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国际机场。

“尊敬的旅客,前往……的航班即将起飞,请没有登机的乘客尽快登机。”

“尊敬的乘客,……次航班将延迟一个小时抵达。”

机场的登机楼内,登机,延迟的广播不断。

此时,邰杠一身轻装,手里拿着机票,正准备通过前往香岛的贵宾登机口。

人生第一次坐飞机。

邰杠并不想亏待自己,没有购买经济舱的机票。

而是选择购买了商务舱的机票,打算享受一把社会精英的待遇。

毕竟兜里有钱了。

“先生,请出示一下您的机票,以及相关证件。”

机场的检票人员轻声一句,接过邰杠递过来的机票,与相关证件,在检查了一遍后。

检票人员又轻声说道:“先生,我看到您办理了行李托运,显示的是易碎贵重物品托运。”

邰杠点点头表示知道。

检票人员接着说道:“这样的话,为了安全,您的行李将不能与您同时抵达香岛机场,最晚次日才能到达,到时候,我们会通知您前来机场海关领取您托运的行李。”

“嗯,我知道了。”邰杠点头表示了解。

这些托运的行李里,装着二十件从生化危机位面带回来的唐代瓷器,每一件瓷器都用精美的木头盒子盛放起来。

随便拿出一个盒子出来,都会让人认为里面装着的是一件价值不菲的物件。

这也是邰杠所要达到的目的。

如同好马配好鞍一样,珍贵的东西,也要有一个足够好的器皿去盛放,才能够引起人们的注意。

不至于珍珠蒙尘。

对于邰杠为什么要将,从生化位面带回来的唐代瓷器进行托运,不直接放在小键盘的储物空间中带去香岛。

这其中是有原因的。

一是为了合理化,人生活在现实中,总要遵从一些社会上的规矩,让整个事情有迹可循。

至少在他没有足够的实力打破社会的规矩时,规矩还是一定要遵守的。

那天在网上查找关于古董、古玩资料的过程中,查到了一些有关于国内古董、古玩、文物出入境的资料。

不知道是真是假。

为了省去麻烦,邰杠只挑选了二十件,没有将全部的古董都拿出来。

拿回检票人员手里的机票、证件,邰杠通过了检票口,前往登机,飞往香岛。

……

次日。

清晨。

香岛,九龙尖沙咀,梳士巴利道22号。

半岛酒店总统套房。

睡醒的邰杠从柔软的床上坐了起来,迷糊着双眼,打量着酒店总统套房的卧室。

以前做梦都不可能想象到的一切,如今实现了。

真的是难以想象,似梦似幻。

这也让他不得不感慨道,果然有钱人的快乐,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

以邰杠所住的这套总统套房为例,就如同一个设施齐全、装修奢华的别墅,让他刚一入住就叹为观止。

不得不感慨,有钱就会失去很多东西,比如烦恼。

从入住半岛酒店总统套房开始。

酒店就为他配备了一名私人管家,二十四小时为他个人服务。

这只是入住。

外出时,还有一辆劳斯莱斯轿车全天候为他出行服务。

只不过,如此高规格的享受,在价格上也是不菲的,一晚的价格在十几万左右。

当然不是美金。

要是美金的话,邰杠还真有点舍不得。

……

洗脸,刷牙。

邰杠看着镜子前的自己,一身加起来只有几百块钱的地摊货,怎么看,怎么和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也许是心态的问题。

想明白后,他低语道:“看来,还要换一身衣服。”

在邰杠准备走出洗手间时,他的私人管家已经走了过来。

在看到邰杠后,私人管家毕恭毕敬道:“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请问您是现在要用早餐吗?”

邰杠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嗯,把早餐放在餐厅吧。”

让人如此毕恭毕敬的伺候,他还一时有些接受不了,整个人感觉有些难受,放不开。

“好的先生。”私人管家退下去准备。

……

吃着简单,精致的早餐,邰杠感觉好多了。

身体放松了很多,也适应了他在吃饭,身边有一个人服侍的状态。

于是他吩咐道:“一会我要出去,帮我准备一辆轿车。”

“好的先生。”私人管家拿起手机开始操作。

邰杠则继续吃着早餐,并不担心轿车有无的问题。

毕竟,这也是酒店的服务项目之一。

一分钟后,私人管家再次开口道:“先生,轿车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这个时候,邰杠也吃完了早餐,准备起身。

……

酒店外。

一辆劳斯莱斯内,私人管家对坐好的邰杠问道:“先生,请问我们要去哪里?”

邰杠想了一下,说道:“先找一家服装店再说,我要换一身衣服。”

私人管家一愣,提醒道:“先生,半岛酒店的私人商场拥有众多的品牌入驻,整个香岛有的著名品牌,半岛酒店的私人商场都有,我们也提供上门服务,不需要您亲自前往购买。”

邰杠一愣,这他倒是不知道。

不过,为了掩饰尴尬,与无知,他狡辩道:“不用了,我想欣赏一下香岛的风景,一会儿我还要去一趟香岛机场的海关,买衣服只是顺便。”

“好的先生。”

闻言,私人管家也不再多话,启动轿车,离开半岛酒店。

与此同时。

车上的邰杠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透过车窗欣赏香岛街景的邰杠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陌生号码。

显示地址是东海省的省会,犹豫了一下,便接通了电话。

“你是?”

