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一生缘是A市,甚至整个省内都是数一数二的珠宝集团,韩氏集团旗下的品牌连锁店,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来这里出售这些金币。”

邰杠将手中的生化金币扔回手提箱内,端起茶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不管是对生化金币的成色检查。

还是汇报总部。

甚至是*****信息,联系方式。

这些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一生缘收购这些生化金币,付给他应得的现金。

至于说,银行卡里突然多出来大笔的资金,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邰杠在打算出售生化金币套取一些现金的时候,到也想过。

不过,再想到五百枚生化金币,放在现实中,最多也就是价值四百多万。

并不算太多的资金,跟中一张彩票差不多。

即使有麻烦,也不会太大。

想到这里,邰杠点头道:“这些金币,在A市,也只有你们一生缘能够收下,所以你刚才的要求我都同意。”

交易达成,方小琴起身笑道:“那真是谢谢先生对我们的理解了,我一定向总部为您争取一个满意的收购价格。”

检测。

生化金币为万足金,纯度罕见。

汇报。

拟定价格。

……

一切程序走完。

邰杠怀揣着存有七百万的银行卡,表情淡定的离开了一生缘珠宝店。

“邰先生欢迎您下次光临。”方小琴为邰杠推开玻璃门。

“希望下次不是来你这里卖黄金,而是买珠宝。”金钱落袋,邰杠临走时,对方小琴开了一个玩笑。

闻言,方小琴很是期待道:“那一定,到时候,我会亲自为您服务。”

……

接下来的日子,邰杠就有得忙了。

超级计算机是不要想了,那是动辄几十亿的东西。

一大片计算机群体,也不是一个小小的房间能够放得下的。

而且单单耗电,一天可能就要烧掉几十万。

不过和白后商量了一下,倒是在网上,暂且定了几十台高配置的电脑,红后自己编写程序,连接起来。

对白后来说,自己编写几个AI相对比较高的智能程序,倒是勉强够用了。

白后现场指导,邰杠把这几十台电脑连接起来,都足足花了好几天的时间。

再用白后自己编写的程序启动,实现十几台电脑如一台般同步运行,计算能力,立马大大增加了。

“我们可真的要赶紧赚钱才行,就这样的配置,连我百分之一的运算能力都发挥不出来。”

作为保护伞公司最核心的人工智能,白后的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耗费了数百万人民币组装起来的电脑,对白后来说,依旧只能算是破烂货。

运行能力提升了,自然耗电也更大。

邰杠又忙着找电力公司,申请开户,挂上三相电,再加上线路改造。

就改造电力,组装电脑等等,为了能多发挥一些白后的能力,可足足耗费了十几天的时间。

……

话分两头,就在邰杠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A市一生缘珠宝店的门口,有一辆宾利欧陆停了下来。

作为店长的方小琴正站在店门口迎接。

下一秒,里面下来一位冰山美女。

漂亮的脸颊有着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冷静,高挑的身材,在一身职业套裙下,不失女人的魅力,又有职场的简洁干练。

这简直是一位在职场上充满回头率的美女。

“韩总!”

方小琴看到从轿车里下来的美女,连忙向前紧走几步迎接道。

刚下车的冰山美女轻声道:“方店长直接去你的办公室说。”

“好。”

方小琴点头,伸手在前面引路。

她迎接的这位美女,正是一生缘珠宝店母公司的执行副总裁。

以二十八岁成为东海省,著名珠宝集团韩氏集团副总裁的韩雪。

至于成功的秘诀。

无他,从姓氏上就能够看出来。

很明显的裙带关系。

韩氏集团是一个典型的家族式企业。

韩雪作为韩氏的千金大小姐,唯一的继承人,从海外留学归来后,自然而然的就接任了集团副总裁的职位。

并且在近几年来,逐渐的从她的父亲手里接管起整个集团的事务。

还好的是,韩雪并不像国内大多数富二代那样坑爹,败家。

整个集团被她管理的井井有条,充分表现出了对商业管理上的天赋。

让整个集团,在稳固东海省的基本盘的情况下,拥有了宽展业务,扩大市场规模的能力。

只不过,蛋糕只有这么大,你拿走的多了,别人手里的就会变少。

在韩雪对东海省周边的几个邻省的珠宝市场进行扩张时,自然而然的就动了别人手里的蛋糕。

这让邻近几个省的珠宝业同行很是不满。

再加上她的年轻气盛,雷厉风行,很是得罪了邻近几个省的珠宝业的同行一番。

本来大家相安无事,各自在各自的盘子里吃饭,互不侵犯。

没想要,韩雪竟然打破了这种平衡,想要去别人盘子里夹菜,想要抢别人手里的盘子。

这种事情谁会同意?

