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叔,道长他没事吧?”邰杠蹑手蹑脚的走进来,轻声轻语的问道。

英叔微微摇头,将四目道长的手塞回被子里,开口道:“没事,只是累到了,休息个三五天就没事了。

对了,黑毛僵尸的事情你不用管了,

我徒弟肥宝正在北边,我会给他去一封信,

这件事他就能搞定,你们在这里多休息几天吧。”

说起肥宝的时候,英叔目光中闪过骄傲之色,显然对这个大徒弟很满意。

毕竟对于师父来说,大弟子与小徒弟,永远是付出心血最多的两个。

而且肥宝没学道术之前,就是英叔的侄子。

两个关系加起来,道术天赋极高的肥宝,可谓是英叔的衣钵传人。

“英叔有个好徒弟,后继有人啊!”

听到四目道长都对付不了的僵尸,英叔的徒弟肥宝就能搞定,邰杠也是由衷的赞扬了两句。

英叔连连摆手,说肥宝还差得远。

实际上,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脸上早已经笑出了花,就跟青楼里的老鸨见到了客人一样。

“我们先出去吧,让师弟他多睡一会。”红光满面的英叔,带着邰杠来到了客厅。

客厅内,文才已经摆好了酒菜,二人进来的时候正在偷吃。

“鬼鬼祟祟的,你在干什么?”看到文才挡在桌子面前,摇晃着屁股不知道在干什么,英叔开口就是训斥。

文才急忙转身,嘴里就像秋天的老鼠,在嘴里塞满了运回家的玉米粒一样,支支吾吾的说道:“师父,杠哥带回了好多好吃的,你快看啊!”

“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客人还没上桌,菜就被你吃光了!”英叔快走两步上前,抬眼往桌子上一看,顿时眉头皱了一下,低语道:“这么多菜,太破费了吧?”

英叔本事大,但是严格来说,他并不算有钱人,甚至还没有四目道长钱多。

别的不说,下面七个徒弟,人吃马嚼就不是小数字。

毕竟修道非常耗费财力,英叔又是个疼徒弟的人。

几个徒弟练习画符用的朱砂,黄纸,每天就不是小数字。

现在徒弟们岁数大了,法器你得给徒弟准备两样吧,不然拿什么行走江湖。

这样一来二去,英叔收入高,花费也高。

平时吃穿用度只能说一般,跟早餐都要吃四个菜的四目道长相比,那就是穷到姥姥家了。

“不算破费,我们四个人八个菜刚刚好,只可惜道长生病了,不然一起吃才热闹。”邰杠自己带来的酒菜,当然不会客气,坐下来招呼着二人快吃。

英叔推辞不过,也挨着邰杠坐了下来,开口道:“镇上的大户任老爷,他的父亲要迁坟,明天请我喝外国茶,一起商量迁坟的事情,明天你跟我一起去吧。”

“外国茶?”邰杠楞了一下,随后想到这是英叔不好意思吃他的,打算明天带他再喝回来。

不过,邰杠很快就在心里笑了,心想道:“任老太爷的尸首,早就被我给扛走了,迁坟你是迁不成了,建个衣冠冢还差不多……”

第二天一大早,邰杠很早就起来了,坐在院子中运气调息。

英叔都还没有起床,文才就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杠哥,早啊!”文才美滋滋的笑着,穿着那套绿色衣服,外面套了件棕色马甲,整个人精神奕奕。

邰杠吐出一口气,缓缓收掌,调笑道:“看你红光满面的,还穿了个马甲,去相亲啊?”

“不是相亲,师傅说也带着我去喝外国茶,我心想这得穿的漂亮一点,才不会给师傅丢人嘛。”文才蹦蹦跳跳的凑过来,拉着自己的棕色马甲,问道:“杠哥,你看我这身衣服还行吧?”

邰杠上下打量一番,文才平时穿的跟绿孔雀一样,今天套上一个马甲,顿时变得顺眼多了,点头道:“还行,挺好的。”

“我也觉得挺好的,杠哥,你说那些和外国茶的人,都是个什么打扮,有没有外国人啊?”

文才见过大场面,但是那个大场面,跟一般人说的大场面不同。

不是女鬼就是僵尸,有钱人出入的高档场所他是没有去过的。

严格说起来,邰杠也每去过,想着现实位面电视中演的样子,开口道:“去咖啡厅的人,不是富商就是政要,

现在外国人比中国人高贵,附庸风雅的人不在少数。

打扮嘛,西装,中山装都行,你这个样子去喝咖啡的,确实比较少见。”

僵尸世界取景在军阀割据时期,袁大头刚死没几年,华夏人的骨头还没有硬起来。

这个时候去咖啡厅的人,都是有身份的商贾与政要,寻常百姓是不存在的。

文才这么一身打扮,放在老百姓里面还行,放到高档咖啡厅里面,无疑会显得很另类。

“西装跟中山装我都没有啊,完了完了,我穿的太随便了,要是被人笑话怎么办?不行,我得回去换衣服!”文才用手捂着脸,跑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文才前面刚走,英叔就出来了,看着徒弟的背影问道:“他怎么了?”

