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是有着太多的变数。

昨天。

邰杠的原计划是,将二十件唐代瓷器从香岛机场海关运回酒店,第二天再去佳士得拍卖公司。

没成想,计划被韩雪的一个电话打乱了。

还好的是,事情依然在他的计划之内,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唯一让人惊喜的是,佳士得拍卖公司不用他亲自去,只需要私人管家的一个电话。

佳士得拍卖公司得知邰杠入住在半岛酒店的总统套房。

立马派了专人前来鉴定他的这些唐代瓷器。

到最后,由于邰杠提供的唐代瓷器的精美,数目众多。

让得到消息的香岛佳士得拍卖公司的总裁爱德华都赶了过来,

总统套房内。

作为香岛佳士得拍卖公司的总裁,爱德华在做为一家拍卖公司的掌管者的同时,也是一个不错的古董鉴赏家。

尤其是对于华夏的古董,他有很深的鉴赏功底。

作为文明古国的华夏,神秘,浩瀚,历史悠久,拥有太多的寄托文明的古董流传于世。

爱德华从小就对传自神秘东方韵味的青花色着迷,各种造型精美的瓷器,青铜器。

这也让他励志长大后,一定要来东方古国看看。

怀着这个志愿,成年的他,通过努力。

一步步的从佳士得拍卖公司的底层,爬到了香岛佳士得拍卖公司总裁的位置。

如愿以偿的接近了神秘的东方古国。

当然了,这些都是他对神秘东方古国的喜爱,对华夏历史文化,古董的迷恋之情。

归根到底,爱德华从本质上是一个商人,**佳士得拍卖公司的总裁。

屁股决定脑袋想什么。

利益才是他的最终追求。

对于华夏文化、古董的喜爱之情。

不过是追求利益的过程中,用来愉悦精神的享受。

爱德华见到客厅内两位佳士得瓷器鉴定大师认真的表情,对每一件瓷器的小心动作,连连点头。

出于商人的明锐嗅觉,以及自己对古董鉴别的眼光,都让他意识到,这将是一次重大的拍卖交易。

看向邰杠的眼神,嗅到了金钱的味道。

“邰先生,看来您的这些唐代瓷器,很让我们佳士得的鉴定大师喜欢,都有些爱不释手了。”爱德华主动与邰杠攀谈起来。

对于金主,他向来都会保持一定的尊重。

邰杠自信道:“这些瓷器来自于我的家族传承,我的祖先能够将它们一代代传下来,自然都是精品。”

爱德华很是认同,也不得不羡慕道:“真羡慕邰先生的祖先们,能为你留下如此众多的宝物,不像我,我的祖先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邰杠对于爱德华的羡慕,微微一笑,没有反驳。

毕竟,他说的都是假的。

这时……

佳士得的瓷器鉴定大师走了过来,一脸兴奋对爱德华说道道:“这些都是难得一见的唐代中早起的瓷器,都是精品,民间瓷器难得一见,这种瓷器,也许只有唐代的达官贵人,皇宫才能见得到。”

现代的鉴定大师,再怎么厉害,也不是神,断不出准确的年份。

一件瓷器能断个大概时间,已经是很不错了。

不过,这不妨碍爱德华的判断,转身对邰杠恭敬的说道:“邰先生,请您允许佳士得负责拍卖您的这些精美的唐代瓷器,佳士得将为您提供最满意的服务。”

眼前这位邰姓年轻人将他们佳士得请来,为他鉴定这些唐代瓷器,一定也是中意于佳士得。

但是为了确保一切顺利,爱德华认为有必要发出正式的请求。

“可以。”

还没等爱德华高兴,邰杠又接着说道:“但是,我要求你们佳士得尽快将这些瓷器上拍。”

爱德华错愕道:“邰先生,佳士得今年位于五月的春拍已经结束了,十一月份的秋拍,还有几个月。”

出于职业的本能,他又为邰杠解释道:“为了您的利益着想,本人并不建议您将这些瓷器一次性拍卖掉,这会让它们的价格贬值的,最好是分几次拍卖,市场才能够将价值最大化。”

邰杠故作抱歉道:“那我就只能去找苏富比了,想必他们会愿意答应我的要求的。”

这些瓷器对于别人来说,非常珍贵,世间难得一见。

而他,不过是用来换取备用资金,这简单的作用罢了。

爱德华没有想到,邰杠还是一个难伺候的主。

想到他不答应,这些珍贵的唐代瓷器就会跑到老对手苏富比拍卖公司那里去。

更重要的是,这还有可能是他亲手送给老对手,苏富比拍卖公司的。

如果让总部知道,他因为没有答应邰杠的要求,让佳士得拍卖公司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拍卖委托。

总部那些老顽固们一定会责难他的。

说不得,还会因此降他的职,从香岛佳士得拍卖公司总裁的位置上下来。

想到这里,爱德华摇了摇头,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他保持微笑的面对邰杠道:“邰先生,选择佳士得,绝对要比苏富比更正确,为了满足您的要求,我有一个主意,不知道您愿不愿意一听?”

“说来听听。”邰杠很好奇,眼前这个中国通的老外有什么想法。

爱德华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中国的大唐是一个璀璨的时代,其影响力一直延伸到了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唐人街的存在,佳士得可以用您的这些精美的唐代瓷器举办一个主题拍卖,名为唐韵古瓷拍卖会。”

说完,爱德华看向邰杠,等待意见。

邰杠高兴的伸出手,同意道:“很好,我同意了。”

生意达成,爱德华高兴的握住邰杠的手道:“很高兴与邰先生一起举办这次特别的唐韵古瓷拍卖会,这一定会让世人所震惊的。”

意向达成。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邰杠与佳士得共同签署了一份,巨额的物品担保合约。

佳士得担保,在整个‘唐韵古瓷’拍卖会的过程中。

佳士得拍卖公司全程负责拍品的安全问题,直到整个拍卖结束。

当然,除了签署了一份巨额的物品担保合约。

邰杠还与佳士得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以免佳士得泄露他是这些唐代瓷器主人的信息。

一切结束,佳士得派了一辆押运车从半岛酒店邰杠的总统套房内,将二十件唐代瓷器运走。

爱德华亲自押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