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喜欢新鲜事物,在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体验过‘爸爸楼’的古怪称呼过后。

惊奇的发现,‘爸爸’二字不仅能加攻速,还能加时间。

口口相传,让‘爸爸楼’名声大噪起来。

邰杠又剽……窃了一些诗词歌赋,结交文人墨客。

这一番操作,让邰杠迅速在宋朝,这个文人主政的朝代中,飞速的提高着社会地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随着‘阿里酒楼’和‘爸爸楼’经营得风生水起,一些江湖人士也经常聚集其中。

对待这些人,邰杠自然又采取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砸钱。

邰杠在店门口立了一块牌子,只要是有困难的江湖中人住店,一律免费,并且还会送上一些银两作为盘缠。

故此,不少落魄的绿林好汉,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邰杠的恩惠。

一传十十传百,邰杠‘阿里爸爸及时雨’的名头也是响彻江湖。

发展到后来,有人嫌麻烦,提起邰杠,就直接尊称为爸爸。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便过去了一年。

这一年来,在邰杠官场与江湖共同讨好的缘故下,‘阿里酒楼’与‘爸爸楼’冠名天下。

分店更是如雨后春笋,遍布大宋境内,并且还有衍生到大理,吐蕃的趋势。

清晨,阳光洒入邰杠奢华的房间内,映在金丝楠木大床的窗幔上。

此时的邰杠一左一右,搂着两个美娇娥,两个女子原本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姐。

后来家道中落,爹娘俱亡,几经辗转下,被人卖到了‘爸爸楼’。

见她们也是可怜人,邰杠便叫到了自己宅子里侍奉,两女一母同胞,姐姐叫苏禾,妹妹叫苏念。

伸了伸懒腰,邰杠看着眉目如画的二女笑了笑。

这样的长相如果在现实世界,不要说成为国内巨星,就算是国际巨星也毫不费力。

邰杠一动,二女便醒了过来。

虽然昨晚被邰杠‘策马奔腾’了一夜,两人依然拖着疲惫的身躯起来为邰杠穿衣洗漱。

现在对于苏禾跟苏念来说,邰杠就是她们的天,如若不是邰杠临插一脚,那么等待她们的肯定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的生活。

现在不仅衣食无忧,更是成为了邰杠这个一方巨贾的贴身侍女。

这让经过家庭剧变的二女万分珍惜,对邰杠可以说是千依百顺。

生意已经步入正轨,邰杠已经不用事事亲为。

此时,邰杠骑着高头大马,一身公子哥装扮,手中玩弄着一把折扇,帅气有型。

骚包的样子让路过的女子,都忍不住多望两眼。

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到手已经一年多了,除了之前吸了鸠摩智**层内力之外,自己的功夫依旧只能算是不入流的层次。

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只有内功心法,没有战斗用的招式,另外一方面,就是缺少名师指导。

无论是影视剧,还是小说漫画中,主角通常捡到武功秘籍,在暗处苟个一年半载,一出来,就成为了当世高手。

可是到了邰杠这里,他才发现根本没这么简单。

就好比丢了几本高数给高中生,当然,是有那么一两个天才能看懂,但都说了是天才,很显然,邰杠不属于这个行列。

像鸠摩智那样,能够对着武功秘籍就练会的,那是因为人家本身境界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层次。

好比学乐器一般,学会了钢琴,拿上古筝也能秀上一波,无他,唯手熟尔!

思来想去,邰杠决定给自己找一个老师,纵观整个天龙八部世界,最合适的,肯定就是擂鼓山的无崖子。

无崖子摆出珍珑棋局,目的就是挑选一个帅气有型的英年才俊传授毕生功力。

自己主动上门,在邰杠看来,至少也有七八成的把握?值得一试。

在路上行了五六日,邰杠进入了擂鼓山,可找了一圈,别说半个人影,也毛都没看到半根,这可让人犯了难。

虽明知无崖子就在这擂鼓山,可他为了躲避丁春秋,苟在山腹之中,自己又不得其门。

无奈,邰杠只能选择最有效的办法。

“无崖子前辈,我们能不能见一面,哪里都好,只要不是在梦里……”。

扯着嗓子边走边喊,就这么过了大概三个时辰,邰杠用脚步丈量了整个擂鼓山,嗓子都t

沙哑了。

终于,眼前一闪,一个年约七旬左右的老头,出现在邰杠的眼前。

“小子,你是何人,又是如何得知我师尊在此!?”老者话音虽是平淡,可眼底深处,却隐隐透露出一丝寒意。

“想必前辈就是聪辩先生苏星河了?在下邰杠,今日前来,是想找无崖子前辈拜师的。”邰杠谦逊行礼说道。

“拜师!?”上下打量邰杠一番,苏星河微微沉吟片刻后,道;“跟我来,至于收不收你,就看师尊的决断。”

