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为害一方,不管是会出**烦的,决不能放任自流。

昨天晚上,我与僵尸交过手,说实话我没有任何把握,

这件事看来要请我师兄出马了。”

想到昨晚的斗法,四目道长心有余悸。

黑毛僵尸在同一级别中,有没有智慧也是两个档次。

穆亲王化成的僵尸,显然是智慧比较高的那种。

不但能双眼视物,而且有了自己的情绪与想法,说是尸王都不为过。

思前想后,四目道长还是觉得,自己出手不太保险。

弄到最后僵尸没有除掉,再将自己搭进去可就麻烦了。

“我正好要赶尸去江南,一休大师,请你在附近的村庄张贴告示,让大家晚上不要出去。我快则七天,慢则半个月,一定带我师兄赶回来。”心中有了想法,四目道长很快下了决定。

邰杠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僵尸叔叔中的四目道长,是与一休大师合力将黑毛僵尸杀死的。

现在头上多了一位师兄,四目道长显然不想单打独斗,再像电影中那样险象环生。

毕竟,电影中的四目道长,与一休大师合力斗僵尸,好几次都差点玩完了。

能杀死僵尸除了实力以外,还有几分运气因素与主角光环的效果在里面。

“四目,你快点去吧,我这就去附近的村庄通知村民,让大家这段时间小心一点。”一休大师也知道僵尸的厉害,说定之后很快带着青青走了。

钱家乐看着青青的背影,主动过来给四目道长捏肩膀,小声道:“师父,这次你去请师伯过来,我就不跟你去了吧?”

“为什么?”四目道长想带着钱家乐,因为他去请人的同时。

也要将停尸房的僵尸带到江南去,一路上有徒弟帮忙能省很多事。

钱家乐挠了挠头,他正跟青青打得火热,怎么舍得离开呢。

不过,这话是不能说的,他只能目光一转,回答道:“师父,我们方圆百里内,少说有**个村庄,

一休大师岁数那么大了,腿脚肯定不方便,

要是到了傍晚的时候,没有全部通知到就麻烦了。

我就不同了,我年轻腿快,

一个上午,我就能跑几个来回呢,您说是吧!”

“嗯,有道理!”四目道长嘴上说一休大师的不好,其实在内心深处,对一休大师还是挺在乎的。

闻声后,四目道长微微点头,开口道:“准备行李,我自己去,你不用跟着了。”

“四目道长,我跟你一起。”

邰杠突然开口,说的四目道长一愣,反问道:“你去做什么?”

“道长的师兄,一定是茅山大将,道坛先锋,我想去见见世面。”邰杠撒谎都不脸红,不过也不算是撒谎。

看僵尸片长大的人,有几个来到僵尸片世界,能忍住不去见英叔。

邰杠什么都不求,金山银山都不要。

只求能亲眼看英叔画张符,圆自己小时候的一个梦。

这种想法听着可笑,其实一点都不离奇。

金山银山有很多,实现儿时梦想,看看儿时偶像机会却不多。

八零后九零初的人,有几个小时候看完了僵尸片,没在脑门上贴张白纸,跟小伙伴们扮演过僵尸。

人慢慢长大之后,走向社会,变得老辣,再回想起天真的时候,总是觉得特别的开心。

邰杠想见见英叔,亲眼看他画符捉僵尸。

没有为什么,就因为他是林正英,自己曾经也是脑门上贴纸条,与别人扮僵尸的一员。

看一眼英叔,僵尸位面才算没有白来……

“严格来说,赶尸道人操控的行尸,与正常行尸是不同的。

正常行尸,是阴气足够之后,尸体自然而然的变化。

赶尸则不同,

我们是用起尸符唤醒尸体,

唤醒之前会在尸体身上点下朱砂,

加以铃铛与法咒,所以行尸才是可控的。

不过,唤醒的行尸也是行尸,

在我们手中出不了问题,要是遇到不懂行的摆弄过,那就不好说了。

所以,为了避免行尸受到冲撞,被活人的阳气引起尸变,

赶尸一般都昼伏夜出,

太阳落山上路,太阳出来休息,绝不走人流大的地方。

当然了,如果情况紧急的话,给僵尸罩上戴面纱的斗笠,白天运尸也不是不可以。”

下午的阳光带着闷热,四目道长在前面摇晃着铃铛,引领着头戴黑色斗笠的僵尸前行。

每隔半个小时,四目道长就会用朱砂,封一次僵尸的尸气。

以免这些被唤醒的行尸,会被太阳的光芒灼伤。

邰杠跟在四目道长的身边,带着自己的大黑狗,听着四目道长的讲解。

大黑狗对脏东西的反应很大,离得很远跑在前面,不时回头看邰杠一眼,讨好的摇晃着尾巴。

“道长,我这条黑狗很有灵性,可那天在树林里面遇到狐妖的时候,它却没有发出警报,你说这是为什么呢?”邰杠看了黑狗一眼,对着四目道长问道。

四目道长笑了笑,指了指跑在前面的狗,问道:“你听过狐狸吃狗吗?”

