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

狂风刮过,邰杠以铁板桥的姿势,避过了僵尸的一次横扫。

下一刻,没等他站起来迎击,双手扫过的僵尸,就用手插了过来。

“凌波微步!”邰杠危急关头慌而不乱。

凌波微步全力施展,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闪躲开来。

他的速度快,僵尸的速度也不慢。

邰杠刚避过一击,就发现眼前多了一个黑影。

定神一看,僵尸正对他拥抱而来。

‘嘶!’邰杠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咯噔一下。

不用想他也知道,与僵尸撞个满怀,下场该是何等的凄惨。

“天清地明,风火甲兵,去!”

僵尸正要抱住邰杠,伴随着咒令声,一柄宝剑破空而来。

正好与僵尸的双手碰撞在了一起。

叮!

一声脆响,宝剑被僵尸的双手磕飞了。

与此同时,双手被宝剑撞了一下,僵尸也不可避免的身体一歪,下扑的动作扑了个空。

邰杠趁此机会,一个九十度漂移,飞起一脚踩在僵尸的胸口中,借力飞向了五六米外的大树上。

“好险!”稳稳的落在树上,邰杠终于松了口气。

再次抬眼看去,这一次僵尸居然没有在追他,而是折身,扑向没了兵器的四目道长。

“救我啊,快点救我啊!”

四目道长没了斩妖剑之后,艰难的躲了两下,就被僵尸抓住了肩膀。

只能用手死死的撑住僵尸的脑袋,不让它咬到自己的脖子。

邰杠在上面看的真切,如果他不去救人的话,四目道长坚持不了几秒,恐怕就要被僵尸咬死了。

“前一秒,四目道长救了我一次,下一秒,我要是这么走了也太不是人了!”

邰杠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探入了背后的黄符背包内,抓出了一大把黄符,喝道:“四目道长,坚持住!”

看也不看,一把黄符就被他抓了出来,利用从空而降的惯性,恶狠狠贴向了僵尸的后背。

僵尸正急着咬四目道长,根本没察觉到身后的邰杠。

当它反应过来的时候,邰杠已经到了。

拿着一叠黄符的右手,猛地向下一拍。

哗啦啦!

雨还在下,时间仿佛就此定格。

僵尸抓着四目道长,邰杠一手搭在僵尸身上,四目道长则死死推着僵尸的脑袋。

片刻之后,僵尸微微回头,以疑惑的目光看向邰杠。

邰杠一看僵尸屁事没有,赶紧又抓了一把黄符,还没等贴下去,自己就先惊住了:“啊!”

入眼,黄符上面湿漉漉的,朱砂早已经被雨水打湿。

再看,装着黄符的背包上,不知何时被僵尸抓开了一道口子。

里面的黄符虽然没有掉出来,雨水却已经渗进去了。

“吼!”

感觉自己受到愚弄的僵尸,放开了紧抓着的四目道长,甩手就像邰杠打了过来。

邰杠举起双臂一档,只觉得自己被火车撞了一样。

双脚擦着地面倒飞了七八米远,落地后又连续退了六七步。

这才勉强化解了身上的力道。

轻轻咽了下口水,止住颓势的邰杠,双手都在不自觉的颤抖着,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之前他还在想,猫脸老太太有绿毛僵尸的实力,自己能跟它打个平手。

遇到更高一级的黑毛僵尸,应该可能周旋一二吧。

现在他看出来了,周旋是能够周旋,只是黑毛僵尸一但动真格的,自己恐怕走不了十个回合。

“小心,僵尸向你去了!”邰杠还没等用真气恢复过来,僵尸再次扑了过来,好像不杀死他誓不罢休一样。

邰杠这次不敢在硬碰了,虽然他的真气缓解伤势的作用,可疗伤是需要坐下来慢慢运气的。

两次硬碰硬下来,邰杠已经能感受到,自己再受伤几次,想要恢复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四目道长,打不过了,分头撤吧!”邰杠爆喝一声,看了眼扑来的僵尸,头也不回的冲入树林深处。

四目道长还没等开口,一人一僵尸,就消失在了夜色中,很快就听不到动静了。

“这!”四目道长一脸羞愤,自认为引走僵尸的人应该是自己,毕竟这个黑毛僵尸太危险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只能狠狠的一跺脚,对着邰杠消失的位置,大声喊道:“杠子,如果你死了,贫道在此发誓,一定杀这只僵尸为你报仇!”

