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好办,你找我啊!”

四目道长一边赶着僵尸,一边拿出了一个小算盘。

啪啪啪的打了起来,道:“我这里有警示符,遇到了脏东西,警示符会自动发热,

让你提前察觉到危险。

此外,还有定尸符、驱鬼符、五雷符、神火符、驱邪符、辟邪符、

我可以打包卖给你一些,咱们价钱好商量。”

“道长,这都是一次性的东西,有没有能重复使用的,或者你能不能教我几招。”邰杠当然知道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于渔。

他没有对抗鬼怪的手段,如果能从四目道长这学两招,那就再好不过了。

只可惜,四目道长呵呵一笑,摇晃着手中的算盘,开口道:“教你几招?饿死了师父怎么办?

另外,我们茅山道是有规矩的,法不轻传,

你既不是从小上山的学艺弟子,也不是同门师兄弟的后辈,

别说我们茅山派这样的大派,

就是小门小户的散人也不会教你,你还是死了心吧。”

“一点可能都没有?”邰杠很不甘心,忍不住追问道。

四目道长微微摇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邰杠,道:“你是我爷爷都不行,

要是坏了规矩,长辈会清理门户的,咱们两个都要完蛋。

而且,也不只是教不教的问题,

你的年纪不小了,教给你你也学不会的。”

听到四目道长的话,邰杠心里有些发凉。

自己在17k小说网阅览时,书中的那些主角们,一个个不是拜师英叔,就是英叔代师收徒。

到了他这里可好,英叔还没有看到,四目道长就把他拒绝了,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邰杠很是不甘心,嘀咕着:“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一门有一门的规矩呗,

没有规矩岂不是乱套了。

如果你今年只有六岁,又是诚心学艺,

我还能带你上茅山,开祖师堂,领你入门学艺。

可惜,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又没有铸下道家根基,

我就是想带你入门,你也封闭了灵慧,学不成的。”

四目道长拍了拍邰杠的肩膀,又劝谏道:“别灰心,只要价钱合适,我可以给你的弄点好东西,保管你遇到一般的鬼怪也能自保。”

“道长,法器的事情先放一边,我这事应该还有办法吧。记得吕洞宾学艺的时候,已经快三十岁了,他后来……”

“他后来遇到了汉钟离,你要是也遇到仙人,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好了。”

没等邰杠说完,四目道长就打断了他,叹息道:“年轻人,别想那么多没用的了,你是吕洞宾吗?

就算你是,我也不是汉钟离啊,

十八岁之前没用打下道家根基,法术的大门就关上了,

除非你得到仙缘,不然说什么都晚了,别跟我说你还不够十八岁。”

“唉!”邰杠叹息一声,他也十八岁过,不过那是几年前的事了。

天、法、财、侣、地。

邰杠一样都没有占上,只有财算是占了一点点,想来也不够他敲开仙门的。

果然,作为一个吊丝,就要有吊丝的觉悟……

等等,我他娘还有一个‘键道老祖’的师父啊!我灰心个鸡毛啊!

“道长,练武有没有搞头?”邰杠重拾信心,好似在自问,又好似在问四目道长。

师父第一次就把自己传送到天龙八部的世界,想来其中应该是有点门路。

武道成圣,邰杠也略有耳闻。

是故,邰杠如此问道。

四目道长用力的点点头,给他打气道:“有啊,当然有,大道三千,人人皆可成道。武道,何尝不是道的一种,只有你变得足够的强,见神如见我,不是不可能的。”

“对,道法既然不行,我就打破虚空,见神不坏!”邰杠再次恢复了信心,也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看看那芸芸众生之上,到底又是个什么风采。

以前邰杠穿越的时候,浑浑噩噩,只是为了发财,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

如今生活已经有保障,也是时候追求下别的,让人生更加多姿多彩了。

“朋友,我看好你,你能行的。”

看到邰杠一脸信心的样子,四目道长用力的握了握拳,心想道:“一万个修道的,也没有一个成仙的,一万个成仙的,也没有一个是练武的,无量天尊在上,弟子今天又骗了个傻瓜!”

