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后。

唐韵古瓷拍卖会举行。

香岛佳士得拍卖公司利用强大的人脉关系。

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将唐韵古瓷拍卖会的消息散播开来。

期间,香岛佳士得拍卖公司开始,向以往的老买家发出邀请。

前来香岛参加这次的唐韵古瓷拍卖会。

收到佳士得拍卖公司邀请的老买家。

在看到印有唐韵古瓷拍卖会的花名册后。

心动的,纷纷动身前来香江。

参加这次特别的唐代瓷器拍卖会。

作为唐韵古瓷拍卖会唯一的拍品提供人。

邰杠自然也收到了佳士得的邀请。

爱德华亲到半岛酒店送到他的手中的。

……

香江佳士得拍卖公司。

一个回廊展厅内,参差有序的摆放着二十个防弹玻璃罩的展台。

环境布置典雅,非常符合中国古韵味,内容突出大唐文化。

每一个防弹玻璃罩的展台内,都放着一个精美的唐代瓷器。

让每一位经过的人都会驻足观看,赞叹不已。

邰杠手里拿着一份唐韵古瓷拍卖会的拍品花名册。

上面有每一件瓷器的高清照片,文字介绍。

一件青瓷莲花斗兽洗的防弹玻璃罩前。

邰杠欣赏,回味着,这件属于他,也即将不属于他的唐代青瓷。

入神时,一股淡淡的香味闯入了他的鼻子。

邰杠回过神来,才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当他看清楚身边站着的人后,眼神中多了一些诧异。

本该在一个星期前回东海省的韩雪,正弯着腰。

发丝从一边垂下,低头欣赏着那件青瓷莲花斗兽洗。

不同于第一次两人相见时的职业化着装。

青瓷莲花斗兽洗前的韩雪,一身短款的黑色蕾丝礼服。

更加凸显出高挑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多了一丝女人的俏皮。

见到身边站着的是韩雪,邰杠刚想要打招呼,就被对方打断了。

“原来你是要来参加这次佳士得特别举办的‘唐韵古瓷拍卖会’,说起来,我也是两三天前才得到消息,你是怎么在一个星期前知道的?”

韩雪站起身来,看着邰杠接着说道:“作为朋友,是不能欺骗朋友的,我调查过,这次佳士得的拍卖会,是临时举办的。”

聪明的女人。

邰杠不解道:“你不坐镇东海省,为韩氏集团的未来操心,怎么有心情跑来香岛参加拍卖会了?”

韩雪笑了一下,轻松道:“韩氏集团一时半会也倒闭不了,我的那些对手们也不过是仗着联合起来的庞大体量,暂时把控着市场,不让韩氏集团得到货源,只要你的黄金一到,我就能突破这些家伙的联合封锁,市场毕竟不能人为的控制太长时间,双方之间拼的其实就是时间。”

看来邰杠答应卖给韩氏集团一吨黄金的承诺,确实让她放松了不少,脸上多了一丝从容。

韩雪接着说道:“两天前,我的父亲收到了香江佳士得拍卖会的邀请函,想到你说过有一些东西要在佳士得拍卖,所以我就代替我父亲过来了,为他拍一件唐代洗子。”

“没想到你要拍卖的东西会是唐代瓷器,这些瓷器不会都是你的吧。”

说完,韩雪环视了一下回廊展厅,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励。”

邰杠神秘的笑了一下,转身向着回廊展厅的出口走去。

这个时候,另一个大厅内,唐韵古瓷拍卖会的现场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拍卖会即将开始。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风度?”

韩雪见邰杠离开连忙跟了上去。

……

“一千一百万。”

“一千三百万。”

……

“两千万。”

……

拍卖厅内回荡着卖家对中意的瓷器竞拍的价格。

拍卖师不听报价的声音,落锤,起锤。

过程紧张、激烈、刺激。

……

拍卖会接近尾声,韩雪也没有等到她中意的那件瓷器上拍。

想到身边的邰杠从拍卖会开始也没有举过牌。

这让她很是好奇。

“你真的不拍一件,这些可都是难得的宝贝。”

每一件瓷器的成拍,以一千多万,几千万的价格被买家拍走,邰杠都要经历一次心路历程。

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的平静下来。

听到韩雪的询问,邰杠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拍,这些都是我交给佳士得上拍的,我再拍回来,岂不是有病?”

“真是你的?”韩雪一脸的不可思议。

邰杠起身道:“我从不说谎。”

……

“啪。”

“最后一件唐白瓷福寿瓶有122号买家所有。”

随着最后一件唐代瓷器在拍卖师的落锤下拍出。

整个唐韵古瓷拍卖会也宣告结束了。

站起身来的邰杠见到拍卖师落锤,不在理会身边的韩雪。

转身离开拍卖会的现场,去找爱德华。

钱啊。

整个拍卖会下来,他大概算了一下,二十件唐代瓷器的拍卖成交价格大概在十亿左右。

这么多钱,他能不着急嘛。

韩雪看到邰杠离开,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很难看,对男人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导致这个家伙不愿意跟她多呆一会,拍卖会刚到尾声,就逃命的跑了。

如果邰杠知道韩雪此时的想法,绝对会喊冤枉,怎么会,一个大美女坐在身边怎么会没有吸引力。

要不是他在生化危机位面将克莉丝多吃了个够,算是对美女有了一定的定力。

估计跟韩雪坐在一块,他绝对会略微一硬,以表敬意的。

当然这些韩雪不会知道,邰杠就更不会知道了。

他现在正在和爱德华一起等着拍卖会结束,买家将全部的款项打入佳士得拍卖公司,拿到属于他的钱。

拍卖会结束,买家纷纷离场交接拍品。

韩雪没有拍到自己中意的瓷器,邰杠又跑了,没有理由再待下去的她。

也只好起身准备离开佳士得拍卖公司,回东海省。

这时……

佳士得拍卖公司的一个侍者走进了拍卖会现场。

手里捧着一个木盒来到了韩雪的面前,将木盒奉上。

“韩雪小姐,刚刚邰杠先生让我将这个盒子送给你。”

韩雪疑惑的接过木盒,对侍者问道:“他人呢?”

侍者恭敬道:“邰杠先生让我告诉您,他人已经离开了,您要的东西,他会如期为您准备好的,这是他送给您的一件小礼物。”

说完,侍者在韩雪的示意下离开。

站在原地的韩雪看了一眼手中的木盒,好奇的打开,想要看个究竟。

当她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心中一喜,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没想到这个人还不错,挺会关心人的。”

木盒里,赫然是韩雪在回廊展厅时看的那件青瓷莲花斗兽洗。

邰杠在拍卖会开始前,让爱德华临时撤下来的。

为了不至于让佳士得拍卖公司失信于买家。

他又从小键盘储物空间内拿出一件古董,凑齐二十件拍卖品。

邰杠不知道的是,直到现在,韩雪在见到这件突然撤下来的青瓷莲花斗兽洗后。

才真的相信,这次拍卖会上的拍品都是他提供给佳士得的。

心中对邰杠能够提供一吨黄金的承诺,更加确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