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叔,二十年前先父下葬的时候,风水先生特意关照过我,

二十年后一定要起棺迁葬,不然会有**烦的。

我这次请你过来,是想你帮我看看,

如今二十年之期将至,什么时候合适动土迁葬。”

戏院内,任家庄第一大户,任家族长任发任老爷,正与一位黄衣道人小声说话。

黄衣道人便是英叔,他看上去五十多岁,眉毛成一字型,标准的国字脸给人以正气凛然之感。

“任老爷,动土迁葬非同小可,如果合适的话,请将老太爷的生辰八字给我,还有下葬的具体时间,我要晚上回去算一算,明天早上才能告诉你。”英叔喝茶听戏,声音不快不慢,显然胸有成竹。

任发轻轻点头,从伙计手里拿出一个册子来,笑道:“我都已经准备好了,里面是先父的生辰八字,还有下葬当天的时辰,你看看吧。”

英叔接过册子一看,里面不但有任发说的东西,还夹杂着一张二百大洋的银行本票。

看到银行本票,英叔轻轻点头。

心想任家能富甲一方,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自己都没提钱,任发就将钱准备了出来。

遇到这样的好雇主,又有谁会不尽心尽力呢。

“任老爷,你回去等我消息吧,明天一早就有结果了。”英叔将小册子合上,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任老爷点点头,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起身说道:“明天早上我在咖啡厅等你,咖啡是外国人喝的茶,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任老爷慢走!”

英叔目送任老爷出去,随后看了看桌上没动过的糕点。

犹豫片刻拿出一块手帕,将糕点全部包了起来。

低语道:“都是花了钱的东西,浪费了就太可惜了,正好拿回去给文才当夜宵。”

“师父,师父!”刚刚想到徒弟文才,门外就响起了鬼叫门一样的吼声。

英叔拿糕点的动作一僵,不用去想他也知道,这熟悉的声音是从哪来的。

“杠哥,这个宝仪戏院,是我师父最喜欢来的地方,有客人也经常往这边带,不信我在喊两声,保准师父就出来了。”

文才打扮的跟绿孔雀一样,说着的同时将双手比划成喇叭形状,大吼道:“师父,师傅啊!”

“嚎丧啊,我还没死呢!”二楼的雅间中,一名道士推开窗户,一脸的气急败坏。

邰杠看到道士的瞬间就笑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

就像见到了喜爱的相声演员一样,笑话不用讲,看到人就有乐子。

“师父,你快点下来呀,师叔他过来了,还遇到了**烦!”

文才连连招手,听到这话英叔也不犹豫,翻身就从窗户中跳了下来。

足足五六米高,英叔就像灵猴一样,脚尖在地面一点就停住了,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

邰杠目光微微一亮,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就凭这个轻巧与卸力,英叔的手上功夫就弱不了。

“你师叔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英叔抬头看了眼邰杠,将手中的糕点放在文才手上,不紧不慢的问道。

文才打开包裹,看到有糕点后笑的合不拢嘴,边吃边开口道:“师叔他遇到黑毛僵尸了,说这次过来,是想邀请你过去对付僵尸的。”

“黑毛僵尸!”英叔的一字眉动了动,脸色虽然严肃,却没有任何的慌乱。

看到英叔的表情,邰杠就知道四目道长,这次是找对人了。

四目道长难以解决的黑毛僵尸,恐怕放在英叔眼中,也就是让自己皱了皱眉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再说。”英叔重新恢复平静,示意文才前面带路的同时,对邰杠问道:“朋友,看着很面生啊?”

