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老太爷霸占的墓穴,属于蜻蜓点水格局。

采用的是竖葬法,棺材成“1”字深埋地下,就像在点头一样。

现在挖出了一个头,说明棺材绝大多数地方,依然在底下深埋着,少说深入地下两米有余。

“老板,这是竖葬法,棺材是看到了,我们怎么将它拽出来啊?”钱天师看着露出的棺材一角,脸上的表情有些忧愁。

邰杠深吸口气,用手拍了拍露在外面,成梅花形状的棺木一角,开口道:“我来!”

“起!”

在钱天师瞪大的双眼下,邰杠死死抓着棺木的一角,旱地拔葱一样的向上拔。

嘎吱,嘎吱……

棺木在肉眼可见之间,被邰杠一点点提了上来。

看的钱天师张大了嘴巴,好一会都哑口无言。

这是什么力气,霸王扛鼎,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钱天师看着邰杠的双臂,感受着肌肉下蕴含的爆发力,心想道:“老板要是变成了僵尸,肯定会特别厉害吧!”

“落!”邰杠拔出棺材,一点点的放在地上。

当棺材落地之后,他拍了拍手,伸手就像将棺材盖揭开。

“不能揭!”钱天师大惊失色,赶紧制止了邰杠的动作,“这里面是沉睡的僵尸,要是让它见到了月光,分分钟就会醒来。”

“那现在呢?”

邰杠收回手臂,看了眼毫无动静的棺材,问道:“这样不管它,它就不会醒了?”

“还是会醒,但是就跟睡着的人醒来一样,这是需要一个过程。

保守估计,如果不去惊动它的话,它在今晚是不会醒过来,

醒来的时间应该是明天晚上。”

钱天师出身葛崂山炼尸宗,对于尸体的变化比英叔还要清楚,他就是专门吃这碗饭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钱真人从戴着的布袋中,掏出一把锤子还有十二根长钉,又道:“我这是特制的棺材钉,打入棺材之后,能够很好的镇封尸气,让僵尸觉得自己还在土里,不会急着想要脱困。”

叮叮叮叮!!

钱天师一边讲解,一边用锤子将棺材封住。

尤其是棺材盖的缝隙间,更是用朱砂与淤泥混合着糊了一层。

做完这一切,钱天师松了口气,低语道:“行了,大功告成!”

邰杠点点头,一把将棺材扛起来,头也不回的向着山下走去。

钱天师小跑着跟在后面,用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我在酒楼里面听人说,那边的山上有个山洞,正好可以方便我们炼尸。只不过,老板我还是想说,炼尸之事非同小可,您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你没把握?”邰杠一手扛着棺材,看着钱天师的眼睛。

钱天师挠了挠头,用手指比了个小的手势,低声道:“如果真像您说的那样,这具尸体最少也是黑毛僵尸,我炼制的成功率有六成,控制它的几率有三成。而您去控制,说句不好听的话,一成几率都没有,就跟找死一样。”

炼成僵尸容易,难得是怎么控制僵尸,让僵尸听自己的命令行事,又不会去反噬主人。

钱天师自己算了算,如果让他控制僵尸,有三成的可能控制住,七成的可能要被僵尸反噬。

而在这三成几率里面,又有六成几率就算躲过了第一次,喂僵尸几次鲜血之后,恢复了野性的僵尸也会噬主。

毕竟,钱天师是有传承的,知道炼成一具听话的僵尸有多难。

在葛崂山炼尸一脉的历史中,很多杰出的天才,都死在了自己炼制的僵尸口中,就是得到天师称号的也是大有人在。

所以在他看来,邰杠想要控制僵尸,不亚于驯养野外的猛虎。

只要一个疏忽就玩完了,僵尸可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

“一成几率……”邰杠沉思片刻,计算了一下收入与支出,肯定道:“足够了!”

刚刚说完这话,邰杠突然目光一闪,看向了旁边的树林。

树林中,一个白衣女人趴在大树上,正伸着脖子往这里看,目光中满满全是好奇。

“谁!”看到邰杠的反应,钱天师赶忙回头。

入眼,白衣女人好像被惊了一下,对着邰杠二人吐了吐舌头,下一秒直接不见了。

“老板,这个孤魂野鬼看到我们偷尸体了,如果有懂行的人进行招魂,可能会牵连出我们!”钱天师眉头微皱,目光看向邰杠,好像在等待他的决定。

邰杠面无表情,要是他没有看错,这个白衣女鬼应该叫小玉。

就是在僵尸先生中,跟秋生好上的那个女鬼。

这个女鬼好像没有作恶过,反而在电影里面救了秋生两次。

如果不考虑人鬼殊途,与鬼在一起会折寿的话,这也算是一桩美谈。

“钱真人!”

