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不会打扮的女人。

这个道理其实也可以用在男人身上。

古人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佛也需要黄金来装扮,才能让世人感觉到佛的**,威仪,与那怜悯世人的慈悲。

邰杠站在落地镜前,看着焕然一新的自己,非常满意的笑了一下。

一身阿玛尼的休闲装、皮鞋,很是将他的气质提升了不少。

让他从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有了硬朗型男的模样。

没办法,长的不娘炮,没有小鲜肉的脸,就只能向着硬派型男的方向发展了。

摸了摸身上的肌肉。

看来以后要加紧锻炼了。

不然真的不配现在这身衣服,承托出硬朗男人的气质来。

旁边的导购员见邰杠很满意身上的衣服,于是微笑道:“先生,您还满意我们的衣服?”

“满意。”邰杠点头,顺便掏出了银行卡付账。

邰杠这一身衣服,从里到外,加上脚上的鞋,一共花去了二十几万。

看到账单,他不得不说,钱有时候,真的就像纸一样.

“先生,这是您的衣物。”

贴心的导购员,将邰杠换下来的衣物打包好,递给了他。

邰杠看着导购员递过来的手提袋,故作潇洒的说道:“帮我扔了吧,已经没用了。”

说完,在导购员略带失望的目光中,离开了奢侈品店。

至于放在手提袋里的名片,他则选择了无视。

没有理会导购员的一片好心,也不想像小说中的那些套路一样,买个什么东西,就要发生点什么。

他还不至于滥情到,随便一个漂亮女人示好,就会约对方吃饭,看电影,滚床单。

邰杠不是不喜欢女人,女人他喜欢,更何况是漂亮的女人。

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说不好听点,这一辈子,一是为了金钱,二是为了女人。

只有那些不为钱发愁的人才会说,金钱不重要。

只有那些情人众多的人才会说,女人不过是一道菜,尝过就好。

他们这种人怎么知道,我等宅男,生活底层的普通人,为了一日三餐的奔波劳苦,为了找一个女朋友付出的艰辛……

说多了,都是泪啊。

其实,邰杠之所以没有理会导购员在为他整理衣服、穿鞋时的暗示。

临走时,递给他手提袋时的好意。

是因为,那个漂亮的导购员的相貌,只能算是与岛国爱情片里的漂亮女主齐平。

没有漂亮到让人一见就冲动。

……

离开奢侈品店的邰杠,直接吩咐私人管家前往香岛机场海关,去取他托运的那装有二十件唐代瓷器的行李。

这才是正事。

不管是来香岛。

还是入住半岛酒店。

亦或者给自己换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

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这二十件唐代瓷器,

名正言顺的,能够进入佳士得这种级别的拍卖公司进行拍卖。

现实与小说不一样。

在小说中,猪脚从其他历史位面拿回来的东西,可以直接是古董,古玩,还没有人能够看出来。

猪脚一身普通着装,说进佳士得、苏富比这种级别的拍卖公司,作者就没有任何理由的安排猪脚进去了。

佳士得,苏富比这种级别的拍卖公司,竟然毫无违和感的接待了。

这种事,你放在现实看看,人家让不让你进门?

要是随便一个普通人,都能拿着所谓祖传的古董,走进佳士得、苏富比。

这种级别的拍卖公司的大门,要求拍卖公司鉴定,上拍。

估计,佳士得、苏富比这种级别的拍卖公司,光接待、鉴定都能全年无休,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工作。

最后导致公司什么正事都干不成。

综上所述,邰杠来香岛直接入住的是半岛酒店的总统套房,今天还换了一身不菲的行头。

……

从香岛机场海关处,将托运的装有二十件唐代瓷器的行李取出。

私人管家询问道:“先生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回酒店。”邰杠吩咐道。

东西取回来了,自然是赶紧回酒店了。

邰杠将装有唐代瓷器的木盒扣上,重新收进小键盘储物空间内。

独自一人来到半岛酒店位于高层的餐厅,准备享用一顿午餐。

至于为什么不在房间里用餐?

