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间,四目道长家中。

“给你,你的东西我已经做好了,五十块金币绝对没白花。”

四目道长拿着一叠黄符,还有一盒拇指长短,以朱砂刻画的飞镖出来。

邰杠先看了看黄符,随后看了看二十四枚飞镖,头也不抬的问道:“你的脸色不太好,消耗过度啊?”

“是费了些法力,但是不要紧。”

四目道长摇了摇头,忧心忡忡的说道:“我就是有点心绪不宁,好像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而且是跟我有关的。你说,外面这么大的雨,不会是我师弟出事了吧?”

“我还以为,你不关心那个师弟呢!哼哼,身为道士,居然是保皇党,死心塌地的为满清卖命,这样的人也是极品啊?”邰杠把玩着飞镖,心里面非常满意。

四目道长叹了口气,看着窗外的夜色,开口道:“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师弟。我师弟这人,心气有余,手段不足,黑僵不是他能够对付的,我担心……”

“担心就去看看,正好,我要试试这些东西,对僵尸有没有用!”邰杠知道千鹤道长八成出事了。

只是他没办法解释,也知道以自己目前的手段,单独对上黑僵肯定是九死一生。

现在,既然四目道长提起来,他也乐得一同前去。

能不能救人两说,起码能看看黑僵是个什么手段。

……

“救命,救命啊!”

邰杠与四目道长二人,刚刚来到高树林。

就看到了一个慌慌张张,正在向外跑的人影,不是乌侍郎还能是谁。

“怎么就你一个人,我师弟呢?”双方一碰面,四目道长脸色就变了,快走两步冲了上去。

乌侍郎虽然慌乱,却没有糊涂,赶忙开口道:“道长,你师弟让我来找你救命啊,僵尸从棺材里面跳出来了,你师弟正在抵挡它呢!”

“僵尸!”四目道长不敢多问,赶忙提着斩妖剑,大步向着树林中跑去。

邰杠也想要跟上去,没等他有动作,乌侍郎就拉住了他,哀求道:“别丢下我一个人呀,人家好怕怕的。”

“死基佬!”邰杠一把将乌侍郎推开,看了眼跟在自己身边,夹着尾巴不敢往前走的大黑狗,命令道:“大黑,将这个人带回去,记得别乱跑。”

“汪汪!”大黑狗很通人性,冲着树林叫了几声,夹着尾巴往回跑。

乌侍郎看了看邰杠,又看了看返程的大黑狗,还是对僵尸的畏惧占了上风,跟着黑狗就跑了。

目送一人一狗离去,邰杠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天上还下着小雨,一副电闪雷鸣的样子。

“师弟!”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打断了邰杠的思路。

邰杠擦了把雨水,快步冲入林中,很快来到了千鹤道长之前扎营的位置。

入眼,满地的死尸,断掉的桃木剑,还有被扯烂的捉尸网。

四目道长正拿着斩妖剑,与风雨中与僵尸单打独斗。

不远处,千鹤道长一脸死灰,正靠着一颗大树,面色发白的颤抖着。

“千鹤道长,你没事吧?”邰杠看了眼战局,发现四目道长一时间不会落败之后,率先来到了千鹤道长身边。

千鹤道长面色发白,眼圈发黑,闻声后哆哆嗦嗦的的抬起头,艰难的开口道:“贫道无能,被僵尸所害,现在已经尸毒攻心,恐怕是不行了。”

“千鹤道长,你……”

“吼!”

邰杠还没说完,靠在树上的千鹤道长,就咆哮着冲了上来。

抬眼一看,千鹤道长的指甲,已经变成了紫黑色,嘴里面也露出了尖锐的尸牙。

“妈的!”

邰杠飞起一脚,正中千鹤道长的胸口,就像打出去的炮弹一样,将他一脚踹出了七八米远。

要是换成活人,这一脚绝对是玩完了。

可惜千鹤道长已经不是人了,刚刚变为行尸的他,虽然没有僵尸的实力,却也有了初步的不死之身。

就是被这么大的力道打中,半个胸口都塌陷了下去,依然顽强的爬了起来。

“四目道长,你师弟尸变了,要不要我替你解决他!”看着摔了个跟头,再次冲上来的千鹤道长,邰杠头也不回的问道。

四目道长正与僵尸打斗,闻声后也缓不出手来,只能点头道:“麻烦你了。”

“好说!”一只刚刚变化的行尸,连白毛僵尸都算不上,并不被邰杠看在眼中。

邰杠伸手摸向腰间,在他的腰间上,绑着二十四枚驱魔飞镖,对付普通僵尸绝对是一下一个。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放弃了用飞镖的打算,低语道:“对付你,用驱魔飞镖太浪费了。”

“天山折梅手!”邰杠没有用破魔飞镖,而是以一双铁掌迎了上去。

天山折梅手大开大合,号称能破解天下武功,用来与僵尸周旋,再合适不过。

千鹤道长变成的行尸,被他一掌打在双臂上,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两只手臂的骨头就被他打碎了。

邰杠双手不停,配合着凌波微步,刹那间连出五掌,打断了行尸的双臂,双腿,还有脊柱。

轰!

