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男说了一句火腿肠有问题。

然后就倒地口吐白沫。

大妈见状吓得魂不附体,扔下一百块钱撒腿就跑。

胖子却是不慌不忙,从兜里拿出一个喷雾,对着眼镜男的嘴巴喷了几下。

十来秒后,后者便像个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

这时,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去。

不过都在惊疑自己刚刚买的东西,到底还能不能吃。

邰杠看得一阵摇头,这哥俩,没多少钱的东西,至于用骗的吗?

那喷雾狗屁都没喷出来。

眼镜男口中吐出的白沫,也是事先就含在嘴里的道具。

不过他也懒的去揭穿,世界上这种事太多了,那管得过来。

最后又观察了一会前方长长的车队,邰杠也打算去车里眯一会了。

刚一转身,这胖子居然又拦住了一个路边吆喝的老头,再次买了一百块钱的东西。

邰杠皱眉,这死胖子,差不多得了,居然还一而再。

这老头的穿着来看,明显家境十分贫寒。

连续两次作案可就真的是有点过分了。

就连附近几辆车上的人,也看出一丝猫腻冲着胖子这边指指点点。

“嘿!这两年轻人!过了吧!”

“就是,老大爷估计要被坑了。”

但也别指望能有人站出来说些什么。

这年头,多管闲事反倒不落好的情况,太多了,好人寒了心。

网上这么多案例摆着,哪还有人敢轻易多管闲事。

邰杠摸了摸下巴,觉得有必要让这两个家伙走上正道。

此刻,事情已经进展到了眼镜男要红牛啃火腿肠的桥段。

邰杠正要动作,却是一顿,眼睛眯了起来。

因为这个看似路都走不稳的老头。

刚刚右手快速的在眼镜男身上点了一下。

而对方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可见老头肯定是个高手。

得,看场好戏吧,真是有趣的老头。

仿佛历史重演,眼睛男再次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老头照例惊慌失措,丢下一百元跑路。

邰杠看着老头精湛的演技,都快笑出了声。

胖子又熟练地拿出之前那个喷雾,装模作样的喷了几下。

结果几秒后发现自己的哥们,居然还躺在地上口吐白沫。

当下脸上有了些不自然。

再次蹲下去,看似是关怀,实则在其耳边小声道;“喂!可以起来了,别演过头了,等会真有人打120或者把JC召过来就不好玩了。”

可惜,眼镜男还是翻着白眼,吐着白沫。

直到这时,胖子终于发觉了一丝不对劲。

因为这一挨到近前。

竟然闻到眼镜男吐出的白沫里,居然有股子酸臭的味道。

“靠!眼镜你怎么了!”胖子晃动着,高喊着。

终于惊慌失措了起来,“叫救护车啊!出人命了。”

正如同小时候狼来了的故事。

此刻围观的人群都还以为这两人在演戏。

根本没有一个人上去帮助。

或者简单的拿出手机去打个电话。

邰杠皱眉,再这样下去,眼睛男铁定就没命了。

哪还能等到救护车过来。

虽然骗人是不对,但这种小骗至少罪不至死。

四下望了望,没有寻到那个老头的身影,邰杠决定出手。

右手微微抖动,一颗小石子飞速射向,之前老头在眼镜男上身上点击的地方。

“呕!”

下一刻,眼睛男吐出一大口白沫。

整个人显得萎靡不振,好似一夜来了八次。

虽然精神差了太多,但是任谁去看,都知道他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不过旅游什么的肯定是不可能了。

“年轻人,有点本事!”

冷不丁的声音响起,邰杠转头望去。

一个身着青色唐装,戴着一顶毡皮帽的老人正站在奔驰车的另一边。

半只脚掌悬空,底下就是悬崖峭壁。

仅仅一眼,邰杠便认出了这个老人,就是刚刚卖东西的老头。

低头看了一眼车里苏云,发现对方已经睡着后,邰杠迈动脚步走了过去。

“老人家轻功好生了得!”邰杠背靠在栏杆上,随意的说道。

老者则是眺望着远方,并没有去看邰杠。

嘴唇微微动了动,“这世界上哪有什么轻功,要相信科学!”

