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又是一个没有丧尸的城市!”

克莉丝朵透过防爆车的车窗,看着空荡荡的城市,没有任何丧尸活动的迹象,很是疑惑。

邰杠看着空荡的城市,说道:“不是没有丧尸,应该是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丧尸聚集。”

克莉丝朵看了一下地图,说道:“前面,再往前不就是浣熊市了吗,难道这些丧尸都去浣熊市了?”

邰杠说道:“想来是的。”

防爆车越接近浣熊市。

就越能发现周围城市内的丧尸的异样状况。

好像面向浣熊市的方向,有东西在吸引着丧尸。

让丧尸不自由的向着浣熊市聚集。

而丧尸向着浣熊市聚集,应该是保护伞公司对人类的审判日就要到了。

不知道,爱丽丝现在是在浣熊市里。

还是在来浣熊市的路上。

“看来要加快速度来,没戏看可不好。”

邰杠踩了一下防爆车的油门,加快了一些速度。

……

通过浣熊市唯一链接外界的大桥。

邰杠的防爆车算是正式进入了浣熊市的范围内。

看到了这个在电影中虚构的城市。

进入浣熊市区。

克莉丝朵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指着远处的一栋破败的大楼,说道:“亲爱的,哪里好像有人活动的迹象,我们要不要过去?”

邰杠顺着克莉丝朵的手指望去,只看了一眼,就否决道:“不,我们要去浣熊市核|爆的地方,哪里去了,咱们也帮不了什么。”

克莉丝朵指的地方,应该就是浣熊市人类唯一的聚集地。

也是电影里,最后幸存的一群人。

奈何,邰杠并不关心这些。

他更关心的是,保护伞公司在浣熊市内的地下基地。

有意避过那栋人类的集聚地大楼,邰杠将防爆车停在了核|爆的中心地带,圆形大坑的边缘。

克莉丝朵看着眼前震撼的一幕,向邰杠问道:“亲爱的,这里就是浣熊市曾经被国家轰炸的中心,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嗯,就是这里。”

接着,邰杠又指着巨大的深坑说道:“保护伞公司在浣熊市的地下基地,就在眼前的这个深坑里。”

克莉丝朵问道:“那我们要下去吗?”

邰杠说道:“是的。”

目测了一下深坑的深度,感觉防爆车好像不能平稳的开下去,冒然开下去,很容易造成翻车。

得到结论,邰杠对克莉丝朵说道:“看来我们要暂时放弃防爆车,徒步走下去了。”

克莉丝朵看着邰杠道:“嗯,你去那,我去那。”

走出防爆车。

两人来到深坑边缘,邰杠将克莉丝朵抱了起来,轻声道:“走了,我们下去看看。”

在克莉丝朵一阵惊呼中,邰杠安稳的落在了深坑底部。

然后,他并没有放下克莉丝朵,就这样抱着。

开始快速的向着保护伞公司的地下基地入口掠去。

快速的通过入口。

越过那几扇巨大的涡轮风扇。

邰杠抱着克莉丝朵再一次提速,想要更快的进入保护伞公司地下基地的核心区域。

因为他知道,从进入保护伞公司地下基地入口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进入了保护伞公司的监控之中。

也就是说,他已经在红后的监视之下了。

估计,位于地下基地核心区域的威斯克,已经在观看他闯入基地的监控录像了。

这样一来,掌控整个浣熊市保护伞公司地下基地的红后,一定会在威斯克的命令下,对他的闯入进行阻挠。

而他,很不喜欢像爱丽丝那样,玩闯关游戏。

“轰。”

内力运起,用力踹倒一面阻挡去路的闸门,邰杠对着空气说道:“红后,我知道你能听到,我不管你现在是听命于威斯克,还是艾萨克斯博士,最好别设置这些障碍,对我没用。”

几秒后。

邰杠的身侧出现了一道门。

空气中,响起一个声音。

“洛杉矶神秘人,欢迎进入保护伞公司的私人领地,你可以通过这一个通道见到我。”

邰杠对声音问道:“威斯克?”

“是的,洛杉矶神秘人,我们本该在阿卡狄亚上见面,可惜你没有出现在哪里,现在我们可以第一次见面了。”

邰杠抱着克莉丝朵走进那道出现在身侧的门,说道:“可惜,我要见的不是你,你不过是这场游戏里的小喽啰。”

……

同一时刻。

地面之上。

早已经抵达浣熊市的爱丽丝,遇到了昔日的伙伴克莱尔。

告知了,艾萨克斯博士正带着大批的丧尸进入浣熊市,想要毁灭所有人类的消息。

并且,帮助克莱尔一起抵挡丧尸的到来。

过程中,爱丽丝试图从浣熊市内幸存的人类中召集人手。

等到夜晚降临,进入保护伞公司的地下基地。

去寻找人类最后的希望。

一切也即将开始。

……

丧尸在浇满汽油的大楼中燃烧。

爱丽丝看着眼前的一幕,看了一下手腕,红后设置的时间进度,对克莱尔沉声道:“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必须要去保护伞公司的地下基地,蜂巢,从那里找到结束这一切的解药。”

