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休大师不是空着手来的,还带来了自己采摘的好茶。

吃完饭后,拿着杯子给邰杠和四目二人讲起了茶道。

“这个品茶,喝不是目的,目的在于一个品字。

我带来的这盒茶叶,是悬崖峭壁上的老茶树,

春天的第一波雨水刚落,我就将它们采摘了下来,

味道绝对是没话说。”

一休大师开始斟茶,讲到深处的时候别说四目道长,就连邰杠都不知道喝茶有这么多讲究。

不说话,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入口满齿留香。

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仿若让人置身于大自然中。

“好茶,好茶!”邰杠不懂茶,但是他喝着好喝,当然就是好茶了。

一休大师脸上含笑,给邰杠斟满第二杯,这才开口道:“我…”

咚!咚!咚!

一休大师刚要开口,就被外面的铜锣声打断了。

三人同时抬头看去,只见远处过来了一队人马。

为首一群人做蒙古人装扮,腰间佩刀背后背枪。

而这群人的身后,则跟着五名道士。

拥簇着一具黄金棺材,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这是我师弟千鹤道长!”四目道长坐不住了,起身道:“我师弟是坚定的保皇党,满清皇帝退位之后就消失了。

奇怪,他怎么到这边来了,还跟蒙古人混在一起,

不行,我得去看看才行。”

说完这话,四目道长跑了出去。

邰杠与一休大师对视一眼,也放下茶杯跟了出去。

“师弟,师弟!”

“停!”

五名道士之中,为首的是一位红衣道士,看样子就是四目道长的师弟了。

听到有人喊停,蒙古人纷纷停了下来,一位拿着手绢的领头人,追问道:“为什么不走了?”

“乌侍郎,我们的糯米与朱砂不多了,这是我师兄隐居的地方,我要去借点糯米与朱砂。”千鹤道长是个中年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留着满清没有覆灭之前的长辫子。

听到千鹤道长的话,被称为乌侍郎的人,嫌弃的晃了晃手绢,娘里娘气的开口道:“哎呀,你们这些人,怎么就这么麻烦啊!我说坐汽车,你们说不行,非要钻这些树林子,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乌侍郎,王爷的尸体已经起变了,我以茅山赶尸术,一路借大地之力才能勉强压制他。要是用汽车运,快是快了,可我压制不住他的尸气啊。”千鹤道长这边说着的时候,邰杠与四目道长几人就赶了过来。

对于千鹤道长,邰杠并不陌生。

电影僵尸叔叔中他就是押棺的道士,最后惨死在了僵尸嘴下。

想到僵尸,邰杠眉头微皱,打量着这尊黄金棺。

黄金棺看着很威武,通体由黄铜打造,表面上刷了金漆。

在阳光下就跟真的金棺一样,上面还有个棚子一样的顶棚。

而在棺材表面,则被人用墨斗线网住。

四名小徒弟守在四方,每个人都在念念有词,好像在默念道家真言。

“师弟,这个八角黄金棺,可是专门用来盛放僵尸的,这里面?”

四目道长走上前去,在墨斗线上摸了摸,脸色难看的望着千鹤道长。

千鹤道长叹息一声,轻轻点头道:“师兄,这里面就是僵尸,而且是黑毛僵尸!”

“黑毛僵尸!”

四目道长倒吸了一口气,脸上换成了谨慎之色,问道:“师弟,现在太阳正足,为什么不烧了他?”

“师兄,不能烧的,这位是蒙古的穆亲王,我得了陛下的命令,必须将王爷他……”

千鹤道长还没有说完,四目道长就开口了:“千鹤,大清都亡国了,你还留着辫子,一口一个陛下,有必要吗?”

“师兄!”

千鹤道长不敢苟同,斩钉截铁的开口道:“千鹤深受皇恩,大清永远在我心中!”