说完,老者纵身一跃。

邰杠;“???”

你纵身跳下几十米的悬崖,然后跟我说要相信科学?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话很,he! tui!

折身上了奔驰车,邰杠认真的看着熟睡中的萧月。

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睡着的女人最可爱。

“看的爽吗?”

突兀的话语出现,邰杠错愕了一下。

发现萧月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大眼睛仿佛在笑一般。

“好看。”抬杠憨笑道。

萧月白了邰杠一眼。

“好看什么啊,等会泡温泉的时候才好看吧,你是不是这样想的呢?”

邰杠拼命点头道;“我不是那样的人!”

萧月揶揄笑道;“你说说你,给你肉吃的时候,你偏偏不下嘴,不给你肉吃吧,你又想的不行。”

邰杠尴尬的笑了笑,如今网文世界需要爱与和平,编辑不让写,你当真以为我不想……

这时,前面的车子动了起来,看来应该是路通了。

可短短三公里的路,却是硬生生的磨了二十多分钟才到达。

停车,表明身份,服务员带着二人左拐右拐的才到达居住的地方。

一进房间,邰杠都愣住了。

这房间简直奢华到没朋友。

虽然只有一个卧室,但是其面积就达到了一百多平米。

而且还带着一个小院子。

那热腾腾的水汽上涌,谁都能够看出这是一个独立的小型温泉。

“这……月姐,这怕不止是VIP,是超级至尊VIP吧!”

萧月也是愣了一下,随即无奈道;“别问我,我也是一头雾水,确实豪华过头了,都是我那个朋友安排的。”

邰杠转了一圈回来后,对着已经躺在床上的萧月说道;“月姐,能给我讲解一下这么高大上的套房,为什么只有一个卧室外加一张心型大水床?”

萧月轻微动了一下,身下的水床立刻便是波涛涌动,哗啦哗啦的。

叮咚!

萧月正要说话,门铃声突然在这时响起。

邰杠走了过去将门打开,以为是服务员,却没想到是一位成熟的美女。

美女留着干练潇洒的短发,一身黑色西装包臀裙,显得裸露在外的皮肤,极度的白嫩。

面对邰杠赤果果的打量,按道理来说,美女应该是只有生气和害羞两种反应。

但让邰杠大跌眼镜的是,这美女也在打量他。

而且是那种肆无忌惮的打量,尤其盯着他某个地方一直在看。

“小姐,你找谁?”

美女这才回过神来,道;“小月在吧。”

邰杠恍然大悟,道;“哦,你就是月姐的朋友啊,快请进,月姐在床上呢。”

美女迈动的步伐突然停住,然后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邰杠。

“小月难道已经饥渴到如此程度了?刚刚住下就想先大战一场?”

邰杠感觉自己脑仁有点疼。

萧月交的这是什么朋友啊。

莫不是个写小说的,满脑子都是稀奇古怪的想法。

进入里面,萧月也迎了过来,两女立刻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潇潇,你也太铺张了,这房子不便宜吧,等会给你微信转账啊,不许不收。”

白衣美女潇潇佯装生气。

“你敢转试试!每年你给我寄的内衣都不止这个价钱了,对了,下次给我换成G杯的,感觉好像又长大了,好烦人啊,每天带着它们,顿感身体疲惫。”

邰杠捂脸。

大姐,你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呢。

说话能不能稍微收敛一点,而且无图无真相,你怎么证明你是G……

潇潇撇了一眼邰杠,然后继续对萧月说道;“小月,没想到你也到了找小白脸的地步啊。

不过说实话,这个是我见过的最正点的一个,晚上等我下班了可以一起开战吗?”

一旁的邰杠摇着头向卫生间走去,我还是先去洗洗干净吧!

太生猛了,这是要多么如饥似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