因为邰杠想换个环境,住着这么贵的酒店的总统套房,总不能一天到晚都在屋里吃饭吧。

哪里都不去,会感觉亏了很多。

还有就是,不久前,他接到了韩氏集团的执行副总裁韩雪抵达香岛的电话。

得到这个消息,邰杠认为与一个陌生的女人在酒店的房间里会面,总感觉有一些不妥,太暧昧了。

虽然邰杠并不介意,与一个美女在酒店的房间内会面。

在接到韩雪的电话后,他就在网上查了一下东海省韩氏集团的信息。

得益于互联网的强大,邰杠不仅找到了韩氏集团的基本信息,近期发生的新闻。

还找到了一些韩雪的照片。

一个标准的白富美。

不对,应该说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白富美,漂亮、海归、身材高挑、事业有成,还是家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

这样一个女人,绝对是互联网上所有宅男梦寐以求的女神。

睡一宿,宁愿折寿十年的那种。

娶了,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了。

这是邰杠第一次与一个传说中的富二代见面,一个如此出众的白富美,二十几岁担任家族集团副总裁的美女。

他很期待。

在等待的期间。

邰杠吃完午饭,坐在餐厅的落地窗前,伴着维多利亚港湾的风景,拿着一本书,装起了爱读书的绅士。

这种行为,也许是为了在即将到来的韩雪面前装装样子。

但是,更多的是,他真的在看。

“先生,您的客人韩雪小姐到了。”

听到私人管家的声音,邰杠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抬头看到私人管家的身旁站着一个大美女。

东海省韩氏集团执行副总裁,韩雪。

真人比他从网上看到的照片更漂亮。

“你好,韩总。”

邰杠放下手中的书,礼貌的站起身来,示意一旁的私人管家为美女挪开椅子,落座。

入住半岛酒店的一天多里,他已经逐渐习惯了私人管家的帮忙,做一个只需要吩咐,就会有人去做的懒人。

韩雪打量着邰杠,点头道:“邰先生,冒昧的打扰了。”

邰杠半开玩笑道:“不打扰,如果每次打扰都是韩总这样的美女,我倒是很希望天天被打扰。”

同时,他又对私人管家说道:“帮我准备一些饮品,不知道韩总喜欢喝什么?”

询问的看向坐在对面的韩雪。

韩雪微微停顿了一下,说道:“给我准备一杯茶吧。”

“那就来一壶茶吧。”

邰杠吩咐完私人管家,转而对韩雪笑道:“没想到作为海归的韩总,也喜欢喝茶,我以为所有海归都喜欢咖啡的。”

韩雪解释道:“家父很喜欢喝茶,我也在家父的影响下慢慢的喜欢上了喝茶。”

家父。

听到这个词,邰杠微微有些发呆。

好遥远的事情了。

“邰先生,怎么了?”韩雪看到邰杠发呆,出言道。

邰杠回过神来,珊珊一笑,打算岔开这个有些让他伤感的话题道:“没事,想到了一些事情,我们还是说正事吧,韩总要见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韩雪微微一笑,从身边的手提包里拿出一枚金币放在桌子上,推给邰杠,说道:“初次见面,借花献佛了。”

一枚邰杠在一生缘珠宝店出售的生化金币。

邰杠将生化金币拿了起来,说道:“我在A市出售的金币,没想到你们还没有熔炼?”

每一枚生化金币,别看样式都一样,让人初一看,以为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其实不然。

白后说过,熔铸的生化金币,每一个都有一个独特的编码,来证明身份……

韩雪见邰杠拿起金币,说道:“邰先生在本店出售的金币都已经熔炼了,这枚金币是我特地从A市带来送给邰先生的。”

“可惜了!”

邰杠听到剩下的生化金币都已经被熔炼了,心里不免有些可惜。

脑子也不知怎么的了,打算给这世上目前存在的唯一的一枚生化金币编一个故事。

“这些金币,本来是我找金匠制作出来送给朋友的,每一个拿到金币的朋友,都可以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拿着金币来找我寻求帮助,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可能帮助对方。”

听到邰杠的故事,韩雪故作可惜道:“看来,我错过了很多向邰先生求助的机会。”

邰杠听到,笑了笑,将金币放在桌子上,问道:“韩总还用我帮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