“他在说什么?”穿行于密林中的邰杠,依稀听到四目道长在喊些什么,只是因为距离太远听不清楚了。

邰杠微微回头,看了眼追着自己的僵尸,脚下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说实话,僵尸跑的并不慢,比普通人要快得多。

只可惜,邰杠并不是普通人。

有凌波微步步法加持的他,短时间爆发出来,并不比黑毛僵尸慢多少。

毕竟,黑毛僵尸不是猫脸老太太。

猫脸老太太是因为黑猫才会诈尸的,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僵尸。

它没有僵尸的力大无穷,反而更倾向于速度与灵敏。

或许用灵尸称呼更恰当些,身体一点都不僵硬。

“这只僵尸成精了,它好像有自己的想法,不杀我杀不罢休啊!”邰杠收回目光,看了眼前面的灌木丛,心想道:“算了,不陪它玩了!”

嗖!

邰杠抬手一枚破魔飞镖,阻挡了僵尸一下之后,直接冲入了灌木丛中。

三十秒之后,僵尸也冲了进去,可他举目四望,哪里还有邰杠的影子。

蹦蹦蹦……

僵尸重新跳了出来,微微歪头,打量着四周的景色,目光中带着疑问。

要知道,这处灌木丛并不大,隐藏个兔子没问题,活人藏在这里,没有理由它发现不了啊。

可事实却是,里面根本空无一人。

就好似自己追着的那人会隐身术,在灌木丛中隐身消失了。

“吼!”发现目标消失的僵尸,愤怒的破坏着灌木丛。

大脑并不发达的它,实在想不出人是怎么没的。

更不会想到,时间刚才被暂停了三十秒之久……

邰杠当然不会隐身,他只是在灌木丛中,用键盘空格键的功能,时间静止,逃离了现场。

拥有这个绝招的他,其实并不惧怕危险。

除非对方一个照面就能杀死他,不然想走的话没人能留得住。

黑毛僵尸虽然强,邰杠在它面前,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要不然,他也不会带着僵尸离开,主动替四目道长祸水东引。

……

“我临走时的一发飞镖,只是把僵尸打的晃悠了一下,说明破魔飞镖对上黑毛层次的僵尸,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有用。”

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邰杠解下腰间的飞镖,心里面想了很多东西。

至于微|冲,他更是用都没有用。

这东西对付猫脸老太太或许有压制,但也只能应付普通级别的僵尸罢了。

盘腿坐下,运气疗伤。

不知不觉中,一夜过去了,又是一天早上。

盘膝在地的邰杠,慢慢睁开自己的双眼。

眼眸中有精光一闪而过,重重的吐出口浊气。

……

话分两头,四目道长家中。

“我们几个分头行动,如果邰杠没有死,我们一定要找他回来。

如果他死了,我直接赶赴江南,

就算我对付不了这只黑毛僵尸,我也要请我师兄出手为他报仇。”

山脚下的院落中,一夜没睡的四目道长,正在做着最后动员。

一休大师,青青,钱家乐,乌侍郎。

乃至于大黑狗都被他找了出来,正要进山寻找邰杠的身影。

“这么早大家就起来了,这是要去干嘛?”就在誓师大会结束,众人正要出发的时候,邰杠精神奕奕的出现了。

看到邰杠出现,四目道长一脸的难以置信,赶紧绕着他转了几圈,问道:“你没事?”

“当然没事,我怎么可能有事呢?”邰杠耸了耸肩,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

钱家乐看到他坐下,小跑着凑了过来,小声道:“我师父说,你昨天晚上将僵尸引走了,可能已经遇难了,正动员我们去山上找你呢。”

“阿弥陀佛,我之前就说,邰施主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看就不是早逝的命。你们看看,没事吧,我就知道没事。”一休大师微笑着开口,先是对众人安抚几句,随后问向邰杠:“邰施主,你昨晚引走的僵尸可不一般,你是怎么将它甩掉的?”

“简单,我带着它转圈子,直到发现了一条河,我跳下去它就不追了。”邰杠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当然不会实话实说。

听到这个回答,在场的众人全都是恍然大悟,四目道长更是连连点头,说道:“僵尸五行属土,最不喜欢的就是水,利用河水逃走,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师父,邰大哥没事了,这下皆大欢喜了吧!”

钱家乐此话一出,四目道长脸色就难看了下来。

皆大欢喜?怎么可能皆大欢喜。

不提千鹤道长死在了僵尸手上。

就是身为茅山道士,四目道长也不会让僵尸害人。

更可况这还是黑毛僵尸,放任不管很可能会为害一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