一道惊雷劈下,正中千鹤道长尸变后的身体,将尸体炸了个粉碎。

邰杠抬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地上的大坑,自语道:“认错了,好像是惊雷符啊!”

“喂,快来帮忙啊!”邰杠还在研究千鹤道长,遗留下的黄符都有什么,另一边的四目道长就顶不住了。

四目道长之前说过,他有准备的话,黑毛僵尸也能斗一斗。

那种有准备,可不是拿着斩妖剑,带着几张黄符就冲上去。

而是开坛做法,借着法坛的力量斩妖除魔。

而现在,单凭一把斩妖剑,还有几张定尸符。

四目道长很快就挡不住了,被僵尸追的四处乱窜。

“来了!”邰杠把装着黄符的布袋背在身上,凌波微步运起,几个呼吸,便来到僵尸身前,随即一掌打出。

咚!!

就像木槌撞钟一样,一声闷响传出。

邰杠难过的想要吐血。

他这一掌打在僵尸身上,就跟普通人拼尽全力,一掌打在墙上一样,好似整条手臂都要折了。

不过,后背受了他这一掌,黑毛僵尸就是铜皮铁骨,也在第一时间倒飞了出去。

唯一让人头疼的是,这一掌的威力也仅此为止了。

僵尸飞出去后很快就重新站了起来,赫然没事人的样子。

“你没事吧?”四目道长提着斩妖剑,喘着粗气对邰杠问道。

邰杠甩了甩发麻的右手,真气运转全身,摇头道:“我没事,不过这东西好强的防御力,就是铁板我都能一掌打穿,可一掌打在它的身上,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那是当然了,僵尸铜头铁臂,还有尸气护体。单单使用蛮力,除非你到了以武入道的地步,不然是解决不掉它的。”四目道长一边说着,对着僵尸就冲了上去,喝道:“为我压阵,我再去会会它。”

“好!”邰杠提起周身真气,主动与僵尸正面硬钢,让四目道长找机会下手。

可是一交手他就发现,僵尸好像不喜欢他,不对,是不喜欢跟他打。

只要有机会,僵尸就会去抓四目道长,有时候宁可绕过他,或者被他打到也不例外。

斗了一会,邰杠就郁闷了,主动挡在僵尸面前,问道:“你干了什么,僵尸怎么这么恨你,好像不杀你誓不罢休啊!”

“你问我,我问谁啊!”四目道长被僵尸追的疯跑,他的身体可没有邰杠的结实,要是被僵尸打到他就惨了。

邰杠微微摇头,一个飞扑锁住僵尸的双手,并有手肘抵住僵尸的下巴,喝道:“快上,这家伙的力气比我还大,我锁不住它多久的。”

“咦!”一句话刚刚说完,邰杠突然发现,僵尸居然在愤怒的看着他。

对,就是愤怒。

跟行尸死灰般的双眼不同,这只黑毛僵尸的眼眸中一片漆黑,闪烁着一种叫做情绪的东西。

双目对视的一瞬间,邰杠就有冥冥中的直觉,僵尸好像很生气,自己惹恼它了。

“吼!”

刚刚感受到僵尸的情绪,邰杠就发现他锁不住了。

要知道,身怀两百多年内力的他,再加上天山折梅手的擒拿手加持,邰杠如今双臂一抖,少说千斤的力道。

可就是这样的神力,在僵尸变得愤怒之后,也有种小巫见大巫的直觉,本能再告诉他再不撤就是死。

“走!”邰杠一个兔子蹬鹰,接着冲击力倒飞而出。

僵尸大声咆哮着,口中吐着黑灰色的尸气,双手伸平就向着他扑来。

邰杠一退再退,直到退出了十几米,靠在了一棵大树上,僵尸依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咔嚓!

黑色的指甲带着破空声,狠狠的抓在了树干上。

用懒驴打滚的方式,险之又险避开的邰杠,抬眼向着树干一看,只见一人合抱的大树,直接就被僵尸的双手刺了个对穿。

“哈!”僵尸用力的一抡,百年老树应声而倒,砸在雨地上溅起无数水花。

一人一僵尸,目光第二次相对,彼此的目光中都带着杀意。

“麻烦了!”邰杠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二话不说脚尖一点,整个人炮弹一样的打出。

下一秒,他刚刚落地,身后就传来了阵阵风声,想也不想就用了后仰的姿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