“没有!”邰杠摇了摇头。

“那不就结了,它对脏东西反应很大,是因为狗本身是灵物,

鬼与僵尸骗不过狗的眼睛。

可是妖怪不一样,除非是虎妖与狼妖,

不然很少有妖怪吃动物的,

黑狗遇到狐狸精的时候,只是将它当成狐狸了,又怎么会发出警报呢?”

四目道长解释了一下,随后看了看前方,开口道:“前面有家客栈,僵尸客栈,专门为我们这些人准备的,一会进去休息片刻,再有三个小时就天黑了,今夜我们是不会休息的。”

……

“僵尸客栈,有点意思啊!”

邰杠笑着点头,半个小时之后,僵尸客栈到了。

僵尸客栈,栈如其名,门口的招牌就是这么写的。

它的地理位置也很超然,位于三省交界之地。

耸立在一片乱葬岗中,客栈的四周都挂着白灯笼。

“发财发财!”一进入客栈,店小二开口就是发财,第二声才问道:“客官,几位啊?”

“两个人,十二具尸,尸体在外面,交给你们了。”

四目道长递出控尸铃,小声吩咐了伙计几句,又对邰杠解释道:“这些僵尸客栈的老板,都是年老的同行开办的,

赶尸先生老了之后赶不了尸了,开客栈办义庄,也算有个糊口的饭碗。

有些野路子出身的先生,还会在这里找些活干,

就连端茶倒水的伙计也不是一般人。”

邰杠微微点头,向着客栈里面看去,果然坐着吃饭的都是道士。

这些道士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有的是同辈之间喝酒吹牛,有的则带着徒弟说着赶尸的窍门。

一眼看去大厅内不下于三十四人,看着就十分的热闹。

“向东八十里,小李庄的李二狗,半夜被水鬼拖下了河,要找个道士招魂,给三块大洋,有要接的没有?”

“我去我去我去,我勒个去,三块大洋,蜡烛钱都赚不回来。”

“瞎道士,你说话别大喘气好不好,我还以为你答应了呢!”

“嘿嘿,各位都不去啊,那这单生意我接了。赚钱多少不说,我新收了一个小徒弟,正好带他去见见世面。”

客栈之内很热闹,大家因为都是同行,说话间也不需要顾忌,更不用担心会被普通人嫌晦气。

邰杠听着这些人的交谈,与四目道长坐在了桌子上,自顾自的斟茶倒水。

半响之后,存放行尸的伙计回来了,恭恭敬敬的递上控尸铃,开口道:“二位客官,货已经安防妥当了,另外本店的僵尸鸡,可是名传三省,吃鸡附赠竹叶青一壶,要不要尝尝看?”

“一只鸡,一盘酱牛肉,再来两个拿手小菜。”四目道长说完之后,喝口茶润润嗓子,又道:“杠子,你喜欢吃什么自己点,千万别跟我客气。”

邰杠摆了摆手,他对吃的东西不挑,两个人四个菜足够了。

看到邰杠没有开口,店小二笑着点头,“得嘞,两位稍等,吃的马上就来。”

店小二吆喝着走了,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真是个普通店小二呢。

邰杠目光环视,看着众位道士身上的桃木剑,招魂幡,这些在外面很少看到的东西,低声问道:“道长,这里的同行这么多,你怎么不请他们帮忙啊?”

“帮不了,

我都没把握对付黑毛僵尸,这些人就更不行了,

叫过去也是送死。

你别看这里人多,大多数只能对付下行尸,

能对付僵尸的没有几个。

这些人平时在各自的地盘上,给人做做法事,看看风水还行,

遇到等级高的僵尸,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四目道长声音压得很低,就差没说这里看着人多,其实都是乌合之众了。

邰杠了然的点点头,道士有很多,有真本事却很少。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拜师茅山这样的大派。

大多数见到的赶尸先生,拿着本祖传的古书就出来走江湖了。

运气好了可能祖上多少代人,曾经是小门小派中的弟子,有多少真本事很难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