邰杠缓缓收回目光,扛着棺材继续往山下走。

头也不回的开口道:“不要伤她,送她去投胎吧……”

在山洞里等了半个小时,钱真人就回来了,对着邰杠微微点头。

邰杠坐在棺木上都块睡着了,看到事情解决,脸上依然无悲无喜,淡然道:“开工吧!”

从棺材上跳下去,邰杠将位置让给了钱真人。

钱真人拿着一柄桃木剑,先是在棺材周围画圈。

随后又在棺材的前面,以七星位置插入了七面黄色令旗。

做完这一切,他又在山洞中挂上黄布幡。

并且在七星令旗的面前,点上了两个蜡烛,蜡烛中间点上了一盏莲花灯。

开坛,布阵,本枯燥无味的工作,在钱天师手中却有别样的美感。

邰杠站在一旁看着他,发现钱天师的很多动作与步骤,都在炼尸术里面写的清清楚楚,动作之规范就像教科书一样。

“老板,请给我一滴你的指尖血,

我会以这盏莲花灯加上你的血,配合法咒联通僵尸的心神,

将你的气息烙印刻在僵尸心中。

至于成不成,三天之后才会揭晓,现在还不好说。”

钱天师联系僵尸的心神,这一步是炼尸的第一步,也被称为印神。

只有将被控制的烙印,印在了僵尸的心神之上,才能控制僵尸的行动。

如果这一步成了,才是下一步的炼尸。

这就好比驯服烈马,马都没有被驯服,怎么会允许你骑上它。

“好!”邰杠拿出自己的手指,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将两滴血滴落在了瓷碗中。

有了邰杠的鲜血,钱真人开始画符念咒,将鲜血加在了莲花灯的灯油之中。

乳白色的灯油,有了鲜血的侵染,顿时变成了淡红色,燃烧起来之后。

空气中也夹杂着淡淡的香味,化为烟雾向着棺材中钻去。

“钱真人我先走了,你安心的炼尸,我每天都会给你带来吃的,还有你需要用到的材料。你放心,这件事只要成了,我不会亏待你的,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邰杠知道自己帮不上忙,给出承诺之后,打算先回英叔的义庄。

至于钱天师会不会用心,这一点不用质疑。

这是个为钱办事的讲究人,你给他多少钱,他就有多少动力。

在荣华富贵的激励下,保准比对待自己老爹还细心。

……

“英叔,我给你带宵夜回来了。”邰杠手上拎着夜宵,高声走进了义庄之内。

一进门,人影还没有看到一个,熬制中草药的味道就扑面而来,随后才是晃着尾巴过来的大黑狗。

“大黑,这个是给你的,鸡腿饭,还特意加了排骨,满意吧!”邰杠蹲在地上,将一个油纸包摊开,揉了揉大黑狗的脑袋。

大黑狗没有急着抢食,先用舌头舔了舔邰杠的手,这才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

大快朵颐的老黑狗,一边吃着,一边用力的甩着尾巴。

邰杠脸上带着微笑,帮它顺了顺背后的毛。

心想果然还是狗好,想法简单,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没有人心那么复杂。

陪着大黑狗待了一会,邰杠才起身离开,向着传出草药味的厨房走去。

到了厨房一看,里面只有文才一人,正在一边打盹,一边守火煎药。

邰杠进去的时候,这家伙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迷迷糊糊的说道:“杠哥,你回来了。”

“你在给谁煎药?”邰杠随口问了一句,然后将带回来的夜宵放在桌子上,又道:“给你们带了点吃的,糖醋鱼,东坡肘子,红烧排骨,椒麻鸡,海鲜蛋羹,丸子砂锅,孜然炒羊肉,还有红烧狮子头,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胃口。”

“合胃口,只要有肉就行了。”听到有好吃的,睡意朦胧的文才,顿时焕发了新的活力。

邰杠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急忙去找碗筷碗筷的文才,道:“你还没告诉我,这是给谁煎的药呢!”

“是给师叔的,我跟师傅回来的时候,发现师叔发了高烧。听师傅说,好像是虚火攻心,外加身心疲惫,晚上被冷风一吹就发烧了。”文才说道这里,才突然想到邰杠是跟四目道长来的,又赶忙补充道:“不碍事的,师傅说几副药下去,师叔就没事了。”

“那就好,你先煎药,我过去看看。”邰杠离开厨房,直奔四目道长住着的客房而去。

客房中亮着灯,英叔正坐在床边上,给四目道长诊脉。

正所谓医道不分家,出来行走江湖的道士,大多数有两手歧黄之术,英叔在这里面可谓是佼佼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