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御山温泉度假酒店的时候,月亮已经悄然悬挂于半空。

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看着小说《键来》。

邰杠听到了卫生间的门打开了。

“月姐,你洗完了?”随手将手机放下,邰杠问道。

萧月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笑道;“对,怎么?你有想法?”

邰杠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咱们下去吃饭吧!我约了个朋友!”

“我去吹头发,你可千万别洗澡,不然晚上我朋友潇潇真的会过来耍流氓的。”

邰杠一听,心底乐开花,这貌似应该是男人最喜欢的吧!“这天真热,好想洗澡啊……”

二十分钟后,二人来到了一楼的餐厅里,找到欧剋蹦。

因为萧月在场的关系,两人也没有深谈。

邰杠只说是以前的朋友,在这遇到了,用完晚餐,邰杠便跟着萧月回了房间。

邰杠此时有些紧张,因为接下来必然是重头戏,泡温泉了。

萧月向邰杠抛了个媚眼,道;“小木工,你先去吧,月姐我去换件衣服。”

邰杠木讷的点点头,手上的动作却是奇快!

三下五除二便穿着一条内裤杀向了院外。

在亮剑位面苦了三年,现在邰杠已经被男人本性所支配着。

“呼!舒坦!”刚一进入水中,暖意顿时席卷全身,邰杠长长出了一口浊气。

也就是几秒的功夫,处于‘葛优瘫’正惬意享受毛孔舒张快感的邰杠,听到了有人下水的声音。

转头看去,差点喝了一口洗澡水!

正常来说,这可是独立的VIP温泉院子,肯定,也一定只有萧月会下水。

但是这个人偏偏酒不是萧月,而是她豪放的L色P朋友潇潇。

此时,潇潇裹着一条白色浴巾。

一边看着邰杠,一边双手动作了起来。

下一秒,那条浴巾便离开了它原来的位置。

如今只露出双肩的潇潇自然会让人“想入潇潇”。

尤其这温泉池又不大,二人相距自然也不会远。

“潇……潇潇姐,你怎么也来了?”

潇潇抿嘴一笑,道;“呵呵,五一假期,游客实在太多了,我好累,自然要泡个温泉解解乏啊!

小月是我的好姐妹,来陪陪她难道不可以吗?”

邰杠茫然的点点头,附和道;“啊!可以,绝对可以!”

可是你现在那一举一动,撩拨热水的姿势是几个意思。

偶尔轻咬下唇又是几个意思。

尤其是那时刻都在挑衅的眼神,邰杠的大脚拇指,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啪嗒!”突然,脚丫子触碰地面的声音响起。

“嘶!潇潇,你太过分了啊!居然利用职务便利私闯我的禁地,小心我举报你。”萧月双手环胸,故作生气道。

潇潇双眼紧紧盯住邰杠,揶揄道;“小月,你是指哪个禁地啊!”

萧月翻了个白眼,同样裹着大浴巾下了水。

依旧是将浴巾再次扔了上去,便又成了“想入月月!”

此时三人的站位如同烧香的大鼎,一人占据一方。

二女一举一动,暗暗较劲。

邰杠对此苦不堪言,还好此时位于水中,不然又要被屏蔽章节了!

这个潇潇,比之萧月更加可怕。

“潇潇,你肯定不会相信的,我现在完全是两腿发软,浑身无力啊,泡温泉太舒服了!”

潇潇惊讶,捂住了自己的嘴,不可思议的声音从指缝中流转了出来。

“天呐!小月,你……你不是说要和邰杠去爬山吗?居然骗我,老实交代,大战了多少回合你才能到两腿发软的地步。”

说着,潇潇目光随即转向邰杠,两眼中仿佛有精光射出,如同狗看见一坨新鲜屎。

“妈呀!那邰杠到底有多强悍,我刚才看他走路完全就是没事人一样啊!”

萧月败下阵来,双手捧起热水狠狠的洗了把脸,道;“大姐,我们能不能好好的交流。今天我没有坐缆车,靠着两条腿爬上去的,明白了吗?”

潇潇脸上不见丝毫尴尬神色,道;“厉害!确实厉害啊,带着两个E都能爬上去,看来哪天我是不是应该挑战一下,带着两个G去爬山啦!”

萧月突然叹道;“潇潇,你这个性格,让我怎么说,这么大年龄了,你真的不打算结婚了吗?”