在这种情况下,引发了韩氏集团最大的危机,。

遭到周边几个邻省的珠宝业同行的联合抵制,多方围剿。

……

“这就是你说的那些金币?”

韩雪坐在方小琴的位置上,看着摆在办公桌上的金币,那些邰杠出售的生化金币,从中拿起了一枚。

站在一边的方小琴汇报道:“是的,韩总,这就是今天咱们珠宝店收购的一批金币。”

韩雪接着问道:“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确定不是同行派过来试探我们的?”

这段时间,为了应对同行业的手段,她可以说是伤透了脑筋,快有些疲于奔命了。

第一次,让她由衷的感觉到,国内的商业,并不如国外的商业规则纯粹,直白。

还好的是,她的父亲在这个行业内沉浮几十年,集团又是东海省著名的企业,才能让她不至于承受对手的盘外招。

但是这也只能确保对手不用商业以外的手段,并不能避免对手使用商业手段的打击。

“应该不是,这批金币是一个年轻人来店里出售的,他还留下了身份证明,联系方式,并不像是一个商业间谍的所为。”

方小琴回忆着与邰杠接触时的经过,接着说道:“这些金币除了像是私人制作的纪念币以外,还有一个奇特之处。”

韩雪看了一眼手中的金币,繁琐的花纹,独特的设计……

其中一面,还有一个唐草纹交织出来的汉字。

‘杠’字。

她认同了方小琴的说法,转而很是好奇这些金币有什么奇特之处。

“奇特之处?”韩雪仔细的看了一下手中的金币。

方小琴说道:“是的,经过检测,这些金币的纯度异常高,可以说,在纯度上要比万足金还要纯。”

想了一下,她接着说道:“如果在黄金纯度的规定上,还有更高的标准的话,这应该是我从事黄金珠宝行业十年来,见过纯度最高的黄金了,估计在熔炼这批金币时,掺杂一定量的低品质黄金,所得到的黄金成品,应该也会是万足金。”

方小琴的解释,很是让韩雪震惊。

这让她多看了一眼手中的金币,也开始好奇起来,是怎么样一个年轻人出售的这些金币。

如果邰杠听到这番言论的话,一定会撇撇嘴说道,我融了这么多黄金铸就的金币,当然纯了。

方小琴见韩雪不说话,便接着说道:“韩总,这些并不是我要向总部汇报的原因,我汇报的是,在这位年轻人出售这批金币时,曾吐露出,这只是他手里金币的一部分。”

“真的?”韩雪一喜。

方小琴点头道:“是的,如果这位年轻人手里剩下的金币够多的话,我们收购过来,至少可以解一下一生缘缺少黄金的燃眉之急。”

五百枚金币,一万五千克,三十斤。

哪怕在这个基础上,翻上一番,也足够一生缘维持一段时间,不至于柜台没有黄金制品出售。

这段时间,也可以为韩氏集团腾出更多的时间,去寻找其他的黄金来源的渠道,来突破对手的联合封锁、围剿。

韩雪靠在椅子上思考起来,手里攥着邰杠出售的一枚生化金币。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从韩氏集团总部,驱车两个小时,从东海省的省会赶过来的原因。

自从遭受到东海省周边几个邻省的同行业对手的联合围剿以来,韩氏集团在黄金的来源上,已经被对手联合切断了。

整个趋势,正向着最恶劣的方向发展。

这些同行业的对手,更是将围剿的范围,从黄金慢慢的扩展到珠宝这一大类上。

大有将韩氏集团绞杀后,座分整个东海省黄金珠宝市场之势。

邰杠售出的这五百枚生化金币,是自韩氏集团被联合围剿以来,私人出售的最大的一批黄金。

这让整日里焦头烂额的韩雪看到了希望,不惜驱车两个小时,也要来A市的一生缘珠宝店看个究竟,了解一下实情。

良久。

思考过后的韩雪对方小琴吩咐道:“将这个人留下的资料拿给我。”

说完,她将手中攥着的那枚生化金币放进了随身的手提包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