邰杠话毕,无崖子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惊诧不已。

即使纵观整个武林,听说过逍遥派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对逍遥派的事情如数家珍,了如指掌!难道,这世界上真有仙家器物存在?

盯着神器键盘考量一二,无崖子沉声问道;“既然如此,你可知?我为何会悬吊于此处?”。

“前辈会悬吊于此,是因……”,原因?邰杠自然明了。

可话音却是一顿,心底思索起来,“丁春秋欺师灭祖,将师父打落山崖,也不算什么秘史,倒也说得,

可其中还有门道,那就是丁春秋和李秋水二人偷情一事,被无崖子发现,是二人合力偷袭,才将无崖子打落山崖,导致残疾,

这样的事情,断不可说出来。”邰杠稍一迟疑,摇头说道;“晚辈不知。”

“呵呵!黄口小儿,还自夸拥有什么神器键盘,连丁春秋那叛徒偷袭师尊,导致师尊跌落崖底之事也不知,我看你也只不过是,一言过其实的江湖术士罢了。”苏星河嘲讽全开,对着邰杠就是一顿呵呵。

邰杠丝毫不在意,你个出场三分钟的配角,这等秘闻,你知道个毛?你有毛吗?余光一瞥苏星河,邰杠口中喃喃自语,道;“毛还真多。”

“你说什么!?”。

苏星河刚一开口,无崖子便摆手打断了他。

对着邰杠上下一番打量,爽朗一笑,道;“哈哈哈,好一块璞玉,当真是可造之才,今日,我便收了你,做我无崖子关门弟子。”

“师尊,您……”,苏星河一愣,不明白为何?邰杠答不出来,反倒还要收他为徒。

“叩见师尊,弟子一定认真习武,日后见到那叛徒丁春秋,定把他的屎打出来,再把他打进屎里,最后再用他的屎打他。为师父出这口恶气!”,抬杠闻言大喜,管他三八妇女节,重重一跪,咔咔咔,给无崖子磕了九个响头。

邰杠如此选择,果然正确。

独自揣着北冥神功研究,就像小学生抱着高数课本,任你天分在高,你最多也就能解个一元二次方程,效果微乎其微。

而无崖子修习北冥神功几十年,如同那大学教授一般,是故,邰杠在得到无崖子的教导后,内力境界,可以说是日新月异。

“小杠子,你过来。”这一日,邰杠练功完毕,无崖子便开口叫道。

摆手示意邰杠不用拘礼,道;“北冥神功,先易后难,修习方法,你也掌握差不多了,没必要再在洞中枯坐,下山去吧。”

“师父,你是让我下山,吸取他人内力吗!?”北冥神功最大的用途,就是可以吸取他人内力归为己用,邰杠吸过鸠摩智,自然知道这个用途。

“不错,北冥神功第一要义就是,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你莫不是觉得吸取他人内力太过于歹毒?你也不像是这样的人哪!”虽未明言,但无崖子自然看得出邰杠吸取过他人内力。

“看您这话说得……”邰杠尴尬的用脚趾,在地上抠出了三室一厅。

“只是弟子觉得,武道一途,若是太过依赖外物,或是获得内力太过容易,怕会对日后,攀上武道至高峰造成阻碍,得不偿失。”

“好好好”,邰杠的话,让无崖子欣慰大笑,“志气高昂,但却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且问你?何为外物?难道天才地宝到嘴边不吃?绝世功法摆在眼前不练?绝世神兵到手不用?”。

“这……”,邰杠不知如何作答。

无崖子神色一正,道:“北冥神功,虽然可以吸取他人内力归为己用,可人体经脉的容量,却只能慢慢扩张,就好比干涸的小溪,突然被黄河之水灌溉,承受不住,必定是要决堤,

吸取他人内力也是同理,一旦吸取超过自身经脉承受力的内力,便会造成自己筋脉寸断,还有一点,吸取的内力,炼化也是需要时间,不是拿来就能用的。”

“内力修练路途就如同滚雪球,雪球越小便越是难滚,第一丝内力无中生有,更是有百日筑基的说法,吸取他人内力为归己用,也就初期有效,

等到内力日益深厚,自己本身修炼出来的内力越发精湛,聚拢速度更快,到时你就看不上他人那点,混杂不纯的内力了,是故,你的忧虑,完全没有必要。”