四目道长的师弟,是个彻头彻尾的保皇派,从他头上的辫子就可见一斑。

这下,听到千鹤道长的回答,四目道长气的嘴角直抽搐,冷声道:“你头脑都不清醒了,我真是懒得理你。家乐,给你师叔带糯米与朱砂过来,我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会。”

四目道长说走就走,对这个师弟彻底死心了。

钱家乐耸了耸肩,看了眼师父离去的方向,开口道:“师叔,你等我一会,我去给你准备糯米与朱砂。”

二人一走,现场只剩下了邰杠,还有一休大师师徒。

一休大师是个老好人,口中念着阿弥陀佛,对千鹤道长说道:“别怪你师兄,他这个人脾气古怪,你就当他放屁好了。”

“千鹤不怪师兄,我有我的选择,师兄有师兄的选择,我们都是在为各自的选择活着。”

千鹤道长微微摇头,根本没有在意四目道长的行为。

如果不谈保皇党的身份,也是个有道高人的样子。

一休大师轻轻点头,绕着棺材走了两圈,突然开口道:“这棚子是好看,遮风挡雨没有问题。

可是,棺材里是僵尸,这个棚子就不合适了,

你应该在白天拆掉棚子,让阳光照在棺材上减少点尸气吧?”

“对啊,阳光能消散尸气,我们怎么没想到呢!”

千鹤道长大喜过望,命令道:“东、南、西、北、拆掉棚子,让阳光照过来。”

“慢!”

邰杠可是很清楚,千鹤道长拆掉棚子之后,当天晚上就遇到了暴雨。

结果墨斗线被雨水一冲就散了,所有人都死在了僵尸口中。

想到这个剧情,邰杠拦住了四个徒弟,并不想顺应剧情而见死不救,说道:“阳光虽然能减少尸气,可是今天的天色并不好,你们半路上可能会遇到暴雨。如果没有了棚子,墨斗线遇水就会融化,里面的僵尸跑出来怎么办?”

“暴雨?”

千鹤道长看了看天空,入眼晴空万里,哪有要下雨的样子,于是笑道:“朋友你放心吧,我们随身都带着帐篷,真要是有暴雨的话,耽误不了什么事的。东、南、西、北,把帐篷拆掉,照我说的去做。”

“是,师父。”

四个小徒弟得到了命令,三下两下就将棚子拆掉了。

邰杠看得微微摇头。

都说良言难劝该死的鬼,他都提醒的这么直接了,千鹤道长居然还是不为所动。

真不愧是僵尸系列片中运气最差的茅山道士了。

“师叔,糯米与朱砂带来了。”钱家乐抱着个包裹跑了上来,递给了千鹤道长。

千鹤道长掂了掂分量,笑着点点头,道:“师侄,替我向师兄为好,我这边还有事,就不去给他请安了。”

说完这话,千鹤道长对邰杠几人点头示意,高声道:“上路!”

“师叔慢走!”

“阿弥陀佛!”

十二个背枪的蒙古兵,千鹤道长与四个徒弟。

还有那个叫乌侍郎的人,就这样押送着棺材离开了。

目送这些人远去,邰杠许久未发一言。

正所谓,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

他已经明明告诉这些人,前面是悬崖峭壁了,这些人还要往下面跳。

难道他还能等在悬崖底下,将跳下来的人接住不成。

邰杠可没有那么清闲,他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不是圣母玛利亚,不听劝就怪不得他了。

“师父,师叔已经走了。”

回到客厅中,钱家乐对着喝茶不语,不知在想什么的师父说了一句。

四目道长没有抬头,将手中的清茶一饮而尽,冷声道:“走就走了,难道你还想让我跟上去,给别人磕头喊万岁啊?”

“不敢,不敢!”钱家乐摸到了老虎屁股,灰头土脸的跑开了。

一休大师一看这个局面,也招呼着青青走了。

很快客厅中就剩下了邰杠,还有心情不爽的四目道长。

邰杠坐了一会,看了看四目道长的样子,也打算起身离开。

听到动静,四目道长微微抬头,赶在邰杠出门之前,开口道:“你要的那套诛魔飞镖,上面的朱砂已经消退了不少,

我一会重新给你刻画一遍,晚上应该就能做好了。

至于黄符,晚上我连着飞镖一起给你,

你准备五十块金币出来,这些除魔法器可不便宜。”

“我拿着诛魔飞镖还有黄符,能不能对付鬼怪?”邰杠脚步微顿,对着四目道长问道。

四目道长想了想,回答的并不太肯定,道:“小妖小鬼没问题,

如果是成了气候的,这个就难说了。

不过以你的身手,加上我这些东西,

就算不足以让你斩妖除魔,逃走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这就好!”邰杠知道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应对鬼怪的办法。

正所谓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

人生在世,还是多买点保险的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