让邰杠意外的是,电话的那头,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

“请问是邰杠,邰先生吗?”

“诈骗电话?”

邰杠听到是一个年轻女人,先不说是不是个美女,单听声音就很不错,于是他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抱歉,美女,我不办保险,也没有出国旅游,大象倒是有意想买一头,你那里有卖的吗?”

说完,他自己先笑了起来。

电话的另一头,年轻女人先是一阵沉默,才接着冷语道:“邰先生,我不是办保险的,也没有大象卖给你,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我是东海省韩氏集团的执行副总裁,我叫韩雪。”

通过多日的考虑,韩雪拿着邰杠的联系方式,犹豫不决,直到今天上班后,才将电话打出去。

“东海省韩氏集团?”

听到电话那头韩雪的自报家门,邰杠先是一愣,接着说道:“A市一生缘珠宝店的母公司韩氏集团?”

“是的。”韩雪简洁回道。

邰杠恍然,又疑问道:“怎么?有什么事情吗?还是说,我的那些金币有问题?”

“李先生在一生缘出售的金币没有任何问题。”

在回答了邰杠的问题后,韩雪接着说道:“这次我给邰先生打这个电话,是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也跟黄金有关,不知道邰先生有没有时间,我们可以见一面详谈,如果邰先生不方便的话,我派车去接李先生也可以。”

听完,邰杠犹豫了一下,抱歉道:“非常抱歉,韩总,我人现在在香岛,恐怕回不去。”

生性怕麻烦的邰杠,本以为这么说,对方会打消见面的念头。

没想到的是,韩雪在听到邰杠此时身在香岛后,很干脆的说道:“没事,今天下我会抵达香岛,不知道邰先生有没有时间?”

邰杠一听,看来碰到个难缠的,不知道这是不是成功人士的特性,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见不能拒绝,他只好说道:“可以。”

“邰先生香江见。”

说完,韩雪挂了电话。

邰杠看着被挂断电话的手机,苦笑的摇了摇头。

没想到,出售五百枚生化金币,还真的给他惹出来了一些麻烦。

不知道的是,这个麻烦是好事,还是坏事。

看了一眼手中的千元手机,他自语道:“手机也应该换一个了,用了两年了,老伙计也该退休了。”

这个时候,劳斯莱斯也停在了一家奢侈品店门前。

……

进店。

挑选衣服。

逛了一圈,邰杠不得不感叹。

在挑选衣服上,他真的是一个白痴,不管是面对这些以前不敢想的奢侈品牌。

还是那些几十,一百多一件的衣服。

以前,他买衣服,都是看着顺眼,便宜。

然后一买就是两三件,平日里换着穿,也不用考虑什么好看不好看。

毕竟,口袋里的钱都不富裕,要什么好看,能穿就行。

“还是你来帮我挑吧。”

邰杠还是放弃了自己挑选衣服的行为,这太难了,将权力交给了身边漂亮的导购员。

“好的先生,不知道您有什么要求?”

跟随邰杠在店里逛了一圈,漂亮的导购员并没有不悦,不耐烦的表情,依然保持着微笑,礼貌的问着需求。

毕竟,邰杠身边跟着一个私人管家,店门外停着一辆劳斯莱斯轿车,车身上还有很明显的半岛酒店标志。

作为奢侈品店的导购员,在拥有基本的服务素养的同时,她还了解整个香岛所有的高档消费场所。

这种配置,只有入住香江半岛酒店最顶级的总统套房才有的。

所以,即使邰杠一身明显地摊货,在店里不买,只逛,漂亮的导购员也没有任何怠慢的态度。

在她心里,眼前的邰杠就像是一个身着普通的隐形富家公子,或者某个富豪相认不久的私生子。

要知道,香岛这种花边新闻很多的。

邰杠并没有想到,因为他的行为,穿着,让身边这位漂亮的导购员给他编排了好几个身世。

哪怕他知道了,也只会当个笑话一笑了之。

现在,他只想换一身衣服。

“帮我挑选一些低调,简单,商标不明显的就可以了。”

对于奢侈品牌,还是普通的衣服。

邰杠的想法都与大众有些不同。

一般人也许会喜欢将一个奢侈品牌的商标挂在身上,背在身上,生怕别人不知道。

他则不然。

究其原因,就是他并不想当一个移动的广告牌。

听到邰杠对衣服的要求,漂亮的导购员先是欠身道:“好的先生,先请您休息一下,我们会根据您的要求,将衣服依次给您取来。”

说完,漂亮的导购员伸手带邰杠前往试衣的地方。

……

阿玛尼。

在看过漂亮的导购员拿过来的衣服后,邰杠选择了这个没听过,符合他要求的的奢侈品。

将里里外外换完后,邰杠坐在软椅上,低头看了一眼为他穿鞋的导购员,眼睛不时瞄向不该看的地方。

不知何时,导购员的上衣已经解开了两个扣子,露出傲人的资本。

难道遇到小说里的套路了?

邰杠想了一下,不管是不是,他先饱眼福再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