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木工,呼呼,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一会!”

“看吧,都给你说了,我们坐缆车多好,你非要亲自体验一下攀登的感觉。”

邰杠看着坐到一旁椅子上休息的萧月。

有些无奈的说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这种随时都带着两个E出门的人,能不累嘛……”

萧月白了邰杠一眼。

“两个E怎么了,你们男人还不是爱的死去活来的,要是两个A,指不定小木工你会嫌弃我到什么程度呢。”

邰杠立刻告饶。

“好了,月姐威武,我去给你买罐红牛,补充一下能量。”

走到小商店前面,这里的价格自然更是贵的离谱。

刚刚拿了两罐红牛,一道有着些许惊喜和意外的声音突然在他身边响起。

“杠,杠哥!?”

转头看去,邰杠乐了,居然是欧剋蹦。

“真巧啊!你女儿啊?”邰杠指着他身旁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孩打趣道。

“朋友,朋友!”欧剋蹦老脸一红,尴尬说道。

“杠哥,你来了我的地方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招待一下。”

“你的地方?”邰杠倒是没想到欧剋蹦的势力这么大。

连A市郊区最大的御山温泉度假酒店,竟然也是他的产业。

邰杠摆了摆手。

“不用麻烦,我就是陪一个朋友来玩玩。”

欧剋蹦点点头,“那杠哥,晚上一起在御山温泉度假酒店吃个饭吧,我今晚也住那里。”

“行,我待会联系你!”邰杠思索一会,答应道。

“杠哥慢走!”

……

两个小时后,邰杠都不得不向萧月竖起大拇指。

尽管汗流浃背,尽管身心疲惫。

但是萧月居然真的在没有邰杠的帮助下。

靠着自己的毅力登上了山顶。

要知道御山的海拔可是足有一千八百多米。

比之五岳中的泰山都还要高出一些。

“呼呼呼!我……我胜利了,呵呵,小木工,我上来了。”

拍了拍萧月的后背,邰杠笑着说道;“对啊,月姐,今天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休息了大概十分钟,萧月的呼吸逐渐均匀了起来,“好啦,欣赏一下高处的美景,咱们坐缆车回去吧。”

邰杠点点头,眼睛看向了远方。

在亮剑位面,厮杀了三年,好久不曾这么放松过了。

此时邰杠的心境,前所未有的轻松。

十五分钟后,邰杠刚要去买缆车的票,突然被一把拉住。

只见萧月右手指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玻璃栈道。’

转头看去,四个大字映入了邰杠的眼帘。

自从张家界玻璃栈道修建成功开放后,游客爆满,瞬间一战成名。

之后许多景区争相模仿,纷纷修建出了属于自己的玻璃栈道。

邰杠笑了笑,道;“月姐,你确定要玩这个?你现在的两腿可是有点发软哦!”

萧月坚定的点了点头,握紧拳头道说;“网上经常能够看到玻璃栈道的视频,觉得挺有意思,好不容易靠着自己上来了,我相信,我也可以征服这个。”

邰杠拉了萧月一把,道;“那就走呗,一会挪不动了可别让我背你。”

萧月撇撇嘴,道;“切!我有两个E,你恐怕还巴不得背我吧!那触感,你想想,肯定很不错!”

邰杠神情一滞,无奈了。

嘴上说着厉害,可进入玻璃栈道后,萧月几乎一步都不敢挪动。

更是吓的连眼睛斗紧闭起来。

就在邰杠以为她要回返的时候,萧月居然慢慢的适应了起来。

“厉害!”邰杠竖起大拇指说道。

虽然还不能像邰杠那般自如,但已经非常不错了。

看看其他的游客,有些自然也是胆子很大,几乎没有什么反应。

但是同样的一部分人就很尴尬。

有和萧月之前一样表现的,还有瘫坐在地上的。

更有甚者大哭着求自己的朋友背自己离开的。

每每看到这样的,萧月都会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就在这时,邰杠突然停了下来。

萧月顺着其视线看去,发现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女孩正瘫坐在玻璃栈道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低声抽泣着。

连萧月这种普通人都看到了女孩的身体在颤抖,可见被吓成了什么样。

在女孩身前几米处,一个男生正不断的开口鼓励说;“晓琳,你可以的,就两米的距离,你走过来,没问题,相信我!”