“多谢师尊解惑!”,邰杠闻言,心中大喜。

有个师父教导就是好啊!不仅能少走许多弯路,遇到困扰之事也分分钟解决。

邰杠之所以要理清楚其中缘由,就是因为原著中,段誉也有吸取他人太多内力,搞到自己发癫发狂,还要去天龙寺寻找治疗之法……

“小杠子,为师再送你最后一件礼物吧!”无崖子喃喃说道,还未等邰杠回应,便运集全身功力将邰杠吸到自己跟前。

毕生功力涌入邰杠四肢百骸,无崖子七十年精纯无比的北冥真气灌输到邰杠体内。

一炷香过后,无崖子一身内力尽归邰杠,整个人肉眼可见的迅速衰老了下来。

那披肩的黑色长发变得雪白,冠玉般圆润的面容,出现了无数条皱纹。

邰杠看到眼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忍不住掉下眼泪来。哽咽的说道:“师尊,您这是怎么了?”。

“哈哈哈,为师大限已至,生死之事早已看透,能在大限到来之前收你这么个小东西,已是心满意足。”无崖子笑道。

“为师相信你日后的成就,必不在为师之下!”无崖子已是强弩之末。

将七宝玉扳指交给邰杠,又将一幅画像交给邰杠嘱咐道;“画中的人,是你的小师叔,去找她学我逍遥派武功吧!”

无崖子有气无力的说完,这个天龙世界的绝世美男,兼武学宗师在油尽灯枯的情况下,生命走到了尽头。

七宝玉扳指在手,邰杠俨然成为了逍遥派新一代掌门人。

料理好无崖子的后事,邰杠离开了擂鼓山,下一步,便要去寻哪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二人。

“再见了师父,今天我就要远航,别为我担心,我有快乐和智慧的浆……”。

电闪雷鸣,暗无星月,荒山野岭之地突然鬼哭神嚎,道路尽头,乍然燃起几朵鬼火,如鬼魅般,令人心悸。

端的出现三男一女,却是泰然自若,在大宋朝,肯定不会出现什么无神论者,这般态度,哪肯定就是艺高人胆大了。

“在下敬重各位是长辈,先礼后兵,将客气话说在前头,不要以为我慕容复真的怕了你们。”被再三挑衅,为首之人,一展折扇,高声霸气道。

“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与丐帮帮主乔峰齐名的,姑苏慕容复吗?”,对方声音,略显惊讶。

见自己名号震慑对方,慕容复嘴角微微上扬,得意之色显露无遗。

“哼!你慕容复在中原逞威也就罢了,胆敢到我万仙大会啰逼嗦,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以我之道,还施我身!”。

慕容复听的此话,顿时面若寒霜,冷哼一声道;“正好,我也想看看你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有何本事?”。

慕容复话音未落,只见手中长剑出鞘,夜空中一点寒芒划过,手腕一抖,一道凌厉剑气射出。

只听得远处草丛之中,一声惨叫响起,定睛一望,鲜血四溅。

随手一击,眨眼间便杀一人,这等武功境界,这等狠辣心性,令人望而生畏。

整个江湖中,用剑高手数不胜数,可能射出剑气的,却是凤毛麟角,这一手,足够证明慕容复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这就想走?你莫是欺我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无人?”,眼见慕容复就要离去,虽是害怕,但出来混,讲究的就是个皮面,其中一人出言阻拦道。

突然之间,四下里啊,哈,嘿,呵,哼,笑声大作,越笑,人数越多。

一开始不过十余人发笑,到后来四面八方都有笑声,听声音不下五六百人,有的近在咫尺,有的又似在万里之外,可谓声势浩大。

“诸位,可否听我一言?” 关键时刻,总要有人跳出来,朗声说道;“咱们今天聚集在此,为的就是杀那天山童姥,而慕容公子武功高强,我们何不请他出手相助?”。

一字一顿,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所有人,全都沉吟不语,慕容复的实力,刚才已经展现,大家有目共睹,如若能有他相助,胜算便又大几分。

慕容复也是心中急切,想着把这帮人收入麾下,复国大业便多一分助力,可面上却故作姿态,佯装不允。

“天龙最佳演技派,你慕容复认第二,怕是没人敢说第一。”潜伏在不远处一颗茂密大树上的邰杠,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看着惺惺作态的慕容复,心中鄙视不已,“王语嫣好漂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