程。

“小伙子,瓜子面包矿泉水,牛奶鸡蛋火腿肠,要不要来一份?”

突然,旁边出现了一位大妈。

应该是附近的居民,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

这叫喊的话语让邰杠想起了火车上的无敌小餐车,每次就是这样喊的。

最诡异的就是,往往过道里塞满了人。

连站脚的地方都极度困难,但是小餐车却依旧可以畅通无阻的过去。

此事已被许多网友列为华夏十大未解之谜里了。

“火腿肠咋卖的?”邰杠随意瞅了一眼。

发现那火腿肠就是最普通的一块钱淀粉肠,根本不是王中王。

“十块!”

“噗!”邰杠无语了,这些人还真是能坐地起价啊。

不过随意的看了几眼,卖东西的不止这大妈一人,而且买东西的更多。

没办法,不是每辆车上都像萧月一样早早准备好了干粮。

这大热的天,就算你可以不吃,难道还能不喝吗?

“小伙子,你到底买不买啊,别耽误大妈做生意。”

邰杠只能抱歉的说道;“有点贵,还是不买了吧。”

大妈撇撇嘴,立刻转向旁边一辆奥迪车上下来的大胖子,兜售了起来。

萧月的头伸了过来笑道;“没看出来嘛,小木工还挺会过日子的。”

“月姐,别调侃我了,你先到后座休息一会,我来开车吧!不知道这路什么时候才能通。”

说完,无聊的邰杠将眼光对准了身边不远处的胖子。

这货真是无愧于胖子的称号,呼啦的买了一堆,直接爽快的付了一百大洋。

这可把大妈笑的嘴都快合不拢了。

这时,奥迪车副驾又下来了一个年轻人,戴着一副眼镜,看着斯斯文文的。

“哥们,不错啊,居然舍得买这多东西。大妈等等,我朋友难得大方了一把,再给我来罐红牛!”

大妈差点把大牙笑掉,一罐红牛在她这里可是卖二十块钱的,赚翻了。

眼镜男随手从胖子的怀里拿过了一根火腿肠,直接咬了一口。

正要伸手去拿红牛,突然脸色痛苦至极,然后摔倒在了地上。

“火腿肠有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