“结什么婚!我早说过了,这辈子都不会找男朋友的,更别提结婚了。”潇潇闻言,瞬时一脸不屑道;如今钱也不缺,想男人了找两个来玩玩,玩完给钱走人,这种生活才是我想要的。”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想法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今的社会,有根本就不想结婚的不婚一族。

同样还有结了婚不要小孩的丁克一族。

更别提同性恋、双性恋这些,都是每个人纯粹的自我选择,谁也无法去批判谁。

邰杠不但没有因为这个,对潇潇有什么异样的眼神,甚至想说;“姐姐,我胃不好,就想吃口软的!”

一通想法过后,邰杠悲剧的发现潇潇再次盯上了他。

“比如我们的小木工,这脱了上衣才看出来,肌肉的线条太有美感了。”

哗哗哗!水波涌动,潇潇移动到萧月的身边。

完全没有回避邰杠的意思,直接开口道;“小月,打个商量,今天晚上这盘菜你是吃还是不吃?”

萧月快速扫了邰杠一眼,捏了一下潇潇的嫩肉,柔声说道;“一边去。”

邰杠已经是忍耐到了极点,打算找准时机直接开溜,先去欧剋蹦那里躲一躲。

这边,潇潇开始不停的撒娇,萧月秀眉微蹙,突然,脑中闪过一丝亮光。

她上次装醉就是想吃了邰杠,但奈何最后关键时刻邰杠居然忍住了,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忍者神龟。

而潇潇,萧月也很清楚,某方面的能力相当出众!

如果让潇潇去尝试挑起邰杠的欲|望,说不定今晚她真的有可能成功。

想到这里,萧月便伏在潇潇的耳边小声嘀咕起来。

邰杠真的是用尽了全力去倾听,但却根本没有什么卵用!

女人在说悄悄话这方面,当真是天赋异禀,仿佛自带***。

终于说完,潇潇不停的打量着萧月。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邰杠不是小白脸。

而是萧月真的喜欢的对象,这简直太有趣了。

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能够让萧月都动了心。

“就这啊!小事情,反正我也是这样想的,瞧好了,看我怎么表演!”

邰杠感觉很不对劲,正打算要跳出温泉,突然传来了萧月的惊呼声。

“小木工!你后面那是什么东西!”

邰杠诧异,有东西靠近,自己会没有一丝察觉?

惯性使然,他转头看了过去,但却什么都没有,“月姐,你看到了什么?”

萧月眼神有些躲闪,结舌道;“没……可能是眼花吧!”

邰杠耸耸肩,没有在意,却发现整个温泉池里已经没有了潇潇的身影。

正疑惑潇潇是不是已经走了的时候。

身体仿佛触电一般,突然一个紧绷。

因为水面之下,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撩拨自己的小裤裤。

……

温泉池中,不可描述的一幕正在上演!

而邰杠,此时面容古怪,又带着些许的享受,无奈看着面前水面上不断冒出的泡泡。

这……用李云龙的语气来讲,这个潇潇也太他娘猛了吧!

那话怎么说来着,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呗!

水中不断传来的感官,让邰杠处于天人交战之中。

就在狠下心打算挣脱之时,萧月却不知何时到了他的身边。

两只手搭在邰杠的肩膀上,脸上有种调侃的意味,揶揄道;“小木工,你怎么了?”

邰杠是真的尴尬了,双飞,想是敢想,真实施起来,就……

“月姐,你能先让潇潇姐出来吗?”

萧月故作一脸疑惑道;“出来?潇潇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出来?”

争眼说瞎话,一直都是女人的技能之一,这明明还有一个潜泳的。

邰杠双腿一颤,再继续下去,真要出事,故意把脸一板,道“月姐,别闹了!”

呜~

萧月突然身体前倾,从后面抱住了邰杠。

要知道萧月此时,只穿了泡温泉时该穿的衣服。

前后两边同时袭击,邰杠感觉自己就像二营长的意大利炮,随时都有可能发射。

“你……你们这是在玩火!”

萧月在邰杠的耳垂边吹了一口气,幽然说道;“小木工,让我看看你的火到底能烧多旺!”

噌!噌!噌!

火真的烧起来了。

不过不是邰杠的火,而是不远处,此时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萧月暗道一声不好,急忙伸手下去一把将潇潇拉了起来。

“哎呀,干嘛啦,人家正爽……妈呀!”

潇潇的抱怨戛然而止,

因为顺着萧月的手指,漫天的火光映入眼帘,一览无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