“文才问我,去咖啡厅的人都穿什么衣服,

我告诉他西装与中山装都行,

结果他嫌自己穿的太随便,回去换衣服了。”

邰杠说完这话,又对英叔笑道:“英叔你不用管他,像您这么有本事的人,穿什么都会得到别人的爱戴,一身大褂就很好了。”

“对,在意别人目光的都是庸人,我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太爱慕虚荣了,真让我没办法。”英叔微微摇头,说道后面语气微顿,看着自己的黄色大褂,突然道:“咦,这身衣服好像小了,有点不合身,我去房间换一身合身的衣服。”

邰杠:“……”

英叔与文才再出来的时候,文才的衣服没变,英叔却换上了一件黑色的中山装。

文才哭丧着脸,抱着自己师傅的手,哀求道;“师傅,我也想穿中山装!”

“你呀,太爱慕虚荣了,真是一点都不随我。”英叔打开文才的手,对邰杠笑道:“别管他,我们走吧。”

邰杠微微摇头,果然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英叔就是个爱面子的人,徒弟能好到哪去。

至于衣服小了不合身这样的话,打死邰杠也不会信。

邰杠与英叔在前面走,自觉穿的老土的文才,不情不愿的跟在后面。

至于买中山装的钱,英叔咬了咬牙还是没给。

毕竟他有七个徒弟,给文才买了中山装,你不给别的徒弟买就不行。

这年头,中山装与西装可不便宜。

那都是纯手工定做的,一件中山装少说两三块大洋,不当家你是不知道柴米贵。

“您好先生,两位里边请。”

“你,你是干什么的,我们这不要蔬菜,这里是咖啡厅,卖菜去别的地方!”

来到咖啡厅内,邰杠与英叔进去了,后面的文才却被拦了下来。

狗眼看人低在哪个时代都有,文才穿的跟普通人一样,直接就被门口的侍者拦住了。

“师父,师父!”文才被拦住之后,蹦起来喊着英叔。

英叔抬眼一看,咖啡厅内那些喝咖啡的人,全在拿着看乡巴佬的目光往门口看。

脚步微微一顿,英叔低着头走得更快了,心中暗想道:“徒弟丢人,总比师父丢人的好,反正文才丢人丢习惯了,还是别管他了。”

“两位先生,你们要喝点什么?”往里面多走几步,又有穿着西装的侍者迎了上来。

英叔有些腼腆的看着周围,咖啡厅内装饰的富丽堂皇,清一水的大理石地板。

还有外国演奏家在弹钢琴,支支吾吾的愣是说不出话来。

“英叔不提道术的话,也有普通人的一面啊!”

看着一脸大汗的英叔,邰杠目光中闪过笑意,解围道:“任发应该订了位置,你带我们过去吧。”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侍者微微点头,带着英叔往楼上走。

邰杠在后面跟了几步,快要上楼梯的时候,才小声道:“英叔,你先上去吧,我带文才上来。”

“嗯,我在上面等着你们。”英叔蹭蹭蹭上楼了,好似生怕会让人知道,他跟文才是一起来的一样。

邰杠苦笑了连连,快步走到门口的位置,开口道:“怎么还不进去,没给小费是不是?”

“什么小费啊?”文才没听懂邰杠的话,迷迷糊糊的说道:“我都说了是跟师傅来的,他们就是不让我进去,非要我证明我师父,就是我师父才行!”

“还是你小费给少了,看我的!”邰杠从口袋里抓了抓,抓出六七块大洋丢给侍者,问道:“现在他能进去了吧?”

“对不起先生,耽误您的时间了。”侍者赶紧让开,这年头有钱的才是大爷,邰杠一出手就让他知道来的是有钱人。

“这!”文才愣愣的看着大洋,又看了看一脸堆笑的侍者,嘀咕道:“原来这样也行啊!”

“很多人都再问,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我的回答是真的可以。”

邰杠弹了弹自己的手工西装,又拿出一叠大洋,不由分说的塞给文才,道:“下次遇到这种情况,你就用大洋丢他,丢到他放你进去为止。学着点,以后想要装逼打脸,还要靠你自己才行。”

文才不知道什么是装逼打脸。

但是看着一脸堆笑,与拦着自己时判若两人的侍者,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邰杠不管文才的反应,招呼着他向二楼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上一章章节列表