克莱尔拿着武器道:“我跟你一起去。”

医生,也是克莱尔的恋人上前道:“我和你们一起去,反正人类快没了,总要赌一把。”

“还有我。”

“爱丽丝我们可以跟你一起去。”

“赌一把。”

……

蜂巢。

保护伞公司在浣熊市的地下基地。

在爱丽丝和克莱尔与其他人进入蜂巢前。

邰杠已经带着克莉丝朵站在了升降梯上。

准备进入这座庞大的地下基地的核心区域。

升降梯在红后的控制下,开始启动。

克莉丝朵感觉到脚下的升降梯开始降落,问道:“亲爱的,我们这是要进入什么地方?”

邰杠说道:“诺亚方舟。”

克莉丝朵不解道:“诺亚方舟不是一艘船吗,而且那也只是出现在圣经中的神话。”

邰杠指着四周道:“看,这就是保护伞公司建造的诺亚方舟,位于地底的诺亚方舟。”

克莉丝朵看着周围,惊异道:“这是什么?”

升降梯降落的过程中,四周的楼层里。

竖立着无数设计华贵的长方形盒子,每一个都有一人多高。

放眼望去,就像是进入了某个奢华的陵寝墓地。

邰杠回忆了一下电影中的内容,随意道:“这些都是低温储藏器,也可以叫做人体休眠仓,是用来让人进行休眠,保持休眠前的生命体征,在某个特定时间醒来的设备。”

克莉丝朵说道:“里面躺的都是人类?”

邰杠点头道:“对,这里面躺着的都是保护伞公司的高层,以及那些在世界上拥有权势,还有财富的人。”

“这里面,没有一个是穷人。”

克莉丝朵不解道:“为什么?”

邰杠不屑道:“因为这些人在这里等待着病毒蔓延全世界,等待着世界上所有的人类毁灭,然后再从这些如同棺材的休眠仓里爬出来,接管一个全新的世界。”

克莉丝朵有些情绪波动道:“难道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病毒爆发,不顾人们的死活,那可是几十亿的生命。”

邰杠将克莉丝朵搂在怀里,低声问道:“为什么要顾忌其他人的死活,当除他们以外的所有人类都死了,留下一个干净的地球,他们可以享受到更多的资源,更多的财富,更多的一切。”

克莉丝朵抬头道:“这不公平,普通人难道就没有活下去的权利了吗?”

邰杠低头吻上克莉丝朵有些颤抖的嘴唇,道:“公平,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公平,从人类诞生开始。”

“野蛮时代,身体强壮者拥有更多的配偶和选择配偶的权利。”

“文明出现,人类开始拥有剩余价值,公平就更加不会存在了,少数人占有更多的剩余价值,掌控大多数的资源,支配其他人为其服务,为他们创造更多的剩余价值,供其玩乐。”

邰杠看着四周,那些低温休眠仓,接着说道:“圣经中,上帝在引发洪水毁灭世界的前夕,可曾征询过所有的人类,还有所有的动物。”

“没有。”

“上帝也只不过是从人类中挑选了他看的顺眼的诺亚一家,吩咐其建造了诺亚方舟,再让诺亚一家从所有的动物中挑选了一公一母装上船。”

接着,邰杠话锋一转道:“更何况,这场全世界感染病毒的灾难,还是保护伞公司亲自策划的,为的就是毁灭所有的人类,怎么可能会去跟所有的人类讲公平?”

残酷吗?

其实一点都不残酷。

只不过是,当这件事情降临到人类自己的身上,克莉丝朵才会觉得很残酷。

其实,类似的事情,人类自己做过了不知道多少次。

为了保护羊群,保护一些食草动物,人类开始大肆的猎杀狼群。

当人类看到羊群,食草动物快要将草原吃光了,影响了草原的生态平衡。

人类又开始将狼群放归草原,来猎杀羊群和其他的食草动物。

以达到一种人类自认为合理的自然生态平衡。

可见人类将这种平衡玩的很顺手。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保护伞公司会把这种手法用在人类身上。

以一种无情的手段,毁灭地球上几十亿的人口。

以达到让地球资源平衡的目的。

而这种人为执行的手段,从来就不会有公平可言。

不管是现实。

还是电影里。

执行者、富人、权力者,对世界有影响力的人,都会比普通人拥有更多活下去的机会。

尤其是在一场人为制造的世界末世灾难面前。

公平,从来就不属于普通人。

也没有人会在乎普通人的死活。

因为,那并不重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