大道三千是真,人人皆可成道也是真,假的是这个几率。

华夏五千年下来,人人争传的仙人有很多,以武入道的又有几个。

张三丰算一个,达摩算一个,再想下去还有谁。

道家就不同了,以茅山道为例,还不用说道家之首的天师道。

茅山的正式弟子,入门之日就会领三山符箓。

只要有些道行,就是活着不能成仙,兵解之后也能专修鬼仙。

最差也能去富贵人家投胎。

为什么,因为人家在有靠山啊!

四大天师中的茅天师,就是人家的祖师爷。

要是没有这个跟脚,哪能动不动就请老爷爷。

不对,是祖师爷上身,你当祖师爷这么清闲啊。

当然了,邰杠可不知道四目道长所想,自己还在美滋滋的幻想未来。

其实知道了也不要紧,靠山,他也有,况且他还能传送诸天万界,未来的事情谁又能断定……

“看到没有,翻过前面的那座山,就是我的家了。

只要你出足够的钱,就是我师父留给我的天都神雷符,我也可以卖给你。

另外,我手上还有一套,写满了驱魔咒的飞镖,价钱也好商量。”

“你手上的斩妖剑卖不卖?”

“这个不行,师兄知道了会打死我的,这是师门传下来的法宝。”

一路闲聊,一路翻山越岭,天快亮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两户人家。

邰杠抬头看了看初升的骄阳,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四目道长,暗想道:“僵尸世界,我来了!”

……

四目道长是有钱人,房子修建的依山傍水,看上去就十分气派。

而在四目道长的隔壁,还有一栋同样款式的建筑。

按照原著中的剧情,应该是一休大师的家。

“家乐,家乐?”

四目道长踢开篱笆门,向着院子中喊了两声,可惜根本没人答应。

邰杠与四目道长走进院子,顺着窗户往里面一看,发现客厅中躺着个人,正抱着枕头在打呼噜。

“这是我徒弟钱家乐,从小跟我长大的。这个臭小子,明知道我今天回来,居然还敢睡懒觉,我饶不了他。”

四目道长对着邰杠点点头,示意不要惊动家乐。

随后走到木柴垛旁边,抱起了一堆没有劈砍的木头。

“天灵灵,地灵灵,行尸有灵,行尸有性,听我号令!”

四目道长拿着一张黄符,挨个在僵尸面前扫过,又将木棍塞到了僵尸手中。

做完这一切后,四目道长满意的点点头,手中的黄符无火**,道:“天地清灵,风火甲兵。咒令,听唉就打,听呀就揍,哎呀为令!”

嗖!!

听到号令的僵尸们,纷纷举起手中的木棍,一个个睁开了双眼。

这里的僵尸,可不是给演员擦上**,胡乱应付一下就行了。

从邰杠的位置看去,僵尸睁开的双眼中一片死灰。

有几个甚至因为时间长了,眼眶内有虫子钻来钻去,看着就特别恶心。

“进去!”

四目道长常年与僵尸打交道,根本不在意这些僵尸的样子。

笑呵呵的推开房门,对着房间就是一指。

听到命令,僵尸纷纷提着木棍,在命令中跳了进去,很快在钱家乐周围围了一圈。

“哼哼,看你怎么死!”

四目道长走上去,冲着钱家乐的大腿就是一扭。

要是换成正常人,肯定“哎呀”一声叫出来了。

不过钱家乐却没有叫,而是死死的抱着枕头,缩成一团一声不吭。

“哎呀,你这个臭小子!”

嘭嘭嘭!!

听唉就打,听呀就揍,围在两旁的僵尸得到命令,顿时挥舞着木棍打了下去。

四目道长虽然会法术,却不会横练功夫。

棍子打在身上多疼啊,当场就哎哎呀呀的叫了起来。

“噗嗤!”躺在椅子上睡觉的钱家乐,其实早就醒了,看到了师父在外面做法,这才打死都不出声的。

这下,一声笑出来之后,钱家乐赶紧住嘴,再次缩成一团开始装睡。

不装睡不行,他这个师傅嫌贫爱富,外加死要面子。

现在去帮忙不但得不到好,反而要被狠狠收拾一顿。

“道长,你行不行!”看到四目道长被一顿胖揍,邰杠也不由笑了出来。

四目道长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不行,一边捂着脑袋,一边喊道:“怎么不行,天灵灵地灵灵,哎呦喂!”

法咒还没有念完,几棍子下去,四目道长就不念了。

邰杠摇了摇头,快走两步冲到前面,键盘也挡在了四目道长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