话音一落,苏星河转身离去,速度之快,邰杠连忙施展凌波微步,跟了上去。

这一年多来,凌波微步已经纯熟无比,速度方面,邰杠很有信心。

“凌波微步!?”,虽然苏星河不会,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看到身后邰杠脚下步法,瞳孔微微一缩,身形一变,再次加快了速度。

“怪哉,这小子看样貌也就二旬,却像是有三四十年内力的样子,就算是打娘胎里就开始练武,也达不到这样的地步,而且,他从哪里学来的凌波微步!?”苏星河心中诧异,但却只字未提。

山谷偏僻角落处,有一暗门,随着苏星河走进去,光线顿时昏暗下来,七拐八拐,来到了一间石室中。

一盏黄豆大的油灯,就像要被石室中的黑暗吞噬。

一道人影,悬空凌立,正是那无崖子,用一根绳索将自己悬于半空。

“晚辈邰杠,见过无崖子前辈。”既然是来拜师,邰杠姿态放得很低,恭恭敬敬行礼道。

“恩,虽然比起我年轻的时候差点,但也算是翩翩少年了。”无崖子的声音很是富有磁性,尽管已经将近一百岁了,声音依旧很好听。

只是这话嘛!说得邰杠撇了撇嘴。

逍遥派收徒,只要帅哥美女,像原著里,虚竹被无崖子嫌弃道;“不仅是个小和尚,还是个丑和尚。”

自己这‘玉树临风美少年,揽镜自顾夜不眠’的摸样,居然到了无崖子嘴里,比他还差一点,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你是我师父,比我帅也应该。

“小家伙,你是如何得知我在这擂鼓山?又是从何处听来我的名号?而且,你修习的北冥神功又是从何处得来?”,一连串的问题问出,终于是进入了正题。

心中疑惑不少,可却是先关注邰杠的长相,这逍遥派对容貌的要求,当真是很高了。

“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皆是我于前辈故居所得,至于如何得知前辈的名号……”话音一顿,邰杠再次默念口诀,“天不生吾邰杠,键道万古如长夜,键来。”

一晃手中键盘,接着道;“晚辈手中有一神器键盘,一敲,便能知江湖之事七八。”依旧,邰杠将一切未卜先知之事,推到神器键盘身上。

“故居!?”闻言,无崖子却是微微一怔,一时间没想起邰杠口中的故居是何地。

“无量山,琅嬛福地。”邰杠幽幽出口。

“哦?你居然到了琅嬛福地,是秋水让你来寻我的?”无崖子仿佛陷入了回忆中,语气中带着复杂的情绪,有一分感概,有两分愤怒,还有七分悔恨在其中……

“前辈,琅嬛福地已经荒无人烟,只剩下一尊玉雕像,至于李秋水前辈,晚辈无缘得见。”邰杠开口解释道,思量再三,李秋水已经跑到西夏当王妃的事情,就不说出来刺激老头了。

“唉!连她也走了!她性子急躁,想来也不会一个人待在哪里。”摇头一叹,无崖子将好奇的目光投向邰杠,道;“神器键盘?

我逍遥派也算所学颇丰,琴棋书画,星象占卜,医药农学,花草等等皆有涉猎,可神器键盘?老夫当真是孤陋寡闻,此物真有这么神奇,能窥得天机?”。

“回禀前辈,这神器键盘,不敢说尽知天下事,但至少,武林秘辛,还是能测不少。”虽然前来拜师是为了学习,但至少也要展现自己的价值吧,人开宗立派是为了传承,总不能随便来个草包就草率收下吧。

“噢?武林秘辛你都知道多少?我逍遥派之事,你又知几分,都说来瞧瞧。”无崖子好奇问道,一旁的苏星河也侧目望来。

“前辈师尊,尊称逍遥子,一生收徒有三,除了李秋水以外,

前辈还有一位师姐,名为巫行云,乃是天山飘渺峰,灵鹫宫主人,

李秋水前辈主修武功为,可模拟天下大部武学的小无相功,

而巫行云前辈主修的则是,八荒**唯我独尊功,霸道无比,只是每三十年就要返老还童一次,

至于前辈所学,乃是北冥神功,这也是晚辈前来拜师的缘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