在这个男生的旁边还有几个男男女女。

有的也在加油打气,有的则是不停的在嘲笑。

邰杠这时候开口道;“月姐,这个女孩明显有严重的恐高症,不但爬到了山顶,还被带到玻璃栈道上,当真是交友不慎啊!”

萧月听过,也是气得两腮发鼓。

但是作为普通人,也只能如此泄愤一下。

这时,那个男人突然主动走了过去,然后将女孩抱了起来,说道;“晓琳,别害怕了,我抱你出去吧。”

那个晓琳听了,依旧双手捂着脸,却是猛点头,颤抖着说道;“我……我好像有恐高症,真的不敢,真的。”

“恩,我相信你。”

邰杠双眼眯起,手习惯性的朝腰间摸去。

拥有恐高症的人,对于高度的惊惧比之你拿枪顶在他头上还要可怕一万倍。

虽然不会弄出人命,但是有些精神弱小的人,之后的正常生活都会受到影响。

而之所以邰杠突然愤怒,是因为这个男生居然抱着女孩在原地踏步,还骗说正在向外走。

如果等会说到了,女孩睁开眼再次看到千米高空,真的会被吓成精神失常也说不定。

似乎感觉差不多了,男孩正要开口哄骗的时候,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小伙,我是一名老中医,你朋友患有严重的恐高症,如果你继续玩闹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男孩转过头看到了邰杠,当即冷哼道;“关你屁事!”

随即又对女孩柔声笑道;“晓琳,到地方了,睁开眼睛吧。”

邰杠无奈,再次出声提醒,道;“请不要睁开,他刚刚在原地踏步,相信我,你会受惊吓的。”

因为心态的原因,今天邰杠的脾气也是出奇的好。

这时,男孩还没有开口,他几个男性朋友直接将邰杠围拢。

七嘴八舌的攻击了起来,甚至有一个人还推了邰杠一下。

“你他妈谁啊!”

“就是!滚一边去,真他妈爱管闲事。”

那个男孩也再次冷笑开口道;“滚吧!老子今天心情好,你还老中医?老子还瞅你像我爸爸呢!滚!”

萧月见状,心头一纠!

已经在为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默默祈祷了。

但邰杠还是没有动手,反而是深吸了口气。

然后再次笑着对那个,似乎听了他的意见没有睁开眼的晓琳说道;“总之请你相信我,不要睁开眼睛。”

说完邰杠就准备转身走人。

今天难得的好心情,加上这几个小家伙年龄都不大,明显是在校学生。

怎么说邰杠也在亮剑位面当了三年的八路。

对祖国未来的花朵还是有点恻隐之心的。

可惜,他想放过,这些精神小伙却是不愿意。

其中一个稍微壮实一点的,直接一脚对着邰杠踹了过去。

“艹!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多管闲事!”

邰杠的耐心,也被这一脚终于彻底消磨殆尽。

微微闪身,这人直接踹向了玻璃栈道对着悬崖一侧的护栏。

旋即,邰杠一步跨出,左手抓住这人的后脖颈,右手拉住其后裤腰。

下一秒,让所有游客惊声尖叫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憨憨整个平行着,被邰杠完全放到栏杆之外。

这种视觉效果可要比隔着玻璃强烈多了。

听听小伙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能体会,“救命啊!保安!JC!消防员叔叔!”

短暂的两秒悬空,在这个男生感觉却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邰杠将他扔了回来,然后盯着那个还抱着恐高症女孩的罪魁祸首,嘴角露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

“小子,该你体验一下恐高症患者的内心了。”

男孩瞬间脸色惨白。

余光撇了一眼他的好伙伴,此刻如同一滩烂泥一般坐在玻璃栈道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回身对邰杠就是一个卑微的笑容,道;“我错了,这就抱晓琳出去。”

开玩笑,单单直接将一个人平举起来,而且看那不费吹灰之力的摸样。

这就已经是变态级别了,他要是还敢挑衅。

万一等会邰杠手滑了,他不得直接去阴曹地府找阎王爷报道了。

邰杠满意的点点头,教育道;“记住,玩笑可以开,但不要太过分了。”

这时,工作人员冲了过来。

那几个人在邰杠威胁性的眼神下,都不敢站出来指证邰杠。

反而还要昧心的说邰杠是他们的朋友,一起玩呢。

工作人员二话不说,直接将邰杠和一干人全部赶了出去。

那样的动作是玩的吗?

万一掉下去,他们全部都得丢饭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