邰杠笑了笑,开口道:“英叔你好,我是四目道长得朋友,这次跟他一起过来的,经常在他口中听到您。”

“好说,四目是我师弟,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等会我去买点酒菜,我们晚上喝一点。”英叔性格祥和,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文才偷吃了几块糕点,看着与邰杠说话的师父,也忍不住插嘴道:“师父,任老爷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晚上回去我算算时辰,算出吉日就能迁葬,费不了什么功夫。”英叔与文才走在前面,二人的对话远远传来。

听到英叔说费不了什么功夫,邰杠微不可察的笑了笑/

他可知道任老太爷的尸体,早已经变成了僵尸,不挖出来还好,挖出来百分百要诈尸。

想到诈尸,邰杠目光微微闪烁,又想到了自己拿到的炼尸术。

葛崂山的炼尸术,有专门把吸血僵尸,炼成护法僵尸的法门,擅长驱使僵尸作战。

邰杠这几天已经看过了,炼尸需要施展法力,但是炼成之后的护法僵尸,只需要命令就能操控它们。

“炼尸需要法力,控制僵尸却不需要,如果我让钱真人祭练,最后再由我控制,是不是可行的呢?”

邰杠心头微微一热,黑毛僵尸的实力比他还强,外加浑身刀枪不入。

这个级别的僵尸,要是能控制在自己手中,不失为一个好帮手。

“英叔,你们先回去吧,我买点东西随后就到。”邰杠有了新的想法,半路上就找个借口走了,直奔小镇上的客栈而去。

客栈是邰杠与钱天师约好的见面地点,这段时间没事的时候,钱天师都会在客栈内等着他。

走进客栈,在靠近花盆的桌子上,邰杠看到了正喝酒的钱天师。

钱天师看到他也很惊讶,主动叫伙计多拿了一个杯子,一边倒酒,一边问道:“老板,你怎么过来了?”

邰杠喝了口酒,将自己的想法,跟钱天师说了一遍。

听到邰杠要控制僵尸,钱天师露出了迟疑之色,开口道:“这件事我可以干,

但是说实话,这个主意不靠谱。

就是我练出了僵尸,然后在交给你控制,可不敢保证不出问题。

你没有法力,预防僵尸反噬的几个办法,对你来说都没有用,

僵尸这种东西野性很重,

我崂山多少炼尸高手,都是死在了自己控制的僵尸口中,你就更危险了。”

“如果不管危险,这个办法可行吗?”邰杠想过任老太爷的实力,应该在黑毛僵尸这个档次。

自己打不过逃走还是可以的。

所以这件事他就是试试,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了,反正自己又没有损失。

“如果不考虑危险的话,可行是可行,只是万一……”钱天师欲言又止,并不看好邰杠的决定。

邰杠放下酒杯,用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笑道:“没有万一!”

……

“任家是个大家族,他们的墓地在山上,有专门的人守卫着,想要偷尸绝不容易。

不过,我说的任老太爷是个例外,

他在二十年前,遇到了一位有本事的风水先生,

知道风水先生为自己找了块好墓地。

在一番威逼利诱之下,风水先生的墓地被他霸占了,

所以他的尸体没有葬在家族墓穴,

而是在风水先生选定的墓穴里,也就是这里!”

站在一座山头上,邰杠与钱天师并排而立,看着眼前的这座孤坟。

任家是大家族,任老太爷辉煌的时候,据说任家生意遍布三省。

就连当时到任的县令,也要先来任家给老爷子请安。

不然这个县令他就当不长。

任老太爷死后,任家有些落魄了。

只是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任老爷子的墓地依然气派的不行。

一眼看去,任老太爷的墓地,整个山头都被削平了。

坟头周围更是有玉石栏杆围着,外加两个石狮子作为镇墓兽,真不知道这是怎么运上山来的。

“就是这里了!”邰杠提着莲花灯一照,看了眼墓碑上的刻字,满意的点了点头。

钱天师走在坟墓四周转了两圈,又抬头看了看天色,低语道:“老板,你真能确定,任老爷子的尸体,已经成了僵尸了?”

“确定,他如果不是变成了僵尸,我还不会打他的主意。”邰杠并不认为偷尸可耻,因为这里面就是僵尸。

想想电影中任家家破人亡的凄惨画面,他拿走尸体可以说是干了件好事。

至于剧情,如果剧情符合他的利益,顺着剧情走也行,如果不符合的他的利益,那就不需要管这些东西了。

“动手吧,早点将他挖出来,我们也能早点开工。”邰杠拿着带上山的铲子,招呼钱天师一起干活。

蹭蹭蹭……好一阵忙乎。

在二人合力下,前后不过半个多小时,棺材就被挖出了一个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